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九讲 复兴的器皿

 

经文:(撒上二29;四19-22;三19-20;七12

  我今天晚上只要讲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撒母耳时代,是个没有王,任意妄为的时代,是个言语稀少的时代,更是个尊重人过于尊重神的时代。

第二,神在那个时代要拣选器皿,神要拣选的器皿就是撒母耳。

1)撒母耳是由祷告出来的;

2)撒母耳是被带领出来的;

3)撒母耳是得胜出来的,因为母亲把他摆在圣殿里面,当时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和非尼哈为非作歹,撒母耳并无受影响,而能够在这环境分别出来,可见人才是从得胜出来的。

第三,当以色列都知道撒母耳是先知,那时有句很伤心的话,就是灯要熄灭,但神为祂爱的缘故,灯没有熄灭,那时撒母耳长大了,就兴起他来,当神用他时,整个以色列都知道撒母耳是先知。撒母耳立了两个人,一个是扫罗,一个是大,神立他,他立人。第四章我讲及以迦博,以迦博是很悲惨的。第七章讲及以便以谢,以便以谢是很快乐的。今天晚上我把这些《圣经》分三面来讲。

  神在每个时代都兴起人。犹太人成了奴隶,神兴起摩西把以色列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以后犹太人被掳,神又兴起了尼希米﹑以斯拉等人,把犹太人带出来。那时代是祭司时代,撒母耳把祭司时代转成君王时代。当时撒母耳有三种光景:

{\Section:TopicID=193}(一)没有王,任意妄行

  王就是权柄,没有王就没有权柄。神怎样创造天地?神用权柄创造天地,因祂命立就立,说有就有。耶稣在世上时,用权柄斥责风浪;拉撒路死了,耶稣把他从坟墓里叫出来,这也是权柄。当祂在世上时,看见有人被鬼附,就命令鬼从那人身上出去。所以神所作的,耶稣所作的,都是权柄。教会也需要权柄,有权柄,教会才能够治理。有一年,学园传道会的口号是我找到了,这句话在台湾贴了很多的广告,但是要配合一些人去工作,我们教会总动员,每队十二个人,共组织了几十队。凡做队长的,要像总司令;有权柄,才能够把人动员起来。我读《徒》,每一次遇到一个神迹,就看见:神的权柄得到证明。有一次教会复兴;在夏令会时,我说今天夏令会就要结束了,我们最后这次是灵感的聚会。弟兄姊妹不明白?大家绕在一棵树底下,我说要有感动,你才作见证祷告。大家围绕在那地一分钟,没有受感动;十分钟,十五分钟,也没有受感动。一个聚会十五分钟没人开口,气氛非常沉闷,那时我有点后悔,为什么我要标奇立异,来一个灵感聚会,害得弟兄姊妹这样苦呢?我刚想到这里,突然有个人好像晴天霹雳地叫起来,我抬头一看,见一个中学教员,他没有站直,一直挣扎,汗珠从额上流下来,我以为他肚子痛,因为他用手捧着腹部,我跑到他面前,他忽然叫起来,求主施恩,可怜他肮脏污秽的罪人。他在中学时候,跟一个五十几岁的教员同居,他那时才廿几岁,竟跟像妈妈年纪的人同居,而且两人都是为人师表,所以神的灵光照他,打倒他。当他认了罪,同时好像有些东西降下来,把每一个人拿起来摔,让人人不能把罪再留下一分一秒,好多人在那里承认他的罪。这事过了,第二天是礼拜天,照常礼拜,来礼拜的包括那些兄弟姊妹,来到时人人都在问,教会出了什么事?昨天的事是在野外,并不是在这礼拜堂,但人人都认为教会出了事,因气氛跟平时不同。

