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五 如何自知与神的光

 

今天我相信神要我传一个信息,就是我们如何自知。从来没有一个不认识自己的基督人,他的灵性会进步的;也从来没有一个基督人的灵性进步,会过于他所已经知道的。他所得的亮光(不是知识)是如何,他的生命也是如何,没有一个基督人能进步过于神所给他的亮光。每一个基督人,如果不知道他自己的错失,不知道他自己的实情,他就不会追求新的,也就不会走前面的道路。

基督人生活中最紧要的一部分,就是自己审判自己,以为自己的肉体是靠不住的,以为自己是毫无用处的;因为惟有这样才会无倚无靠的倚靠神,才会随着圣灵而行,不随着肉体而行。可说没有这个自己审判自己,属灵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人若不自知,就不会自审,就不会有因自审而得的属灵福气。神要我们知道我们的肉体是何等的败坏,何等的不能满足祂的要求,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所以就不能有纯洁在圣灵里的生活。人因为缺乏自知,就在不知不觉中,充满了自是自信的心,以为自己是怎样可靠的,并不会领会主所说的,你们离了我,就不能作什么的意思。虽然圣灵赐下来,是为着帮助我们的软弱,却因我们不知道自己的软弱,就也不仰望祂的鬲助,以致于仍然蝡弱。人不自知,不只会自信自是,并且会自满,以为自己是怎样的超奇,充满了神所最不喜悦的骄傲。人因为不自知,就在他日常的生活中有了许多的缺欠。多少的本分没有尽,多少不义的待人,多少缺乏爱心的地方,多少的暴躁焦急,不体恤人,都一点不觉得,以致越过越坏,自己反若安然无事。人因为不自知,就不知道自己的缺乏有多大,也不领会在基督里的救恩是多完全,多宝贝,以致失了多少属灵的福气。自知是迁善的第一个条件。因为惟有自知的人,才会羡慕得着更好的──是的,神是最好。不自知的人,不会有饥渴的心,也不会得着圣灵来充满他。这样看来,自知是基督人绝对不可少的。

{\Section:TopicID=236}自知是不是从自省而来

世界上的人,有什么法子知道自己的错呢?他们是用自省的法子。他们是自己省察自己的行为,回想他们的过去。他们就是回转到他们自己的里面去,察看他们自己的存心如何,自己的行为如何。自省就是人平常所说的扪心自问。他们若没有自省,就不能自知。我常听见许多基督人说,我要自省,看我有什么错没有。但是我告诉你,自省不是基督人的本分。自省乃是一个大骗子,自省不知害了多少基督人。我们现在(一)要看圣经有否自省的命令?(二)自省能否使人自知?(三)自省是否有益的?藉此三点来证明自省实在不是基督人的本分。

{\Section:TopicID=237}(一)圣经有否自省的命令

难道圣经没有命令基督人自省么?没有。格理斐多马先生说,全部圣经只有两处说到自省,但都是特别有所指的。现在我们要先看这两处。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八节:人应当自己省察,然后吃这饼,喝这杯。这一节的省察并不是我们基督人在追求圣洁中的省察,乃是说我们来到主前,吃饼、喝杯的时候,要省察看我们是不是承认饼和杯是主的身体和主的血。我们吃饼、喝杯,乃是一个见证,所以要自省看我们是不是记得其中的灵意,不然就要成为一种的仪文。这里的自省,是问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是不是为着记念主,并没有叫我们转到自己里面去看自己有什么错误,好追求在灵性中的进步。

哥林多后书十三章五节: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这一节更不是叫我们省察自己里面的情形如何,这里也是有所专指的。当时哥林多有许多人毁谤保罗,说保罗不是使徒,所以保罗问他们说,你们要省察自己有信心没有,你们若是有信心,就是我作使徒的凭据;如果不是神召我作外邦的使徒,就你们怎能得救呢?神召我把福音传给你们哥林多人,你们得了救,就证明我是真的使徒;你们若没有信心,我就是假的使徒。所以这里所说的自省,也并非我们在追求圣洁中的自省,乃是当时在特别情形中所有的一个特别的行为──自省有无信心。

但是,我们中文的圣经,在旧约里,最少还有一处说到自己省察自己的话,就是哈该书一章五、七节所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请你们知道,在这里:一、不是说你们应当自己省察自己,乃是说你们要省察自己的行为。这是在外头的。二、省察在原文是思念的意思。这里是说你要思念看你外面的行为如何,不是说你要省察你里面的情形如何。

我们把以上三处的上下文一读,就知道都不是指着自省说的,不过是指着省察某件事说的。所以,我们敢断定说,圣经没有命令基督人自省。

{\Section:TopicID=238}(二)自省能否使人自知

我们就是自省的话,我们的经历要告诉我们,自知是仍不可能的。我们要看圣经对于我们的自己如何说法:

耶利米书十七章九节: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们的心既然如此,所以我们的自省就靠不住。因为我们要用一个诡诈的心来省察自己,就难免受这个诡诈的心的欺骗。也许你错了,你的心反告诉你不错;也许你不错,只因某种弱点,你的心反说你错了。心如果不错,就心可作一个标准;但是,心是诡诈的,怎么可作标准呢?用这个不准确的标准来省察自己,自然是难免受欺骗的。

有一位先生装火炉的烟筒,他用自己的尺量好了,就叫铅皮匠替他作一丈长。后来作好了送来,无论如何量,总长了一尺。他就责问铅皮匠,铅皮匠用自己的尺一量,刚好一丈。但是,他总说长了一尺。后来,铅皮匠把这位先生的尺一看,才知他的尺,被他的小孩玩的时候,锯断了一寸,所以量来量去总是长了一尺。我们若要自省,就要先问自己靠得住,还是靠不住。我们的自己已经败坏了,在神看来,已经是顶不好了,如何能自省呢?许多人以为自省是一个美德,但我告诉你们,自省是一个大错。

我们应当知道,我们人里面精神部分的构造,也不知道是有多复杂的。我们的心意、思想、感觉,以及其它心的表现,乃是非常复杂的。我们不能分析清楚,到底其中是如何的互相影响,彼此牵连。在这么复杂的一种情形中,我们虽然可以自省,但是,这个自省绝对不会给你以一个准确的自知。因为当你自己省察自己的感觉时,你并不知道你的感觉是如何的受各方面的影响和牵连,所以你的感觉所给你的知识,乃是靠不住的。只要有一点点的影响,就会叫你的感觉完全改变了。多少时候,因为我们里面有了一点隐藏的罪恶,或者一个错误的思想,或者一点的偏见,或者因有一点生来的性情,和其它数不胜数的一点点原因,都会叫我们对于一件事情失去了正当的眼光;对于我们自己的存心,失去了准确的知识。因为我们的自己,是这样的复杂,而且是靠不住,就叫我们从这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是不准确的。

