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三、软弱与恢复

 

  大的软弱(撒上廿一章)

  大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也有软弱之处。当他投奔亚吉王时,亚吉的臣仆忆述大就是从前打死歌利亚,妇女们唱和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的那一位。那时大卫十分惧怕,因为恐怕他们记起旧仇而对他不利;所以他就在亚吉面前假装疯癫,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使唾沫流在胡子上。(撒上廿一13

  大卫的恢复(撒上廿二章) 大卫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他的弟兄和他父亲的全家听见了,就都下到他那里。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大卫对摩押王说:求你容我父母搬来,住在你们这里,等我知道神要为我怎样行。先知迦得对大卫说,你不要住在山寨;要往犹大地去。(1-5)从以上两处经文,我们看见大卫的软弱和恢复。

  一个正常的基督徒,难免会软弱,不过他会恢复过来的;不正常的信徒,就长久不能恢复。

  软弱可分为三方面:

  (一)软弱的光景从 (撒上廿一章),我们看见大卫因被亚吉王的臣仆揭穿他的身势,就害怕,假装疯癫,正常的样式就改变了。 1.举动不正常 在城门的门扇上胡写乱画。写和画可以比作人的举动;一个软弱的人,虽然竭力地写,拼命地画,不过是胡写乱画;没有意义,没有目标,虽然干得十分辛苦,却徒劳无益,不见果效。 2.言语不正常 唾沫流在胡子上。唾沫比作人的言语。雅各书说要勒住舌头,但一个软弱的人舌头是勒不住的;因控制不住,言语随便,满口都是批评,论断和攻击人的话。

  一个正常人的光景,他的举动是有意义,有目标,也可说是有果效的。他的言语是能鼓励,帮助,安慰和造就人的。到了软弱的时候,一切都反常了。这是大卫软弱的光景,也是信徒软弱的光景。

  (二)软弱的结果 亚吉对臣仆说,你们看,这人是疯子;为什么带他到我这里来呢?我岂缺少疯子,你们带这人来在我面前疯癫吗?这人岂可进我的家呢?(撒上廿一14-15)这里给我们看见,大卫软弱以后受到迦特王亚吉的鄙视。照样,基督徒软弱也受到外邦人的鄙视。

  按创世记记载,亚伯拉罕被人看他如王子一样。王子是尊贵的意思。正常的基督徒,在世人眼中应有尊贵的样式;因为我们原是从他们中间出来的;世人刮目相看,我们理应与世人有分别。

  我在台湾曾到一个地方讲道,在散会后乘搭火车回台北,半途机车发生故障,不能开行,搭客纷纷下车。那时的士乘机敲榨,到台北每人要八十元。我们宁愿等着,希望能到搭到较便宜的车。忽然有一部大巴士从远处开来,我就站在路中截车。有人问司机要车资多少,他说:夜深了,大家都急于回家,不必计较,可随意给就是了。有人却对司机说:我们宁可先小人后君子,免得到时大家争得面红耳赤。司机于是很客气地说:如果我要每位十元,算不算太多呢?大家都认为这价钱很公道。车子到了某处,有个搭客准备下车,但偏找不到钱付车资。司机对他说不要紧的,十块钱于你于我都算不得什么,夜深了,快回家吧!那位搭客,实在觉很难为情,询问司机的尊姓大名和地址,改日奉还。司机说:不必,不必,你下车吧!车中有位基督徒对我说,司机一定是个基督徒。他走过去问司机你是否基督徒?司机说为什么你这样问我?那人说:因为我看你好像是基督徒。司机说基督徒就是基督徒,没有好像基督徒的。弟兄姊妹!我们在世人面前,应当让基督的香气发出来,叫人看我们是尊贵的,是与众人有分别的。世人可行的我们不当行,世人可说的,我们不当说:我们应有尊贵的样式,显在世人之前。当大卫打歌利亚时,曾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那时大卫在歌利亚面前,真有王子尊贵的样式。后来他却软弱下去,在亚吉王面前,落到那样可怜的地步,不但自己受羞辱,神的名也因他受亏损。读者文摘曾载,有一个法国驻苏联的大使,中了对方所布的美人计;当他与一个女人上了不名誉的勾当时,被女人的丈夫发现了!于是他们把握证据来威胁他,敲榨他。结果,不但自己受羞辱,还连累污辱了国家。