  我从前不是传道人,只是在教会当主席领会而已,传道人讲完道,我宣布散会,可是人人仍然坐着,没有离开位子,我想大概我没报告清楚,就重复地说:弟兄姊妹散会,可以回家了。可是人还是不动,后来后面有吵闹的声音,有人抬了一个病人进来,该病人是台大医院登记号码的,两个人扶着他,后面跟着他的太太,一手抱着婴孩,一手敲着她丈夫的头说:你该死!你该死!我从台上下来,对她说:有话慢慢说!她说,你看!把我们搞成这样!这婴孩浑身腐烂,她自己也有大堆的红斑,我知道这男人把梅毒传染给他们。我说:到这地步,有什么话可说呢?她说晚上他睡不着,叫她带他到教堂来忏悔。我就对男人说:我现在扶你上台,你有罪自己对神说。她太太告诉我,梅毒的菌破坏他讲话的神经,已经不能讲话了!我说,不能讲话不要紧,只要他出声。后来他就咿咿呀呀喊叫,过了大概十分钟,他的话出来了,说:天上的神,可怜我这肮脏污秽的罪人!他太太被吓了一跳,因不能讲话的丈夫突然能讲话!结果整个教会好像火一样地燃烧,因为神权﹑神能在那里彰显!他自己起来,走下讲台!所以,权柄很要紧,不但使教会有次序,更能将神的权能﹑权柄显出来。

  没有王就等于没有权柄。神立大作王,就是立他作权柄。当初还没作王时,上面还有个王,就是扫罗王。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太八9)就是说,我上面有个权柄,而又有人在我以下,我要作人的权柄;但是大既然有扫罗作他的权柄,他就得顺服扫罗的权柄,然后他才能执掌神的权柄。扫罗妒嫉他,要杀害他,按理来讲,你杀我,我就杀你;但有两次机会,他可以杀扫罗。有次大躲在洞里,扫罗要进洞大解,跟随的人说:王啊,机会来了,耶和华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参撒上廿四4)但大不敢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因为神立扫罗作王,立扫罗作他的权柄,他就得尊重这个权柄。还有一次,在西弗,神叫扫罗的军队沉睡,给他机会,亚比筛对大说:求你容我拿枪将他剌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大对亚比筛说:不可害死他。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撒上廿六8-9)大尊重神的权柄,才能替神作权柄。今天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就是没有作神的权柄。神叫亚当有权柄才可以治理﹑管理,神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亚当不尊重神的权柄而吃了,所以就不能替神执掌权柄。他种地,地不再给他力。没有王,任意而行;没有权柄,没有人替神执掌权柄;人既不尊重神的权柄,怎能替神执掌权柄呢?这是撒母耳时代的第一个光景。

{\Section:TopicID=194}(二)言语稀少

  如果我们读《圣经》,就当知道:神在每个时代都说话。哈该说: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么?(该一4)他们只顾自己而不顾神!这是当时责备的话语。以赛亚时代,神也有话语,讲及官长与盗贼为伍,就是执法者与犯法者混在一起,多么可悲!还有指摘生意人将水酒搀半(赛一22),做生意不诚实;这是当时神说的话。耶利米时代,神照样说话,国要亡了,耶利米说:你们回头吧!人都不听他,打他,甚至把他下在监里。在撒母耳时代,以利两个儿子在圣殿为非作歹﹑行奸淫,神藉着撒母耳讲话,说以利两个儿子要同日而死,结果真是如此。我在一个地方讲道,遇见一件很可怕的事,教会一个女值理和教会牧师住在一起,她的丈夫也是牧师,有人发现此事后,就凌辱那牧师的太太!教会还维持正常的礼拜和活动,没有人说话,因为他是牧师,他不敢说话;她是教会当值的,她也不敢说话。为什么言语稀少呢?因为不敢说人不喜欢的话!这是撒母耳时代,言语稀少,尊重人过于尊重神。耶稣在世上时,有一天到圣殿看见在圣殿里做生意,就用绳子当鞭子把他们赶出去。耶稣怎样敢这样作呢?耶稣尊重神过于人,故胆敢对付这些人。还有大时代,大和乌利亚妻在一起;一天拿单踫见他,指着大说:只是你行这事,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撒下十二14)拿单尊重神过于于尊重人,所以不管大是王,有罪就责备。但是,这个世代,有时牧师很难做,他不敢责备人醉酒,因教会的执事开酒业;他不敢责备人娶姨太太,因教会的长老有姨太太,一责备就得罪了他们;因为他尊重人过于尊重神。当我在一个地方传道时,那教会很大,钱也很多,后来长老要改选了,有个长老被登报,说他金屋藏娇;既然社会已经把他揭露,现在他在教会长老改选的名单上,有人就跟牧师说,这个名单要拿下来,否则明天报纸还有新闻。后来牧师把名单除下,但给这位长老发现了,竟跑到牧师家说:如果没有我,不会有你!牧师吓坏了,赶快把他的名字又挂了上去,因他尊重人过于尊重神。撒母耳时代是个没有王的时代,是个言语稀少的时代。以利的媳妇要生产前,以利因听见他两个儿子同一天被杀,便从他的座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以利生下的儿子叫以迦博,意即荣耀离开以色列(撒上四12-22)。所以一个没王的时代,一个言语稀少的时代,一个尊重人过于尊重神的时代,是以迦博时代,是神离开人的时代,神不能让这种时代延续!

