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讲 离开与回来

 

经文:(结十18;十一23;四三2-3

  《圣经》有说道理的书,也有异象的书。《结﹑但》是异象的书,《亚﹑启》也都是异象的书。今天晚上要给大家看个异象。

  《结》九至十一章,是讲耶和华的荣耀离开,四十三章讲耶和华的荣耀回来了;也可说,神的离开与回来。神离开,就荒凉;神回来,就复兴。除非不得已,神是不会离开人的。九章说,祂从门坎出去,然后停在门坎那里;又从门坎出去,停在城的中间;又从城中间出去,停在东门那里,然后就从东门离开了。神走一步,停一步,因为祂实在不愿意离开人。正像一个母亲送儿子到国外去,母亲实在不愿意离开儿子,所以走一步,停一步。

  神不愿意离开人,有很多例子。好像约书亚将出去打仗,他站在城门口吩咐将士:打耶利哥时,不要取当灭之物。其中有一人名叫亚干,他看见金银就起贪心,取了收藏在家里,以为人不知,神不觉。后来约书亚打艾城打败了,觉得奇怪,大城打胜仗,小城却打败仗,于是求问神。神说,他们中间有人取了当灭之物。神没有指名,乃给亚干有机会认罪悔改;但亚干始终不认罪,结果制签,第一个抽出犹大来,犹大是亚干的太祖宗,为何抽出犹大不抽出亚干呢?因为给亚干机会自己认罪。可是亚干还是不肯悔改,后来又抽出谢拉,亚干仍然不悔改。由此可知,神一直给人机会。《摩》告诉我们:人三番四次犯罪,神没有离开他,人一直犯罪,神才不得不离开,对人审判。

  《结》从二章到廿四章:神审判以色列人,以色列是神的选民,是独居之民,故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中间有条清楚的界线,就是洁与不洁﹑圣与俗之分。我们与世人不同,世人只知道时间,不知道永远;只知道有身体,不知道有灵魂;但基督徒就不然,我们知道有时间,也知道有永远;也知道有身体,也有灵魂,所以我们不只为时间﹑为身体而劳力,我们也为着那看不见的而劳力;故基督徒和非基徒应有显着的不同。以前犹太人是住在埃及,作法老的奴隶。我们本来在世上作撒但的差役,但是今天就不同了,犹太人被神放在迦南地,迦南地有奶有蜜,我们被放到爱子的国度里,爱子的国度有丰富﹑有甘甜。我们每天读《圣经》,就是领受神的丰富,每天向神祷告,就是享受神所给的甘甜。犹太人是选民,我们今天也是选民,我们应过丰富﹑甘甜的生活。以色列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住在美地;美地有圣殿和圣城,在今天来说,圣殿就是教会,圣城就是国度。故保罗说: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林前四9)亦即做教会的生活给世人看。教会的生活是相爱的生活,是配搭的生活。还有我们要做国度的生活给世人看,国度里的生活有管治,有约束,所以,我们这些基督徒,有神在管治﹑约束我们。你若在我面前效法你父大所行的,遵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守我的律例典章,我就必坚固你的国位。(代下七17-18

  一个选民应该与世人有分别,应该过享受丰富与甘甜的生活,应该过殿里相爱的生活,应该过管治的生活。若我们照着祂吩咐去行,祂必赐福给我们,延及子子孙孙。可是犹太人离开神,亲近偶像。偶像在这里另有解释。我们每人与神的关系,是用心,所以《圣经》说:虚心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太五3-8)。所罗门也说:我儿,要将你的心归我。(箴廿三26)心应让神设立座位,如果心里没有神的座位,而让人﹑事﹑物设立座位,人﹑事﹑物就成了我们的偶像了。我们应当尊神在第一位,否则我们的灵性就走下坡,渐渐地和世人没有分别了。有次在美国好莱坞地方,有人在街头布道:你信,你就能得救!谁要得救呢?有几个不正经﹑衣着裸露的女孩子回答说:我们已经得救了!传道人就问她们:你们被神从那里救出来呢?神把我们从世界救出来,就得与世界有分别。但这几个女孩子,衣着还是和世界一样,世界怎样裸露他们的身体,她们也照样裸露她们的身体。

  神为何要审判犹太人呢?因他们已堕落了。堕落的犹太人光景如何?(结二6;廿二1829;卅三31),从这些经节看:堕落的以色列百姓,

1)是荆棘蒺藜与蝎子;

