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四、圣灵降临的异象

 

经文:(徒二1-4

  使徒行传第二章内圣灵降临的异象,是最宝贵的异象。我们今天要逐节思想这四节圣经。

  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这节圣经告诉我们这异象发生的时间。我们不能不问一个问题,神为什么拣选五旬节作为圣灵降临的时间?有两个原因:

  (一)五旬节是圣灵降临的最好象征,是最好的预表。利未记廿三章十五至十七节,说:七个安息日的次日,要将新素祭献给耶和华。七个七日,是双重七,是代表完全,完全结束的次日,就是五旬节,意思就是说:过去的已经完全结束,现在是新的开始,所以说献新素祭。在圣灵降临以前的时代──律法时代已经过去了,旧约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开始一个新的时代,这时代要献新素祭,素祭是不流血的,在五祭中只有素祭是不流血的,是预表主耶稣在世的生活,也预表信徒的生活。在五旬节要献新素祭,表圣灵降临时,信徒有主耶稣一样的生活。

  圣灵降临在我们身上,圣灵充满我们,使我们成为新人,有一个新心,新的奉献,新的心志,新的见证,新的能力,所以五旬节是圣灵降临的最好象征。

  五旬节的新素祭要加酵,这是令人希奇的事。旧约常说不要加酵,因酵代表罪恶。但新素祭要加酵,是表明圣灵降临,教会成立,有外邦人加入教会。酵预表外邦人原为不洁,但经烤过之后,就成为素祭。外邦人悔改重生之后,成为圣洁。

  (二)犹太人相信神在五旬节将律法赐给犹太人,故神选择五旬节为圣灵降临的时间,藉之表明圣灵代替律法,成全律法。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八4)当圣灵充满我们之后,律法的义,就成全在我们身上。

  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太家另立新约。不像我拉着他们祖宗的手,领他们出埃及的时候,与他们所立的约(来八8-10)这两节经文,将两个不同的时代表明出来。这拉字将律法时代表明出来,拉是勉强的意思,自己不想走,神勉强他走,是被动的去遵行神的旨意,是没有快乐的。我要将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来八10)这是圣灵时代,圣灵将神的旨意放在我们心上,刻在我们心里,变成我们生命里的一部份,使我们欢喜遵行神的旨意。

  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罗七6)圣灵与律法有着极大的不同,今天我们事奉神,不是按律法的仪文。字句造成法利赛人,产生了文士,口与神亲近,心却远离神。但圣灵将律法刻在我们心里,与主合一,能够体会主的心,进入主里面。

  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二节)这里用风作圣灵的表号是恰当的。大风表示力量,新旧约原文有一奇事,旧约原文圣灵与气息同一字,气息与风同一性质。新约原文圣灵也是风。气息是生命,强气息──大风──是强生命,新生命有能力表现出来。

  圣灵降临好像大风吹过,又有响声与有震动发生,圣灵作工要震动我们。我们真十分需要圣灵震动,我们的爱心麻木时,需要圣灵震动;灵魂沉睡时,需要圣灵震动;工作消沉时,需要圣灵震动。

  大说:愿你们的心,永远活着。(诗廿二26)诗篇廿二篇是一篇预言时,是大描写自己的经验,大的经历正是主耶稣受苦的情形。一节、七节、十节、廿六节都是预言着主耶稣受苦的情形,在预言主受苦时,大说:愿你们的心活着这是很有意义的。我们对主的爱应有活泼的反应,这是大的心愿,也是你我的心愿。

  俗语说:哀莫大于心死。最悲哀的是心死,心死了什么都完了。如果向主的心死了,整个身体对主不会有何功效。

  大风产生动力──行动。圣灵充满我们,就有具体行动。如果要为基督徒写生命史,有一主调常出现,就是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这主调在我们的生命史上写了又写。主耶稣听这个主调,听了又听。但保罗说: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主愿听见在我们人生里有此声音发出。

  提后三章五节: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英文圣经译作,有了敬虔的外貌,却拒绝敬虔的能力。能力是行动,有敬虔的外貌,但拒绝敬虔的行动,这是假敬虔。雅各书一章二十六节说: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虚的。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若人说有敬虔,都不保守不沾世俗,这虔诚是虚的,是欺哄自己的心。圣灵充满的人,不单有敬虔的外貌,也有敬虔的实意。感动与行动不能分开,有感动而无行动,不是圣灵的工作。

  风力大时,船上有帆的话,船必藉风力向前行,风力给它挡住成为能力;如果船上没有帆,风对船失去作用。要将帆张开,意即顺服圣灵,然后圣灵完成工作。飞机的引擎发动,飞机仍不会动,要待驾驶员把钮按动,飞机才会前进,这钮是行动之钮。当圣灵感动,我们就说:主呀!我愿顺从你。消灭圣灵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实行圣灵感动。

  大风吹过时,造成破坏力量,风力将大树连根拔起,风做拆毁工作,圣灵吹到我们身上,也做了拆毁工作。

  保罗说: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八13)所以要靠圣灵澈底解决身体恶行。保罗不是说,靠圣灵责备恶行,讨厌恶行,乃是说治死恶行。在它的要害上,插入圣灵的剑才能解决它。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三节至四节)这也是最恰当的象征,神所安排是最恰当的。这是象征圣灵将福音传遍世界。今天各种方言的人都归顺主了。在二千年来,圣灵藉着顺从的人,爱主的人,负起责任的基督徒,将福音传遍世界各处。──  滕近辉《圣经中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