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的旨意(二)

 

读经:

于是离开他们,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跪下祷告,说:父阿,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撒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廿二41~44)

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神阿,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以上说,祭物和礼物,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你不喜欢的,这都是按着律法献的;又说,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见祂是除去在先的,为要立定在后的。(来十57~9)

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约六38)

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十45)

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阿,救我脱离这时候;但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约十二27)

这些事以后,神要试验亚伯拉罕,就呼叫他说,亚伯拉罕;他说,我在这里。神说,你带着你的儿子,就是你独生的儿子,你所爱的以撒,往摩利亚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献为燔祭。天使说,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创廿二1~212)

百姓却在所当灭的物中,取了最好的牛羊,要在吉甲献与耶和华你的神。撒母耳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撒上十五21~23)

 

      我们的主在客西马尼园的时候祷告: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路廿二42)。我们追求讨主的喜悦时,有两件事摆在我们面前,就是杯和旨意。林总该次于旨意。主来要被钉十字架,但祂祷告:神阿,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42)。为什么?这对我们是无法解释的(参约十二27)。主可以祷告: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但祂不可能祷告:若是可能,让我不要行你的旨意。为什么?我们与杯没有直接的关联,只与旨意有关联。我们背十字架不是为着十字架的缘故,乃是单单因为这是神的旨意。所以说,听命胜于献祭(撒上十五22)

      杯代表与神旨意有关的事,我们很容易被这些事占有;但主完全被父的旨意占有。祂喝杯,但祂喝杯不是因为那是杯,乃是因为那是神对祂的旨意。我们若真寻求神的旨意,我们最大的危机就是我们被祂所指示的事占有,这就成为一种固执不移的观念。主在最后一刻,还是能放弃那杯。

      我们在固守神所指示我们的事么?神的旨意是一切么?我们该完全专注于神的旨意,我们的态度该是:我是为着祂的旨意,我不是为着任何事。看看亚伯拉罕,他认识同样的旨意,同样的神,但他得着两个不同的吩咐(创廿二1-212)。亚伯拉罕会说什么?他有没有说,你吩咐我献上以撒,所以我无论如何要将他献上?神不是要我们有献上以撒的生活,乃是要我们有行祂旨意的生活。不要以为因为你作了那个动作,就必定是在行神的旨意。甚至在末了一个晚上,主仍能与父核对十字架是否父的旨意。神若给我看见这是祂的旨意,我就信靠祂的能力会完成这旨意。我使自己与祂的旨意直接接触。我是否会作这事,对我并不重要;我是否要等候,也不重要。我们必须求神使我们的心与那些事分开,并使我们固守祂的旨意。父阿,这是你现在的引导么?我若凭自己要去完成一件事,我所用的必定不是属灵的能力。我要真正有弹性;我不怕停顿,并退后一步,甚或好像破坏事情。神是活的神,有活的旨意。有一天祂要求我献上以撒;次日祂要求我收回以撒。我不被献上以撒的事所霸占。我们若只关切神的旨意,而不是关切那件事,就能毫无痛苦的接受禁止。若禁止引起痛苦,那就表明有些出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偷偷进来了。主,我为自己无所求。我只要你的旨意。我们若不期望任何事,那是何等平安的生活,因为那就不会有失望了。

      我们的难处是,我们常常很确定我们该作什么。我们应当祷告:主阿,我很容易隔离你的旨意。我们绝不能说,我们已经达到一种超越错误的境地。每个杯都该握得非常松,不该坚持不放。能转回是蒙福的事。这态度保守我们在神面前在最柔软的状态中。在保罗的生活中有禁止,并且记在使徒行传里。我们多少人能受神禁止?破碎和柔软比献祭更重要。我们必须与事情没有关联。我们要爱祂现在所要的,不是爱祂曾表明祂所要的。我们必须预备好,行神现在任何的旨意。

      约翰福音六章三十八节说,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神的旨意与我的天性无关。许多时候,我们只要看一个人以为他从神所得着的,是那一种的引导,就能认识一个人。为什么?因为天然的力量许多时候会闯入神的旨意中。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藉肃。神纯全的旨意就是我被除去的地方。神儿女中间许多的引导有个人的气味在其中。赡怯的弟兄总是受引导坐在后面,大胆的弟兄总是受引导坐在前面,但二者都宣称受引导。不要成就我的意思,意思是这与我无关。我不可为自己的缘故给神的旨意加添色彩。我们必须来到自己天然力量的尽头。天然的力量非常深,必须彻底被除去。人达到纯净的地步,没有搀杂的地步,是何等美好。圣灵参透万事(林前二10)。天然的生命必须与神的事物分开,天然的力量必须被毁坏,天然力量的背脊骨必须被打断。我该被圣灵充满到一个地步,使我旁边的人无法分辨主如何在引导我。惟有当我有天然的东西时,别人才能看得出来。―― 倪柝声《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