  (三)软弱的原因 大卫本来是个非常刚强勇猛的人。当他放羊的时候,遇见狮子和熊,衔走了他的羊;他便奋勇追赶,与野兽搏斗,把羊从狮子口中抢救出来。当他出战歌利亚时,也可以从他对歌利亚所说的话,看出他的刚强来。想不到日后在亚吉王的臣仆面前,竟然如此怯软弱!参孙在人看来,也是个刚强的人,当人用绳子捆绑他;他把捆绑全挣断,他的气力实在惊人!但当他头发被剃去时,气力竟然离开了他。被非利士人捆绑起来,还挖掉了眼睛,把他关在监牢里。参孙由刚强变成软弱,是因为是他的头发被剃掉,表明他干犯了神的圣洁,所以他就软弱下来了。至于大卫软弱的原因,圣经告诉我们:大卫到了挪伯祭司亚希米勒那里;亚希米勒战战兢兢的出来迎接他,问他说:你为什么独自来,没有人跟随呢?大卫说,王吩咐我一件事,不要使人知道。(撒上廿一1-4)其实,王并没有吩咐他作一件,不要使人知道的事;是大卫用谎言造的。不真实的言语使大卫由刚强落到软弱的地步。(该一6)末句:得工钱的,将工钱装在破漏的囊中。工钱是工价。因劳力换取工价。工价是劳力的果效,但装在破漏的囊中,结果都漏光了。许多基督徒,努力追求,得着属灵丰盛的果效;因工作而得的果效;可惜果效常会漏了出去。从何处漏出呢?我想口是最易漏之处。许多基督徒拼命追求,灵里却毫无果效;最大原因,就是全部由口漏掉了!这是基督徒的毛病,也是传道人的毛病。我们属灵的经验和大卫一样,时而刚强,时而软弱;有时倚靠神,有时倚靠自己。正常的基督徒虽然也会软弱,但很快就会恢复过来。

  大卫的恢复 大卫对摩押王说,求你容我父母搬来,住在你们这里,等我知道神要为我怎样行。(撒上廿二3)等是基督徒属灵的功课。大卫恢复以后,看见一条属灵的路,他学习等的功课,预备走上这条路。等是很难学习的功课,而且在等的过程中常常出了问题。亚伯拉罕七十五岁进入迦南地,神应许要赐他一个儿子。他等到八十五岁,仍没有儿子;后来妻子撒拉建议他娶使女夏甲为妾。到他八十六岁时,夏甲生了儿子以实玛利。从此,亚伯拉罕的家就失去了平安,惹上了无限的麻烦。这是因为他在等的方面失败了!扫罗也在等的事上出问题。神藉着撒母耳吩咐扫罗,在吉甲的地方等候,他七天后回来献祭。扫罗等到第七天,看见太阳已经西下,撒母耳还未到。他不再等了,就擅自献祭;正当在那时,撒母耳就到了。撒母耳对他说你作了胡涂事,神已另选合祂心意的人了。神废弃扫罗,是因他在等的事上失败,神不能再使用他了。在属灵的功课中,等是很重要的。约书亚攻陷耶利哥城,没有用一刀一枪;因为攻陷耶利哥城的;不是以色列人的力量,乃是神的大能。希西家王被亚述十八万大军包围,并未用一兵一卒,在一夜之间,亚述军溃败了;因为得胜属乎是神,得胜是神的活动,不是希西家的活动。

  神要属祂的人放下自己的活动,等候祂的活动。各位同工该回想一下,可能你觉得从前讲道,不如现在来得动人;但从前得人的果效,会多于现在。因为从前的工作,是圣灵作工,不是肉体作工。在教会,如果我们要发动一件事,虽然要计划,也需要金钱,但不必去用人的方法;因为这是神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圣灵自然会负责,经费也必源源而来。

