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日  等候神拯救我们的神

 

      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他而来。(诗六十二1)

        如果救恩诚然从神而来,而又完全是他自己的工作,正如我们的被造一样,那么很自然的,我们这一方面首要最高的本份;就是等候他来作那令他喜悦的工作。这样等候神,就成为获得全备救恩经历唯一的途径,也就是认识神为救恩之神的唯一途径,所有拦阻我们获得全备救恩的困难都是以这件事为因素,那就是因为对等候神的认识和实践上有欠缺,教会和其肢体为着要在这世界彰显神的大能,唯一的需要,就是回到我们真正的地位上,这一个当然的地位,不论在创造或救赎上,都应成为我们所据守的,那就是一个绝对不断倚靠神的地位。我们要竭力的寻求看见那组成这一个最蒙福最需要的等候神的原索究竟是什么,这个能帮助我们发见这一个恩典为何未能充分的养成展开,同时也能使我们感觉,教会和我们自己是何等需要不惜任何的代价,来学习这一个蒙福的秘诀。

      等候神这件事,无论在神的本性或人的本性方面,都是有着同等深切的需要,这一位身为造物的神,曾使人成为一个器皿,为要使他的权能良善得以彰显出来,人自己里面并非生命力量和喜乐的泉源,乃是那一位唯一永活的神每时每刻成为人一切需要的供应者,人的荣耀和福祉;并非在于他的独立自给,而是在于倚靠这一位无限丰富仁爱的神,人本来应当以每时每刻吸收神的丰满为他的喜乐才对,这就是一个未曾堕落的被造者所有的辐乐。

      当他从神面前堕落了之后,他就更要绝对的倚靠他才对,除了倚靠神和他的权能怜悯之外,他对于要脱离他那死亡的境地,而获得恢复原状乃是无丝毫的指望的,唯有神自己才能开始那救赎的功夫,也只有神自己才能继续不断的在每一个信徒身上逐渐的完成这功夫,要知道甚至在一个蒙了重生的人里面也是丝毫没有行善的力量的,倘若他不每时每刻的在接受,他就毫无所有,等候神这件事的不可或缺,而必须继续不断,正如那维持人天然生命的呼吸一般。

      正因为基督徒们未能认识他们在神面前的绝对无有和无能,所以他们从未想到那一个绝对继续不断倚靠的必须,当然也茫然不知那继续等候神不可言喻的福乐,若一个信徒一旦开始看见了这一个并切实的遵行,他就必须借着圣灵每时每刻的接受神在每时每刻所做的,那末等候神就要成为他最光明的盼望与喜乐,他能领会到神如何以他为神,为无限之爱的身份,而欢喜尽量的将他自己的性情分赐给它的儿女,同时神也是如何时刻毫无倦烦的在照顾他的生命力量,于是他就非常惊异说,他终日所等候的神与他以往所想到的神乃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神不断的赐与并不息的工作,而他的儿女乃是不断的等候并领受,这就是蒙福的生活。

      诚然。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我的救恩是从他而来。首先,我们要为救恩而等候神,其次我们要认识这个救恩不过是把我们带到他面前,并教导我们等候他,然后我们就看见那更美的事,那就是说,等候神乃是救恩的最高峰,这也就是说,把一切荣耀归于那一位万有的神,我们的经历也是说,他乃是我们的一切,唯愿神把这等候神的祝福多多教导我们。

      我的心默默无声,专等候神。―― 慕安得烈《等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