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七讲 二个安息

 

经文:(腓二6-8;诗一○三3-13;约壹二16

  (诗一○三;赛五三)这两处经文,讲耶稣的工作不一样,一个讲赦免罪孽,一个讲医治疾病。《赛》说刑罚得平安,鞭伤得医治;平安是赦罪的事,医治疾病也是。耶稣来到世上时也赦罪,以至医治疾病。我今天晚上的题目在(太十一28-29),两节都讲安息。《圣经》两面的真理很多,好像义,一个是(罗四)讲及耶稣的义,一个是(启十九)讲及信徒的义;还有两个字,一是讲及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五3),还有10节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天国是他们的。(太十一28-29)讲及两个安息,可以说一个是得救的安息,一个是得赏的安息。犹太人有两个路段,一是出埃及,一是进迦南。

{\Section:TopicID=187}(一)得救的安息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28),人都在劳苦,(约壹二16)论及人有三种劳苦,一是肉体的情欲,二是眼目的情欲,三是今生的骄傲。我们为肉体劳苦,要吃喝﹑要玩﹑要用,我们希望今天比明天更好,所以我们付出的是今天比明天更多,然后才有明天比今天更好的享受。第二是为眼目劳苦;眼目就是要看表演,看比赛,西方人到东方看古董,东方人到西方看文明,我们也要劳苦,眼目才能享受。第三是为今生骄傲而劳苦;我们怎么有骄傲?有成功才能骄傲,可是成功并非侥幸的,须付上代价,如你的事业﹑你的学问,代代价才能成功。人有成功就骄傲,我们有权有势就骄傲,因有权有势,人就对你毕恭毕敬,礼貌周到,好像你不可一世。情欲在英文是妄求﹑奢求,不受良心约束,不顾抵触法律地奢求。因此凡情欲必定就有很多重担。我到意大利讲道,发现很多大陆的人都希望到外地去,想得到较好的生活,所以他们经苏联﹑匈牙利到罗马尼亚,因为这些都是政治制度相同的国家,可是这些地方生活也不理想,他们所盼望的是到西欧,所以就在那里等待西班牙﹑意大利宣布大赦的时候。每一个国家都有非法移民,他们潜伏地下,等有一天政府宣布大赦,就可以活在地面上,趁这时机好多人就涌入。可是因为文字﹑言语都不懂,只好在那里做苦工。我到过一个家庭,小小的地方,工场﹑厨房﹑睡房都在一处,他们日以继夜辛劳工作,为了想生活过得好些。他们每个人的眼睛发红,精神疲乏,背负肩头的重担。还有另一种重担,乃是重担压心头,难以入眠。既然情欲是奢求﹑妄求,不受良心责备,不受法律约束,所以就犯罪,成为罪的重担。肩头的重担伤害身体,心头的重担伤害精神,而罪的重担伤灵魂。所以耶稣说:到我这里来,我使你们得安息!

  我曾看见一个娱乐场所,竟借用这节《圣经》:到我这里来,你们可以消愁忘忧。其实那最多只不过有短暂的果效,但到耶稣这里来,就不一样。《诗》和《赛》都同样说到祂那里可得罪的赦免,可得病的医治。有次夜深的时候,有人敲牧师的门,他一开门,看见一个不正经的女孩子,苦苦要求牧师将她妈妈弄进去,因她妈妈醉酒躺在家门口。牧师说你可以找警察帮忙,但女孩子说妈妈叫她找礼拜堂帮忙。他们立刻去她家,门口并没有看见有人躺在地上,进到里面才看见一个垂死的女人,苦苦哀求牧师把她弄到里面去,因她从世界要进到灵界,世界一边是光,一边是暗,灵界一边是痛苦,一边是快乐,她请牧师快把她弄进灵界快乐的一边去。牧师很为难,因他当了十几年牧师,从来不知道怎样帮助人进入快乐的境界,于是就告诉她,如果你能够想你一生做些好事,藉着这些好事就可以快乐些。后来妇人告诉牧师,我一生任何好事都没有做过,不但自己做坏事,还教我的女儿去作坏事。牧师说天上的神是慈爱的,祂绝不忍心叫我们下地狱的。虽然他这样说,但是并不能解除她心中的惊惶和痛苦。后来妇人忽然想起她小的时候,曾伏在母亲的胸前,母亲向她述说过耶稣的故事,说祂是神的儿子,是无罪的,却替我们成为有罪,好叫我们这些有罪的人能够成为无罪,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担当一切的罪,信祂的人有罪就变成无罪了!忆述完这些事之后,这妇人觉得快乐了!祂无罪,替我成为罪!故她能够平平安安到快乐的境界里。到耶稣这里来,耶稣能够赦罪,把人从罪中救出来。到耶稣这里来,能够医治疾病,不但《诗》如此讲,《赛》也这样讲,在四福音里也这样记载,祂叫瞎眼能够看见,瘸腿的能够行走!