因此,我们常常遇见一件事,就是有许多人在某点上是顶好的,但是他自己反不知道,反觉得自己在那一点不好;反之他在某点上是顶不好的,他自己却一点不知道,反以为是顶好的。这是我们常见的事。这就是告诉我们说,人虽然是可以自省,但是,自知仍是不可能的,人并不能藉着自省得着自知。我有一位朋友,得救了以后,顶常讲到基督人的爱,按他自己的看法,以为他自己是顶有爱的了,那知他在家里和他的妻子一点不和睦。你们想,人要自省的话,他的自己靠得住么?自己如果靠不住,自己省察自己就是没有用处的。

诗篇十九篇十二节问说: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没有一个人能知道。我们靠着自己不能真确知道自己的过失。

{\Section:TopicID=239}(三)自省有否益处

不但圣经没有命令我们自省,不但我们的经历告诉我们自省是不可能的,就是自省的话,于灵性生活还有大害处。因为自省要生出两种结局:不是自满,就是灰心。自省后以为自己不错,所以自满;自省后以为自己错了,所以灰心。除了自满与灰心外,并没有第三种的结局。神教训我,使我知道,没有一个人能藉着自省真认识自己。

希伯来书十二章二节说:仰望耶稣。原文在仰望和耶稣之间有一点小字,应当译作:仰望离开──以至于耶稣。这意思就是,你如果要仰望,就要先有所不望,然后才能望。你要先离开你所不当望的,后来才能望你所要望的。我们中文有望断这个词,所以我想这句话可以译作望断以至于耶稣。我们属灵的生活,乃是根据于仰望耶稣,并不在乎回头看自己。我们如果不遵守圣经的命令,去仰望耶稣,却回头看自己里面是如何如何,就我们在灵性上要受极大的亏损。我从前已经说过,自析──自己分析自己,自己分析自己的感觉、存心和思想──是顶有害处的。格理斐多马说:现在有一句普通的话说,你若看自己一下,就要看基督十下;但是,我看这句话应当改作,你应当看基督十下,自己一下都不看。

前两年,我读一首英文寓言诗说,有一只百足虫(像蜈蚣的虫),与一只虾蟆谈话。虾蟆问百足虫说,你这么多的足,是怎样走法?走的时候,是先摆那一只足呢?百足虫就试试看,走的时候先摆那一只足,但怎样也摆不好。后来摆累了,就说,我不管了,我要去了。但当要去的时候,又想那一只足先摆呢?这样一来,弄得牠一步都走不动了。等一下,太阳从云里射出来了,牠一看见这光,心里不禁大大欢喜起来,就朝着太阳光奔去,牠忘记了牠那么多足行走的次序,牠竟然走得动了。这一首寓意的诗,正是我们基督人生活的写照。什么时候,我们回想一下自己,就越走不动,就越不进步。我们看主的光,我们不知不觉的前进了。

我前几年在一本英文讲属灵生命顶深的报(《得胜报》)上头,读到一篇东西,讲到什么是自己的这个题目,这个作者就说,自己不是别的,就是自己回想自己,自己思念自己。这句话真是深,真是实在的。什么时候,我们回想到自己,那一个时候,就是我们自己活动的时候。我们要记得,魂就是自己的感觉。有一位大学的教授,在威尔士复兴以后,去见那位复兴家罗伯斯先生,和他在一起有一天之久,谈论许多问题。他回去了以后,就写了一篇文字登在报上,说到他对于罗先生的印象。他说,他是一点没有自觉的人。我们的失败,就是太思念自己,以致我们所记得的,不过是我们的得胜,或者我们的失败,以致基督在我们身上不能完全显出。

我们得胜的法子,并不在乎时刻不断的来分析自己,乃是在乎仰望耶稣。不是去除去不好的思想,乃是去记得好的思想;不是去除去我们的自己的什么,乃是这样的让基督充满了我们,以至于我们忘记了自己的一切。我们什么时候回想自己,我们那个时候就立刻停步不前了。圣经没有叫我们思想自己到底是如何奔跑,乃是叫我们仰望着耶稣而奔跑。我们若回头省察自己,我们就要看见我们是在烟雾里面,越弄越不清楚。我们若仰望耶稣,我们就自然而然的会奔跑得好。

当我初学骑脚踏车的时候,我常常将车骑到墙边,去碰墙,天天都把手碰破了。后来我请一位会骑的同学看我的弊病在那里。原来我骑车的时候,眼睛都是一直看着车头的车把,盼望我的手能镇定一点,叫车能够走得直一点。岂知不然,我越看车把,越要手定,我的手越发颤,车也越走得弯来弯去,这位同学对我说,弊病就在这里──看车把不看路,所以会弯来弯去,会碰墙。若要不弯来弯去,不碰墙,眼睛就当一直看着前头的路才可以。我们的生活也是这样,一回头看自己就要失败。我们要看前头。

许多基督人的失败,都是因回头自省。这样回头自省一下,就是没有别的害处,但最少也停了一步。圣经并没有命令基督人自省,因为自省不但无益,反阻止进步。许多基督人往往一日过了,要去把这一日的事温习一遍,自省一下,这不过是自己骗自己。保罗不管人如何论断他,他自己并不论断自己。他说,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他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叫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保罗知道,惟有主的光一照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如果一个基督人不时的回想他的自己,他就必定失败。因为一想到自己无错,就要骄傲起来,以为自己比同辈都好。一想到自己有错,就只有灰心,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如果我们的自知,是从神的光照而来的,就不致有此结果了。

{\Section:TopicID=240}自知的正当方法

这样说起来,我们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可以随随便便的过日子,不必问看我们所作的是对的或是不对的,不必问看我们的存心是清洁的或是不清洁的?我们所领会的,就是圣经并没有叫我们自省,但是,我们并没有读到圣经叫我们不必自知。回想自己是有害处的,但是,放纵自己是有更大的害处的。神从来没有允许我们放纵。神虽然不要我们去自省,但是神却要我们自知。因为圣灵来,就是要叫人为自己的罪责备自己。圣经的意思,不过不要我们藉着自省去追求圣洁,但是,圣经并非要我们不去追求圣洁。圣经不要我们藉着自省来自知,但是,圣经并非要我们不自知。人的错误,就是以为自省和自知是分不开的,所以就以为若不要自省,意思就是说不必自知。岂知自知还是要的,不过不要用自省来自知而已。目的还是一样的,不过方法要改变而已。

圣经既然没有叫我们自省,就我们是用什么方法自知呢?

