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九 属灵的分别善恶

 

读经:

创世记三章:从略。

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来五13-14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雯,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四12

{\Section:TopicID=273}知识善恶树的分别善恶──带进死亡

人因着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结果就带进属灵的死亡,所以在神的面前,人在属灵上乃是已经死了的人。人越活在这种死亡的光景中,就越分别善恶。人如果不靠神的生命活着,就是分别善恶;而分别善恶乃是死亡的表示。当初人若是吃了生命树的果子,就不需要分别善恶;因为生命就能分别善恶,无须用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来分别善恶。人越认识生命,越认识神,就不需要分别善恶。然而由于人吃了知识善恶树的果子,人就远离了生命树,就是远离了神;今天人乃是落在知识善恶树的范围里。一个没有得着重生,不认识神,不认识生命的人,就越要讲善恶、哲学、伦理、道德、好坏和是非。

{\Section:TopicID=274}属灵的分别善恶──生命成熟的表记

人与神的来往,不是根据善恶,乃是根据生命。生命里面也有分别善恶;生命里的分别善恶,乃是一种生命成熟的表记。创世记三章里有知识善恶树的分别善恶,希伯来书五章里有分辨好歹的分别善恶。创世记三章的分别善恶乃是死,而希伯来书五章的分辨好歹,乃是生命长大成熟的表现。由此可见,基督徒不但会分别善恶,并且这种分别善恶,乃是生命成熟的表记。

有的基督徒得救以后,仍然在知识善恶树的分别善恶里,一直在搞分别善恶;他们常常问这件事该作不该作,那件事好不好。但是另外有些基督徒,他们也分别善恶,但他们的分别善恶,乃是从神面前来看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种分别善恶乃是属灵的,这乃是基督徒所应当有的分别。基督徒中的确要找出对与不对,基督徒是有分别善恶的需要,正如希伯来书五章所说的,分辨什么是开端,什么是更深的。这种分辨不是普通善恶的分辨,乃是在属灵上分辨何者是深,何者是浅,谁是婴孩,谁是成人等。不但善恶中有善恶的分别;对神来说,在善中也有善恶的分别。在神面前,有吃干粮或吃奶,有婴孩或成人的分别。一个人如果知道这些事,能够有这种的分别,乃是一种成熟的表记。

一个人初作基督徒的时候,看每个基督徒的生活、工作,一切的行事为人,都是好的。但是慢慢的,他有了分辨,他会分别好坏了,这就是成熟的开始。你能分辨,你能知道:某件事人以为是好的,在神面前乃是坏的。这就是成熟的表记。但今天教会中充满了太多幼稚的事,叫许多基督徒仍旧是在婴孩阶段中,以致不能分辨什么是开端,什么才是达到完全的地步。我们必须在神面前学习有属灵的分别善恶,不留在婴孩阶段,心窍习练通达,以分辨好歹。

{\Section:TopicID=275}见证

一九二六年,我办《基督徒报》第二期,讲到但以理书第二.四、七章,帖撒罗尼迦前书,以及启示录。那时候我说到这些预言,因为学得不多,所以写得很简单。序也写了,也就印了。我自己觉得好,也没有多少要懊悔的地方。我又收到三百几十封读者的来信,说他们读过以后,觉得非常好,也很得着帮助、鼓励并警戒。我自己也觉得很得意。有一天,当我与和受恩姊妹在一起时,我就问她:你收到我写的《基督徒报》没有?你觉得内容如何?她一点都不在意,只和我说到她的茶和鸡蛋糕等。我几次要引起她对我的《基督徒报》的注意,但她还是说她的茶、饼干和糖。后来等到我要走的时候,她才对我说了一句话,她说:弟兄,有一天你就会知道,好的,不一定好。我就问她:你是不是指《基督徒报》第二期说呢?她说:是。她又说:我若是有十期的《基督徒报》要写,我也不愿意把那些东西放进去,我要写些别的东西。当时,我不能佩服这些话。但一天过一天,我认识了,不是你能拿出多少,也不是自己作了多少,乃是神作多少。无论是口才,无论是智慧,或者是能力,一切出于人的都是无用的。

