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四 心与光

 

读经: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8

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晴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六21-23

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林后三16

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我思索怎能明白这事,眼看实系为难。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诗七三11316-1725

我们读的这几处圣经,都说到心与光的问题。我们来看看心与光到底有些什么关系。

{\Section:TopicID=233}心与光的关系

马太福音五章八节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这里的见,是看见的见。看见是与光发生关系的。看得见就必定有光,没有光就必定看不见。并且在这里是说他们必得见神,神就是光,所以见神就是见光,清心是看见光的条件,清心的人是看得见光的。

马太福音六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说: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这里又是说到心与光的关系。你的心跟着地上的财宝,你的眼睛就不够纯一,因此你是黑暗的,不见光的。

哥林多后书三章十六节说: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什么叫作帕子呢?帕子是遮盖了叫你不能看见的。什么时候你的心准对着主,什么时候你的心是摆正了,那么你里头的帕子必定除去了,你里头必定有亮光。

诗篇七十三篇一节说: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这是一个题目。下面就说,他(写诗的人)有一个时期,看看那些人的亨通,看看那些人的发达,他险些滑跌,但是没有跌下来,因为他的心还是有一点儿清的,等他进了神的圣所,他就明白了。他说,在他没有看见光之前,他自己好像畜类一般,是愚昧无知的。他进了圣所就看见了,就说: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这是一个在极其黑暗里的人得见了光之后的经历。他在极其黑暗里没有跌倒,是因为他的心还有一点清,因此还有机会蒙神恩待,因此得见了光。

以上四处圣经给我们看见:心清,就能看见神;心纯一,里头就明亮;心归向主,帕子就除去了;心清,就不致滑跌,而能更认识神。既然心与光的关系是这么大,所以要见光就必须先对付心。

什么叫作心呢?心到底何所指呢?这是很不容易说的。圣经把我们一个人分作三部分;外面是身体,里面是灵,在身体与灵之间的就是魂。心是在灵里头呢,还是在魂里头呢?这是一件非常难说的事。不过可以这样说:这心,是挂着良心(来十22;约壹三20-21),也挂着心思(约十二40;路二35)、心情(约十四1;路廿四32)、心志(徒十一23)的。心思就是我们思想的部分,心情就是我们感情的部分,心志就是我们意志的部分。换句话说,心是连着灵的,心也是连着魂的。你说心里有心思的部分是可以的,但心不就是心思;你说心里有心情的部分是可以的,但心不就是心情;你说心里有心志的部分是可以的,但心不就是心志。心是灵与魂之间的一个东西。心在全人里头占据一个重要的地位;我们的为人,是根据于我们的心的;我们的心怎样,我们的为人也就怎样(箴四23)。

什么叫作光呢?约翰一书一章五节告诉我们,神就是光。只有神是光。我们要碰见光而不碰见神,那是不可能的。神是众光之父(雅一17),神是光源所以,你说看见光,就是说你遇见了神,你在里面遇见了神。因为你遇见了神,所以你就有光。