我们读诗篇二十六篇二节: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和诗篇一百三十九篇二十三至二十四节:神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这两处圣经,将我们正当自知的法子告诉我们了。在此我们看见,我们若要知道自己的肺腑心肠,我们若要知道自己的心思、自己的意念,要看在我们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并非我们自己花什么工夫自省,并非我们自己问自己,以为我觉得我自己如同;乃是求神鉴察我,试验我。惟有神鉴察我们,试验我们,我们对自己才会有准确的知识。我们的自知并不在乎省察自己,乃是在乎神检查我们。

这里的圣经,就是告诉我们说,我们若需要对于自己的知识,我们就要求神把祂对于我们的知识告诉我们。这是最准确不过的知识。神认识我们,比我们认识自己更清楚,更准确。在祂的面前,无论什么,都是赤露敞开的。我们心的最隐密处,凡我们自己所感觉不到,分析不来的地方,祂都看到,祂都知道。我们若有祂的眼光,我们就不会受欺骗,就会知道自己实在的情形。

实在说来,惟有神对我们的知识,才是不错的。你知道神对于你是怎样想法呢?你想你自己是很好的,你想神也这样想么?你想你自己是很不好的,你想神想你也只这样么?所以请你不要以为你觉得好就好了,你觉得不好就是那么不好了,这是不准确的。惟独神看你好才是好的;神看你有多不好,才是有多不好。

这样看来,神不要我们自省,意思并非不要我们自知,并不是要我们随随便便过日子。祂的意思乃是,我们如果自省,我们是不会自知的。也许祂所以为错的,我们还以为好;祂所以为污秽的,我们还以为不过是有一点的不对。祂喜欢我们和祂有同样的看法,所以祂要我们不随着自己靠不住的感觉而断定自己是怎样怎样的;乃是要我们得着灵的思想,明白祂的审判,叫我们对于自己有正确的判断。

{\Section:TopicID=241}神的光与自知

那么,我们怎么能知道神对我们是怎样看法的呢?我们怎么能进入神对我们的思想呢?诗篇三十六篇九节: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这一节圣经里有两次说到光,这两个光字的意思是不同的。头一个光是特别的,是你的光──神的光。第二个光是普通的,所以只说光(上头没有状词)。神的光就是神的知识、神的眼光、神所看见的。在神的光中,就是被神启示,就是被神将祂所知道的告诉我们。第二个光,就是事情的实情如何。所以,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的意思,就是:我们受神的启示,得神圣洁的照亮,就能知道一件事的实情如何,那件事在我们心眼中,要像光那么清楚。我们在自己的光中,永远不会看见光;我们只有在祂的光中,才会见光。

以弗所书五章十三节,将光的用处顶清楚地告诉我们: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这叫我们知道光的用处是显明。所以,诗篇三十六篇九节的头一个光是客观的,是神的。我们在这个光里,就被它把我们显明出来,叫我们得以看见自己的实情,这就是在光中所见的光。我们自己的光景,我们不知道,当神的光一照,我们就看见自己的光景了。许多事,我们都以为是顶好的,有一天被神的光一照,才知道是不得了。也许以为自己是比任同人都好的,有一天被神的光一照,就不只罪恶是罪恶,并且许多自以为是良善的也显出是罪恶了。不是我们省察了去告诉主,乃是被光照明了向主去承认。所以说,自省不只不是一个美德,并且是一个大错误。我们能以认识自己,不是藉着自省,乃是藉着神的光。我们在神的光中,就能得着知识来认识自己。神对于我们所有的亮光是如何光明的,我们也能在这亮光中来看见祂所看见的一切。

你并不必去问说,神的光是什么时候来的?你也不必问说,我怎么知道那是神的光呢?要知道天上的太阳,并不必用烛去照一照,或者用灯去照一照,只要你能够看见自己,你就知道自己是在太阳的光中,太阳是已经出来了。所以,什么时候,你会彻底的认识自己,你能够看见自己的真相,能够尽量的明白你自己肉体的败坏,你就知道神已经把祂的光给你了,你已经是在神的光中了,如果你对于自己的看法不像圣经所说的那么严重,你不觉得你的肉体是像圣经所说的那么败坏,你不相信你自己是像圣经所说的那么软弱可恶,这就是证明你还没有得着神的光,还不是在神的光中。不必问光在那里,不必问什么是光,只要看见光的功效,就知道什么是光,就知道光在那里了。

亚当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之后,第一看见的,就是他自己的羞辱──赤身灵体,这是他自己良心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羞辱了。他怕神么?不,他还有他自己的法子,就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遮掩他的羞辱。等到神的声音一来,问他说,你在哪里?他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神的面。他现在无法,他不能靠他自己所编的裙子了,他不能不承认说,我是赤身露体的。所以,一个人自省的结果,再好也不过像亚当看见自己的羞辱而已,不但不会为罪难受,反要用法子去遮盖。亚当是等到神一发问,他才真认识他的自己了。神问亚当说,你在哪里?难道神还不知亚当是在那里么?不。神这样问,是要亚当知道他自己是在那里。在我们中间,有经历的人都能证明,当我们自省时,虽然看见了某点的不是,但不过用自己的法子遮盖;什么时候,被神的光一照,就真无法隐藏了。

有一位师母,问一犹太人要不要得救?他说,不要。那位师母就勉强他一同跪下祷告,求神使他认识自己。当神的光一照,地才知道他的污秽是多厉害,他看见他自己的罪,他巴不得地板开口把他沉下去才好。这叫我们看见,要叫一个罪人认识自己是一个罪人,也是藉着神的光。

多少的罪人,当他还没有得救的时候,是很难叫他们承认他自己是罪人的。有许多罪人,在别人看来,他也真是罪人,但是,他自己并不如此感觉。乃是当神的光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罪大恶极,有了在神的光中所生的那一种自责,真是好像无地可容了。有许多的罪人,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有罪的,心里这样感觉,口里也这样承认,在人看来,也许以为这人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当圣灵将神的光照耀的时候,他才知道他所认的罪,还不过是皮毛的,他还没有像神那样的恨罪。等到得着光照之后,他才会彻底的感觉自己罪的可恶,而追求脱离。所以,让我在此插入几句话,我们作神的工的人,不能用我们的理论使人明白他自己的罪,惟有求圣灵作叫人为罪责备自己的工。各种的自省,都一样是浮浅的,不充分的,不准确的。惟有神的光,才能叫人看见自己的真相──像神那样看见他。

我们基督人一天过一天,能以认识自己,也不是藉着自省,乃是藉着神的光。我们被神的光一照的时候,就要看见自己的败坏不堪。多少时候,我们对人,也许是很有爱心了;等到神的光一照,就要看见爱人的不够,就要看见对人还有许多的缺欠。多少时候,我们自以为工作是成功的,得人也真多;等到神的光一照,才知道都不过是肉体的工作,是虚空无益的,才知道那工作并不是神作的。多少时候,我们自以为是专心遵行神的旨意,自己并不要什么;等到神的光一照,才知道有多少神的旨意没有遵行。我曾问和受恩教士,遵行神的旨意,有什么经历?她说,每一次当神迟延告诉我以祂的旨意时,我就断定我里头还有不愿遵行神旨的心,我里头还有不正当的目的,这是从许多经历中看出来的。我们求神的旨意得不着答复的时候,就当求神鉴察,看我们里头有什么不愿的地方没有。当神的光一照,我们就要看见里面的光景了。你都想没有什么不肯顺服神的地方,你被你自己骗了。我们洗脸,是自省看脸上有什么白粉,有什么黑迹,有什么灰泥呢?还是去用镜子一照,看有没有呢?我们要认识自己,不是去想自己如何,乃是求神的光一照才知道如何。多少时候,我们自以为存心是不错,但被神的光一照,才知道有多少的自私,为自己打算,并且有多少的不义呢!多少时候,你的生活,没有被神光照的时候,你都想可以过得去,但一被神光照,就知道不能过去了。在神的光中,就得以见光。

