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四、青年与问题

 

  在传道书十一章9-10,对青年人用三种不同的称呼:1.少年人2.幼年人3.一生的开端。我对于圣经的原文不大熟悉,但我曾看过关于此段圣经的解释。主要的意思是题到青年人的可贵。从这段圣经,我们看到三件事:1.一般人的追求2.一般人的苦恼3.神所要争取的对象。

  人的问题很多,我们生活在问题的世界里面。照一般人的看法,年纪越大问题越多。其实并不尽然。但一个人由小到老,至少会有六个一般性的问题:如下1.教育2.就业3.婚姻4.儿女5.年老6.死亡。

  我今年五十二岁,以上六个问题的大部份已经过了。我不能再读书;因为我的头脑和时间都赶不上了。所以教育的问题于我已成过去了。就业的问题也成为决定性了,因为我献身传道,一生不会再更改。婚姻的事也成为过去了,因为我在卅年前已成家了。儿女问题我也过去了,我已有七个儿女;(在外国人看来七个儿女是很多的,但以中国人来看却是很普通的。)年老的问题,我也有了把握,因为信了主,一生前途都在神的手中,不必为年老的问题忧。至于死亡的问题,我更是解决了;我知道当我走完世界路程的时候,我要到那里去。所以,六个问题在我来说都解决了。但在座中有很多人可能第一个问题来了,因他正在读书。有的已经学成正在找工作。有的已有职业,正寻找对象。有的已结婚还没有生儿育女。照我的看法,年纪大的,问题虽多,年少的问题也不少。

  一般人所追求的是什么?传道书十一9在幼年的日子,使你的心欢畅,行你心所愿行的,看你眼所爱看的;却要知道,为这一切的事,神必审问你。这段圣经我们觉得奇怪,行心所愿行的,看眼所爱看的,为何神要审问呢?人所追求的是眼所能看见的身外之物。人可分为两类,一是普通的,人看为庸弱无能的。有的人以为人生短促,人生痛苦,出生时,自己哭;离世时,别人哭。人生无意义,无价值;因此,他为要保持这段短促的时间,便力谋享受。享受从何来?当然需要金钱来解决。衣食住行,无一不需金钱。衣着时髦讲究,食有南楼北馆,中菜西餐,样样需要金钱。现代城市中因汽车的威胁,工业的威胁,和人口挤迫的威胁,造成空气污浊;人们都希望到海滨或山上居住,可是在在都需要金钱。至于行的方面,有海洋,有陆上,有空中的交通。航空可以节省时间,航海可以养心怡神。陆上的交通,可以看见城市建筑的雄伟,也可看到乡村风光的美丽。交通方式,任你选择,但在在需要金钱。金钱不但给我们身外的享受,也给我们里面的享受。有钱的人,身价提高,人也另眼相看,到处受人欢迎,成了奉承的偶像。人都以钱为可贵之物,所以搅尽脑汁去赚钱,卖尽面子去为钱,拼命追求的也是钱。另有一类的人,他们较有思想,天分较高,他们以为钱财不过是身外物,不值得花费太多的精神和时间去追求;他们注重立功,立业,立德;盼望这些存到永久,留到后代,给后人景仰,给后代纪念。天分较高有思想的青年,不易受金钱的诱惑;有远见的人,以钱财为身外物,所以就转向名誉,如饥似渴的追求。无论追求的方向是什么,人的欲是无止境的!有了钱,还想有更多的钱;有了地位,还想有更高的地位。人的私欲永无止境,以致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损人利己,自高自大,你争我夺,相吞相咬;弄得世界一片混乱,非常痛苦,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当从心中除掉愁烦9节作者体会到人心愁烦。使人愁烦的原因很多。人类为求进步,不断努力思想,绞尽脑汁,拼命研究改良,把不良者淘汰,让世界向着新的路上走。推进世界向新的路上走的原动力,是基于人的不满现状。从前的人,居于穴中,洞中,树上;现代的人因为不满现状,才把旧有的推翻,改良。从前的人用手操作,如果安于现状,就没有机器代替人力,就无法大量生产了。古时出门要步行,如果满于现状,就没有汽车飞机等交通工具了。因为不满现状,所以造福人批,促进社会文明进步,人类生活幸福。所以不满现状,是世界进步的因素。如果满足现状,世界就会停顿下来。以上是不满现状优点之一面。另一方面,如古时的婚姻,都是凭着父母之命,媒酌之言,那里顾到情投意合,互相了解的问题。当一个女子临婚嫁之前,在家要哭三天;因对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好,是坏,无从知道,难免提心吊。那样的婚姻,实在太封建,太落伍了。因而后来人就把它打倒推翻;男女要有自由的选择,婚姻也要文明的结合。但今日的婚姻又如何呢?结也容易!离也容易!双方同意,往律师楼办理手续,就可各走各路了。进步的婚姻,竟落到这样的境况,落到这样的下场。这是人的苦恼!

