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日  等候神祷告中的恳求

 

      愿纯全正直保守我,因为我等候你。(诗廿五21)

      我们在此是第三次看见了本诗所用的一个字眼等候。这里正如前面第五节听说:我终日等候你。一样,这一个充满信心的恳求者在此呼求神记念,他正在等候神,而迫切寻求一个同答,一件伟大的事就是一个人不仅在等候神,而更是充满了一个感觉说,他整个的灵(全人)与立场都是一种仰望的等候的,以致他能好像孩提一般的信靠而对主说:主阿,你知道,我正在等候你!这个要成为祷告中一个极有力量的呼求,以致那一种盼望的勇敢能逐渐的增强,而大胆的支取(要求)神的应许说:凡等候你的,必不致羞愧。

      这里所提那与祷告相联的恳求,乃是灵性生命中一件极其重大的事,我们若要亲近神,就必须出于一个至诚的心才是,在我们舆神来往的事上,我们必须存着一个纯全正直全心全意的态度,我们在下:扁诗(廿六111)里就能看见说:耶和华阿!求你为我伸冤,因我向来行事纯全,至于我,却要行事纯全,由此可见,在神面前,这一种纯全正直,专心至诚是必须的。正如经上记着说:他常以公义待心里正直的人。

      一个人必须清楚的知道,他若果真渴慕遇见那圣者,并接受他丰富的祝福,就必须不让他生活中存有任何罪污可疑的事,对于他的旨意,必须存着一个真诚单纯的心。那激励我们在等候中的全灵必须是愿纯全正直,意郎主阿,你能洞察我是何等的渴慕这样来到你面前。你知道我是如何仰望你在我里面作成这一切,愿纯全正直保守我,因为我等候你。

      当我们一起首定意要过这一种完全等候神的生活时,我们就开始发见这一种纯全正直是何其缺欠,这诚然是等候神这件事所要带给我们的一种祝福。一个人若对神所有的旨意缺少一个至诚赤忠的降服,他是无法能寻求与神亲密相交,或得着那一种终日等候他的感觉的。

      因为我等候你,这不仅是与本日经文中的祷告有联系的,更是与所有祷告中的恳求都能相联的,我们若常使用恳求的祷告,这对我们要成为一个极大的祝福。所以我们要好好地查考这一句话,直到我们明白了所有方面的关联。我们首先要清楚的,乃是我们究竟等候什么?可能是为着许多种类的事务。我们有时在祷告时辰中的等候神。可能是要接受神的地位,而让他在我们里面工作,使我们充满了他神圣同在亲近的感觉,有时也可能是一些特别的祈求,而我们正在期待一个同应。有时也可能是为要展望着神权能的彰显,而我们整个内在的生命都在警备中,也可能是为着他整个教会或家圣徒的情况,或为着他某项工作的一部,而我们的眼目一直注视着他。我们最好有时能行逐一数算,看看我们究竟等候的是些什么事?我们可以为着逐件的事专一的对神说:我等候你。而我们就能倍加放胆的要求一个答应说:因为我等候你。

      另有一件我们须要清楚的,乃是我们究竟等候谁呢?并非一个偶像,即我们观念中所想象形成的一位如何如何的神。绝不是的,我们所等候的神乃是那一位永活之神,他诚然是极其荣耀,无限圣洁,他的能力,智慧与良善,他的爱与同在都是不可思议的,那能激发一个侍候的仆人全副精神(注意力)的,或须是因着一个可爱之主人或可怕之主人的同在。神能在基督里借着他的圣灵将他自己显示出来,他的同在能以将我们藏在他荫庇之下,而激发增强这一种真正等候的灵,唯愿我们能以静候敬拜,直到我们知道他与我们是何等相近,而对主说:我正在等候你。

      最后还有一件事必须清楚的,就是说,我们是正在等候中,唯愿这一个能成为我们意识中的经历,以致很自然的发出呼声说:我终日等候你,我在等候你。这个诚然会暗示着一种分别为圣,牺牲舍己的奉献,而完全以神为一切的一切,唯一的喜乐,这一种的等候神,直到如今尚未完全被人承认为唯一真正的基督教。假使唯有神自己果真是慈良喜乐与爱的话,假使我们最大的祝福,果真在于尽量的更多得着神,假使基督果真曾经将我们完全救赎归于神,而使这一种永恒不断的与他同在可能实现,那末除了一直不断的呼吸着蒙福的空气,而对主说:我等候你。之外,断没有其它任何的事物能使我们满足的。

      我的心专等候神。―― 慕安得烈《等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