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永远的计划

 

      我们要认识的头一件事,就是神是一位有计划的神。主在马太福音十章二十九节说,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甚至一只麻雀的死,那对我们好像是太微不足道的事,神也顾到。全宇宙的创造者甚至对一只麻雀,也有祂的旨意。

      神是有计划的神,祂对于创造有一个计划。创造不是偶然的事,乃是在神那一面一个确定计划的彰显。神有一个计划,创造乃是有用意的,为要作出那个计划。现代的神学,把救赎说得比创造更为重要。但创造乃是以神的计划为目标,而救赎乃是为了恢复神那被打岔的计划,神想要藉着创造达成一个计划,但有些事进来打岔,救赎就来把事情带回到神原初的心意里。

      以弗所书一章五节说到祂意旨所喜悦的,九节说到照祂自己所预定的美意,祂旨意的奥秘。十一节又说,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祂旨意所预定的。我们在三章十一节读到: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请注意以弗所书一章说到永远的计划是照祂()自己所预定的,而三章说到这同一个计划是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的。

      我们必须回到永世来看那计划到底是什么。神起初在自己里面预定了一些非常确定的事(弗一);然后那确定的计划总结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弗三)。神在已过的永远里与祂的儿子作了一个商议。祂的计划就是要祂的儿子作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西三11另译)。创造就是为着这个目神永远的计划的而有的;就是为着使儿子作宇宙的总和(弗一10)

 

{\Section:TopicID=102}神创造的目的】神是永远的创造者,所以在祂性情中有一个本质,要使祂自己在受造之物中得着彰显。不然,祂就得不着满足。美术家若没有在作品中表现自己的艺术,就得不着满足。音乐家必须将自己魂中的音乐发表出来,工程师渴望作适合自己资质和天分的工程。同样的,创造主必须在一个创造里彰显祂自己。然而,祂既是这样一位神,仅仅创造无生命之物是不可能满足祂的。祂必须创造能对祂有反应的活物,因此这些活物必须有自由的意志。神创造了两个等次的活物──天使和人类,二者都有自由意志;祂创造有自由意志的活物,必定冒了很大的险,因为这些造物可能用他们的意志来为着神,也可能用来反对神。

      神首先造了天使,要他们成为服役的灵。神在祂的先见里,察觉到有些天使会背叛,天使长要成为祂头号的仇敌。牠们的背叛乃在于将受造的意志提升,来反对非受造的意志。请注意以赛亚书十四章里撒但所说那许多的我要。神能用祂口里的一句话,轻易的就把祂所有的仇敌毁灭,但全能的神若是那样毁灭次等的能力,就不能叫祂的名得着荣耀。祂的美意,乃是要带进另一种有自由意志的受造之物──人,使他们将自己的意志与祂的旨意联结,并与祂合作来对付那背叛的意志。神将人带进来,好除灭撒但所作的。人受造之后,被摆在伊甸园里,好看守那园子。看守原文含示防,这指明有一个仇敌企图要侵扰,而神要得着人的合作以对付牠。人被摆在权柄的地位,以对付这个局面。〔撒但的背叛摸着了整个宇宙,所以需要基督的救赎,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神永远的计划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一20)。希伯来书二章九节告诉我们:祂因着神的恩,为样样尝了死味。(另译)这里按原文不是说人,乃是样样。圣经告诉我们,天也需要藉着基督的血得着洁净(来九23)。〕

      撒但背叛以后,神没有废掉牠的能力,却用一种合乎道德并属灵的方法,藉着人来对付牠。所以撒但在整个宇宙中仍有势力。神造人以后,撒但立刻设法使人与牠站在同一阵线来反对神。然而,因着牠欺骗人,牠损失了很多;因为牠活动的范围从前是不受限制的,如今却只局限在地上。当撒但试诱人,并得到人的顺从时,神就能公义的宣告在牠身上的审判,将牠的范围局限在地上。牠设法使人涉入牠的背叛里;然而在过程中,牠与人牵涉在一起,这问题就与地发生关系了。你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创三14)。这就是神在蛇身上的判决。牠行动的范围乃是地,牠的食物乃是土,就是神将生命的气吹入人里面以前来造人的材料。因着人降服于魔鬼,所以神这对头就被命定以人尘土的成分来维生。牠在世个范围里有合法的权利。人给牠立场并降服于牠,撒但就合法的对人有要求。肉体(人肉体的天性)就是撒但的立场。基督没有否认撒但所声言的权利,祂乃是藉着十字架,将撒但的立场除去,因而除去牠对人的合法权利。我们要征服仇敌,就必须让十字架对付我们里面全部肉体的成分。