  知识的进步原是好的,但结果死亡的恐怖也随之而来。从前的战争只是平面的战争,现代的战争变成立体的战争;从前是短距离的战争,现代是长距离的战争。从前争战的消灭是局部的,现在却是全部的消灭。难道知识的进步不好吗?为什么带来今日的局面?这也是人的苦恼!

  我们觉得一切问题都关乎经济,人如果能得到满足,问题就没有了。世界上有富人,也有穷人。到底富好呢或穷好呢?结果富则浮,穷则凶;这样看来,富也不好,穷也不对。这也是人的苦恼!

  人实在有很多苦恼,所以写圣经者被圣灵感动时,写出怎样克除邪恶,就是克制邪情和恶欲。人是神创造的,神造人有情有欲,但并非邪情恶欲。如果没有情,夫妻之间就平平淡淡,世界就多么冷酷。有了情,人间才有一点温暖,人与人才能彼此怀念。人也有欲,欲是一种需要;如果没有欲,人就没有需要,有好的音乐也不想听;有好的艺术,也不想欣赏,有美味的食物,也不想吃。欲叫我们享受造物的奇妙。情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欲是人与万物的关系。神造人有情也有欲;但是今日人的情已变成邪情,欲已变成恶欲了!男女恋爱,如今却变成乱爱。本来,男人应有女人,女人应有男人;这是圣经所许可的,也是道德法律所许可。但变成邪情以后,男人有女人,但女的并非男的妻子;女的有男的,但男的却非女的丈夫。邪情落到此地步!这个世代和所多玛,俄摩拉没有两样!满足个人的需要,是神所许可的,也是道德法律所许可的。用自己的劳力换取所需者,这是神许可的;努力用功争取优良的成绩,这是良心所许可的,满足自己的需要,用劳力取得的代价,这是正确的,是神许可的。然而现今的欲,变成恶欲!比方我三年没有吃过肉,不闻肉味,偶然看见只鸡,就顺手一把捉回家宰了大吃大嚼。这样用不正当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便是恶欲。邪情恶欲,理应出于不信的人之间,但是有许多基督徒却在邪情恶欲上跌倒了,犯上了可怕的大罪!邪情恶欲因何而生?在二百多年前,人们不明白肉类为何会腐臭,牛奶为何会发酸,因为那时医学和科学还未发明,后来有位医生巴斯特发现其腐坏之故,是因细菌侵入变质所致。照样,今日的光景,也因被邪灵侵入;以致情欲变质,成为邪情恶欲。这也是人的苦恼!

  如何克服邪恶?许多在学校读书的青年,看见社会败落,痛心疾首,立下清白的心愿要好好做人;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社会殊不知踏入社会以后,愿有的志愿失去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站立不住了。这也是人的苦恼!