2)成为渣滓;

3)欺压人﹑抢夺人;

4)有很多破口,但无人堵破口;

5)听道好像听唱歌一样。这些是堕落的以色列百姓的光景。

{\Section:TopicID=170}(一)荆棘﹑蒺藜与蝎子

  荆棘﹑蒺藜是植物,蝎子是动物。神也用植物和动物描写基督徒,但不用荆棘和蒺藜,乃是用葡萄;也不是用蝎子,乃是用羊。为什么用葡萄和羊来讲基督徒呢?葡萄能酿酒,酒给人喜乐;葡萄给人吃,葡萄有甜味;故基督徒应该给人喜乐和甘甜。羊毛可做衣服,穿了很温暖;羊肉可吃,吃了得以饱足;所以一个基督徒应该给人温暖和饱足。但是很多时候并非如此,好多基督徒是荆棘和蒺藜,把人刺伤;又如蝎子,有毒液,使人中毒。

{\Section:TopicID=171}(二)渣滓

  纯金﹑银从矿中炼成提出,剩下的杂质便是渣滓。今天堕落的基督徒,既非金也非银,因为金银是有价值的,然而堕落的基督徒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出有价值的东西,他们的身上,只看见他们的肉体﹑血气,所碰见是他们的妒嫉﹑脾气;人家批评,他就生气,就发脾气。

{\Section:TopicID=172}(三)欺压和抢夺

  四福音告诉我们,基督徒应是光﹑是盐。光是用油点着的,油消失了,光才出来;盐消失了,功用才发出来。若基督徒要发出功用,自己就要消失了。若你去探访,去帮助孤寡,帮助教会做工,时间一定要消失,才能发出功用,如果时间不肯付出,精神不肯付出,怎叫人从他身上得到好处呢?可是堕落的基督徒只有欺压人﹑抢夺人。亚伯拉罕当时和罗得相处,他对罗得总是让步;罗得为了牛羊吃草的问题和他争吵,他说:我们是骨肉,应尽力让步。今天的教会如果谦让,各人宁把好处给对方,教会就不致争闹;可是教会常有很多吵闹争执的声音,都是因不肯谦让,且欺压抢夺,以致教会没有平安。

{\Section:TopicID=173}(四)听道如同听唱歌

  一般崇拜的时间,是一个钟头,讲道时间有三分之二,因为神的儿女有错误﹑软弱需要训导,需要警诫,故讲道非常重要。藉着讲道,我们才知道我们的神是怎样的一位神,才知道神在我们身上有何盼望。犹太人也很喜欢听道,可是他们把听道当做听唱歌,只知道讲道的结构﹑比喻,全篇的道与我无关。就像从前在上海听梅兰芳唱戏一样,这是堕落基督徒的光景。因此神就审判他了,审判就是离开了,这是以西结当时给我们看到的光景。

  既然神离开是不得已的,神是多么盼望能够回到人的中间!四十三章讲到神回来,神怎样离开,就怎样回来;神从东门离开的,也从东门回来。刚才我讲到亚干,神从以色列军队离开,因他们打艾城时被杀了很多人,故约书亚跑到神那里,把衣服撕碎,撒落在头上,苦苦问神为何在大城打胜仗,在小城打败仗呢?因为有人取了当灭之物。当时神是从亚干身上离开的,所以神也要从亚干身上回来。好像耶和华的荣耀是从东门离开,所以耶和华的荣耀也从东门回来。后来把亚干用石头打死在亚割谷,把罪人对付了,神又回到他们中间。

  我认识一位弟兄,他本是个相当好的弟兄,因钱财的引诱,他竟堕落了!他和一个美国人合作生意,想了很多方法,用手段把动产和不动产都变成自己的;当美国人回来,什么都没有了,都被他吞吃了。他做得天衣无缝,法律也奈不过他,他轻松地得了许多财物。当他正得意扬扬时,忽然发现他的腿子发麻,麻得不能立足,就到台大医院就诊,医生告诉他,大动脉穿了,是严重的疾病,医药对此病无效,不如回家渡日,享天伦之乐。回家之后,因为从前对属灵很有追求,他知道人与神中间罪会堵塞,所以他想应该是罪的问题,使他的血管堵塞。他就请传道人来为他祷告,那传道人很有智慧,叫他先祷告,然后他才为他祷告。他自知与神之间的路已断了,被罪堵塞了。有天早晨他告诉太太,把细软的东西都拿出来,预算欠人的那笔款项,送到美国人那里。他把这椿事对付清楚了,那天晚上,他跪着要感谢神,忽然觉得脚有热气,麻痹的情况没有了,力量也恢复了。他从那哪里跌倒,也从哪里起来。所以神从亚干离开,也从亚干回到约书亚的军队。如果我们盼望神回到我们中间,神是从东门出去的,神也要从东门回来。新约也有这样的话,你从那里跌倒,你也要从那里站起来!(参启二5

