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灵里事奉神

 

读经:

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3~24)

我在祂儿子福音上,用心灵所事奉的神,可以见证我怎样不住的提到你们。(罗一9)

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

 

      在神的儿女中,有许多人对于事奉神是很有心的,可惜的是他们对于事奉的路还没有摸着。以道理来说,他们没有多少错;以行为来说,他们也没有多少错;但是以事奉神的路来说,他们是错了。这却怎么说呢?问题是在那里呢?问题就在这些事奉是从你的头脑里出来的呢,或者是从你的里面出来的?神的儿女在事奉神的事情上,一切都该从里面的感觉出来(里面的感觉,不是指属魂的感觉说的,乃是指属灵的感觉说的)。你祷告也罢,你读经也罢,你讲道也罢,你属灵的追求也罢,都得从你里面的感觉出来才是。就是你对于一个人的认识,也得凭着你里面的感觉来认识。如果你的生活和你的工作,不过是从你的思想里出来的,这对于属灵方面的路是不通的。在一般的事情上,你用你的思想还行,但是你在事奉神的事情上,就必须从灵里出来。我们要知道,对于属灵的事情,第一必须是在灵里有感觉来作,其次才是用你的思想。

 

{\Section:TopicID=216}灵里的感觉】我们事奉神,不能根据于我们的思想,必须根据于我们里面的感觉;不只事情要对,并且作事的源头必须对。像讲道、祷告、读圣经都是对的事,但是,如果你是在自己的思想里来讲道,你是在自己的思想里来祷告,你是在自己的思想里来读圣经,那你是作了对的事情,而你作事的源头却错了,你走的路却错了。弟兄姊妹,我们祷告应该凭着里面的感觉来祷告,我们读圣经应该凭着里面的感觉来读圣经,我们传福音应该凭着里面的感觉来传福音,我们讲道应该凭着里面的感觉来讲道。神的儿女最宝贵的一件事,就是他的生活和他的工作,都是凭着他里面的感觉的。可能他有不少的缺点,但是他的源头是对的,他的路是对的,至终他能被修理,被带领到蒙神悦纳的地步。所以在事奉的事上,我们所第一要注意的,还不是事情的问题,而是源头的问题;还不是作什么的问题,而是凭着什么来作的问题。一切事奉神的事,都该是从灵里出来的。

      我们读书,完全用头脑是可以的。但是要摸着神,要与神接触,如果是用头脑的话,那就用错了机关。我们与神接触是要用灵去接触。比方,这里有电,你如果用木棒去接触,是不会传电的;你如果用铜丝去接触,就马上传电。你的祷告,你的读经,你的传福音,你的讲道,如果是像用木棒去接触电,那就不行,因为你用错了东西。我们在属灵的事情上,要仰望神,要看神在我们的灵里到底给我们怎样的感觉,这是我们应该注意的。如果我们在属灵的事情上,一碰着问题,就是头脑在那里转,所有的断案都不过是从我们的思想里出来的,那在神面前就没有属灵的价值。弟兄姊妹,在这里有两条路,一条路是思想,一条路是里面的感觉。从思想这条路出去,不能叫人碰着神;只有从里面的感觉这条路出去,才能叫人碰着神。就如我们在弟兄姊妹中间要站起来讲一点话,我们必须注意一件事,就是切忌以头脑作出发点。我们在站起来之先,要求神用祂儿子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污秽,求祂用膏膏我们,我们里面感觉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话不流利,就是有点零零落落,还是会使人得益处的。如果不过是从思想里出来的,那么就是一句一句有条有理的说下去,也是不行的。

      弟兄姊妹,属灵的事是要凭你里面的感觉来作的。当你跪在床前祷告的时候,你觉得里面有话,你就祷告出来,这样,你越祷告就越觉得摸着神。但是当你祷告正好的时候,你的头脑忽然一转,你就祷告不下去了,你就没有话了。当你以灵以真祷告的时候,就像用铜丝去触电一样,是传电的;但是当你用头脑去祷告的时候,就像拿木棒去触电一样,一点不行。一个属灵的人,就是用灵去摸属灵的事,用灵去摸神的人。一个在神面前堕落的人,他的行事为人,不过是凭他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想就怎么作。

