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启示

 

      启示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圣灵将一件事的真相,在信徒的灵中指示给他看,叫他知道而已。我们所有一切的知识,不论是圣经,或是对神,惟有一种是有价值的,就是圣灵在我们灵中所启示的真理。神不是一下子就将自己向人的理性解释明白的。人并不会藉着理智一下子就认识神。人的理智无论如何聪明,并且就是都明白神了,究意他所明白的好像总有一重幕把他盖过。他只能用理由推想幕后面的事情,他并没有看见幕后面的实情。他还没有看见,所以他只能明白,并不能知道。基督教如果不是一个启示──个人的启示,基督教就丝毫价值都没有。每一个信神的人,总应当在他的灵里得着神的启示,不然,就他所信的,不过是人的智慧、理想和言语,而非神的自己。这样的信仰,在试探的时候是站立不住的。

      这一种启示,并非什么异象、什么从天来的声音、什么梦兆、什么身外的能力震动人的躯体这些事可以一一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他尚没有得着启示。启示是直觉里面的事,是安静的、不慢不急的、若有声若无声的。多少人自称为基督徒,他们所相信的基督教,不过是一种人生哲学,或伦理道德,或几条真理,或几件超然的事实。相信这些并不会叫人重生,不会叫人得着一个新的灵。今日这样的基督徒虽然甚多,而他们的属灵用处,却是全等于零。每一个接受基督的信徒,神施恩给他们,叫他们在灵中看见灵界的实在,好像有一层幔子从他们面前揭开了一般。他们现在所知道的,是比他们在心思中所明白的,不知道深了多少。信徒从前所明白的、会意的,现在好像是有了新的意思。现在什么都是透明的,是切实知道的,因为已经在灵中看见了。我们所说的,是我们知道的,我们所见证的,是我们见过的(约三11)。这是基督教。智力的推求,并不会拯救人;灵中的启示,才会叫人真认识神。

 

【得启示所必须的是什么】有两件东西是得启示所必须的:()从神来的亮光,和()开启的眼睛。

 

{\Section:TopicID=194}眼瞎的人见不到光】许多人为什么看不见,理由不是因为没有光。难处是在于我们的眼睛是瞎的,而不在于神将光扣住了。缺少启示是由于瞎眼。我们认为我们一切都对,我们认为我们知道并且熟悉。因此,我们得不到光就不奇怪了。

      在极为相同的情况下,有的人看见的较多而另外有的人看见的较少,这是因为他们里头的眼睛不一样。那些不觉得有需要或者认为自己没有多少错误的人,结果总是受到损失的。

      主曾讲过坑、瞎子和瞎眼领路的人故事(太十五14)。这里有三个因素,如果没有坑,那我们是不是瞎子都不要紧;但是有一个坑在那里,因此那些瞎子就要掉进去。

      有三种形式不同的瞎眼:

      ()那些凭他们所听到的一切来建立自己的人,他们说:对啊,那个我懂得,在某一个时候我就已经看见了。或说:是阿,我多年来就知道了。其实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看见,他们是凭他们所听见的来巩固他们的瞎眼。

      ()那些凡事都反对的人。

      ()那些对你所讲的一切都容易地表示赞成却不照着所听到的去运用的人。因而他们一无进展。

 

{\Section:TopicID=195}看见唯一的条件】唯一的条件(我讲了还要再讲,并且不能说已经讲得很够了),看见的唯一条件是十字架。我们老是在我们的思想、聪明、观念里转来转去,但是,人的聪明在属灵的事上没有一点用处,它不能进到属灵事的里面,它是完全被排除的。叫人看见的是十字架,当十字架作工时,我们就看见:十字架不是道理而是经历。我们可能会讲十字架的道理,在我们的头脑里也知道一大堆的十字架的道理,可是十字架却没有摸到我们的生命。我们中间有些人,他谦卑是因为他是在黑暗里,我们的谦卑是出于自己,那就不过是死行。我们听到人家讲谦卑,所以我们也就产生了一个谦卑,这个谦卑就代替了看见,代替了有光,代替了受十字架的对付。我们是认为我们要为谦卑作点什么的。

      在圣经里,我们读到许多人遇见了神就倒下来。他们一被神的光打倒,就全了了。但是今天也有许多人用扔掉自己来代替因看见到光而有的倒下。那是他们作出来的,他们产生出一些不是从神来的东西。如果神真的遇见了我们,如果祂的光杀死了我们,那乃是全然在我们之外的事情,并且时间和情况也不由我们掌握。总有一些人企图生产一些东西出来,他们尝试着靠自己去作;他们选择道路、时间和方法。然而这一切全都无用,并且绝对没有价值。这一切必须除去掉,然后神才能作事。

      如果我们有过一次根本性的看见,然后我们就会有继续不断的看见,这就一定能有一个开启的天。

      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有太多的经历,这都是全凭他们自己而树立起来的。但是我们并不需要许多的经历,我们需要有大的经历,需要有一些厉害的根本性的经历。我们当中有些人以为我们时常被对付;我们实在是一直、始终受对付的。作为对付的结果,我们以为我们都对了,然而这许多的对付只是培养了我们的骄傲。那些最是在小的方面受对付的人(那就是未曾先有过根本性对付的人),乃是最骄傲的人。如果我们天然的生命缺少根本性的对付,就没有别的什么是有用处的。只有那些受够了根本性的击打的人才肯停止他们自己的工作。

      有一些人他们使自己倒下来,他们使自己谦卑下来,然而那只是一种天天的自我训练的方法。他们尝试把他们所听到的去作出来,然而这绝对没有属灵价值,这种作,除了使他们骄傲以外,并不能给他们任何帮助。

      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来产生出任何有属灵价值的东西。每一天的看见乃是来自我们的眼睛那一次根本性的被开启。

 

{\Section:TopicID=196}诚心让神打倒】神在什么时候以及怎样把我们打倒,我们并不晓得。但是,如果我们是以诚实的心行在祂面前,将自己交给祂并将自己放在祂手中,祂要使这件事发生,祂要作这件事。

      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祂心存诚实的人(代下十六9)。一个完全的心就是一个诚实的心。神不怕那些用脚踢刺(赶牛锥)的人,扫罗踢过,但他是诚实的。神只怕那些故意做作的演员式的人。

      所有属灵的经历都是来自里头的看见。离开了看见,我们就不会有真的经历。对于好些人来说,不幸的是他们听到一些东西,因为他们一听到了就立刻要把它作出来。有些神的仆人是因为那么多人听了却不去行而叹息。而我却相反,我是为那些听了就立即去行的人更感到害怕,因为对好多人来说,那不过是死行:是他们去作出来的,是他们尝试着去产生出来的。决不是我们要去产生什么而是神作。一个尚未得救的人若尝试着要像一个得救了的人那样去行,那只会迟延他的得救。得救只走是一步,而在他的情况里,他却要走两步。他首先要停止他作的那一步,才能走得救所当走的这一步。

      曾经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话论到他:他现在是不自然的,做作的,在我们能看见神能为他作什么或者不能作什么之前,我们要等着他,直到他能把那一切东西统统除掉。他首先要除去掉那些只是从外面加上去的东西。―― 倪柝声《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