  人的苦恼实在太多!现在人的光景是一种死的光景。耶稣曾说让死人埋葬他的死人。有许多人脚虽能走,口虽能言,手虽能动;但在神看来,他们是死了的人。圣经记载:睚涯鲁的女儿死了,做父亲的为好伤心痛苦流泪,她没有知觉。许多青年人走上邪恶的路,父母为他伤心的流泪和叹息,他都看不见,也听不见。这和死了的人有何分别?拿因城有个寡妇的儿子,死了以后,人把他抬往荒野,这与今天的青年有何分别!许多青年人,随从今世的风俗,以为自己是时代的人物,没有想到已经被抬到死亡的荒野去了。拉撒路死了,被葬在坟墓里。在那漆黑阴湿的地方,他全无知觉。很多人落到下流污浊的地步,照样毫无知觉。一班青年人,甚至一班普通的人,都有这种死的光景。

  圣经给我们看见苦恼的问题,也给我们看见追求的问题。青年人应往那里找寻方向呢?有人说:青年人是迷失的一代!应当怎样做才对呢?朝那一方向走才正确呢?许多人迷失了方向,不知何去何从!

  圣经如何描述青年人之可贵呢?第一描写青年人的身子俊秀,体态美丽肌肉丰满,姿容端庄。第二描写青年人如初升的太阳,光茫万丈;如水之源头,年之春初,笋之嫩芽,花之开放,把年青人描写得有力量。第三描写青年人是后生可畏,来日方长,满有朝气,蓬蓬勃勃,景象万千。从圣经的描述,可知年青的日子在神的眼光中极其宝贵。锦年华的青年时代,有着无瑕无疵的童心,有着漫长的路程。青年人容易教导,也容易带领,所以成了撒但与神争夺的对象。

  约瑟出来正是年青的时候。大卫出来也在年青的时候。耶稣骑驴进耶路撒冷,所骑的是只驴驹子。从圣经观点来看,年青时代在神面前实在宝贵。我们再从以斯帖记看见,末底改是年长者,以斯帖是年少者;末底改把以斯帖带了出来,表明年长的支持年少的,提携年青人被神所重用。

  人类有许多苦恼的问题,实在无从找到答案。学问,科学都无法作答。惟有归向神,牢牢抓住神。只有神才能解答我们一切的问题。但可惜很多基督徒没有完全归向神,只不过一半归向神;一方面事奉神,一方面却事奉玛门。圣经告诉我们: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赛五三3)意思就是人离开了神的管治。世界为何会有诸多矛盾,痛苦,纷争?就是因人离开神的缘故,世界才落到这样可怕的境地。

  当所罗门王在位的时候,有两个妓女到他面前投诉。她们同住一处,各生一个儿子。有一晚夜,一个母亲压死了自己的儿子,却换了别人的儿子。于是两妇人争吵起来,告到所罗门王那里。神给所罗门王智慧来判断这事;王吩咐人拿刀来,把活孩子劈成两半,各得一半。活孩子的母亲为自己的孩子心里急痛,宁可求王把活孩子给那妇人,万不可杀他!弟兄姊妹!一半的孩子,谁都不要,我们把一半给神,神怎能要呢?我们的嘴说归向神,心却远离神;主日上午归向神,下午却远离神!奉献一点钱给神,生活却远离神;在礼拜堂归向神,在家里却远离神。

  世人有痛苦,基督徒也照样有痛苦,因为我们还没有完全归向神。所以人类的问题,无从得到答案。弟兄姊妹!邪情和恶欲是因参杂了邪灵所致的。路加福音记载,有人离开耶路撒冷,在路上被强盗打到半死。为何有这样的遭遇?因为他离开耶路撒冷,给强盗有机可乘。有许多基督徒,因离开神的缘故,给邪灵有机可乘。故此,不信者有邪情恶欲,信者也有。如果基督徒到了这样的地步,信和不信有何分别?

  弟兄姊妹!惟有归向神,一切问题才能得到解决。但神要我们完全归向祂。求主今晚给我们实在的问题,也求神鉴察我们的心,我们归向祂一半?是整体呢?求主光照我们,使我们在祂面前立下心志,完全归向祂。──  吴勇《时代与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