一个深的基督人,与一个浅的基督人的不同,是在乎他们所得神的光是多是少,是长久或是暂时。在神的光下所见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浅的基督人,是在特别的时候,被神照一下,才知道自己某点的不是。深的基督人,是常被神的光照,而认识自己的。在座的人,也许有人经历过,当我们看见一个少年信徒,述说他是怎样的爱主,是怎样的将什么都奉献给主的时候,我们就要觉得这人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因他还不知道奉献给神是有多难,将来是有何等的结局,他不过凭一时的感觉说说而已。

这就像主耶稣对雅各、约翰所说的话一样。当他们求主耶稣说,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耶稣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么?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么?他们说,我们能。(可十37-39)他们不知道这两句话所包括的是有多深多远,就冒昧的回答说,我们能。当我们没有神的光的时候,我们都像这两个门徒。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是何等的软弱,我们也不知道神所要求于我们的有多少,我们却以为我们什么都是能的。乃是当神的光照耀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在多少的事情上,多少的真理上,我们所会说的,不过是那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尽量的明白其中的意义。

不只我们的良善,当神的光来的时候要显为不良善;就是我们的不良善──平时自认为不良善的,也是当神的光来的时候才知道他有很多不良善。多少时候,我们很知道我们在某点上是很软弱的,我们自己是这样感觉,我们对别人也是这样说,在祷告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告诉神。但是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软弱,并没有顶深的感觉,并不觉得它是何等的可恶,并且虽然知道了软弱,还可以混过日子。乃是当神的光来的时候,才会彻底的感觉我们的软弱,才会尽量的感觉到这软弱的痛苦,才会有恨恶这软弱的心;并且以为如果不得着拯救,是不能再活的。我们凭着我们的省察所得的自知,与从神的光所得的自知,其中的深浅,真是相去不可以道里计的。所以朋友们,就是你自知了,如果没有神的光,你还不是真自知,凭着省察而得的自知,不过是表明你说你自己是如何。凭着神的光而得的自知,乃是表明神看你是如何。我们对于自己的评论,永远不及神对于我们的评论那么准确。

在这里我们看见,神的光和知识的不同。知识是我们所知道的,是我们在头脑里所明白的。神的光乃是神所知道的,藉着祂的灵启示我们的。许多人误会了,以为圣经里所说的亮光,意思不过就是知识。所以我们常听人说,他的亮光顶多,但是他的生命不好。岂知不然。亮光并非知识。圣经说,知识叫人自高自大;但是当神的亮光照耀在一个人心里的时候,并不会叫人自高自大,乃是叫人自怨自艾,懊悔以往,恨恶肉体,在灰尘中求神释放他脱离他的污秽。一个人可以充满了圣经的知识,同时在他心里没有一点神的光。一个人如果跌倒了,他能够将他从前所明白的圣经告诉人,但他自己并没有神的光。在圣灵的能力里所发现的知识,就是神的光;被人记忆在头脑里的神的光,就是知识,在圣经中和在属灵的经历上也有它相当的地位;但是知识脱离了圣灵的能力,就是死的。司可福说:真理与能力离婚,再没有什么比这个危险了。所以,我们虽然知道了许多真理,得了许多知识,若不是在圣灵的能力里,就没有亮光,就不能真知道自己的情形,而走前头的道路。我们如果从神那里得了亮光,我们就应当藉着赐给我们这亮光的圣灵,保守我们所得着的,长久作我们路上的光,而不叫它失去能力。

在许多时候,神给我们亮光,叫我们看见一件事的真相,在那个时候,我们好像把这件事顶深的、顶里面的都看见了,好像什么都是摆在我们面前,毫无隐藏的显露在我们的目前。但是,过了一时,我们虽然还记得我们的经历,还保全那样的知识;但是,我们对于那件事好像没有像当时感觉的那么深,好像我们所看见的不会像当时那么清楚。这个时候,神的光已经过去了,所剩下的,不过是知识而已。(注:我们最少要照着我们的知识而行。然而这不是说,只要有知识就够了,光也是要的。)光是会叫人有顶深的感觉的,知识不会。

所以我们要走道路,非有神的光照不可。我们自己的感觉,若非完全欺骗我们,就是减少我们的罪名。我们若要凭着它去追求圣洁,乃是跟随一位瞎眼的领路者。必须有神的光,才能把事的实情显明出来。光,就是说神怎样看法,神怎样说。神说错了,就是错了;神说有一百分的错,就是有一百分的错。光没有来到,就不过是你想的,是靠不住的。你的生命如何,是要神说你如何。

和受恩教士死后,有她遗下的一本圣经送给我,其中有一处写着说,神阿,求你给我一个彻底的、没有限制的、自己的启示。这是何等的深呢!多少时候,我们以为自己看不见什么就够了;岂知神对于我们另有一种看法。我们若不得着神的眼光,我们不过是自欺而已。我们应当有胆量,敢被神将祂的光照亮我们,将我们自己的真相启示给我们。我们没法认识自己,除非有神的光照才可。我们自己的估价是靠不住的。

{\Section:TopicID=242}神的光从何而来

第一,基督是我们的光。约翰福音八章十二节:耶稣人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主耶稣就是光。当我们亲近主,我们就要看见光。多少时候,我们想这也不错,那也不错,等到把事的实情对主一说,求主启示这事的真相,那知都错了。一天过一天,以为没有什么错,那知一亲近主,又都显得错了。因为一个是自己的程度,一个是神的程度,所以,一亲近主,就知道自己的程度不够了。如果一个基督人不多多祷告,求神把他的真相启示给他,你能保险说,这个基督人十件事就有九件事是错的。你多亲近主,就能多得神的光。

第二,神的话是我们的光。诗篇一百十九篇一百零五节: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一百三十节:你的话一解开,就发出亮光。这两节圣经,也许是我们顶熟的,但我们若在神的面前仔细一读,就要知道这两节是有多深。你所走的道路,是人说你不错呢,还是神说你不错?肉体的工作,被神的光一照,是不能隐藏的。不是人如何说,乃是要看神的话如何说。我们不是一天过一天随着自己的感觉以为对或不对,乃是要让神的话来定规它的对不对。我们自己不断定,乃是让神的话来断定;把你放在神的话里,让神的话来审判,让神的话把你的实情指出来。所以,我们要多多的读圣经,靠着圣灵将神的话发现出来,使我们自知。

