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冷静的头脑

 

      心冷很容易,脑冷却大艰难。我们不必用谋用力,只在一瞬眼间,稍不儆醒,我们爱主爱人的心就自然而然的冷下去。但是我们的脑,则不如此。在许多时候,我们越想越乱,越想越热;因为受了刺激,就叫我们失了常度。心应当热,脑应当冷。头脑冷静就是不在思想上受刺激。追求生命完全的圣徒,不能不留心其头脑。思想虽然不足以支配人生;然而,最少也足以影响人生。没有冷静的头脑,就没有冷静的态度和生命。人的脑子一热,他就不能自主。自主原是圣灵第九项的美果。失去自主,就是失去圣灵藉着我们生命散发的香气。我们脑子里一受刺激,我们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们的平常态度。在这个光景中,我们好像饱受风浪,飘飘欲飞,不能自持。至此,我们的言语、行事、为人,都不期然而然的受脑子思想刺激的影响,而有反常的表示。然而,受亏的信徒尚不知道。

      我们自己冷静时,很容易看见别人受刺激。然而,我们自己受刺激时,却看不见我们自己的错误。当我们看见别人受刺激时,所作的事,所说的话,所持的态度,我们就要定罪说,某人受肉身的支配了。然而,当我们自己受刺激而有同样的举动时,我们就也看不见自己之非了。这就是头脑冷静与受刺激之别。头脑冷静,然对于诸享有极明了的见地,极准确的估定。否则,是非颠倒,失了善恶的程度。

      不特我们看别人如此,就是自己亦莫不然。当我们受刺激改变常度而有反常的行动言语之后,我们的气涨已经过了,脑子也渐渐的冷下来了。我们若在静默中追想我们刚才受刺激时所有的行为,则我们就要自己暗笑前此之非;若不是深自定罪,就是以从前所作的为可耻,暗中自惭。我们头脑冷静时,绝不作头脑火热时的事。当我们保守我们的常态时,我们就不以刺激时的举动为是。头脑刺激时的行为,若非犯罪,就是有失检的样子。我们常因受刺激,而越想越气,怒火中焚,受肉身的鼓荡而陷入于罪恶。我们也常因受刺激而有不平常的冷笑或嬉笑;而有表里不如一的话语;心头潮思万丈,时涨时落;有时竟夜不能寐,昼不能餐,时忧时喜;有时若非极猛烈进行的作事,就反若足有千钧,故意不前──而其心意并非如此。这种情形,当事过境迁之后,坐在主前,藉着主光,追想省察,则未有不失声而笑,以为自己何竟属魂如是呢!

      所以,我们实在都知道刺激时的行为为非;不过当受刺激时,自己无自制之力而已。既是如此,我们就当提防受刺激的行为,保守我们的头脑冷静。我们若自知已经受刺激了,则当自语;我已受刺激了,现在不可有所作为;否则又将失败。应当抵挡撒但,和牠对于这次刺激的利用。学习在这个时候,作自己的主人,管理刺激,叫它顺服我们。一次的得胜,就要加增我们的能力,以有第二次的得胜。我们若不自知已经受刺激了,则当自问:我如此说话、思想、行事,是否因为受了刺激?若然,则当祈求圣灵加力,以便自主。管理刺激,而不受刺激的管理。

      刺激常是撒但所利用的工具,以叫圣徒()犯罪(特别忿怒)()行出神的旨意之外。我们对此偶有不慎,即足以羞辱主名。当思想变动,情绪万千时,不可不记得这个。头脑的冷静乃是保守平安的条件。平安的丧失,多因脑子受了刺激,受刺激多失平安,然而,受刺激而保守平安,亦非绝对不可能之事。当神的话所表明的十字架在我们里面深深作工,叫灵和魂有经验上的分开之后,我们就有完全管理刺激的能力;我们就要看见环境和环围内心的都已纷乱无定了,而此心尚是不动,内里尚有极冷静的平安。在刺激中所作的事,虽然有时亦有很不错了,然而无一是尽美的。冷静的头脑是圣灵引导我们遵行神旨的条件。受刺激,撒但就有机会或操或纵,使我们离开正轨。冷静的头脑就给圣灵以机会,引导我们。圣灵并不必利用我们的纷乱,祂要在安静的灵里,照安静的光于我们的心思里,叫我们知道什么是祂的旨意。最属灵的圣徒,有时都免不了受刺激;若非时常儆醒,谁也不能保不受此危险。谨慎跟从主的,就要在此留心。―― 倪柝声《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