 

{\Section:TopicID=103}人是神永远计划中的工具与器皿】在神的心意里,人不只要成为神永远计划的工具,也要成为神永远计划的器皿。永远的计划要藉着人才能成就,也要为着人来成就。人要除灭仇敌的工作,也要得着这除灭的益处。这就像差遣人去神永远的计划拿某样东西,然后告诉他要拿的东西乃是给他的。神永远的计划与基督耶稣有关,也与人有关。为此,我们在创世以前就被神拣选了。大多数神学家看不见这点。他们想要把预定与救赎联在一起。实际上,预定是与神的计划发生关系的。在神原初的计划里,祂没有拣选所有人类作基督的身体。祂拣选一些人仅仅有祂儿子的特征,而预定了另一些在祂儿子里作祂的众子。

      神在已过的永远里,预定祂的儿子作一切天使的头(弗一20~21),也作教会的头,就是作人的头。子知道自己该穿上人的形状,成为一个有肉身的真人。这个别的人──基督耶稣,要成为团体人的头。祂在自己里面是个人的基督;祂加上教会乃是团体的基督。

      人受造时是无知的。他是完全的,却尚未得着成全。神是要他与祂的儿子联合,有祂儿子的生命。人被摆在伊甸园里,其中有两棵树:生命树和善恶知识树。人既有自由意志,就能拣选他所愿意的。生命树就是神自己,祂是一切生命的源头。生命树的果子就是生命树成了可吃的形状,那就是我们的主。主在约翰福音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约人54)。吃生命树的果子,结果就是在永远的生命里与基督联合;吃另一棵树的果子,结果就得着独立的判断。亚当知道宇宙中只有一位能分辨善恶。他知道除非吃了神禁止人吃之树上的果子,否则他遇到每一个问题都必须寻求神的判断;他就要凡事倚靠神。如果你看见一个没有善恶知识的人,你会说他是未开化的人,亚当就是这样。他是完全的,但尚未开化;藉着接受了善恶知识树,他作人的一面开化了,他发展自己向神独立,就成了一个完全发展的人。人传福音的时候常常说,你犯了错,所以你需要神的生命才能得救。事实上,我们需要神的生命,是与罪无关的。甚至在堕落以前,亚当就需要生命树的果子。即使人没有犯任何特别的罪,只要人凭着自己天然的机智发展自己这个人,他就需要救恩。如果人只成神永远的计划全自己作人的一面,他就无法与神同住,因为他没有神的生命。仅仅作人,就神来说乃是失丧的。不必犯罪才需要神的生命。你若没有吃生命树,就不能与神有里面的联结。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约壹五12)

 

{\Section:TopicID=104}人子达成神永远的计划】神的计划乃是要藉着人的意志与神圣的意志联合来毁坏那背叛的意志,为此人需要神的生命来达成这计划。可惜,人没有把自己的意志与神的意志联合,反而与撒但联合,以致两个受造的意志联合起来,与非受造的意志对抗。神如何来对付这样的局面?人在神面前失败了,但神的计划不能受阻挠。于是差祂儿子来作人,就是基督耶稣:()祂是完全的人。祂在每一方面都是真人,却有神的生命作其源头。祂不是以神子的身分来,乃是以人子的身分来,作神所要模范的人。()祂完全符合神对人的旨意。神的计划是要人作祂永远计划的工具和器皿,基督就是第二者。在地上只有这一个意志,是完全与天上的旨意联结的。

      我们越珍贵神藉着基督所要面对的局面,就越珍贵祂所作成的:()拆毁背叛的意志;()对付罪的问题;()分赐生命。在基督的死里,一举成就了这三件事。

      基督的死不仅仅是赎罪。除了救赎,神原初的计划必须得着成就。祂必须死,好使祂能成为生命树的果子。祂必须藉着死,将祂的生命释放出来(约十二24)。路加福音十二章五十节说祂何等的迫切,祂的生命渴望藉着浸,就是死与复活,而释放出来。以弗所书五章二十五节说,基督受教会,为教会舍己。这里说到基督舍己,不是为着罪人,乃是为着教会。请注意这里不是流血的问神永远的计划题。这完全是骨与肉的问题(30),不是血的问题;在三十一节,我们看见这幅图画是出自伊甸园,在此用于基督与教会身上(32)

