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六、被召者多选上者少

 

  (民十四20-24)我们看到约书亚和迦勒二人专心跟从神。(士七1-8)我们看到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以斯帖记我们看到以斯帖。(耶十二7-8)题以色列百姓如同林中吼叫的狮子。(太廿二14)题到召的人很多,选上的人很少。如果某公司要请两个职员,当广告注销后,应征的人,可能是几个,以至几十个,但录取的仅有两个。耶稣基督在世时,跟随祂的人很多,但选上的仅十二人,其中再被选上的仅三人。民十四章载,在以色列五六十万的批众中,被拣选的只有约书亚和迦勒。士师记记载,当时跟随基甸的,有三万二千人。神对基甸说,跟随的人太多。所以基甸向他们宣告,怯的,可以回去;于是有三万二千人回去,只剩下一万,神说还是太多。到了最后,只留下三百人。以斯帖记记载,从一百廿七省无数的女子中,只选上以斯帖一人。由这三处圣经,我们思想到两件事:

  第一、拣选的需要

  1. 继承前任 当时神拣选约书亚和迦勒,是因为摩西死了,需要有人继承;否则以色列人只有停留在旷野,不能进入迦南了。所以,拣选这两个后继之人,是要完成摩西未完的工作。死有两方面的解释,一是身体的死;好像有很多主的仆人作工到了一个地步,体力渐衰,脑力也没有了,在这样情形之下;必须有人继承,否则工作无法继续。一是灵的死;例如以利当士师时,耶和华已不常有默示,意思是他与神的交通断绝了;神对这位先知不能再有启示了,所以神就拣选撒母耳来继承以利。许多神的仆人工作到了一个地步,或因世界的缘故,或因罪恶的缘故,以致和神的交通断绝;神对他再没有启示,如果后继无人,神的工作就无法往前。

  2. 扭转时代 窥探迦南地共有十二个探子,其中十个报告凶恶的信息,说迦南地的城如何高大,亚纳族人何等强壮,我们站在他们面前,就如同蚱蜢一样。以色列人听了,便大喊大哭,以为摩西带他们去送死;因此,他们想另立领袖带领他们回埃及,这真是个倒转历史的时代!但约书亚和迦勒,肯站起来替神说话:有耶和华同在,不要怕他们,他们不过是我们的食物。(书十四9)因此当时的光景就扭转过来。

  现今的时代是个千变万化的时代,从音乐和美术来看;古典乐已变为爵士乐,继而变为摇摆乐,再变为披头乐。现在最时尚的音乐,是将内里的不安,痛苦的情绪,表达出来,所以这种音乐到处风行。现代的美术,如果你问:所画的是什么?答:以视觉所感受的而命名。意思乃是你看它像什么它就是什么。这岂非莫明其妙吗?他说,就是莫明其妙。时代是莫明其妙,美术也莫明其妙。唉!这个时代,真是痛苦,不安,莫明其妙的时代!

  至于教会,不热心的人,对教会没有责任感,以为来礼拜,就算尽了本分。就算热心的人,也只不过捐点钱给教会,并没有真诚的事奉。以致教会活不出荣美的见证,叫人羡慕和佩服,形成一片混乱和冷落!

  如此社会!如此教会!神非要拣选人来扭转不可。当时的以色列人,若不是有约书亚和迦勒起来,他们就把历史倒转了;因有约书亚和迦勒起来,才把情形及时扭转。所以从民数记给我们看见,神拣选人的目的,除了继承死的人之外,还要扭转时代。

  再看士师记,当时米甸人起来要攻击神的百姓;剥夺他们的铁器和粮,使他们怯软弱无力交战。

  神的儿女,亦常处与打仗的状态。传福音是打仗,要把人从撒但权下救出来。造就有两个目的,一方面对付外面的世界,一方面对付里面的肉体;神的儿女要对付内外,这就是打仗,与别人与自己都要打仗。魔鬼所用的方法,就是剥夺你的武器和粮食,使你没有武器,使你身体软弱,不能打仗;牠在人身上,从前使用这方法,如今亦然。撒但对付传道人的方法,一是关闭他的天,使他得不到天上来的启示和感动,以致无粮可分,无信息可传。一是破坏胃口,使他对属灵粮食无法吸收。

  基甸起来,要带领以色列人去打仗。这场战争,并非是一人打的。好像摩西带着以色列全军,还有户珥,亚伦,攻击亚玛力人一样。基甸起来呼召,不是一人跟随,乃是三百人跟随他。今日的战争,既是猛烈之战,需要很多人同心合力来争战。