第三,基督人是我们的光。马太福音五章十四节:你们是世上的光。这一节圣经,我们顶熟。我们平常以为这句话的意思,不过是指着基督人的好行为说的。实在这里有很深的意思。这里是说一个基督人是光。一个基督人能把人的真相照明出来。许多基督人因为在神的光里,就叫别的基督人怕见他,好像一见他,就要定自己的罪。一个软弱的基督人,不怕见一个同自己一样的基督人;但是一个在神光里的基督人,当你一亲近他,就不免惭愧了。你本来骄傲,被他一照,惭愧了。你本来不诚实,被他一照,惭愧了。弟兄姊妹们,我们是作神的工人,服事神的,但如果你没有神的光,你就不能作工。人不能因你的缘故多亲近神,因你没有光照耀他。如果你是一个亲近神,是常受神的光支配的,你就自然而然的照出那亲近你的人的真相来。如果我们要遵行神的旨意,作神的工,就必须作一个光。

那些亲近神的基督人,当你一亲近他,就叫你觉得神。不是叫你觉得他是何等温柔,何等谦卑,乃是叫你觉得神。我起头作工的时候,我定规无论如何要遵行神的旨意,所以以为自己是遵行神的旨意了。但是,什么时候我去见一见和受恩教士,和她谈一谈,读几节圣经,就叫我知道自己还是不够的。我每次见她,都觉得那一点特别的地方──神在那里。你一亲近她,就觉得神。她有亮光,她受神亮光的支配,所以你一亲近她,她的光就定你的罪。

不过有一件事,是我们应当记得的,就是说,无论你是因为亲近基督,或是读神的话,或是与别的信徒在一起,你所得的光,都是从圣灵的启示来的。乃是圣灵将神所住在人所不能靠近的那光,将祂的荣耀、圣洁和公义,显明出来,叫我们看见什么是神那个绝对的程度,使我们因而看见自己,知道自己的实情,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够不上神的程度。

{\Section:TopicID=243}这光的能力

这光的能力,就是叫人自知。人一到这光里面,就叫他看见他自己一切实在的情形。许多信徒本来是顶自是的、自满的、自负的,在这样的光景中,并不能用人的话语讲解、劝勉、警告、责备,叫他看见他自己的堕落。惟有神施恩,藉着圣灵,把祂的亮光照耀在他身上,才会叫这样的人认识他自己是如何的不堪,如何的败坏,如何的假冒为善。神的光一来,什么都要变颜色了;在神的光中,什么都要显出他固有的颜色。

实在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不被神的光照而得救的;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不被神的光照而在灵性的路程上前进的;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不被神的光照而作有效力的工的。

一个罪人怎么能够知道主耶稣是救主呢?当然不是靠着理论。他怎么知道他自己是个罪人呢?当然不是靠着责备。你无论用什么方法,用顶合乎逻辑的言辞来证明,用顶充分的理由来辩论,用顶严厉的话语来警告,都不能叫一个罪人看见自己的罪,看见耶稣是他的救主。我并非说这些是没有用处的,这些也有它们的用处,不过这些只会叫人在头脑里知道自己是个罪人,耶稣是个救主,但是决不能使他看见。每一个罪人,都是瞎眼的,这一种的瞎眼,叫他不能看见神福音的真光。只有圣灵藉着神的光,来开罪人的眼睛,才能叫他看见神的光。看见是新约中一个特别的福气。神启示祂儿子在我里面,乃是每一个得救的罪人所共有的经历。最没有用处的,就是我们想,要用什么美好的思想、理由、热气、情感、音乐、眼泪、辩论,来叫人接受基督教,相信耶稣,作基督人。神的光,神藉着圣灵所发的光,乃是首要的元素。根本的需要,乃是要罪人看见自己的情形,看见耶稣的荣跃。叫他流泪、悔改、热心、认罪、有美好的感觉,都是没有用处的。惟独这一种在圣灵里的看见,才会叫一个罪人,真信并接受主耶稣作救主。这是因为你不能相信你所没有看见的,你也不能接受你所没有看见的。就是因为在里面已经看见了,所以才能够相信。惟有这一种的信心,是不能摇动的,是经得起试炼的。

在基督人生命的长进上,也不在乎许多的鼓励、警戒、教训,叫他发热心,尽本分,多读经,多祈祷,这些都是附属的,并非主要的。顶主要的元素,就是他们会看见。所以我们看见保罗写信给以弗所人的时候,虽然知道他们在主里面是顶好的,并不像哥林多人的道德那样堕落,他第一件事情为他们祷告,就是要神藉着圣灵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基督人生命的进步,乃是因为他们得了神的光,开了他们的眼睛,叫他们知道神的荣耀有多丰富,神的能力──就是藉着耶稣基督的复活所赐给他们的──是何等浩大。如果信徒不看见这个,不知道他在神里所得着的是何等丰富,就进步是不可能的。

所有为神作特别工的人,都是被神光照过的人。惟独被神光照的人,才会审判自己的肉体;惟独审判自己肉体的人,才会被神所使用。乃是当神的光来的时候,一个信徒才会看见他自己是如何的污秽,因为他看见了神的圣洁;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不义,因为他看见了神的公义;他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不堪,因为他看见了神的荣耀。等到一个信徒这样的自知之后,他才会像真受割礼的人,一点不倚靠自己,(不只不倚靠,并且是深深的恨恶,)乃是完全的靠着神的灵。惟有这一等的工人,才是在神手里的工人,才能为神所使用;也惟有这一等的工人,才能有神的眼光,看见神的计划,明白神的目的。

有许多人因为没有神的光的缘故,就以为他自己是怎样的了不得。魔鬼常常欺骗人,以为我已经得着圣洁了,我是没有罪的了。岂知人所以会这样说,乃是因为他没有得着神的光,所以不知肉体的败坏。我是一个深深相信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会叫我们完全胜过罪恶的人。没有一个基督人可以推诿说,人在世上是不能不犯罪的。但是,我们虽然得胜,这并非说,我们的肉体不是败坏的。现在有一种普通的错误,就是人不是趋入这极端,就是趋入那极端。有的人以为我们是败坏的,所以我们不能不犯罪;有的人以为我接受了基督作我的得胜,所以罪性在我里面消灭了,所以我不是败坏的了。岂知都不然。真理乃是:我们在基督里是得胜的,我们在自己里乃是败坏的。一个信徒可以天天靠着基督,有完全胜过罪恶的生活,而天天觉得自己是败坏不堪的。败坏不堪的感觉,不会拦阻他得胜,因为乃是基督在他里面得胜,并非他自己。他完全的得胜,也不能使他不感觉他完全的败坏。因为他肉体的败坏,不会因基督的拯救而改变了性质。