  有一年我在美国家里的一棵大树,给风一吹把屋顶磨伤,我请园工来锯下来,要收我五百元,我想不如我自己赚罢!就拿梯子,锯子,爬上屋顶;我没有经验,梯子没有摆好,在十几尺高处,因不稳定而倒下来,人被摔在地上,顿时不能呼吸,但头脑还很清,就奋力叫声:主啊!我开始能呼吸了,第二声我叫我内人。她在屋里听见晴天霹雳的声音,于是冲出来,看见我面色如白纸,就把我七个儿女都喊来,因为想若父亲临终,儿女要随侍在侧。我的大儿子头脑敏捷,赶快叫救护车往医院急诊,经照X光发现右边六根肋骨裂开,甚至有的骨开叉。医生说:一根骨裂开都够痛的,六根裂开真会叫你痛得死去活来。我开了止痛药给你,如果你撑得住,最好不吃,因为止痛药对身体不好。我的头不会动,但最严重的问题,是那次我到美国已经约定六个大城市的联合聚会,会期再过两星期就到。中国人伤筋劳骨要躺百天,两星期会期来到而无应约,要辜负大会的安排。后来林道亮牧师说来替我;他代替我,一定受美国教会欢迎,因他教会有几千人那么多;当时我可以放心。但后来我想,他年事已高,万一太劳累了,我对中国教会不起,还是我自己去好了!我内人说:现在你连翻身都不行,还只剩十三天就开会了,恐怕没有可能!我说求主开恩!为着祂工作之故,为着祂荣耀之故,如果明天我能够下地,我就知道神的恩典了!第二天我竟然能够下地,我就写信给旧金山,说我骨受伤,来讲道我不能站着讲,要准备座位让我坐着讲。到了旧金山,他们一切依照我的意思安排,把我抬到讲台上,我讲一字痛一下,发高烧,眼睛昏花,台下的听众就大叫起来:不要叫他讲了!要讲出人命的!后来他们就把我扶下台,打电话到洛杉矶医院。医生说:他胆子真大,我已警告他,他六根骨裂开,随时会患肺炎的,一患肺炎就没有命了!现在他在旧金山,我在洛杉矶,我对他无能为力,若你是他的好朋友,赶快给他挂急诊,或者能挽救他的性命。那时约十点钟,我要求等到半夜一点钟,如果烧不退,痛疼没停止,才把我送医院。想不到到了十二点钟,我突然出大汗,烧一下子就退了,痛疼停止了!第二天早晨送我到医院照X光,发现六条骨完全恢复了!结果,六个大城市的聚会都可以讲完!到耶稣这里来,祂医治疾病!赦免罪孽!这是第一个安息,是得救的安息!

{\Section:TopicID=188}(二)得赏的安息

  要负主的轭,要学主的样式,必须有个先决的条件,这样轭才能负,样式才能学。心里柔和谦卑,轭才能负,样式才能学。我们读《圣经》,要读上下文才能够明白全貌。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上文记耶稣在一个地方讲道,那里的人心硬不肯听祂所讲,他在那里作工一点果效也没有,但耶稣就在那里敬拜神,祂说:神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我们的教会每个礼拜到庙前去布道,我们先到礼拜堂集中,然后出发,工作完了回到礼拜堂祷告,然后散会。若我们那天的工作果效很好,回到礼拜堂大家就抢着祷告,如果那天的工作没有果效,等了半天没有人开口,因为工作受挫折。然而耶稣当祂工作没有果效,祂仍然心里柔和谦卑。柔和是逆来顺受,忍气吞声,里面不受外面的影响。中国人有句话叫做祸不单行,生意失败是祸,受生意失败的影响更病倒了。一般真正的病,仅有百份之三十至四十,其它的病都是受打击而致的。柔和便不受外边的影响,所以耶稣要我们负祂的轭,就要有柔和的心。谦卑不是态度,好声音低微,谦卑就是没有自己。人家批评,不发怒;人家比自己好,不会妒嫉;人家得罪了,不会记恨在心。谦卑的人没有自己,就不会跟人出问题。