  大卫恢复以后,他看见一条属灵的路,他要学习走这条路;他停止自己的活动,完全让神活动。大卫本有机会可以杀扫罗:一次在隐基底洞内。大卫入洞,发现扫罗在洞里;扫罗却不知道。第二次是在西弗的旷野,神叫扫罗和他的军兵沉睡,甚至大卫走近他身边都不察觉。两次很好的机会可以杀扫罗,但大卫没有这样做,并且阻止跟随他的人杀扫罗。当时扫罗追寻大卫的命,迫使大卫走投无路。既有机会,为何不杀扫罗?因他走上了属灵的路,他知道扫罗被废是神的旨意;自己必作王,也是神的旨意,他不必用血气的手来帮助神。亚伯拉罕要得一个儿子,本是神的旨意,他错用血气的方法,就惹上了无限的痛苦。很多基督徒,仅知道神的旨意,而不等候神的时间;每逢有事,就靠着自己的聪明,凭着自己的冲动,没有凭着圣灵的感动,也没有等候神的安排。肉体的活动,不但在灵界无济于事,反而给灵界制造麻烦。今日属灵的境界,并不是没有工作,为何这么冷淡,这么脆弱?因为其中的工作,出于人的活动,并不是神的活动;凭着人的聪明安排,并非出自圣灵的安排。大卫恢复以后,清楚看见属灵的路;所以他要等神的吩咐,等神的启示,等神的带领。出于神的,在灵界中才有益处,否则毫无俾益。

  大卫恢复的原因 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大卫既然作了他们的头目,便负起责任来带领他们。大卫之所以迅速恢复,是因着他负有责任在身。我用两个很简单的比方:小孩子肯用功读书,是因为要争取荣誉,荣誉迫使他用功。人为要享福而努力奋斗。照样,基督徒属灵的恢复,责任是他恢复的原因,责任的需要叫他赶快恢复过来。从前摩西带领了百多万的以色列民众,如果他没有力量,没有本事,怎能负此重任呢?摩西清楚知道,力量和本事均非他所有;然而责任迫使他四十昼夜在耶和华的圣山上,亲近神,追求神。有责任在身,才会想到责任的重要。很多基督徒软弱一直无法恢复,是因为缺乏了责任感,没有责任感就没有力量迫使他恢复。如果我们对主的工作有责任,就不敢软弱下来。如果我们软弱,怎能作批羊的榜样呢?怎能挑重大的责任。我一旦软弱,主的名便要因我受亏损。我们应当赶紧恢复!叫主的名从我身上恢复荣耀。大卫当时有责任,他挑家庭的责任,挑那批痛苦人的责任。如果我们对家庭有责任,对痛苦人有责任,我们就不敢软弱。很多责任需要我们去挑,家是我们的责任,对家人应负牧养的责任。这样可推展教会的工作,也可减轻教会的负。要挑社会的责任,贫穷的,苦恼的,我们要把他带起来,以减少人间之痛苦。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社会的人要耻笑基督徒是寄生虫,是社会的毒瘤;他们说:这班人对社会不负责任,没有贡献,对社会无所俾益。有一次,内子去探望一个伤心的女人,这女人的丈夫在日本因患破伤风症死去,她伤心欲绝,觉得前途茫茫;自己既无本事,两个孩子幼小,实在无法维持下去。她暗暗买了安眠药,准备一死了之。当我内子探访她时,她正哭泣,极力安慰她,她还是不停的哭。后来内子被她的哭所感动,也陪她同哭,足足哭了半天。在太阳下山之前,她忽安静不来;拿出一包药片交内子。说:吴师母,我不用死了,因我现在找到人间的同情者。如果她自杀了,两年小孩子,不是要成为社会的累赘,给社会平添了负吗?还有一次,我们到一间寺庙传福音,有个大汉前来,表明他的身份是某大流氓集团的头目。我们大吃一惊,以为他来找麻烦。没想到他的态度很好;他告诉我们,他归主之后,把流氓组织解散了。因他的恢复,社会减少了邪恶劫杀的事。所以基督徒要负责任,因为责任迫使我们恢复,责任叫我们不敢软弱。可是有很多基督徒,对家庭,对社会,对肢体一概没有责任,以为软弱只关系自己,与别人无关,与神的家无关。他不想人从他身上得什么,也不想神在他身上作什么。无怪这样的人很难恢复;偶有恢复,只不过是血气的冲动和肉体的活动。这样在神的家中没有价值,反而叫神的家受亏损。

  弟兄姊妹!我们要恢复,要真正的恢复,才能看见属灵的路,走上属灵的道路。──  吴勇《时代与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