  第二个大点:神一定要兴起人,把这样的时代挽救过来!故兴起撒母耳。撒母耳是从祷告兴起的,谁来祷告呢?他母亲祷告。我们今天的祷告,重视灵里的祷告,但从这里看,我们应重视负担的祷告,负担的祷告比灵里的祷告要紧。当时她有什么负担?犹太人的风俗,不生育的妇人是个羞耻,要受人的嗤笑,哈拿的遭遇令她心里很痛苦,负担自然重,她盼望神给她一个儿子,洗脱她的羞耻。各位,今天这个时代,神是有羞耻的,因人拜玛门,不拜神,今天人与神的关系仅维持仪式的关系,神怎能不羞耻呢?故到示罗去,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来哈拿心中默祷,只动嘴唇,不出声音,以利以为她喝醉了。哈拿说:我是心里愁苦的妇人。因没有儿子,受了很大的羞辱;她想到神没有人才,神的国也受了很大的羞辱,她有很大的负担。

  我作个个人的见证。我住在礼拜堂,住礼拜堂的传道人有很多难处,因没有私人的生活。当你吃鸡,闲话说做传道人可不错,还有鸡吃!最难的是传道人的儿子,当他高兴大声唱歌时,立刻就有人阻止,说你住在礼拜堂,不知礼拜堂的规矩。弟兄姊妹爱传道人,有时分些东西给传道人吃,穿的也分给传道人穿;有个老姊妹把她孙子的衣服给我,我就给我儿子穿,这老姊妹看见,就说我孙子的衣服给他穿正合适!我的儿子上楼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说:这不是我的衣服!我不穿!有一天我两个儿子和隔壁的孩子玩,他们玩得混在一堆,有一位执事刚经过,没有看清楚就大声喊到隔壁说:吴勇两个儿子打你的独生子!隔壁的太太立刻打电话给吴太太:你两个儿子要把我的儿子打死了!吴太太说:对不起!我叫他们上来,叫他们去赔不是!吴太太把儿子叫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责备,儿子说:我下去叫邻舍的孩子自己跟你讲。一问之下,原来他们在玩;事情已过去,小孩子却想,玩是玩,怎么会说成打架?而且那天是个执事报告的,他就开始在人背后画个问号,以为基督徒所领受的道都不真实。平常他们对人有礼貌,从那天开始对人没有礼貌。教会的人哪里肯容忍吴勇儿子没有礼貌呢?不但没有礼貌,还用三角眼瞪着人!有一天聚会的时候开控诉大会,控诉吴勇两个儿子,简直弄得吴太太无地自容,因为母亲没好好教导孩子才这样。后来有人告诉我孩子,说今天开控诉大会,控诉你俩没礼貌,从此他们觉得父亲的工作没有价值,教导一些假冒为善的人,放学回家呆坐,两眼望墙,十几分钟目不转睛,功课一落千丈,脾气暴戾,甚至有时把桌上的菜推翻。我们用尽办法都不能改变他们,后来教会举行夏令会,他妈妈叫他们参加,抗拒不去,妈妈对着他们流泪,说传道人的孩子都不去叫谁去呢?后来答应去了,但听不进去,妈妈说听不进去便坐第一排听!那次又踫见他爸爸讲道,我一上台看是儿子坐在第一排最旁边,用手托着脸,眼睛向外面看,我的心都凉了。一天如此,两天也如此,心想神的道不能改变自己的儿子又怎能改变别人呢?所以我在没上讲台以前,向神办交涉:今天是最后的聚会,我一定要看见你的作为。如果看不见你的作为,我便讲不下去了!眼泪此时像水直倒,我在神前出声大哭。向来我上讲台讲完之后发出呼召,那次第一个到台前的竟是我的儿子!他大声说:主啊!我恨你!可是求你释放我!如果你不释放我,你就不能释放我父亲!结果很多孩子就陪着他哭,这孩子以后就完全改变了!神听负担的祷告!撒母耳的祷告是负担的祷告,因为负担越重祷告越恳切,撒母耳是被负担的祷告出来的!

