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讲 火与水的异象

 

经文:(结四七5

  《结》是一部异象的书,还有《但﹑珥﹑亚﹑启》,也是部异象的书。真理有时要用异象才能够解开。《结》第一章有个字是火,第四七章有个字是水。

  火是指圣灵;在新约,施洗约翰说,主耶稣要圣灵和火给我们施洗(路三16)。水也是讲圣灵;耶稣在高处喊着说:信我的,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约七38)耶稣这话是指着圣灵说的。现代的教会常想突破,我们荒凉,怎样才能突破以至复兴?人数只有几十个人,怎能突破至数百人?我们大概都是讲方法,对小孩有小孩的方法,对老人有老人的方法,所以有个时候很多地方都在讲方法﹑组织或小组。因《圣经》里新约和旧约都有讲组织,好像犹太人走到旷野时,若没有组织,百万群众很难行路。新约也讲组织,耶稣以五饼二鱼给五千人吃饱,是五十人一排﹑百个人一排,这也是组织。今日,教会有的数百人,有的数千人,若无组织,就没有办法治理。但近几年来我们更多人注重圣灵,为什么?我想受韩国的影响很大。有次我要到美国去,搭韩国的飞机,要在汉城逗留一天;我去看一位韩国朋友,他问我想看什么?他可以带路,问我要否看风景?我说:我对风景没有兴趣,听说韩国有几个大教会,容纳会众有几万人。他就带我到有几十万人的中央教会。适逢牧师出国,教会的得力,全在于牧师的岳母;介绍之下,她竟然认识我,说:听说神在你的身上作了件大事,你曾经患了毒瘤第三期,神竟然叫你活着。你在韩国要逗留多久呢?我说搭明天晚上七点多钟的飞机离开,她说正好有机会让我来作见证!我问明天他们有聚会吗?回说没有,可是可临时通知,都会来的。我答应了,因为作见证是本分。次日两点我就到了聚会的地方,来的人很多,都是妇女,因为弟兄要上班。我上台就讲了四十分钟,因要给妇女们回去做饭,我就走下讲台。那姊妹又把我拥上讲台,她说他们提出要求:给他们按手。我想不如举手像祝福一样,但她说不行,要逐个地按,结果惟有闪电式地按手。他们是很注重讲圣灵的教会,因而风闻天下,各教会常组团去参观。

  一般人讲圣灵,都注重能力和异能,以西结是用火来讲圣灵。太阳是火,地球上要仰赖火才能存在;若火熄了,地球就没有了。飞机需要火才能上升,火车需要火才能前进,工厂需要火才能制造;圣殿也需要火来烧香﹑点灯﹑献祭。有个乡村,他们曾流行传染病,实在烦不胜烦,后来这个乡村起了一场大火,从此传染病就绝迹了,所以火有又有洁净的功效。(结一15)往下看,有很多轮子,轮的意思是行动。教会的人才很多,计划很好,可是不能动弹,因没有火。火不但能作洁净的工作,还能够推动工作。第一章内有活物,此词和《创》生命树是同一字根。活物并非动﹑植物的活物,也非人物的活物,乃是有神生命的活物,所以圣灵把有生命的活物作成好像人的样子,又好像狮子的样子,像牛﹑像鹰的样子,因为我们有神的生命,所以《圣经》就用四种脸面把神生命的样子描述出来。这是火的工作,要把我们烧烧成人,成狮子,烧成牛,烧成鹰。我们信主一年﹑两年,是人;信了十年,到了老年还是人。每一种动物有身份﹑有本份,例如一只猫,牠的本份是捉老鼠,如果猫不捉老鼠,有猫的身份却不尽猫的本份。一只狗的本份是看门守更,若不看门守更就单有狗的身份不尽狗的本份。人有人的身份,当然也要尽人的本份。我们看见基督教里有时有个错误,我们单爱天上的事,不要爱地上的事,因此对地上的事就消极了。兄弟从来不分天上的事﹑地上的事,甚至扫地之事,只要是为神而作的工作,也是属灵的事。可是常常有人对地上的事消极。有次我去探访,当我敲门,里面有声音问是谁?我说:我姓吴。问:找谁?答:我找吴太太。又问:你是从哪里来的?答:对面礼拜堂来的。她说:礼拜堂来的?不在家!我知道她对礼拜堂一定有成见。我继续叩门:请问吴先生在家吗?有一人冲出来说:我是,有什么事?我说:尊夫人在我们教会多年,我没有来认识你,实在对不起。我坐下来,一看周围,就明白了。这位太太只爱天上的事,地上的事都不管,睡房铺盖没折起,客厅乱七八糟,地也没有扫,而孩子很脏,难怪人家要说基督徒是社会的毒瘤,是多余的东西了!女人有身份,就要尽太太的本份,男人有男人的身份,就要尽男人的本份。若只有身份而不尽本份,就父不像父,子不像子。故圣灵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叫我们有人的身份,就当尽人的本份。