  以斯帖时代,以色列民在哈曼权下。有一天哈曼对亚哈随鲁王说,有一种民族,散居在王各省的民中与王无益;王若以为美,请下旨灭绝他们;我就捐一万他连得银子于是王从自己手中摘下戒子给哈曼说,这银子仍赐给你,这民也交给你,你可以随意待他们。(斯三8-11)哈曼就利用他的权力要把以色列民全然剪除,戮杀灭绝,并夺他们的财产为掠物。

  今天神的儿女,也是落在撒但的权下。(耶十二7)说:将我心里所亲爱的,交在仇敌的手中。或者我们不明白,为何心里所亲爱的,还忍心交在仇敌手中,但第八节解释:我的产业向我如林中的狮子,牠发声攻击我,因此我恨恶他。圣经以狮子和羔羊描述耶稣:犹大支派的狮子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耶稣在世时,凡指着祂所说的,也是指着我们说的,因祂是我们的标本,是我们的榜样。祂既像狮子,羔羊,我们也应如此。狮子是向着撒但而言,羊羔是向着神而言。耶稣把自己当作羔羊,软弱交在神的手中,向着撒但应当像狮子,向着神应当像羊羔。但今天神的儿女,适得其反,向着神像林中的狮子倔强,与神抵抗;向着撒但像羊羔,软弱地顺从牠,被牠拉住我们的鼻子跟牠走。难怪神将祂心里所亲爱的,交在仇敌手中。昔日神把以色列民交在撒但手中,今日也把祂的儿女交在撒但手中,今昔相同。

  神兴起以色列,要把在撒但权下的人呼喊出来,拯救出来。照样,神给祂的儿女打击,磨炼,目的要叫他们的心软化,神兴起人来向他们呼喊,叫他们从撒但权下出来。从民数记看,拣选的目的为了继往开来,为了扭转时代。从士师记看,因有一场猛烈的战争,需要很多人参与。从以斯帖看,有许多人在撒但的权下,神拣选人把他们呼喊出来,这些都是神拣选的需要。

  第二,拣选的条件 民数记载,约书亚和迦勒专心跟从神。专心就是心不受任何事物所影:

  1. 世界不能叫他变心 新约的底马,因贪爱世界,离开保罗到帖撒罗尼迦去了,因世界叫他变了心。四福音题到犹大,用卅块银把耶稣卖了,世界叫他变了心。亚伯拉罕与罗得从米所波大米出来同走到迦南地,但他们的结局却不同。神对亚伯拉罕说:论福,我要赐大福给你,叫你的子孙要像天上星,和海边的沙。(创廿二17)。至于罗得,结果家散人亡,身败名裂,而且犯了乱伦之罪,留下孽种的后代。他何竟落到这地步呢?乃因他贪爱平原,把棚帐渐挪移靠近所多玛,世界使他变了心。许多神的儿女怨像罗得一样,世界使他变了心。

  2. 遇难不灰心 马可本与保罗同工,出门传道,可惜他半途而废离开了保罗,因他遇到难处就灰心。许多人在工作开始时,非常热烈,遇到难处,就心灰意冷!在神的工场上,我们面对仇敌撒但,牠会制造种种难处,摆布障碍,使我们心灰意冷。以致许多人变了质,半途而废,这是因为不专心的缘故。

  3. 受打击不灰心 我们看大卫王,当时扫罗妒忌他,到处追寻他的命。他如丧家之犬,四处逃亡,几乎丧命;甚至国内无他立足之地。他便向国外寻找安身之处,遂投奔亚吉王,孰料亚吉王的臣仆妒忌他,不能容纳他。虽然亚吉慕大卫之才想容纳他;但为了要安抚自己的臣仆,只好忍痛辞退大卫。大卫无可奈何,又折回洗革拉,看见家园被毁,家眷失散,遭亚玛力人洗劫。这时候,跟随大卫的人,怨声四起,因为他们跟随大卫多年,至此一切皆空。甚至竟无立锥之地,激愤之余,要用石头打死大卫;大卫处此境地,所受打击何其大!国内国外的人既不能容他,连跟随的人,不但不谅解他的遭遇,反归咎于他。圣经告诉我们:大卫倚靠耶和华他的神心里坚固。(撒上卅6下半)