  轭有三种解释:第一是功课,神给我们功课。读化学按照书本学习还不是真正的学问,必须到实验室去做实验才是真正的学问。我们读《圣经》,不是读到那里就有那里的东西,乃要经过试验才知道。没有遇到人家的激动,怎会知道有没有忍耐?你没有遇过给人得罪,你怎知怎样饶恕?故我们学习功课,是从人身上,从环境,从自己的遭遇去学。很多属灵的事,知道是件事,实际又是件事。我在报上读到一首诗,是苏东坡写的:稽首天中天,豪光照大千,百风吹不动,坚坐紫金莲。风,乃指贫富﹑得失;他叫书僮送到对面去,因有一朋友天天在河边和他一起吟诗作对。他的朋友一看,就提起红笔,写了一个屁字,叫书僮送回去给苏东坡看。他一看非常生气,过江要和他朋友理论,但是大门深锁,后来有一书僮跑出来说,主人说今天不见客。他就往里直冲,看见书房写了一副对联:百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属灵的事也是这样,你没有踫见人家得罪你,你怎能知道你会不会饶恕?轭是神给人的功课。遇见身体有疾病,遇见环境有变化,这是神给你的功课。

  轭的第二个解释是使命。轭放在牛的身体上,牠知道要犁田。各位,我们作为神的儿女,应该有使命,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身子上荣耀神。(林前六20)有个姊妹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毕业,家境很好,家人要送她到英国牛津大学学医,她自己也很有志气,晓得学无止境,应到伦敦深造。在路上,神要她出来传道,她本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她对主说:等我得了医生的学位才出来传道更好。但神天天感动她:你做医生救人的身体,你传道救人的灵魂。救人的身体有限,救人的灵魂无限!结果她抵挡不住神的呼召,就搭船到了法国马赛时,告诉船长要下船,她预备回上海去。她给家人打电报,说她要回家,她家人当她发神经病。船到了上海,家人没有一个去接她,到了家里,家人都不和她说话。这人名叫韦持道,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传道人。轭是使命。

  轭的第三个解释是十字架。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7)但是耶稣说的十字架有两种,一是耶稣的十字架,一是强盗的十字架。两者有何分别?弟兄姊妹,我们有痛苦时,都想要减轻,人家来安慰,你可得暂时减轻,但是若无人来安慰你,你就会怨天尤人。但是耶稣的十字架能够把你承担,故是得赏的安息;你若要得赏的安息,就要负耶稣的轭,还要学祂的样式。耶稣说: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让我以(腓二6-8)来解释这段经文: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应译成勉强较好)。祂本来是神,后来成为人;祂本来是尊贵的,以后成为卑微;祂本来在宝座,后来降生在马槽;但是祂并不勉强,有时候我们会勉强。一位大学教授到码头和工人一起觉得很勉强,心里勉强,态度也勉强。家境富裕的姊妹,教会安排你探访穷苦姊妹,她住的地方又脏﹑又破﹑又烂,她觉得很不敢当,对你特别客气,但是酌水的杯子又脏又黑,但为着主的吩咐,向什么人做什么人,只好勉强地喝,但喝得很痛苦。各位!耶稣是神成为人,祂不会成为勉强,他反倒虚己。反倒意即不该得的让你得,该得的不给你。好像你在教会,你奉献很多,牺牲很多,应该得人的称赞,但是反而批评你﹑毁谤你。有一次我没有工作,因我看不惯黑暗的社会,黑暗的事我就拒绝。教会有位弟兄,素与达官显要往来,我说我没有工作做,你能帮我找份工作吗?过几天通知来了,有个食堂共有三百多人吃饭,请一位管理员,对方说如果你的朋友可屈就,随时上任。本来管理员每天每人给十八两米,我发觉其实这样会剩下很多,且这么多人吃饭,可能有的出差,有的告病假,有的胃口不好,故我负责之后,就从十八两改为十六两;但这样仍旧剩下很多米,故再减至十三两;于是机构在榜上表扬。至于菜,尽量设法煮些开胃的。我是福建人,喜欢吃酵笋,能够帮助消化,酸笋炒五花肉,又开胃,又帮助消化,又下饭;怎知吃饭的人一进食堂,闻到发酸的味道,以为给他们吃坏了的东西,都上办公室,打了我一顿。这是不该得的,给我得了!你别以为教会的事是完美的,教会像社会的事也是很多,到了不该得的给你得,你又如何呢?耶稣来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他,鄙视他,这是不该得的给他得。可是耶稣反倒虚己,牺牲自己,不为自己。祂禁食四十昼夜,魔鬼说,你可用石头变为饼,不必挨饿!祂是神,能够这样做,但是祂不为自己作。祂被钉十字架的时候,血直流,伤口越裂越大,有人对他说,你是神,你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祂可以下来,但祂不下来,因祂不为自己作,乃是为我们作。耶稣不为自己,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奴仆没有自己的地位和权利。你在教会服事,流汗出力,不是为了地位。各位,我们常想出一分钱要得一分钱的收获,但是耶稣只是付出,不求收获!如果我们这样服事,教会多美!成为人的样式。耶稣是神,不受空间时间的限制,可是祂成为人,饿了,他也要吃,累了也要休息,要受人的限制。

