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约翰的补网

 

经文:(可三21;徒廿六24;启二141214-1518;三14-16;太四21;五46

  我们很快已经到了第八天。刚才主席读经,一处论及哀恸的人有福,一处论及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耶稣的家人说他癫狂(可三21),有人说保罗也癫狂(徒廿六)。另外看《启》,有五间教会:以弗所教会把起初的爱心丢弃了;别迦摩教会里面有两种人物,一种是巴兰,一种是尼哥拉;还有推雅推喇教会,撒狄教会,特别是撒狄教会,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最后是老底嘉教会,不冷不热,主要把他们从口中吐出去。

  约翰补网,因网有破口,所以需要修补。在约翰同样的时代,有两个很重要的人物,一是彼得,一个是保罗。《徒》廿六章前面讲及彼得,后面讲及保罗,可是他们传道的时候,如果你查考《彼后》,那时有假先知起来,那时候人嗤笑神的道。保罗传道,可是亚细亚人不要他《提后》,那个时候人只顾自己《提后三1》。所以彼得的时候有破口,保罗的时候也有破口。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神启示他写《启》,除了说预言,说万物归结之外,而且神也启示约翰,叫他将教会当时的破口写出来,所以就写了以弗所﹑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和老底嘉,因为教会有破口,所以约翰的工作就是要堵住破口,补网就是要补这些破口。

{\Section:TopicID=190}.破口

(一)放松的破口

  第一个破口是以弗所,以弗所意即任凭,就是放松的意思。我们作传道人也好,作一个弟兄姊妹也好,属灵最要紧的一件事情是灵修,若灵修好,灵命也好,灵修不好,灵命也不好。灵修有两件事,一件就是读《圣经》,要读到有光﹑有粮。有光才可以看见,有粮才能饱足,饱足才可以行路,才能打仗。一个人读《圣经》,若无读到光﹑读到粮,就任凭它去,这就是放松。灵修第二件事就是祷告。要祷告到通﹑到透。怎么才知道通透呢?当你跪下以前,你觉得里面很黑暗,你起来以后,经过了祷告,里面得到光明。你跪下以前,心里有重担,但祷告起来,觉得轻松了。若你祷告也不通﹑也不透,重担任它重担,黑暗仍然黑暗,这叫做不通﹑不透,那你也凭它去,便是放松。

  以弗所教会就是对属灵的事情放松,这是堕落之始。以弗所还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起初的爱很重要,像《耶》所说,幼年的爱,婚姻的爱,那种爱是单纯的,是不计代价的,把这爱丢弃,人跟神的关系就不好了。丈夫和妻子的关系是用爱来维系,才有温暖,才有味道。我们跟神也是一样,如果把神的爱丢弃,跟神就冷淡乏味,这是以弗所的破口。

(二)贪财的破口

  第二个破口是别迦摩,里面有两种人,一种叫巴兰,是个贪财的先知,这是严重的破口。有一次我在飞机里遇见一个很大教会机构的会长,见我旁边位子没人坐,就坐下谈话,说最近读《圣经》,读《列》和《代》,发现王好,国就好;王不好,国就不好。由此,他想到传道人:传道人好,教会就好;传道人不好,教会就不好。巴兰是个传道人,却是贪财的传道人,这是教会最严重的破口。在(士十八)记载,有个家庭请了个祭司,后来但族打到那里,把家庭的偶像抢了,告诉祭司跟着他们走,祭司不肯,但族就跟他说: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于是利未人就跟着他们去了。今天有很多传道人,他不是看神的旨意如何,也不是看神给他什么道路,乃是看哪里钱多,哪里礼拜堂大,就到那里去,这是巴兰的先知,是教会严重的破口。

  尼哥拉的意思是爬到人头上,他要有权威。今天的世界,医生有医生的权威,律师有律师的权威;尼哥拉在教会要权威。有权柄就有权威;可是属灵的权柄不是从人来的,乃是神给的。神给摩西权柄;我们在神学院常听见两个名词,一是预定,一是预知,因为神预知,所以祂就预定。神预知摩西可以用,所以预定摩西可用,因为他不要王宫的快乐,要跟他的百姓一同受苦。尼哥拉要权柄,是从人来的权柄,不是从神来的,这也是教会的破口。