  还有狮子的脸面。狮子是兽中之王,牠能够胜过豺狼虎豹。有狮子的脸面,是能够过得胜生活的标志。外面要胜过世界,里面要胜过肉体。当遇有挫折时要胜过灰心难过,我们才可以尽本份,坚持到底。

  还有牛的脸面。牛有两种解释,一是劳苦。主耶稣在世上实在劳苦,晚上常没睡觉,因他在祷告,白天因工作忙而没吃饭。有一次祂对犹太人讲道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犹太人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那时耶稣只有三十岁,人看他像五十岁。有一回我乘的士,我问司机说:老伯,你贵庚?五十六岁!我就笑了起来,因我七十六岁,竟还称呼他老伯!因看起来他比我老,故他一定比我更劳苦。神把我们修成牛,为要叫我们知道劳苦,叫我们为属灵的事劳苦。教会常常讲复兴,其实我想复兴很简单,神给我们人人都有两只手,把这两只手都拿出来,用一只手把软弱的人带成刚强,跌倒的人带着站起来,另一只手把外面的人带进来,这样该教会一年半载就要改观!不可能两手都不动,只坐待复兴。故我们应该劳苦,为主劳苦。牛不但劳苦,而且牺牲。一生用来犁田,到了老的时候已经做不动了。人做义工,到老了没有人说让他去做牛工。牛老了做不动,人把牠宰了,牛皮做皮鞋,牛肉可以吃,最后牛的命运必是牺牲了。(太五13-14)告诉我们作光作盐。从前的光是油点的,油消失了便发出光来。盐的味道要显出来,也一定要自己消失。若自己不消失,岂能发出光﹑发出味道呢?今天的基督徒不肯为别人牺牲,故圣灵把我们修成牛的样式,叫我们能够劳苦能够牺牲!

  圣灵又把我们修成鹰。鹰生于地,却不属于地,因为牠能够飞翔于天空。一个神的儿女,生于世而不属于世,福音书有话说:宝贝(原: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六21)宝贝不一定作金钱解释,宝贝可作主耶稣解释。主耶稣现在天上,所以我们的宝贝在天上,我们的心也在天上;地上怎么摇动,我们的心不摇动。有些人的心在地位上,地位一垮,心也垮了。有些人的心在钱财上,财产一破,心也跟着破。所以神把基督徒修成鹰,叫他能够超然,在地犹在天,过着超越的生活!

  圣灵乃是做生命的事,把人修成人﹑狮﹑牛﹑鹰,藉着这四种脸面,来表彰基督的荣美,表彰生命的形象。

  (结四七3-4)讲到水流到踝子骨,流到腰,然后流到头顶。踝子骨解作遵行。圣灵在我们身上工作,带领我们追求在属灵的光景里往前走。从基督耶稣的比喻就知道,遵行的重要。有一次,有人告诉耶稣说:看哪,你母亲和你弟兄站在外边,要与你说话。他却回答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太十二47-50)我们今天和耶稣基督的关系,不是用我们知道了多少《圣经》道理可以证明,不是教会名册上有名可以证明,只有听见神的话就遵行的,就是跟祂有关系。在教会里最严重的的问题,就是听见神的话就往脑袋装,神的话不过是知识,不是我们的生活。道成肉身,道就是话,话是把心里的意思发表,把心里的意思说明,用我们的肉身来说明给人听,把神发表给人看!所以我们今天看见圣灵带领我们遵行。神的话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走一步,照一步。我们看到,博士第一步有神用异象给他们启示,他们看见天上的星,就遵行启示来到耶路撒冷,问新生王在那里?希律不知,文士说:在犹太的伯利恒。博士遵行第二个启示,到伯利恒。第三个启示,神给他们做梦,叫他们不要回耶路撒冷。(参太二1-12)我们听神的话也是一样,得了神第一句话,遵行了,然后才有第二句话;遵行了第二句话,你就能得到第三句话。神的话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丰富是从遵行才能得着的!圣灵在我们身上带领,叫我们一步一步地遵行。

