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七 分别的方法

 

读经:

这事以后,耶和华在异象中有话对亚伯兰说:亚伯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的赏赐你。亚伯兰说:主耶和华阿,我既无子,你还赐我什么呢?并且要承受我家业的,是大马色人以利以谢。亚伯蔺又说:你没有给我儿子,那生在我家中的人,就是我的后嗣。耶和华又有话对他说:这人必不成为你的后嗣,你本身所生的,才成为你的后嗣。(创十五1-4

亚伯兰的妻子撒莱不给他生儿女;撒莱有一个使女名叫夏甲,是埃及人。后来夏甲给亚伯兰生了一个儿子;亚伯兰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十六1-15

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

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若有人用金、银、宝石、草、木、禾楷,在这根基上建造。(三11-12

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所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当时那按着血气生的,逼迫了那按着圣灵生的;现在也是这样。(加四23-29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四12,主意应译作愿意)

人在神面前需要光,才知道自己实在的情形是怎样,若是没有光,只是凭着自己的智慧、思想来推测、分析,则很难不落在错误里。人的判断很难是确实的。分别的方法不是在外面动脑筋,乃是需要神在里面的光照。但愿神今天给我们光,让我们看见神要给信徒的是什么?以及看见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

{\Section:TopicID=266}分别灵与魂

希伯来书四章十二节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在这里要分开的乃是灵与魂。哥林多前书二章十四节说,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这里说到属灵的人和属魂的人(属血气的人应作属魂的人)。在希伯来书四章只有灵与魂的分别。在哥林多前书二章中不但有字眼的分别,还有功用的分别。在希腊文,灵就是纽玛(pneuma),而魂就是朴宿克(psuche);这两个字在希伯来书四章中作名词用,在哥林多前书二章中作状词用。

创世记二章七节说,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活的魂。(另译)神造的人乃是活的魂,活的魂在希伯来文是nephesh,等于希腊文里的psuch.,所以人的本质就是魂。约翰福音三章六节说,从灵生的,就是灵。人里头的灵是从神所接受的部分,是从亚当那里传给我们的。所以在我们这个人里面有魂,也有灵。人凭着自己的所能、所是来生活,这是属魂的人。哥林多前书二章那里说,属魂的人不能知道属灵的事。要明白属灵的事,就必须是个属灵的人。属灵与属魂是两个绝对不相同的境界。

在《经文汇编》中,我们可以找出数百处论到灵与魂的分别。有时候用到灵里忧愁,或者灵中喜乐的句子,有时候又用到魂中忧愁或者魂中喜乐的句子。神学家读到这里,就根据两者的功用相同,将魂与灵合起来,认为是一件事。但是如果说,我能吃饭,你也能吃饭,所以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这种道是讲不通的。许多时候灵的功用,魂也有,但魂的功用,与神圣的事不发生关系。哥林多前书二章说,属魂的人不知道灵的事。灵与魂的功用虽然有时会相同,但是它们的境界完全不同。今天神不是问我们作了什么,神也不是问我们作这些事的时候,是喜乐或是忧愁?神只问我们这些事是出于魂,还是出于灵的?人所分别的是事情作得好,或是作得不好;但神并不是这样。

{\Section:TopicID=267}认清来源

有些信徒看见圣经记载灵所作的,魂也能够作;而魂所作的,灵也能够作,就以为灵与魂并没有分别。神在创世记十五章应许亚伯拉罕能生一个儿子,亚伯拉罕就在八十六岁的时候,和使女夏甲生了以实玛利。虽然以实玛利实在是亚伯拉罕的儿于,神却不承认,因为这是亚伯拉罕凭血气生的。等到十四年以后,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生了以撒,神才承认这是他的后裔。夏甲与以实玛利,撒拉与以撒这两对母子有什么不同呢?表面看来,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那么难分别呢?因为这两者十分相似。他们的分别,到了加拉太书四章,才清楚说明。人只要有儿子就好了。但神要问:这是谁生的?是凭神的应许生的,或是凭血气生的?神乃是看重这个儿子的由来。属魂的人是向神独立的;属灵的人乃是倚靠神、仰望神、等候神,在神面前谦卑的。这两者表面虽然相似,但实际上有很大的分别。

以撒和以实玛利是同一个父亲,但是神是问母亲是谁?加拉太书告诉我们,在信徒中间也有这样的分别,我们在平日生活中应该问:我是在灵里作呢?是在魂里作呢?而不是问:我这样作是对,还是不对?是好,还是不好?结果会怎样?普通人以为为神作工是顶好的事。我从前在一所有名的中学为神工作,结果很好,很多人得救了,也爱主。我外面作得很起劲,但是我自己里面瘪得像气球漏了气一样的难受。我走后,对一位同工说,我要为这一次的工作向神悔改,因为这不是神的时间,而我去作了。

有一次一个弟兄来见我,我觉得他恨怕我,所以他说了很多谦卑的话。我看出他的谦卑是很出力气的,这是属魂的;我可怜他作出来的谦卑。神不是问我们是否谦卑了,神是问你的谦卑是从那里出来的。假若一个人是因着神在他里面作工而谦卑,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很谦卑。一个人脸上擦了粉,才要照镜子,若没有打扮,就不需看自己。摩西是因耶和华和他说话,面皮就发了光,但是他自己并不知道。照样,出于魂的忍耐,是要人去费力的;出于神作工的忍耐,连人自己都不知道。

