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三日  等候神――追求更多的认识

 

      主阿,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在乎你。求你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诗卅九7~8)

      我们有时会觉得对于我们正在等候的,我们是茫然无知的。我们有时会以为我们是知道的,而有时我们反而不知道该求什么,这个感觉对于我们也是好的,以致神能为我们作成那超过我们所想所求的事来,当我们按照我们自己的思想限制了我们的渴望和祷告时,我们就会陷在那限制神的危险中了。我们若有时能如本诗昕说的而自问,这乃是一件极好的事,诗人这样说:主阿,如今我等什么呢?我几乎茫然无知,但是我只能说:我的指望在乎你。

      我们从以色列入的事迹中就能以看见人是如何限制了神!当摩西曾应许他们在旷野有肉吃的时候,他们就怀疑说,神岂能在旷野为我们摆设笼帘吗?他曾击打盘石,使水涌出,戍了江河。他还能赐粮食吗?还能为他的百姓预备肉吗?假使他们被人问神曾否在沙漠为他们开了泉源,他们就必回答说,是的。神曾经作过的,他还要再作。当他们想到神能否作一些新事时,他们就限制了神,他们的期望总是不会超过他们过去的经历,或他们思想中以为可能的事。照样我们也会因着我们对神所应许或他所能作的那一种观念,而限制了他。我们千万要提防在我们祷告中,也会如此限制了以色列的圣者。唯愿我们能信我们所恳求于神每一个的应许都有一种神圣的意义,而是绝对超过我们自己的思想的。我们要相信,神在成全应许的事上也是满了能力和恩惠,而远超过我们一切的领悟理想的。所以唯愿我们奸好栽培这一种等候神的习惯,不仅为着我们意想中所需要的来求,乃是为着他的恩惠能力准备为我们所作的来求。

      每一个真正的祷告都是有两个心在运行的,一个就是你自己的心,连同你对于你的需要和神所能作的那渺小有限模糊不清的想法。另一个乃是神的心,连同他那无限祝福神圣的计划,你以为当你进到他面前时,这两件之中的那一件应当占更重大的地位呢。

      毫无疑义的,是神的心,一切都在乎认识这一个并被这一个所占有。然而我们的经历是何其微弱!这就是等候神所要教训我们的点,只要想一下神奇妙的爱与救赎,就可知道这些话的意思乃是针对他而说的。你要承认你对于神乐意为你所作的一切,明白得是何其少,当你每次祷告时,总要说:我如今等候什么呢?我的心不能说什么。神的心知道一切并且等候着赐给。我的指望都在乎你。要等候神来为你作出过于你所求所想的一切。

      要将这一个也应用到那下面的一个祷告上,求你救我脱离一切的过犯。你或许  曾经为着脱离脾气、骄傲、和倔强而求主拯救,但结果却是徒劳无益。这岂不是因为你对于神作为的途径和容量有了你自己的想法,而从来没有等候那荣耀之神,来按照他丰盛的荣耀为你作出那不可思议的事吗?总要把神当作那独行奇事的神而敬拜他,他要在你身上证明出他是一位能行作神圣超奇之事的神。要俯伏在他面前而等候他,直到你领暑了你乃是交在那一位神圣大能工作者的手中。要承认你对于他要作什么并如何做乃是茫然不知的,要期望一些全然神奇的事,要用极其谦卑的心情而单单等候接受神大能的作为。唯愿主阿,如今我等什么呢?我的指望在乎你。能成为我们每一个渴望和每一个祷告的灵,他必按照它的时候作成他的工作。

      亲爱的阿,你可能在等候神的事上,常常都会感觉疲惫怠倦的,因为你不大知道你所必须期望的是如何。我要劝告你说,务要放胆,这一种无知却常常是一种最好的象征。他乃是正在教训你把一切都交在他手中,而单单的等候他自己。凡仰望耶和华的人,你们都要壮胆,坚固你们的心。l

      我的心专等候神!―― 慕安得烈《等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