为着许多人受了迷惑,在自己微小黯淡的亮光中,以为自己是怎样的圣洁、无罪,有了全备的爱的,所以我们要来看圣经中许多最好最深的圣人,对于他们自己在神的亮光中是如何看法。

{\Section:TopicID=244}约伯

约伯是个义人,这是神这样说他的。他的三个朋友当他受苦的时候,都以为他是犯了罪,得罪了神。他自己并不这样的承认,他花了许多的工夫,和他们辩论,证明他自己的清白与公义。我们都知道,当神向他显现的时候,圣经就记着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自己。神的光来了,他就知道他自己是如何的可恶。人的话语不会叫他自责,但是,神的光会叫他谦卑。

{\Section:TopicID=245}以赛亚

当神还没有差遣以赛亚之先,神先将自己的荣光显给以赛亚看。在这样的荣光中,叫这一位神的先知,不能不呼喊说: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当他没有见这异象之先,以赛亚的嘴唇就是不洁净的,他就已是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但是,他并不觉得,他也许以为他就可以作先知服事神了。乃是当神的亮光来的时候,他就能看见围着他的人的实情如何,他也才能看见他自己的实情如何,他的口是如何不洁的,如何不能作神的口的,甚至于他喊着说,祸哉!我灭亡了。真的,神的圣哉,要引出我们的祸哉。就是在他这样的自知之后,才有撒拉弗用红炭洁净他的口。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顶好的次序,先是污秽,后是神的光,再后是自知污秽,再后才有洁净的可能,最后才能被差遣。

{\Section:TopicID=246}但以理

圣经中有两个人,圣经没有记出他的罪的,但以理就是一个,可知他在神面前是如何得神喜悦的。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说,当他看见主的时候,给神的光照的时候,他便浑身无力,面貌失色,毫无气力;我却听见祂说话的声音,一听见,就面伏在地沉睡了。在神的光中,就是最好的圣人,也是站立不住的,也是不能不俯伏在地的。

{\Section:TopicID=247}哈巴谷

哈巴谷被神光照的时候,也是有同样的经历。他说:我听见耶和华的声音,身体战竞,嘴唇发颤,骨中朽烂,我在所立之处战兢。

{\Section:TopicID=248}彼得

我们知道他是一个何等自是自负的人,但是,当神藉着主耶稣发出祂一点的亮光,叫他偶然看见一下,他也不能不承认自己的污秽。我们知道那个故事,就是他们怎样整夜劳力,毫无所得;后来主命他在水深之处下网打鱼,他们听命,就怎样圈住许多鱼,甚至把两只船装满了。主这样的显现祂一线的荣耀,就叫彼得俯伏在耶稣膝前说:主阿,离开我,我是个罪人。

{\Section:TopicID=249}保罗

当这一位打过美好的仗,跑尽当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的保罗,当他在快要离世的时候告诉我们说:我是个罪魁!在这里我们所要注意的,就是这个是字;在原文,是现今式的。这个告诉我们,他在临死的时候,他对于自己是如何看法。他以为主耶稣降世是救罪人,在所有的罪人中,他还是个罪魁,他没有什么可以夸口的,他没有什么功劳,他没有什么特长;他也是像其余的罪人一样,因着基督的恩典而得救。不只如此,他以为他自己比别人更不好,斫以他需要主的恩典更过于别人。谁曾得过神的亮光多于保罗呢?就是因为他得的光是比别人更多,所以他自知比别人更清楚,他也自审比别人更厉害。惟独不自知的人,才会以为他自己是如何的圣洁、长进与突出;人所以不自知,就是因为他没有得着神的光。

{\Section:TopicID=250}约翰

这位主所爱的门徒,当主在肉身隐藏祂自己荣光的时候,他是比别人更亲近主的;我们记得,他是靠主胸怀的那个门徒。主复活后几十年,他为主再作美好的工,并且主特别用他,写一本专门论到交通的书信,特别说到神的爱和神的光的。照着人而说,这一个门徒如果看见了神的光,他应当不会像许多人那样的恐惧了。但是,我们记得,当他在拔摩岛上,看见主耶稣显现出祂的荣耀给他看,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叫他一看见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没有一个看见神的光的人,是不仆倒在地上的。

我们不只在圣经里面,读到圣经里面的人,是怎样的因着看见神的光而谦卑,而认罪,而自知;就是在教会的历史中,我们也能看见有许多最圣洁的信徒,因着他们亲近神的光的缘故,知道了他们自己的软弱和败坏。我们底下所要引的人,谁能说,他们不是教会中最突出的人呢?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看法,却是这样的卑微。这无他,乃是因为越亲近神的人,就越知道自己的软弱;越得着神亮光的人,就越知道自己的败坏。骄傲、自是的人,都是因为没有看见神的光。

{\Section:TopicID=251}路得马丁

当他被关在监里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给罗马教会中一个很有权柄的人说:你或者会想我现在是无能的了,皇上很容易的禁止我这个可怜的修道士的呼求,但是,你应当知道,为着基督爱心所加在我身上的本分,我必定会尽力,我一点都不怕阴府的权势,更不要说到教皇和他的主教们。但是当他在神的亮光中看见他自己的时候,这一位极勇敢的改良家,只得呼喊说:我更怕我自己的心,过于教皇并他所有的主教。在我里面有一个顶大的教皇──己!

{\Section:TopicID=252}诺克司约翰

这位苏格兰人,为着基督的缘故,曾为一个教师、传道师、囚犯、奴隶、漂泊者、改教家并政治家,同时他是一个世上仅见的圣人。在他顶末了一次祷告的时候,他自己说:这篇祷文,是我诺克司约翰用我半死的舌头,和完全的心思,向我的神所求的。在这篇祷文里,有底下的几句话:主阿,求你怜悯我,不要审判我数不过来的罪恶;在其中,求你特别的宽恕那些世人所不能指责的罪恶。在我少年的时候,中年的时候,一直到现在,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争战,我发现在我里面,除了虚假和败坏之外,再没有别的了。主阿,惟独你是知道人心秘密的主。我求你记得在我所说的罪恶中,并没有一件是我所喜欢的,并且我因着它们是常常的忧愁,它们是我里面的人所深深恨恶的。我现在为着我的败坏而哀哭,只好单单的安息在你怜悯的里面。这是一个被神光照的人所发出来的祷告。

{\Section:TopicID=253}本仁约翰

因为他要传福音的缘故,人把他关在监里十三年之久,他在监里就写了世人所共知的《天路历程》。除了圣经之外,《天路历程》可算作世界上译本最多的了。司布真论到他说:我看本仁约翰的体裁,是最像主耶稣的体裁,没有人能及他的。但是,他写到他自己却说:自从我前一次懊悔之后,又有一件事叫我忧愁,就是我如果顶严密的查看我现在所作最好的事中,我发现罪、新的罪调和在我所作的最好的事中。所以现在,我不得不断定说,无论我从前对于我自己,并我的工作,怎样的自负,怎样的幻想,虽然我从前的生活,就是没有瑕疵的话,但是,我在一天所犯的罪,已经够叫我下地狱了。在他这样顶深感觉到罪恶的当中,他呼喊说:若不是一位大的救主,必定不能救像我这样的一个大罪人。