{\Section:TopicID=234}能见神的心

那一种的心才能看见神呢?清心的人必得见神。什么叫作清心呢?清心就是说,你的心只要神,你的心准对着神。在这宇宙中,你的心除了向着神之外,没有别的。只有这样的一颗清心,才得见神,才得见光。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岂不是看见有的弟兄姊妹跌倒了吗?他们怎么会跌倒的呢?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一个原则,就是凡跌倒的人必定是在黑暗里。有的人在白天也会绊跌,那必定是因他没有看见那个绊倒他的东西,这就与在黑暗里一样。所有人的绊跌,都是证明人在黑暗里。所以,弟兄姊妹,不管你绊跌的理由多么充足,你总是在黑暗里。约翰一书二章十至十一节说:爱弟兄的就走住在光明中,在他并没有绊跌的缘由。惟独恨弟兄的是在黑暗里可见人在光中就不会绊跌;会绊跌,就是说人不在光中,是在黑暗里。你想想看:有没有一个人,他的心只要神,不要神之外的东西,而他是会绊跌的?如果你的心只要神,不要别的,就没有一件事能绊跌你。就是所有的人都误会你,所有的人都轻视你,所有的人都反对你,你也不会绊跌,因为你的心不是要人领会你,不是要人高举你,不是要人同情你,不是要人称赞你,你的心只要神。你如果要人的领会,要人的高举,当然在人家误会你的时候,轻看你的时候,你就绊跌了。你的心如果是只要神,就是你所遭遇的比现在的遭遇还要加十倍,你也不会绊倒。只有一种人是被绊跌的,就是心不向着神,就是心在神之外有所求,有所慕的人。这样的人是住在黑暗里。比方:神那一边是太阳,我这一边是镜子。镜子要反射太阳的光,那一定要向着太阳;什么时候稍微一偏,立刻会失去光。什么时候你的心一偏,你的话也就偏了,你立刻会说出不平的话、负气的话、吹毛求疪的话,说长道短的话。这是一个很厉害的证明,你这个人是在黑暗里,不在光里。在光里的人,是不会被绊跌的。有的弟兄,有的姊妹,他们能边流泪边赞美,他们心里非常伤痛,但还是赞美神,这是因为他们的心向着神,他们在光里头,什么事情都不能使他们绊跌。

比方说,你的心如果在神那边,而不在你的服装上,那么就是有人把你的衣服弄脏了,把你的衣服弄破了,你还可以不发脾气,不说埋怨人的话。如果你的心不在神那边,而在你的服装上,那么你的衣服一有损失,你的心就被摸着了,就要发脾气,就要说埋怨人的话了。这样,你就是在黑暗里。除非你的心向着神去,你才能不被衣服抓住,才能得着光,才能有所看见。

又如:你的心在你的小孩子身上,你爱你的小孩子过于爱你的神,那你就是住在黑暗里。这不是说作父母的不该爱他们的孩子,乃是说作父母的心若被孩子抓住了,一味的溺爱,他们看孩子比神还要大,这样,他们就没有光。有些弟兄姊妹,对事情非常有思路,但是对于他们的小孩子就溺爱不明,他们的孩子没有理由也是有理由的。这样的弟兄姊妹是在黑暗里。除非他们的心向着神去,他们的孩子才不致抓住他们的心,他们才能得着光,才能看见。

还有些弟兄姊妹的心,就是贪爱钱财。这种人无疑的是住在黑暗里。因为主明明说,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你把金钱摆在你的眼睛上,你的眼睛自然看不见神,自然看不见光,你必定在黑暗里。你如果把你的心从钱财上摘下来,就能有亮光。

还有,每逢你与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你要问问看,你是自己直接与人发生关系呢,或者你是先经过神,你的心是准对着神而与那个人发生关系?你的心准对着神,才能明亮,才看得准;不然的话,你是在那里说胡涂的话,讲胡涂的理,总以为错在别人身上,不在自己这边。你的心如果专向着神,许多争执就不成问题了。

不只这样,学习事奉主的人还得注意一件事:不要说人,不要说物,不要说事,就是事奉的工作,就是神所给我们的恩赐,神所给我们的才干,都可能变成我们的黑暗。不管神给你多大的用处,不管神给你多少的恩赐,不管神给你多少的能力,那些都很容易把你与神的关系切断。什么时候我们的心贴在工作上,什么时候我们的心贴在恩赐上,什么时候我们的工作有成绩,我们要知道,这是最危险的时候,很容易叫我们落在黑暗里。因为这些并不是光,只有神是光,除祂之外就没有光。你把你的心摆在神之外,是坏的也罢,是好的也罢,总叫你看不见神。所以我们的心必须不被工作抓住,不被恩赐抓住,不被工作的成绩抓住,我们的心必须向着神去,我们才能得着光,才能有所看见。

弟兄姊妹,你的心总得对,你的心总得清洁,你的心总得向着神。你的心如果不准对着神,你一定是在黑暗里,那是最可怜的了。当你的心准对着神的时候,你就看见光;你一有光,你那些不对的情形,就自然而然从你身上掉下去。心对了,就有光;光一来,必定叫你多多少少脱离一点错误;光照得越多,脱离得也越多;你能脱离错误,那就证明你是一个在光里的人。

凡是要有光的人,必须先对付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