  能专心者,即使世界也不能叫他变心,艰难也不能叫他灰心,打击更不能叫他灰心。当时这些人被拣选,神为他们见证说:因为他们专心跟从我。在这世代中,专心的人才有用处。我们常看见有些人,一面要跟随基督,一面手扶着犁头向后着。神所要的,是专心的人;因为专心的人才能在任何境况中,始终屹立不动。

  我们再从士师记来看拣选的条件。当时有三万二千人跟随基甸,后来怯,一批批退去。神指示基甸,用喝水的方法来试验,最后留下三百人,这三百人用舌餂水,表明儆醒,是合格能用的。其余有九千七百人,跪下捧水喝的,这是代表灵性松懈的,神不能录用他们。因为他们跪下时,要把战衣解开,把武器放下,才能方便下跪俯首喝水。

  大卫做王时,约押带兵上前线打仗,大卫在后方睡到日头平西才起来,表明他灵性松懈;因而魔鬼有隙可乘,使大卫跌倒至严重的地步。彼得告诉我们:魔鬼好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灵性松懈的人就被吞吃了。我们处于魔鬼极度活动的时代。在旧约时,撒但是条蛇;在新约时,撒但是条龙。蛇固然厉害,龙更厉害;可见撒但作工,变本加厉。神的儿女,一旦松懈,撒但便有机可乘来攻击了。

  以斯帖具备了被拣选的条件:

  1. 尊重长者 她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告人,这是末底改嘱咐她的,可见这位年青人尊重年长者。许多家庭两代之间,常有歧见,造成很大的难处。年轻的以为年长者固执,自高,持守传统,诚然有很多缺点;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歧视年长的;因年长者也有很多长处,很多经验。不过他们因持守传统,墨守成规;所以与年青人与他们成了两代鸿沟,这边过不去,那边过不来。年长者虽有错误,但他们却有丰富的经验,可作为年青人的借镜,可作前车之鉴,以免重蹈覆辙。如果年青人把年长好处抹煞;那么,他们必会遭受许多无谓的亏损。

  2. 隐藏自己 以斯帖没有把身份告人,表明她隐藏自己。我们事奉神,不在于工作如何,乃在于动机如何。主耶稣说:一杯凉水也不能不得赏赐。保罗说: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也算不得什么。难道人的身体还不及一杯凉水吗?这是因为给人一杯凉水的动机是对的,而舍己身叫人焚烧的动机是不对的。我们服事神,动机若是为着自己,就算牺牲身体被烧,在神的眼目中,也没有价值。如果小小一杯凉水,动机是为着神;人虽看为微少,但神却看为可贵。从前的法利赛人,并非他们的教规教理不对,而是他们的动机不对,为要炫耀自己。

  3. 别无所求 以斯帖除了希该所派给她的分,她别无所求。大卫王逃避押沙龙时,米非波设因为瘸腿不利于行,所以留在耶路撒冷。米非波设的仆人洗巴在大卫面前说谗言,说他主人幸灾乐祸,忘恩负义。大卫听了,很是伤心,因为大卫为报答约拿单,所以待他的儿子米非波设如同自己的儿子。大卫听了洗巴的谗言,信以为真,要把米非波设的财产,分一半给洗巴。到了大卫回耶路撒冷。米非波设下去迎接王的时候,王问他说,为何没有同王去。经米非波设解释,误会才冰消。大卫提到他和洗巴均分地土的事,他说:王既平平安安的回宫,就任凭洗巴都取去了也罢!米非波设别无所求,惟独要王。这样的人是多么可贵,他的心多么单纯。如果我们向主的心,不求名,不求利,甚至不求人的称赞和看重,除基督以外,别无所求;这样的心,在神面前何等可贵!但神的儿女如此者有几?

  4. 甘愿牺牲 以斯帖说: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罢。她为了全民族,个人的得失,在所不计。在哈曼权势之下,作了惊天动地之大事。

  5. 软弱变刚强 以斯帖也有她软弱的时候,当末底改吩咐她去见王时,她说: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斯四11)她虽有软弱,神还是用她,因她能及时从软弱中刚强。人难免有时软弱,只要肯从软弱中起来,他仍有用。许多神的儿女,因为在软弱中不能起来,以致失去他的功用。

  求主给我们看见,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被神选上是要具备条件的。约书亚和迦勒,专心跟从主。跟随基甸最后留下的三百人,他们时刻儆醒。不敢松懈的以斯帖选上,她具备了很多的条件,其中最宝贵的,就是她能从软弱中起来,所以才成为那时代被神重用的人。──  吴勇《时代与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