(三)妥协的破口

  第三个破口是推雅推喇。我看到杨浚哲牧师一本有关《启》的讲解书里说到推雅推喇:若到土耳其去,从土耳其往下走到希腊,一路可以看见亚细亚的七个教会的所在地。所有的教会都有痕迹存在,都有古可考,但推雅推喇没有留下痕迹。考古学家不灰心,从地下发掘很多石碑,据杨牧师在书中说,在推雅推喇教会的时代,那里有很多任务会,做教师有教师工会,做生意的有商人工会,若不加入工会,工作就不能做。当时的基督徒有个难处,加入工会就要拜工会的偶像,守工会所守的风俗:奢华﹑宴乐﹑淫秽,如不加入,生意就做不成,于是耶洗别就起来了,主张要妥协。今天教会的妥协,是个很大的破口。

  我曾经遇见一件事,有个将军要死了,就叫我到他前面,他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拉着他太太的手,讲最后的遗嘱:死后只有吴勇能作主张;并嘱咐太太要记住这话,说完就断气了。此人是清华大学及美国军校毕业,在台湾当大将军,死后台湾政府组织了治丧委员会,安排一切事宜。政府听说将军临终说遗嘱,死后他的丧事只有一人可作主张,就拿讨论的结果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没有意见,我能够有意见吗?他们笑笑:政府是个大机构,而且死者只是一个人,怎么能替政府出意见?就是有意见也是无济于事。他们回去就报告上级:我们征求他,他没意见。死者的太太来问我说:我丈夫死前曾留下遗嘱,政府却作安排,你说没意见,结果就会按着政府的安排做。我说:我不是没意见;如果政府做,我就不做;如果我做,政府就不能做。所以你去跟政府说,政府所安排的一切,我不干预,我也绝对不参加。这位太太说:你不能不干预,不能不参加,否则我怎能对得起亡夫呢?我说:我不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的至亲,我不好出主意。你是他太太,你才能出主意。你去给政府说,某某人有意见:若政府做,他就不做;若政府不做,他才做。他们就告诉蒋经国先生,因他是主任委员。他说:可以他做他的,我做我的。我对他太太说:政府做的是世俗的方法,我做的是按照《圣经》的方法,属灵和属俗不能混在一起,教会和政治不能混杂。教会的人个个为我出冷汗,他们担心我会得罪那些人。后来我告诉将军太太:政府做什么我都不管,但我绝不参与。后来政府说:某人去做,我们不做了。但有个要求:我们文武百官来到礼堂,在那里起立致敬;可不可以接受?我说可以。所以,我领了一个干净的安息礼拜,一点没有世俗的方法,因为不能妥协!

  可是推雅推喇是妥协的教会,向世界妥协。教会向罪恶妥协,是教会最大的破口。

(四)生命的破口

  第四个破口是撒狄教会;按名,她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今天,有很多教会,日程表很详细,聚会按期举行,工作不断计划,但是即使如此,有些教会还是没有生气,没有热气,因为没有生命,参加教会聚会,越参加越死,真是可怜的光景。

(五)不冷不热的破口

  第五个破口是老底嘉。老底嘉是人的风俗和意见,可见老底嘉亦充满了人的东西,没有神的东西,教会讲究人权,不讲究神权。老底嘉教会是人治,教会不该是人治,理应是神治。老底嘉教会不冷不热,半冷半热;例如说:神的儿子是耶稣,也是以马内利;如果只传耶稣,不传以马内利,只传了一半。好像(林前十五)讲耶稣死了,也讲耶稣复活了;若只传耶稣的死,不传耶稣复活,只有一半。还有关于爱,爱是两方面的,若单方面的爱很痛苦。今天很多基督徒只要神爱我,而我不爱神,这也是只有一半。我们看见今天的教会常有这样的光景,只许可我们对神有要求,而不许可神对我们有要求。一个家庭,孩子对父母有要求,父母对孩子也有要求。今天我们在教会里,我们对神有要求,但是别忘记神对我们也有要求,如果你不让神对你有要求,这也是一半。

