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十 死的判决

 

读经:哥林多后书一章八至十节

弟兄们,我们不要你们不晓得,我们从前在亚西亚遭遇苦难,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祂曾救我们脱离那极大的死亡,现在仍要救我们,并且我们指望祂将来还要救我们。

{\Section:TopicID=281}天然生命的对付

我们要知道,基督徒从神所得着的一切,都是跟着重生来的。藉着重生,基督徒有了一个新的生命。神从来不弥补天然的生命,神从来不修理老旧的生命。天然、老旧的生命乃是十字架工作的范围。神要藉着十字架,一次基本的击打天然、老旧的生命。

我们知道,以扫是一个有道德的罪人,而雅各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却也是一个抓夺的人。他要属灵的祝福,他要神的同住,但他很天然的要。他摆不下自己,他那调皮的手段、力量、聪明始终还在。所以神至终还要在毘努伊勒,对他有一次基本的对付。凡神在你身上的对付,若是还能恢复到从前的地步,那就还不是基本的对付。

雅各起初要祝福,反而必须逃难;欲为长子,反而要立刻离开家,离开父母。等到神在毘努伊勒摸了他的大腿窝,他就永远瘸了。从此,他的腿动一下,就瘸一下,他天然生命的能力是被神彻底的对付了。许多人因着对付,有了启示和亮光;但这些对付在你身上所发生的能力深不深,就要看你被神摸得深不深。你需要神的光照,叫你看见你的本相。这样,你本来的情形就无可挽回,不能再恢复了。这就是基本的对付。基本的对付,意思就是无可挽回的对付。

{\Section:TopicID=282}死的判决

死是所有的人必须经过的一条路,人一生下来就向死路而去,但在死还未真正临到一个人时,死在人身上也许从来没有能力。人也许从来没有想过死,乃是等到医生告诉你,你的肺病已经到第三期了,你就立刻有死的判决。这不是说,以前没有死,乃是没有看见死是很近的,死是实在的。现在你看见了,所以就叫你软弱。许多人知道十字架的道理,也会传讲,但对十字架仍是迷糊的。等到有一天,神摸了你,你听见死的判决,十字架就变为实在的。人若被神摸着,就必瘸腿,瘸腿是被神厉害摸着的记号。

{\Section:TopicID=283}道理与亮光

神的道理与神的光有很大的分别。雅各遇见了神,被神摸着,被神对付,所以他的腿瘸了。倘若我也学瘸腿,去得那结果,这是没有用处的。这好比装作瘸腿,记得时就瘸腿,乘公共汽车时争先恐后就不记得瘸腿了。这是行为的改良,不是生命的改变。真瘸腿的人不瘸也不行。跑得顶快的人没有被神摸着,装瘸的人也没有被神摸着。在神的儿女中,充满了行为,只因在讲台上充满了道理,道理产生了装作的行为。

我看见神曾叫比你更刚强的人瘸了,我信神也能叫你瘸了。神要把你倚靠自己的心拿去,叫你不要倚靠自己,这不是一个道理教你不要倚靠自己,乃是神摸着你,自然而然你就变作一个无依无靠的人。这就是死的判决。总得有一次,神要这么厉害的对付你,给你死的判决,叫你能够说,一切都是出于神;今天的不是出于神,以往的也不是。这样,你拒绝自己就是自然而然的,你祷告也是顶容易的。真的被神摸着,就不需要记性。真的腿瘸了的人,纵然忘了自己腿瘸,但只要走第一步,想要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也是不行,头一步就要跌倒了。你的头会忘记你是瘸腿的,但你的腿永不会忘记它是瘸的。十字架是神最大的破坏,把整个的旧造破坏了;那破坏乃是藉着光的工作。这样厉害的工作,就叫你永远恢复不过来了。

我们在这里所说死的判决,并不是说死的本身,乃是说死的工作在人身上是实在的,是一定的,死是无可逃避的,叫人不能再自信,往后只得好好的仰望神。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我如何知道我是一个已蒙光照的人?第二,我如何知道某月某日神在我身上作过这种工作?我们必须知道,什么叫作道理,什么叫作亮光。倘若一样东西讲完,你就得自己去作,那就叫作道理。启示或亮光是什么呢?就是那道理一临到你,立刻就产生效果。比方说,医生说你有某种病,马上就把你带到手术房去动手术,神的话若带有能力,就在于神说有光,就有光。不是神说要有光,而叫我们去找光,去作出光来。属灵的特点是:神一说,事情就成功了。你不必挂虑神怎么作,乃要挂虑神说了没有。耳朵听见,手就去作,这是不对的。保罗被神大光一照,他就能够问:主阿,你要我作什么?神没有对他讲道,他却发出这样的问题。我们许多的难处都是我这一边应当作什么。我们找不到快捷方式,找不到以道理代替光照这件事。

{\Section:TopicID=284}蒙神光照的特点

有一位蒙古来的弟兄在上海住了八个月,以后要求我给他按手,打发他去作工,我不肯。后来他到天津去,把在上海所见所闻,写了一封信来,述说了一遍。我看了很生气,把信撕去。心里想:你懂得什么?这好比一个人从一栋大楼的七楼跌下来了,竟然还能述说他每秒钟的经过。你就知道他乃是在撒谎。最没有本领的撒谎就是每一次都说一样的话。保罗三次述说这同样的事,每次的述说都不同,只因光叫他更胡涂了。本来保罗还能骑马,以后只得让人拉着他的手而行,自己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被神光照的特点就是不清楚。亚伯拉罕的长处就是不知道,只得听候神的指示。所有属灵的启示,第一件事就是叫人莫名奇妙;这与分别善恶树完全相反,分别善恶树叫你清楚。然而在这样的莫名奇妙中,却叫人对神有倚靠。

{\Section:TopicID=285}属灵的事实

属灵的事情不是讲道理,乃是讲事实。属灵的事用不着人头脑明白、挂虑或担心,要紧的是有那事实。所有的问题就在于有没有那样的事实。一个人问题多,就表明他黑暗多;一个人有亮光,他就看得见,他看得见乃因着有亮光。一个人看见了,就没有问题了;如果他没有光,就有许多问题,他会问一件东西颜色是什么,形状是怎样。但他若有光,若有看见,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属灵的胡涂没有疑惑,道理却会产生问题。我们所要求的,就是一次基本的对付,一次真实的光照,一次十字架彻底的击毁。只有这样死的判决,能够使我们真正弃绝自己,只倚靠神,不信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