  我在教会工作,全家共有十个人,还常常收留那些没路去的人,所以内人去买菜,人家就问你开菜馆吗?买厕纸,人家问你开旅店吗?夏天有时候菜吃不完,隔天就发酸,就得买个冰箱。现在冰箱是必需品,从前冰箱是侈奢品,传道人买冰箱,人家要批评你贪爱世界。吃肉不是犯罪,不过如果吃肉叫人跌倒,肉就不吃。买冰箱怕人说闲话,但是天天剩菜倒掉又太可惜,故我说冰箱还是要买!我和老板商量,夜里十点钟以后才送来好了!其实我在教会并没有受薪,我有钱要买冰箱,怎不可以?但为了主的缘故,甘心受限制!主的轭要负,主的样式要学。耶稣说: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我们说不容易,耶稣说容易。我们说艰难,耶稣说是轻省的!为什么?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腓二13)立志是心里的事,神在你心里运行到你肯!行事是外面的事,祂运行到你能!这能不是你的能,乃是祂的能。如果你肯,祂就把能放在你身上!弟兄姊妹!神说:我可以差遗谁呢?谁肯为们我去呢?(赛六8)如果你肯,祂就能!

  我学习服事主,是在青年会。当时礼堂在楼下,没有凳子,等到主日才搬下楼,排好擦干净,天热时凳子都发烫,坐在上面真不舒服。我就对主说:我奉献星期六来做搬凳﹑抹凳的事,让主日可以舒服地礼拜。有一次我正忙着工作,青年会的干事来找我听电话,是石油公司总务处长打来的,他说:找到你我可放心,我的老板交给我一个差事,他的弟妇生日,要请一位讲员。他的弟妇是师范大学的教授,是位基督徒,茶会之前想请位传道人讲道。那时台湾刚光复,讲国语的传道人很难找。下午二点钟开始讲道了,我一看,只有两个多钟头,我说我没有办法。他说:事关重大,你没办法,我要被革职;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你去充数!你年纪轻,记性好,又听了很多讲道,把几个比喻﹑几个故事讲一讲!我说不行的,那都是大学教授!那人说:不行也要勉强。你平常很好,找到你的事没有不解决的。那时我廿几岁,给他一戴高帽,飘飘然;地址在某街某巷,准时到,不要忘记!把电话挂了。我无可奈何,回到家里内人看我焦急,她说祈祷传道罢!我翻出新约四福音,头脑着急,翻来翻去,都没有结果。内人看见我实在焦急,她说讲道就是祈祷!我就跪下来祷告。神给我一节经文,我就写了几个纲要,坐了脚踏车赶快起程。到了那里,按铃,工人出来,问说你找谁?我说找金教授。金教授出来,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他说找金教授有什么事?我就说他们请我来讲道。他把我从头看到脚,勉强说,请进来。我进到里面,看见已经高朋满座,卅几人都是五六十岁的老教授。我惊慌不已,闭下眼睛祷告。时间到了,他们请我讲道,没想到卅几位教授都被神的话感动!这实在是神的能,加在我肯的人身上!神叫我们负轭,叫我们学祂的样式,不是你能不能的问题,乃是你肯不肯的问题!乃是神的能,加在肯的人身上!──  吴勇《时代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