  水流到膝,膝代表祷告。我们教会有个姊妹移民到美国;她很爱主,每年夏天带领美国青年人到大陆去,引起美国情报局的注意,她说她带那些青年人去作见证,她作翻译。问她有何证据呢?她拉起裙子显示她的膝盖,说:这是是证据!原来她膝盖有一层很厚的皮,整年都到野外地方祷告。膝盖就是祷告。圣灵带领我们祷告。(赛六四7)说,要奋力抓住神,向祂祷告。奋力是自己的奋力,因为祷告时间长了,就腰酸背痛,常草草结束,如果奋力就可以支持长久,让思想集中。所以我们需要圣灵的带领,不但胜过身体的软弱,也胜过思想的混乱。

  水流到腰,腰解释作服事。犹太人的衣服做事很不方便,所以要拿带子把腰绑起来,故腰表示服事。圣灵带领我们服事。摩西在神家中全然忠心,忠心就是站住岗位,而不是东跑西走。我常到日本讲道,有一次要乘火车,在车站前面有一只小哈巴狗铜像,小狗和大门实在很不相称,我问一位弟兄,他说这只小狗有段感人的历史。话说有一家人养了一只小狗,主人每天到东京上班,小狗每天送主人到车站,到了下班,便来迎接主人一齐回家,从来没有差错。想不到有一天,当小狗再来迎接主人回家,主人却没有回来,因美国飞机轰炸东京车站,主人被炸死了。小狗一直在车站等,车站的人通知牠的家人,叫牠回去,牠也不回去,送东西给牠,牠也不吃,于是就饿死在车站。忠心就是站住岗位。我们在教会参加事奉,如果人人站住岗位,教会的事奉可多美,教会的建造必定成功。中文《辞源》对于忠心的解释是尽己。有次耶稣在圣殿里,看见有好些财主往钱箱里投了若干的钱,有一个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耶稣竟称赞寡妇比众人所投的更多,因为她把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可十二42-44)。忠心就是尽己,在神的眼目中不是看人奉献多少,乃是看人有没有尽己。属世的看法是多少的问题,是成败的问题,但是属灵的看法不看多少,不看成败,乃看是否尽己。

  水流到头顶。我们若把眼睛闭起来,可看见两个字,一个是少,一个是多。因水流到踝子骨,这一段身子就少了,流到膝的时候,这一段更少了,因这一段看不见了。流到腰,半个人都看不见,流到头顶,整个人都看不见了。至于多呢?流到踝子骨,水是这么多,流到膝,流到腰,水多了,半个人就看不见了,流到头顶,水就更多。少,就是人少;多,就是水多。属灵的长进,不是《圣经》的知识加多,也不是工作繁多了,长进乃是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祂多了,乃指神在我身上多了,我衰微,乃指己在我身上少了。长进意即神在他身上越多,己在他身上越少。

  我在中华福音神学院教书,有时我会出是非题目,对是用+号,不对就用-号,那么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是加?还是减?同学们都说是加,我说请同学们连读两遍,才发现祂必兴旺,我必衰微原来是减!追求属灵的事情,不是从自己先讲究,乃是从祂先讲究。若非祂在我身上兴旺,我必不会衰微!好像有一大桶污水,如果要把它一杓杓舀出来必弄得筋疲力竭,若把它推倒,一次就可以解决,但是却推不动。人要讲究怎样对付自己,你会觉得精疲力尽,无能为力,唯一的办法,接一条水管,让干净的水慢慢地流到了,有一天污水自会变成清水。我们讲究不是讲究怎样推翻污水,乃是讲究清水怎样不断加在我们里面。不是讲究我怎样衰微,乃是讲究祂怎样兴旺。如果祂兴旺,我必定衰微,圣灵在我们身上作祂兴旺的工作,而我自己慢慢就会衰微。如果从你自己讲究,就永无干净之日。为何我们天天读《圣经》,天天祷告?因为要祂在我身上加多,然后我们的己自然减少了。

  所以火的工作,是把我们修成人﹑狮子﹑牛﹑鹰四种脸面,把神的形像活出来,叫神在我们身上得荣耀。水的工作,就是圣灵的工作,带领我们遵行和服事,带领我们祂必兴旺,我必衰微,这就是长进。《圣经》的知识加多了,这不是长进;乃是要神在我里面加多,己在我里面减少,这才长进。求主祝福今天晚上的信息!──  吴勇《时代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