  除了亚干的例子以,还有一例是参孙。(士十六)神的能力在参孙身上,后来非利士人利用妓女大利拉引诱参孙,追问能力的秘密,参孙不肯透露,那女人用了很多方法,参孙也用办法敷衍过去;说用青绳子捆绑,着那女人就用青绳子把他捆绑,然后喊说非利士人来了,参孙一挣,便即刻松开。大利拉对参孙说,你欺哄我,向我说谎言。参孙说:人若用没有使过的新绳捆绑我,我就软弱像别人一样。。一再试验,能力还是在他身上。大利拉三次受骗,结果用尽方法,终于套出参孙的秘密:向来人没有用剃头刀剃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气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于是大利拉就剃了他的头发,这一次能力果然没有了,能力是从他的头离开的,也要从他的头再回来。以后参孙在监牢里,头发渐渐地生出来,能力再回到他的身上。

  各位!我们看见《圣经》的记载,耶和华的荣耀从东门离开,只有从东门回来!不过我们要请神回来,祂要在我们心里设立宝座,在宝座上掌权,在宝座上行事。所以如果你请神回到我们中间,你要把心里的宝座恢复起来。一个心中有宝座的人,神必在他身上有管治;如果被人激动,以致想发脾气,想讲出口,立刻想到此话:说出口会叫神的名受羞辱!故立刻就收回去,这就是心里有宝座。心里没有宝座的人,撒谎﹑不信实,都无所谓。故弟兄姊妹,我们要把宝座恢复起来。(启四):玻璃海有宝座,而后显出四活物。一个有宝座的人,他的生活像玻璃海,生活透明﹑圣洁。玻璃海有活物,有生命的样式,能够表彰出来,让人看见神的荣耀!弟兄姊妹,如何盼望神回到我们中间呢?先要把心中的宝座恢复起来,让神管治,让神的旨意可以流通。

  (结三7)给我们看见:一个教会如果都是额坚心硬的人,就是对神反抗顶撞,这教会将产生刀剑﹑饥荒﹑瘟疫﹑恶兽等四种情形。刀剑就是战争,彼此相残,并不容让。饥荒,我们读以利亚躲避亚哈王时,在一个山洞,后来有烈风大作,但是崩山碎石后,耶和华不在其中,风过后有地震,耶和华仍不在其中,到了地震停止,耶和华有微小的声音。弟兄姊妹,如果我们内心若有刀剑,有战争,我们听不见神微弱的声音。如果教会有各种嘈杂的声音,这个教会就得不到神的启示,得不到启示的教会无可供养羊,群羊要吃鸽子粪。第三种光景,如果我们额坚心硬,教会就有瘟疫,瘟疫是传染病,对教会的不满,结果导致教会大乱。第四种光景,恶兽;坚硬不肯悔改的人变成恶兽。好几年前香港的某教会两派的人大打出手,警察来包围,两边的人都成了恶兽,请牧师调解都没有用,甚至有人说,你若有办法请耶稣来也不能解决;这不是成了恶兽了吗?教会若是坚额硬心,不是刀剑就是饥荒,不是饥荒就是瘟疫,不是瘟疫就是恶兽,这是不悔改的路。另有一条是悔改的路;犹大被掳,神兴起西底家,可惜西底家不求神却去求埃及,于是犹大就结束了,国家灭亡了。

  弟兄姊妹!神离开就荒凉,神回来就复兴!神从东门出去,也必从东门回来!把宝座恢复,神就能回来!所以弟兄姊妹!若我们被神光照,神好像离开我们很远,你若希望神回来,要查清楚神离开的原因。神离开以色列百姓,是有原因的,因他们满了荆棘﹑蒺藜﹑蝎子,他们要找人堵住破口,可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若我们如此光景,怎叫神不离开呢?若我们要神回来,我们必须把原因对付了,把宝座建立起来,神就回到我们中间了。求主赐福这个信息。──  吴勇《时代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