      所以,一件事情碰到了你,你就要看看你这个人在那里──你这个人是在思想里,还是在灵里头的感觉里。如果你想:这一件事这样作,就一定与自己有益处,你就作;这一件事那样作,就一定与自己没有益处,你就不作。这在人看来,你好像是很聪明,但是,我们要说,这一件事作也罢,不作也罢,你总要注意你的源头有没有问题。你的思想如果像电风扇那样转,像无羁之马那样狂奔,那就不行。你要求神先勒住你的思想,你要看你的灵里是怎么说。你的灵里如果感觉是对,虽然好像讲不通也不要紧;你的灵里如果感觉不对,就是好像讲得通也是不行的。

      比方有两个弟兄有了争执,他们一同到另一个弟兄的面前请他说谁是谁非。那一个弟兄如果是活在思想里的人,他就只注意他们的理由对不对,他也很容易把自己的情感──爱与憎──加进去,他听完了这一件事,末了就说那一个对,那一个不对,这是一个讲理由的断案。弟兄姊妹,只要是在思想里作基督徒的人,总是讲理由的──其实他的理由也不一定是正确的。他们是因着讲理由而发生争执,他也是凭着理由而下断案,这样,就只能叫讲理由的更讲理由,叫不服的更不服。那两个弟兄因讲理由而发生争执,如果另一个弟兄求神把他从思想里转到灵里去,叫他只在灵里来感觉,那他就会帮助他们,把他们从讲理由里头帮助出来。我们知道思想这个东西是把理由带进来的,理由是最会打动人的情感、人的血气的。你摸着你的思想,就会摸着你的情感;你摸着情感,就会引动你的血气;这样,你不只不能帮助你的弟兄,并且有时反而会破坏了你的弟兄。在这方面,我们该有好的学习才是。我们总得求神怜悯,把我们这个人救到灵里去,叫我们在灵里感觉应该作什么,说什么,那我们才能帮助人,才能解决人的难处。

 

{\Section:TopicID=217}十字架的对付与宝血的洁净】末了,我们要提起两点:第一点,就是凡要学习这样活在神面前的人,都得学习认识十字架的对付。十字架要对付的,就是我们天然的生命,就是我们天然的思想和情感。我们天然的思想和情感如果没有受对付,我们就难得活在灵里。我们要记得,一件事情碰着你,你如果用思想去对付,你如果用情感去对付,你头一句话也许就是岂有此理,你不过是一个讲理由的人。凡是一个不过讲理由的人,必定是活在思想里的人。凡是不过活在思想里的人,也是活在情感冲动里的人。而一个活在灵里的人,乃是不敢凭着自己的意见讲理由的人,乃是不敢凭着自己的情感说话的人。受神的灵支配的人,才是有十字架对付的人。

      还有一点,就是宝血的洗净。你要学习活在灵的感觉里,你必须常常仰望宝血的洁净;你有多少宝血的洁净,你就有多少的明亮。你如果有一堆的污秽没有宝血的洁净,你必定是黯淡无光的。你总要让宝血洁净你,你才能是明亮的。

      这两点──十字架的对付和宝血的洁净──是所有盼望事奉神的人所应该学习的。有些基督徒所以没有活在灵里,大部分的原因是在于他们的思想和情感没有受对付,他们的污秽没有让宝血来洁净,所以他们作基督徒就糊胡涂涂,他们没有让神把他们转到灵的感觉里去。所以我们要注意十字架的对付和宝血的洁净,然后我们才会看见,多少时候我们是活在思想里,还没有回到灵的感觉里。

      也许有人要说:我没有里面的感觉。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有人说他里面没有感觉,那恐怕他还没有重生。他如果已经重生的话,神的灵必定叫他的灵活过来,那他必定会有里面的感觉。或者他是重生了,可是他里面有了毛病,有病的人也会失去感觉,这样,他就需要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和宝血的洁净。

      哦,活在灵里的人,乃是蒙神悦纳的人。但愿神赐恩给我们,带领我们,便我们作一个活在灵的感觉里的人,使我们作一个在灵里事奉祂的人。―― 倪柝声《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