  约翰被神启示,就写了《启》,把当时破口一一写上。在四卷福音书里,重点都不一样,《太》的重点是道理,《可》的重点是历史,《路》的重点是道德,《约》的重点是讲生命,所以约翰要以生命补破口。(约三3)他说要重生才能见神的国,要重生才能进神的国。重生就是生命。(约十五)讲及葡萄树和枝子的关系,这关系是生命的关系,因果子连在树上,树就用水份接济它,用养分供应它;我们与主的关系,自然得主的滋润与供应。《约壹﹑贰﹑三》也是讲生命,论到起初生命之道,生命之道叫我们与神相交,与弟兄姊妹相交,因生命相同就能相交。交通很重要,城市如果交通被破坏,粮食缺乏,交通堵塞,城市慢慢退化,要先把交通恢复,然后才能恢复繁荣,恢复进步。我们若与神的交通堵塞了,那么什么问题都要发生,所以《约壹﹑贰﹑三》也是讲生命,讲交通。《启》也是讲生命。《创》有的,《启》也有。《创》讲个夏娃,《启》讲新妇;《创》讲生命树,《启》也讲生命树;《启》讲的黄金﹑宝石﹑珍珠,但是《创》讲的不同,黄金﹑宝石﹑珍珠是在地上,《启》讲的是在墙上﹑门上,而意思是说我们这些神的儿女,神看为黄金﹑宝石﹑珍珠,但不是零零落落,散散慢慢的,要被建造起来(启廿一18-21)。《创》讲的是园,意即创造,而《启》讲城,意即建造。神今天要做建造的工作,但是有生命才能被建造,所以黄金﹑宝石﹑珍珠都成为城墙的东西,都被建造起来。约翰乃以生命补破口,故《约》讲生命,《约壹﹑贰﹑三》讲生命,《启》也都讲生命。既然约翰着重生命,要用什么生命才能堵破口呢?

{\Section:TopicID=191}.堵破口的生命

(一)丰盛的生命

  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怎样才能得更丰盛呢?(太五)说,饥渴慕义的人神要祝福他。因为饥饿的人才有要求,没有饥饿不会追求。而且会消化,才会饥饿。

  我讲个简单的例子。我信耶稣第四个礼拜,讲台上报告下礼拜开始要成立个青年主日学,已经有六个人报名,未知还有人报名吗?我刚蒙恩得救,心里非常单纯,且非常火热,就举手,全场三百多人,只有我举手。主席下来就把我抱起来说:多你一个就是七个人了!七这个数字代表属灵的完全,故我们非常看重你。到下礼拜的九点,来主日学,我们共有七个学生,来了个教员比我才大几岁,那时我廿几岁。再过一礼拜,他没有来,因政府派他到上海,我们没有老师了。我们七个人想选举一个出来代替;选到一位,他说他信主才三年,《圣经》不熟;另一个说,我信主才两年;最后选到我,我说我想若选举不成,这主日学不是要解散吗?于是我就勉为其难,其实我连《太》还未读完。我讲完以后,竟然有人说我讲得不错,但是我自己不相信。有人提议,你既不相信你讲得好,不如下礼拜再试一试。六个人全都举手赞成!我回家告诉内人,她说:你胆子这么大,那你要先要有所得才有所给,从明天开始,你要跟太阳赛跑!我不明白,她给我解释,古时以色列百姓在旷野,神用吗哪喂养他们,但拾吗哪要在天未亮前拾,太阳一出来吗哪就化掉了。我明白了,我每天很早就起来读《圣经》,因《圣经》就是吗哪,我要先得,才有所给。

  弟兄姊妹!会消化的人,才会饥饿,要有丰盛的生命必须有饥饿的心,要有丰盛的生命就得哀恸,为自己的贫穷哀恸,为自己的健康哀恸,为环境有挫折哀恸,而我却是发现我不够热心,不够爱主,发现我不够像耶稣,所以要有丰盛的生命才能堵破口。