又有一次,我带一位姊妹去见和受恩教士。这位姊妹有一些错的事,因着和受恩所说的话,就从早上一直哭到下午。我就去问和教士:你知不知道她一直在哭?我以为她这样的悔改似乎是很好的,但和教士听了我的话却是冷冷的。我尽力使她知道这位姊妹悔改痛哭的光景。和教士却说:她这个人乃是在可怜自己!我不喜欢帮助这样的人。当时我觉得不服,觉得和教士没有爱心,不体谅人,不能与人表同情。然而过了一、二年后,我就知道,和教士是对的。在我以为,悔改、痛哭、流泪、为自己的罪懊悔,这许多的表现都是对的;但她却能真正的分辨好歹。在这里,不是批评、爱心的问题,乃是看见的问题。在看见的人能有属灵的分别善恶,在我却不能。

有一次,我带了六十多位同工,到和受恩教士那里去。她对我说,这些人中,若有五、六个是能好好的跟随主,就要感谢赞美主了。到今天来看,恐怕就只有这么多人真正跟随主了。

和受恩姊妹有一种属灵的分别好歹。这一个好歹,并不是普通人所说的好歹。人的好歹在神看来,许多时候正是完全相反。善于批评的人,许多时候,他的灵是不对的:但能分辨善恶的人,他所用来看的眼睛是对的。因为这个眼睛看见了光,所以他所说的乃是属灵的分别,而不是批评。

我佩服史百克弟兄的一个点,就是他能有属灵的分别善恶。有一个人和我住在一起几个月,史百克很少与他碰面,但是史百克对他的认识比我多。我们不是要去批评别人,批评别人是不能得神祝福的,我们乃是要有属灵的分辨。我们的分别善恶,不但是应用在认识人上,并且也能应用在事情上;在断定事情上,有光的人也能分别好歹。那些已经看见光的人,他们连寻求神的旨意都不必,因为他们里面是清楚的。

{\Section:TopicID=276}属灵分别善恶的路

{\Section:TopicID=277}有神的话

创世记三章与希伯来书四、五章,乃是圣经中三处论到分别善恶的地方。希伯来书五章的分辨好歹乃是属灵的,是一种成熟的记号。希伯来书四章是说到我们怎样能分别善恶,这个分别的能力是在那里。只有神能分别善恶,因为万物在神眼前,都是赤露敞开,不能隐藏的。万物在人来说,有许多是人不能认识的。但是神说,有一种人能看透万事,就是属灵的人(林前二15)。这也就是希伯来书四章所说的,神的话能将人的灵与魂刺入剖开,这是里面的、属灵的分辨。这班属灵的人,就是有神的话的人,他们能够分辨灵与魂,也能看透事情的真相。批评是用人的理想,一切吹毛求疪的事,乃是属魂的人所作的。但属灵的事,必须先在里面有认识,必须在自己身上已经被对付过了,必须有神的话,才能从神面前清楚。

{\Section:TopicID=278}不自析

许多基督在那里一直问,一直问,他们最大的试探,乃在认识神旨意的事上,一要往里面分析、省察,想要断定一件事到底是出于神的呢,还是出于自己的?是出于灵的,还是出于魂的?是属灵的,还是属肉体的?这样的人永远不能明白神的旨意;人若是凭着自己来断定事情,就一定错。在约翰福音十三至十五章中,腓力、彼得、多马、犹大,在那里问了许多问题。主在约翰福音十六章告诉他们说,到了那一天,就都不要问了。因为圣灵来,要把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十四26)。所有发问的人,都证明他们没有圣灵的同在;认识圣灵的人,就不必问。有神的人,有圣灵膏抹的人,他有神的话,他里面是清楚了,就不要问什么了。

诗篇一百三十九篇二十三节,作诗的人求神来鉴察,求神来试炼,因为人心比万物都诡诈。人能自欺,人能以为自己乃是最好的。但在神面前,你以为最好的,也许是最坏的。神从来没有说要我们自己来分析我们里面那一个心意是出于灵,还是出于魂。这不是基督徒的事,乃是神的话的事。神的话是活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能将人的灵与魂刺入剖开。有人或者要问:我读经读了好几遍,我不觉得我的灵与魂是分开的。你要知道,分开灵和魂,乃是在于看见,在于你得着了启示,不是在于你的研究。凡要用工夫而去认识的,乃是在黑暗中,那不是生命的律。