  撒母耳也是被带领出来的!我以为传道人不是被教导出来的,因教导不及带领好。教导只能讲给他听,让他增加知识,但带领乃是要活给他看,做给他看,看你所活的,学你所活的,看你所作,学你所作。我们带领一个人,他看见你的好,就会看见自己坏;他看你的谦卑,就会看见自己的骄傲;看见你的温柔,就会看见自己的暴躁;看见你拾己,就看见自己为己;看见你的正直,就看见自己的弯曲。所以今天我不是说教导不行,乃是说应该带领。圣经说耶稣怎样带领门徒,保罗带领提摩太,巴拿巴带领马可,所以人才的产生,从祷告产生,带领产生。哈拿生了撒母耳后,不去示罗,因为撒母耳还是个婴孩,十分需要照顾,如果带他到示罗去,路途崎岖,婴孩幼嫩,经不起跋踄,孩子还需要带领。

  关于属灵与属世,我的看法不一样。我认为一个基督徒只有属灵,没有属世。很多人想,在教会读《圣经》,这是属灵;家烧饭是属世;在教会参加圣工是属灵,在家干活是属世。其实我们做工是为谁作,是最要紧的。我们在教会作圣工为谁而作?为了给人看而作,为了讨人喜悦而作,这不是属灵的。扫地是为主而作,这是属灵的;如果你整理家庭是为主作,那整理家庭也是属灵的。撒母耳幼年时,母亲看顾他,是为主而作,要把小孩子抚养成人,作主的器皿,这是属灵的。我在香港听见一件很惨的事。有一姊妹热心到像火烧,她参加各样的聚会和事奉,有时通宵祷告,整夜不回家;她丈夫没有温暖,就和他的秘书走在一起。她跑来告诉我,说她丈夫灵性本来不错,怎会弄到如今的地步?我告诉她,你丈夫今天这种下场是被你害的!你不尽妻子的本分!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不要随便分属灵和属世。撒母耳断了奶,哈拿带他到圣殿去,一个断奶的孩子必定非常可爱,现在要把他放在圣殿,真是情何以堪!我把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带到美国去念书,放在赵君影牧师的家,我离开时他没有来送行,他叫一个老人家送封信来,他说现在不要看,等在机上才看。我上了机把信拆开,信上说:爸爸,我今天没有来送你,因为我想起自幼至今抚养我﹑教导我,一切都仰赖你。我想起一件事,明天天亮时我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我要自己去面对一切,我很彷徨,我今天若来送你,我一定嚎啕大哭,甚至要两手抱你不放,而你终将抱着沉痛的心挨十多个钟头才回到台湾。为着不增加你的痛苦,我忍着我的情感,我今天没到机场,请爸爸原谅我。我看了信,声泪俱下。你想撒母耳的母亲怎舍得离开撒母耳?因为她要给孩子教育:儿啊,我爱你,但我更爱神,所以我就带领你到神的面前。

  撒母耳是得胜环境出来的。当时的示罗有两个败坏的人在那里当祭司,他们都是以利的儿子,人家带来的祭肉还没有献,他们就拿去,并和来献祭的妇女在圣殿行淫,圣殿里乌烟瘴气。可是撒母耳不但不受沾染,而且他不灰心,他得胜环境。保罗传道的时候,他坐在船上遇见狂风,但狂风不吹倒他(徒廿七14-22)。在米利岛,保罗拿一捆柴准备加火,有一条毒蛇因受热跑出来,咬住保罗的手,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着。保罗把那蛇甩在火里,土人以为他必毒发身亡,那知保罗平安无事(徒廿八3-6),保罗是狂风吹不倒﹑毒蛇咬不死的人。狂风是工作困难的风,毒蛇是钱财的毒蛇,是色欲的毒蛇,甚至很多传道人也被钱财﹑色欲之蛇咬死,但人才却是从这种恶劣的环境里产生的。到最后,我们看见撒母耳被选出来。我们现在要读神学,我认为读神学可以作基础,叫我们的信仰不至于偏差,但我们要人知道我们是传道人,并非靠毕业文凭。彼得说: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后一5-6)属灵的学问是一直加上去,没有毕业的一天!