(二)得胜的生命

  然而丰盛的生命一定是饥饿哀恸的人才有的!我们要有得胜的生命,因若无得胜的生命,非但不能堵破口,反而制造许多破口。各位!我们信耶稣时得着生命,这生命是得胜的生命。我们今天不是改变(change)一人的生命,我们乃是改换(exchange)一人的生命。我信耶稣不是我的生命改变了,乃是改换了一个属灵的生命!这个生命,是得胜的生命。我信了耶稣,我得了耶稣的生命,这生命是得胜的生命,但事实有时并不能得胜,因我能得胜是因我有了那个得胜生命,而我自己并不能得胜。这似乎很矛盾;我讲个比喻:有一个人跌到水里,在水中浮沉,急喊救命。有个会游水的人站在旁边,有人喊快去救他,再不救他要被淹死了!他站在一边只管笑,等到那人已经没有力量快要沉下去,他才跳下去救他。旁观者责怪他,为何不早些救他,免得他喝了那么多水。他说当他在水里挣扎时,我跳下去救他,他抓到我,两人都要下沉。等到他的手不动,才好动手。当你停止动作,神才开始祂的动作。我们很多人都以为我们还行,当我们动手时,神不会下手的;要等我们不动手时,神才动手。

  有次我从台北往南部讲道,我搭火车,目的地是在火车程尽头的前一站,到站我就下车,那时天还未亮,教会没人来接我,我人地生疏,摸不到方向,后来摸到礼拜堂了。我敲门,牧师才醒了,赶快去洗脸漱口,预备吃早餐。他送来一大碗稀饭,一块很腥味的鱼,很难入口,我就把稀饭吃了,把鱼原封不动地搁在那里。想不到明天早晨,照样是一碗白粥﹑一块鱼。我每天要讲三堂道,这礼拜堂在乡下地方,所以都是姊妹来聚会,把小孩子都带来,小孩子哭叫,我为了要给母亲们听得见,只好出尽全力,喊得我精疲力尽。到了下午很想休息一下,眼睛刚闭上,有虫子咬我,是红蚂蚁,是从天花板掉下来的。所以那些日子我没有吃好,也没有睡好。到了最后一晚,我讲完道要赶着回去浸信会讲道,所以我希望晚上能够好好地休息,请他们买一张卧铺的票子;等到吃晚饭时,他把票子交给我,原来是张坐票!所以那晚我坐到天亮。我越想越气,满肚的气;我想脸色一定不好看,如果明天讲道时还是这样,那未免太失传道人体统。讲道讲给自己听很难,我突然跪下来祷告,说:主啊!我实在不属灵,我满了肉体。自己讲的道自己都不听,我这副脸面怎能到会众面前?主啊!你一定要施下恩惠,叫我胜过我的软弱!我一跪下,里面的气就没有了!所以你停止了你的手,神才能动手。摩西在旷野四十年之久,他学的功课是我不能,另外他学的功课你不能,神能!故神的能,是能在承认自己不能的人身上。不是我们里面的生命不能得胜,乃是我们没有让祂来工作,我们总还是想靠自己来工作。所以我们要补破口,就要有得胜的生命!如果你要让你得胜的生命在身上作得胜的工作,你要让神下手,你就要停止你的手,然后神才能下手。