{\Section:TopicID=254}怀特腓佐治

这一位与韦斯利约翰齐名、突出的传道人,当他快死的时候,他能说七样的话:哦,但愿我能够倒下,并且死在我主的工作里,因为我想这是配得着我为祂死的。我如果有一千个身体,每一个身体,都要因着耶稣作一个漂泊的传道人。当他末了一次拿着蜡烛退去安歇的时候,他的门口有一大群人围看,要他对他们再讲一次的道。他知道他那天是要死的,但是,他向着他们讲道,一直到蜡烛烧完,然后上楼去死。这一个人论到他自己说:在我们所有尽本分的行为中,都有败坏搀杂在里面,所以当我们悔改之后,耶稣基督如果要照着我们的行为才收留我们,我们的行为必定定我们的罪,因为我们并不能献上一个祷告,能够像神的道德律所要求的那么完全。我不知道你们要怎么想,但是,我能说,我不能祷告,我只会犯罪,我不能向你们或者向别人传道,我只会犯罪;我只好这么说:就是我的悔改,还得再悔改;就是我的眼泪,也得在我救赎主的宝血里去洗。我们最好的行为,也不过是有精采的罪而已。

{\Section:TopicID=255}托拨拉的亚古士督

这一位顶敬虔的人,当他计算他罪恶的时候,他以为他最少一秒钟都有一个罪,这就是说,在十年中,要有三万万多的罪,所以他才写出那一首极荣耀的诗,叫千万疲倦被罪压害的人都得着安息──为我开成万世盘,容我藏于你中间!

他写着说:哦,世上有一个可怜的人像我这样的么?自己除了软弱和罪恶之外,没有别的,在我的肉体中,没有良善,我竟然会受试探而自视甚高!我一生所作最好的工作,不过叫我有资格受定罪而已。然而当他痨瘵快死在伦敦的时候,他把他有罪的头,靠在救主的胸怀里说:我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Section:TopicID=256}爱德华约拿单

他是一个顶属灵、为主所大用的人,只要他传道,就有无数的人,为着自己的罪扎心似的哀哭而求救主的赦免,他是一个顶诚实的人,所以他就顶谦卑的写底下的话:我常常顶深的感觉到,我自己是何等的充满了罪恶、污秽。我顶常的因为这样的感觉太厉害的缘故,叫我不能不放声大哭,有时哭的时候是很长的。因此,我只好常把自己关起来。我现在顶深的觉得我自己的凶恶,和我心的败坏,比我没有悔改以前,还要厉害。照我自己而言,我早就觉得我的凶恶,是完全不能消灭,乃是充满了我的心思和想象的。但是,同时我觉得我对罪的感觉实在是太少,太细微;我自己都觉得希奇,因为我竟然不能有更多对罪的感觉。我现在所顶顶盼望的,是能够有一个悲伤的心,并且顶谦卑的俯伏在神面前。

{\Section:TopicID=257}伯纳耳

但愿我们作神工的人,和神的子民,都看见这一位奇妙突出的人,他和他的圣洁,他的属天、劳碌,并他在生活上的舍己,他怎样的将他自己,并他的一切,在心里、在行为上献给神的荣耀,并他在各样的痛苦和忧伤中,在要死不死的情形中,怎样的镇定,怎样的坚固,好叫我们都受鼓励,而知道我们在世上所作的工是何等的大,我们藉着基督所得着的经历和行为,是何等的可爱,何等宝贝,并这样的结局,是何等可羡慕的。这是爱德华约拿单在因福音作他儿子的伯纳耳埋葬的时候所说的话。

他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在美洲的中心森林中,向贫苦的印第安人作工。他劳碌,他受苦,他祷告,他禁食,一直到神的灵倾倒在他们身上,以致有许多人悔改归主,并为主活着。五年后,他就安息了。

但是,对于他自己,他是这样的叹息说:哎呀,我里面的污秽!哎呀,我在神面前的羞耻和愆尤!哎呀,当我传道的时候,我是怎样的骄傲、自私、假冒为善、无知、苦毒、分门别类,并怎样的缺乏爱心、热心、温柔与和平!

{\Section:TopicID=258}戴德生

加拿大内地会的监督富乐士,与戴先生同工几十年,他说:我和戴先生一同祷告,不知道有几百次、几千次,但是,他没有一次听见戴先生祷告时是没有认罪的。

这些人都是比平常的人特别亲近神的,但是,他们对于他们自己竟然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让我问一句,许多平常的信徒,没有像他们那样亲近神,也没有那样感觉自己的败坏,难道他们是比这些人更长进吗?也要答应说,不。不感觉自己不好,并不是说自己是好的,反之,这不过表明他们是缺乏自知之明而已。这些人所以会这样的感觉自己的不堪,就是因为他们是特别亲近神的。他们比别人多得着神的光,他们知道神圣洁那个绝对的程度,所以他们也比别人更感觉自己的不好。所以我们看见约翰一书对我们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因为人在光中的缘故,罪就显明出来,耶稣的血,就变作是必须的。接着又说: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凡说自己无罪的人,都是自欺的人。人所以会自欺,就是因为真理──神的光所发出来的真理──不在心里。没有神的光照的人,才会以为自己现在好了,圣洁了,完全了,没有罪了。我们如果像这些人那样的亲近神,就我们必定像他们那样的感觉自己的污秽;因为越亲近神的人,他圣洁的程度越高,越知道什么是污秽,什么是败坏,什么是不义。

我们对罪感觉的深浅,乃是凭着我们得神的光的多少为转移。许多事在我们基督人生活的起头时,我们并不以为是罪。乃是当我们在恩典上长进的时候,我们才明白那些也是罪。多少事我们去年以为是对的,但是,因为今年多得神的光的缘故,我们就明白那些也不对。所以,也许现今有许多你以为不错的,等到将来,你更认得神和祂心意的时候,你就要以为那些事是错的。世上没有一个基督人,是完全没有过错的。我们要小心,不要受肉体的欺骗,以为我们现在是已经得着无罪的完全了。

{\Section:TopicID=259}将来的审判

我们要知道,我们基督人,将来还是要站在基督审判台前受审判的。那个审判,并非要定规我们要永远得救与否,乃是要定规我们会否进入国度,与在国度里的地位如何。这个审判,乃是关乎我们得救以后,天天靠着主而有的生活和工作到底如何。我们将来会否得着神的称赞,乃是看我们今天曾否遵行神的旨意,因为神除了祂的旨意之外,并没有喜欢别的。自然,我们自己得赏与否还是小事,我们会否叫主的心喜悦并满足实在是大问题。我相信每一个得救的人,都有一共同的心愿,就是要叫主喜悦,虽然这样心意的程度是不同的。