  有位弟兄去参观原子能工厂,工厂主任是教会的长老,他负责讲解核子分裂的过程,讲了半天大家一窍不通,他说:我跟你说地上的学问你不懂,我给你讲天上的学问更不懂。前几天,有个年青人问我很多问题,要等问题都解决才来信,我说你要问题都解决,没有那么一天的,一个问题解决了又来第二个问题,问题接踵而至,永无解决之日。由此可见,给人知道我是个先知不是根据文凭,乃是根据你所讲的道是否根据你的生活,道跟生活是否一致。所以撒母耳因为他讲的道和过的生活,使人知道他是先知。

  因时间的关系,还有两点不讲了。现在讲以便以谢。被神选上的人,神对他是以便以谢,意即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犹太人在埃及时,法老王吩咐接生婆凡生男子就杀,但是收生婆敬畏神,不敢这样做,如果这样以色列人要灭宗灭族,收生婆因为以便以谢不敢这样做。犹太人出埃及,为何不饿死渴死呢?因为以便以谢,神裂盘石的水给他们喝,降下吗哪给他们吃。他们要过约但河进迦南,迦南有七族,犹太人都是乌合之众,没有战场的经验,怎不被他们消灭呢?因为以便以谢,耶和华帮助他们。以迦博是多么的悲惨,一边看见以便以谢这是多么荣耀!所以神对被祂用的人是以便以谢!神对我也是一样;我第一次奉献传道,到新加坡去,因为我的父母在新加坡,当时我只能买一张机票,没有多余的钱给父母买礼物。我有个朋友是长老,他告诉赵君影牧师,他那时是神学院长,长老对他说,台湾来了一个年轻人,应该栽培他,给他机会讲道。赵牧师吩咐我先讲给他听,看我信仰对不对,口才好不好。我那时才卅一岁,血气方刚,为什么讲道要去求人?我说我不去。那时新加坡分东西南北四区培灵会,有一区的传道人突然在印度有事不能来,那区急得像热窝上的蚂蚁,要再找外面的讲员已来不及,长老尽力介绍,但吴勇的名字人没听过,怎能贸然请他呢?后来说他会否讲道不管他,但知道神在他身上行了一件大事,他直肠毒瘤神叫他活着,可以叫他作见证,于是我就上了讲台。次日他们需要把涌来的人移到篮球场去,本来三天增加到五天。我出来时有个工人送我十二只鸡蛋,我的弟弟驾车送我回家,说哥哥领个会只得十二只鸡蛋,那你吃什么呢?给他一讲,我心很苦,回到家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想不到星洲有位史沂生牧师,见我讲道听众那么多,请我去讲道,他的教会送我一笔大钱,连我父亲的棺材本也有了,我就藉着这笔钱埋葬了父亲,这是以便以谢!还有去年我一个月走了三万五千里路,因我领洛杉机的联合聚会,法国巴黎的联合聚会,又领了南美洲的聚会。我从南美飞到温州,领了八省同工培训聚会。各位弟兄姊妹!大陆听道是不要命的听道,你就必须不要命的讲道,一天讲七个钟头,我回到台北,神经节中风,经过检查,左边一排血管完全堵塞,右边百分之七十五堵塞,剩下百分之廿五因血管收缩,氧气不够。医生认为相当严重,以后准备让我休息。两个女儿陪我坐飞机到美国,之后我不能做任何事,甚至帮内人扫地,血压也升高,简直废人一个。女儿不灰心,安排加州大学的一位名医替我检查,他说我左边的血管完全通了,右边的也大大好转!我问他我还能正常工作吗?说可以,故我就没有拒绝培灵会这次的邀请!我今天能来到这里,是以便以谢!耶和华至今帮助我!

  各位!神要用的器皿,祂就给他一块石头,写着以便以谢!祂作你的帮助!神的应许是不会错的,因为在我身上如此,在你身上也是如此。今天这个时代,神需要兴起人,但愿在我们中间有人说:主啊!你兴起我吧!──  吴勇《时代的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