      这里提到两个东西。头一个是骨;亚当的骨是夏娃生命的根据。夏娃是由他的骨建造而成的;圣经没有提到亚当的血,因为那不是为着赎罪,那时还没有罪要受对付,所以不需要赎罪。

      这里的第二个东西是肉。肉是指我们所有分于的基督,为着维持那已经赐给我们的神圣生命。从神圣的观点看,我们有骨来为着基督身体的建造;从属人的观点看,我们有肉来为属基督身体的建造。以弗所书五章二十六节说,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水是指什么?我们该回到保罗所用的图画。夏娃是从亚当的肋旁取出的,这肋旁预表主被扎的肋旁,从这里流出了血和水。血说到基督之死赎罪的一面;水说到基督之死非赎罪的一面。血是为着神,目的为着解决罪。但即使在神面前罪的问题解决了,我们仍然需要话中的水,不断的洁净我们。血并没有洁净我们的心。我是无法洁净的,要除去。神作这事,乃是藉着给我一个新的心。血洁净我的良心,因着血在神面前将事情弄对了,所以我的良心就平安了。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出十二3)。血是在外面,给我看见;血不是给信徒看的,信徒是在里面。水代表基督非赎罪的死,那个死将生命释放出来。这死与罪的问题无关。

      自从人堕落后,撒但就藉着罪和己,在人身上有了双重的束缚。我们的罪是牠控告我们的立场;我们的肉体是牠在我们里面活动的立场。因着血解决了在神面前全部罪的问题,所以血乃是对仇敌所有控告的回答。血胜过撒但,因着血使神能公正的站在我们这一边。在客观一面,是血除去了撒但一切控告的立场,藉此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能力;在主观一面,是十字架对付了肉体,藉此拯救我们脱神永远的计划离撒但的能力。肉体是撒但在我们身上作工的立场,正如我们的罪是牠控告我们的立场。血是赎罪的,十字架是非赎罪的;血对付罪,十字架对付我。血没有洁净肉体,肉体是无法洁净的,必须对付掉。血说到代替,说到祂为我们死。十字架说到联合,说到我们与祂同死。

      但我们不仅在死上与祂联合,也在复活上与祂联合。我们必须领悟复活的重要。当基督进入阴间,阴府所有的权势都在那里阻挠祂的复活。撒但最大的能力是死,越过了死牠就没有能力。在复活里,基督越过了撒但的力量所能摸着之处;我们惟有在复活里与祂联合,才不让撒但在我们身上有权势。我们里面天然的生命可以常常被摸着,但复活的生命绝不被摸着。一个人天性无论怎样忍耐,也常常经不起仇敌的试诱而无法忍耐;但一个天性最不忍耐的人,若倚靠基督所分赐的忍耐,就能忍耐的经过任何试验。一个健康的人,在平常的情况中能胜过任何疾病,若受到撒但的攻击,身体也会支撑不住。但最软弱的人,若倚靠基督复活的生命,身体却能受得住而不被打垮,因为撒但无法摸他里面复活的生命。

      基督藉着死胜过了那掌死权的。但那胜过仇敌的得胜,就是在基督的复活和高举里建立在基督个人身上,并且在法理一面已经为教会成就的得胜,必须在祂复活生命的能力里,组成在教会里面。基督已经在法理一面对付了撒但,但祂在等候祂所有的仇敌作祂的脚凳(来十13),这必须藉着教会来完成,主已经伤了撒但的头,牠已经注定要被毁灭。但牠是被打败的仇敌这个事实,必须在教会里并藉着教会,才完全表明出来。基督已经赢得了胜利,但祂胜利的事实必须在教会中显明。

      教会在神面前有确定的责任。第一且首要的,乃是拯救灵魂。然而这主要还不是拯救人脱离地狱,乃是为着神的荣耀。君王必须为着祂的国得着国民,国民的扩增就是祂荣耀的增多。第二,教会神永远的计划有责任在仇敌的领土上表明基督的得胜。

      为什么我们寻求得胜?为什么我们寻求属灵的恩赐?乃是为使我们能充分装备好,在完成神永远计划的事上与祂配合。得胜与恩赐是宝贝的,但我们必须看见我们的大目标。神喜悦使自己受制于人的配合,来完成祂的目的,基督在地位上已经作成了一切事,但祂所完成的工作,祂已经交付教会将其实化出来。我们已经受了托付,要将神的仇敌从天上摔下来!―― 倪柝声《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