在许多要得着基督的信徒中,常常很不小心的说,这个是神的旨意,那个是神的旨意;我觉得这个是神引导我的,那个是神引导我的。亲爱者,你们知道么,这些事情,将来都是要经过审判的。并非我们怎么说就算得,也并非我们怎么觉得就算得,也并非我们怎么以为、怎么相信就算得,乃是看到底我们所作的实在是否出乎神的旨意而定。哥林多前书三章十三节把将来审判我们的方法告诉我们:各人的工程必然显露;因为那日子要将他表明出来,有火发现,这火要试验各人的工程怎样。这个火到底是什么火呢?我们知道火的用处,有的时候是为着焚烧,但是,在许多时候是为着照亮。对于草木禾楷的工作,火就要焚烧;对于金银宝石的工作,火就要照亮。我们若将这一节圣经,和启示录一章十四节所说的那位审判主的眼目,是如何的像火焰,我们就更明白这火的意思。当将来我们受审的时候,主就是用祂的火来试验我们的工作,来表明我们的工作,这个火,就是祂像火焰的眼睛。这就是说,主要凭着祂的光,照着祂的看法来审判我们在得救以后所作一切的工程。祂的光要显明出来什么是合乎祂旨意的,什么不是。

让我们知道,在神面前只有一个是非的,只有一个是非的程度的。这个程度是绝对的、完全的、无可更改的、无可转移的。我们将来就是要按着这一个标准受审判。无论我们今天怎么说,怎么觉得,怎么相信,怎么以为,我们所行的,若不是真出乎神的旨意,就在那一天我们必定受亏损。在神的亮光中,不只没有什么是可以隐藏的,并且是没有什么可以错误的。我们今天若得不着神的光来启示我们实在的情形,和事情到底是否合乎祂的旨意,就在那一天,当神藉着祂的光,按着祂的旨意来审判的时候,我们就必定站立不住。如果我们今天活在世上,事事都有神的光照,知道什么是祂的旨意(无论是对自己,对别人,对事情),就在那一天,我们的工程是必定得着赏赐的。让我们知道,我们今天所得着的神的光,就是将来神所用以审判的光。所以我们若要知道我们的工作,那天在神的光中能否站立得住,我们就要问说,我今天的工作,是否照着神的光而行。让我告诉你们,神的光是没有改变的。今天神的光所定罪的,以为不合祂旨意的,将来神的光也必定定罪,以为是不合祂旨意的;今天神的光所称许的,以为是合乎祂旨意的,将来神的光也必定称许,以为是合乎祂旨意的。我们千万不要冒险,盼望现在不照神的光而行,不求神的心意,不照神的看法,而盼望那天神的看法、神的光发现的时候,能够受祂的赏赐。

我们现在天天所凭着而活的,就是神的光。我们说我们现在照着神的光而行,意思就是说,我们要照着神的审判而行;意思就是说,我们天天的行事为人,都要顶清楚的看见,神将来对于我这样的行事为人是要怎样审判的。因为我顶清楚的知道将来审判台前景况的缘故,就叫我在神的面前,凭着这一个知识而行祂在那天所要称赞的事,而不行祂在那天所要定罪的事。神的光,就是审判台前的光!我们今天靠着神的光来自知,并靠着神的光来知道祂的旨意去行事;我们就是靠着审判台前的光来自知,就是靠着审判台前的光来知道祂的旨意去行事。我们应当感谢赞美神,因为我们是不必等到那天才会看见神的光,才知道祂是如何要审判我们的,我们今天就有看见那个光的可能,我们今天就能知道什么是祂将来所要定罪的,什么是祂将来所要称许的。圣灵来住在我们心里,就是为着要启示神的这个光,所以我们的责任是无可推辞的。

保罗也是以为,将来神的审判,乃是要藉着神的光的。祂告诉我们说,凭着自己感觉所作的事,乃是没有价值的。所以他说,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但判断我的乃是主。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林前四4-5)这一段圣经,是再明显没有的。弟兄们,如果保罗这样人的感觉,还是靠不住的,他感觉他自己是不错的,还不能算得不错,就你和我呢?他说,除了神那天用光来照耀之外,我们里头是有许多的隐情,许多的意念,可以影响到我们的行为的,可以叫我们去行自己意思的;到了那天,神光照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今天受了我们自己那个隐藏的影响是多少。所以他在上文告诉我们,他除了忠心,没有别的。因为我们的存心若是忠心的,就是说,要出任何的代价来遵行神的旨意,神就必定将祂的旨意告诉我们,叫我们知道如何行。主耶稣说: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约七17

所以,弟兄们,我们现在在世上,这样寻求神的光,是叫我们在将来的时候,看见这光发现的时候,不至于受定罪,而要得着满足的赏赐。

{\Section:TopicID=260}一个祷告

我们已经知道了,遵行神的旨意乃是何等的紧要,但是我们若要知道祂的旨意,就我们在神面前,必须有愿意遵行祂旨意的心。我们的心,必须是从一切断了奶的;我们必须在神的面前只有一个心意,就是要知道祂的心意。无论神所启示的是这个也好,是那个也好,我都愿意接受。在这样的光景中,有这样柔和顺服的心,神就必定将祂的旨意告诉我们。因为耶和华与敬畏祂的人亲密,祂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廿五14)。

但是在许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自己的心。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自己的心是多诡诈,多弯曲,多悖逆。我们想我们自己是肯顺服的,是要神旨意的;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心里极深的地方是如何的有了私意,有了己见。所以我们必须像大一样,在神的面前呼求说:耶和华阿,求你察看我,试验我,熬炼我的肺腑心肠。(诗廿六2神阿,永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一三九23-24)惟独当神鉴察我们,并知道我们的心思的时候,我们才知道我们的心思;惟独当神试炼我们,并知道我们的意念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自己的意念。乃是当我们经过神这样的鉴察和试炼,我们才能看出在我们里面有什么恶行──什么恶存心,好叫我们除去,来得着神引导我们走永生的道路。多少的信徒,他们要明白神的旨意,他们也求神将祂的旨意告诉他们,但是,他们并没有得着。这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在心里有恶行,叫神不能引导他们。他们并不自知,并不知道自己在心里有多少的倾向、多少的成见、多少的惧怕,和多少的欲望,因此叫神不能启示祂的旨意。他们如果在神的面前,求神用光照他们,叫他们自知,然后除去他们的阻挡,神就必定引导他们。让我们知道,自知虽然不能使我们就明白神的旨意,但是,自知会叫我们知道在我们里面是有什么阻挡了我们明白神的旨意。所以自知在明白神的旨意上是一件不可少的东西。但是,没有神的光,谁能自知呢?所以现在岂不是我们要同大一样祷告的时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