(三)癫狂的生命

  第三种生命是什么生命呢?耶稣工作的时候,他亲人说祂是癫狂的,故耶稣的生命是癫狂的生命!保罗有耶稣的生命,当被非斯都审问时,非斯都说:你癫狂了吧!因保罗有耶稣的生命!弟兄姊妹!这癫狂不是神经错乱的癫狂,我们常常听见骂人你疯了,你发神经!其实他神经没有错乱,为何你说他发神经病呢?或许他爱一个人,爱得太过了;为一个人,为的太过了,故你说他疯了。今天我们要补破口,就要有癫狂的生命。各位!我们对耶稣的事情永远不会太过的!爱不会太过,为主牺牲也不会太过,为主而舍己都不会太过!癫狂是太过,但我们为主只有不及,而不会太过。福音工作上我们应该癫狂。有个年青人,他很爱主,到一处乡下,有很人信耶稣,但那里却有一个人,曾经当过军官,他对基督教印象很坏,你若跟他讲耶稣,他就骂就打,故人人都不敢和他讲耶稣。但这青年人却向他传福音,人家就说他发疯了,许多人都被打骂,难道他不害怕吗?他说:我为主的缘故,我应该去!当他到军官家里,那人问他:来干什么?他说:来传耶稣。军官说:大概你是新来的,没听见我的事吗?青年说:我已在此地住了半年了,既然没人来传福音给你,我就有责任来传给你!军官说:你年纪很轻,我就原谅你不懂事,现在你快走罢!年青人说:我还未讲之前不能走,我要讲完了才走。军官就去拿枪指向他说:你再不走就打死你!青年说:我要求你在我未死以前,让我作个祷告。他就跪下,说:父啊!这里有个人不认识你,故我有责任来向他传福音。你既然救了我,我求你也救他,因我是你所爱的,他也是你所爱的!这时年青人听见军官把枪丢在一边,到他旁边跪下来,求天上的神饶恕。青年人去的时候,人家说他疯了,其实他不是疯,他为福音有负担,负担太过,不顾一切,然后就得着这个人。

  我们不但为福音癫狂,奉献也要癫狂。《罗》一至五章讲圣子的恩典,六至八章讲圣灵的恩典,九至十一章讲及犹太人的事,十二章讲弟兄们所以要把身体献上。神对我们有许多恩典,我们应该把身体献上。到十三章以后,讲到我们被主所用。我们读旧约,发现犹太人的奉献,早献﹑晚献﹑安息日也献,月朔也献,有人对这不大了解,难道上月奉献,现在还要献吗?因为上个月献得不彻底,没有献得完全,等到下一个月传道人又来喊奉献,再来奉献。虽然我们耳朵奉献了,眼睛还没奉献,我们要献得彻底,要献得完全。

  我们受苦也应该疯狂。耶稣基督不但皮肉受苦,骨头也受苦,心也受苦,因犹太人戏弄祂。有一次我在一个地方讲道,我和宣道会世界的负责人甘博士一同领会,他负责早堂,我负责晚堂。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他们有五个年青人在新几内亚工作。日本人已经占领印度尼西亚,继续南下,故总部就通知五人赶快撤退。当准备撤退时,新几内亚的土人哭哭啼啼,因带领他们信耶稣的人现在要走了。这五人不忍心离开,就抗命不回美国了。日本人到了新几内亚,把这五个年青人全部杀头,至今新几内亚的人还常去看他们的坟墓,讲这五个年青人怎样地为主牺牲,讲完以后,对会众说,他知道很多人都说要奉献,要为主牺牲,如果你们有个意念,好像这五个新几内亚的青年人准备被杀头的,你们到前面来!一共有九十几个年青人到台前,然后某博士为他们祷告。

  我们今天既然见破口这么多,就当要像约翰:用生命补破口。但这生命一定要丰盛的生命,得胜的生命,和癫狂的生命,然后才能补破口。有个母亲她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到非洲工作染上非洲的红热病死了,第二个儿子又奉献也染了红热病死了,第三个儿子也染了红热病死了,教会举行丧事礼拜,都以为这位老母亲一定很伤心,因她三个儿子都为主殉道。牧师到她面前,安慰她:他们现在天上,听见主对他们说忠心良善的仆人,他们与主一同坐席,姊妹啊!你要从天上的角度看,就能够得安慰!这位母亲说:我不是为了三个儿子为主殉道而哭,我乃是为了我没有第四个儿子可以献上而哭!第四个儿子在那里呢?神今天一直在呼喊,盼望我们有人起来堵破口,走上堵破口的路,走上传道的路。第四个人在那里呢?──  吴勇《时代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