有两个姊妹不知道怎样与人来往,她们对人没有同情,也不能爱人。听了道以后,知道应该爱人,但是她们还是觉得人比爱人容易。许多基督徒都是在外面作,装作基督徒,在这里需要神的光,需要神的话给我们看见,我们自己属魂的成分是何等的多!我们不但要看见一切出于魂的恶是恶,更要看见连魂的好也是恶的。魂的恶要被定罪,魂的好也要被定罪。这并不是说不自然的好是假的,就是自然的好也不是属灵的。神乃是要由灵生出的美德,而不是我们自己生下来就有的美德。人常常以天生的美德来代替神给的。我们要看见,除去这属魂的好,要比除去天生的坏更难。人的天然是有限的,但是主所给的乃是无限的。比方说,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就好像你的手臂只能拿一百斤,再多就不行了。你的忍耐也是这样。如果是主所给的忍耐,那么连你自己也要希奇。在一切事上我们不必去问:是属于灵还是属于魂的?你如果不知道,你就是问也不会知道。在这件事上你需要神的光照。假冒的美德在神面前是没有价值,就是生下来的好,也不能代替属灵的,总有一天要被毁坏。

有很多人刚得救的时候,觉得作基督徒是一件顶好的事,那段时期对他来说,好像是一个黄金时代。但是一天过一天,他从当初的光景中落下去了。很多基督徒都是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他当初作基督徒时,他自己还不知道有多少是出于魂的,那时主的灵的成分还没有什么地位。所以神要给你看见,许多好行为都是出于你自己的。因此有时候神藉着某种难处的临到,给你知道自己受不了,这时候你就仰望主,你就从难处爬起来了。虽然你还是去爱人、还是谦卑、还是忍耐,你外面的行为还是与从前一样,可是这些美德的由来不同了,这些美德的源头和以前不一样了。

{\Section:TopicID=268}金银宝石与草木禾楷的工作

哥林多前书三章十二节给我们看见,有两种不同的工作,一种是用金、银、宝石在根基上建造;另一种是用草、木、禾楷来建造。许多信徒问:什么是金银宝石?什么是草木禾楷?我们从圣经中看见,金银宝石就是一切出于神的。金银宝石乃是父子圣灵的工作,也就是父永远的恩典,子十字架的救赎,圣灵造就的工作。至于草木禾楷,都是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人的荣耀就好像草木,而禾楷乃是食物里的废料。神并不是问你作了那些工作;神是要问:你所作的是从那里出来?主在马太福音十章中,并没有要求我们把所有的水倒给人喝;乃是说,当我们把一杯水给一个小子喝,就不能不得赏赐。这里的工作,一种是属灵的,一种是属魂的。一切的金银宝石都不是生长在地上的,乃是埋藏在矿里,必须往矿的深处挖掘而开采出来,得着金银宝石是不容易的。但是草木禾楷生长在地上,我们在地上随手一抓,顶容易得到。靠感觉得来的东西,一下就可以得到,但是其中少有属灵的价值。就好像人奉献钱财,他的心一受感动,凭他的感觉他就奉献财物,但这种奉献并没有属灵的价值。

对于传福音和讲道,我们也要注意,如果传福音和讲道是从仰望、祷告,和难处里出来的,那就是金银宝石。但有人只凭口才好、故事比喻记得多来讲道,那就是草木禾楷。有一位弟兄听过史百克弟兄讲亚伯和该隐,他就说:这个道没有什么特别,到处都可以听见这样的道,我自己也会讲。一篇道是从自己来的,或是从神来的并不一样:一篇道是从你的灵里出来,还是从魂出来,果效也不一样。讲道要紧的事,不在于你说的东西很特别、很新奇,讲别人所没有讲过的;讲道要紧的乃在于来源。讲的人若摸着灵,他的道就叫人摸着神;讲的人若摸着的是魂,他的道就叫人摸着他的自己。当以利沙走过书念妇人家的时候,妇人说: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是圣洁的神人。(王下四9)那书念妇人并没有说以利沙是个解经家,是个道德家或预言家,她说以利沙是个神人。有的讲道人口才很好,解经解得妙,但是人从他的话中摸不着神。有的人说话不流利,讲的道也不够动听,可是这个人是与神碰头的人,人一听他的道,就知道这个人里面有神,这个人认识神。

我们如何分别是出于灵的,还是出于魂的呢?事实上,这不在于我们的研究、分析、下判断。乃是等到有一天光进来了,你里面就能知道,就会看见。分别的力量需要从里面出来,分别的力量不在于外面的观察。如果有人来对你说,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那你就要被他弄乱了。我们要求神给我们信徒里面有一种分别,光靠外面的修改是没有用的。

祷告:

主阿,求你祝福以上的话,如果没有你的祝福,你就要厌恶这样的话。求你洁净上面的这些话,人实在不配为你作工。子不能作什么,只有看见父作了,子才能作。人一切的劳苦、竭力,都是根据圣灵在人里面的运行才有功效。求你救我们脱离虚妄的心思,让圣灵更多的在人里面运行,使听到这些话的人,都有光在里面照亮,能以分别什么是出于自己,什么是出于灵。奉你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