{\Section:TopicID=279}必须有神的光

没有看见光的时候,以为自己怍了好些年的基督徒,爱弟兄姊妹,奉献财物,对付罪,也对付了世界他觉得很满意了。别人也说他这个基督徒很不错,也从他得了很多帮助。但是神的光若来照他,到了有一天,他就要看见许多好的工作,在神面前乃是最污秽的,最得罪神的。他能找出许多的事,在神面前乃是犯了罪;这些乃是用人的智慧永远不能解决的。就如扫罗在得救前,反基督,逼迫基督徒,却以为是事奉神。他在犹太教中是最热心的,在同辈的人中最有长进,袒他却是敌对神的工作。尽管人可以认为自己的存心良好,动机是为着神,但实际上他所作的乃是与神为敌的。这样的人乃是在黑暗中,没有神的光。今天一切的分别乃在于主的话进来,你里面有了光,你就看见了。这完全不同于创世记二、三章的分别善恶。

我并不是说读经、查经、听道没有用,我乃是说,这些不能解决事情,必须要有神的光来。神的活话来的时候,就使你活不了,神的话要杀死你,神的光要除去一切不是出于神的。你自己以为你里面有一大堆的好,有一天,神启示了,你就能看见这一大堆的好,不过是粪土。这样你就开始有了认识,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长大而成熟了。

所以基督徒在起头时,就不该自己分析自己,问东问西,乃要学习仰望主,求主启示光照。一旦你得着亮光,你就清楚的能分辨好歹了;虽然你口里也许不能说清楚,但你的里面是清楚的。一切的分别,都在于有神的话,或者没有神的话,有神的光,或者没有神的光。神的话一来,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骨节与骨髓,都能辨明,都能看见了。人的心思不能认识属灵的事。属灵的事,乃是耳朵未曾听见,眼睛未曾看见,人心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属血气的人,不能领会神的事(14节)。里面的定罪,不是根据善恶,不是在于外面事情的善恶,乃是里面有了神的话,是神的话分别了灵与魂,惟有神活的话有这种功效。

从前我去厦门作工,有的时候事情作了,结果很好,人称赞,也有帮助;但是里面塌下来,好像走了气一样。有的时候,工作的情形仍是一样,但里面觉得有力,或者比没有作过还要刚强。所有作工的人,都该像主一样,每次叫撒玛利亚妇人解除干渴时,自己也得着饱足。一切的工作,若使自己不能得着饱足的,那就是里面出事了。主的食物,就是遵行那差祂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四34)。作工的人必须学习寻求主的话,照着主活的引导来工作;不凭着自己所以为好的来作,乃要凭着主在里面所以为好的来作。

一个人得了重生之后,首要的工作,乃是让神的话进来,分开他的灵与魂。我们所作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不过是出于自己的,出于自己的想法,自以为好的,就说是神的旨意。许多人悔改认罪之后,还要再为他们的悔改认罪来悔改。许多时候,甚至我们的眼泪在神面前也是污秽的,都需要宝血的洗净。我们必须看见,我们以往所说的爱,是何等的属世;以往所说的交通,不过乃是一些社交而已。所有的问题,乃是有没有那一天,十字架的光进来,将我这人拆毁了,看见自己的败坏。若是你没有经过这样彻底的对付,你可以尽管背十字架,尽管工作,尽管爱人、传福音、帮助人等,但是,有一天,你要发现,自己完全是错的。求神怜悯我们,给我们有光,叫我们倒下来,叫我们的一切被拆毁,好叫我们有属灵的眼光,有属灵的分辨。

祷告:

我们的主,虽然人的话会被忘记,但愿你的话能被记得。不要让人的己出来,乃要都能被光照着,像保罗一样。愿你的光杀死我们这个人;不是凭着我们的祈求,乃是凭着你的丰富,来作我们的供应。奉主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