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章  最后的话谈心篇

 

以上各章的内容,早在1976年七月写成。这一章则是新近改写的。但因已经跨入耄耋之年,外体在衰退之中。很多事情,不少问题,已经没有精力作深入的思考和探讨;力不从心已变为常有的经验。

为此,在这一章里,作为这本小书的末了部分,改变文字的体裁,采用述说感想与心得的口气和读者谈心,一同分享从主所领受的点点滴滴。

[一]、让我们认清:诚实的献身和诚心的事奉,只能在遵行主旨意的生活实践中得到贯彻和印证。

献身落实于对神的事奉,事奉联接于神的旨意。因此,属灵的生活实践,乃是将献身、事奉和遵行主旨串联在一起的。

[二]、又当知道:细听良心的声音,顺从良心的感动,乃是遵行主旨意的起码要求。灵程的起步、继续和完成,都离不开良心的感动、教导和监督。这是因为良心是人灵功能的一部分;而圣灵又是在人的良心中做感动工夫的(参罗9∶1)。

[三]、在天父那里,属灵年月的计算与纪念,不是根据别的,只根据我们是不是遵行他的旨意,是不是行他所喜悦的事。

属灵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有顺有逆,有甜有苦。经验表明,路程中的路段是艰难的,辛苦的,带着泪痕的,不会天色常蓝,花香常漫。然而,每逢你胜利地走过这些艰难路段之后,你却又能感觉到天色真是蓝得可爱,花香真是漫得沁心。这些路段中的实践,特别会受到天父的纪念。

[四]、要操练自我对付,自我放下,自我舍去,自我拒绝,自我治死。这是艰苦的事,是我们的天性所不喜欢的。然而,只能如此,才能贴近主的心,也使主贴近我们的心。

[五]、安静俯伏,深入祈祷,才会看到旧我,天性在至圣之主面前的败坏与无用,才会甘心治死它。在这门功课面前,我们常常表现出自己的幼稚和失败。然而,旧我不舍不死,新我就不活不健,结果是同神同人都难以融合。

[六]、你要为主作工吗?请先让主在你身上作工。你要打败魔鬼吗?先要打败你自己。先将你自己、将你全人交付与主的手中,让主细细雕琢,到了某个时候,你就成为主手中的一个作品,一个器皿,一把利剑,一个神迹。

[七]、18世纪,神在英国兴起了一个伟大的神学家兼布道家,名叫约翰卫司理(JohnWesley,17031791)。他的工作震动了整个英国,后来又发展到欧美各国,世界成了他的宣教区。他工作的效果一直存留到今天。他于88岁时才寿终归天。当他弥留之际,吐出了一句名言:世界上最最美好的事乃是神与我们同在。

我们静思一下:人如果不尊重神和他的旨意,也不爱慕、追求、遵行,他能够得到神的同在吗?

[八]、信徒个人有灵修敬拜,教会群体有聚会敬拜。这是信仰生活中的两个方面。至于信仰生活的基本要求,大体上可以概括成四句话:

静而不死,活而不乱,热而不狂,坚而不僵。

灵修和聚会都需要安静,然而不要静到发闷发死的地步。没有生气的灵修和聚会都是空的,浪费的。我们需要活力,需要活生生的属灵气氛,可是又不可活到混乱的地步。这是容易明白的事理。我们需要个人的五旬节,需要火热的心。因为有热才会有力才能感动人心。

可是又得注意热而不狂,这也是使徒所注意又教训我们的(参林前14∶23,3233)。

信仰应当坚定不移。这是一切真实门徒所共知、共识的。没有坚定的信仰,人就没有办法走前面的道路。撒但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加害于人时,也从破坏人的信仰入手。何以又要说坚而不僵?僵,究竟指什么?僵者,硬也。信仰应当坚定,但又不可坚到僵硬不化的地步。这话又当如何理解呢?试答于下:

我们对《圣经》所昭示的基本信仰,理当坚信不移。可是又当知道信仰是许多信念和观点组合而成的。我们所见、所明、所信的某一部分观点虽然是明确的,却又有可能并非全备无缺或有所偏,或有所漏。偏则与片面性有关,漏则与亮光不够有连。在这种情况下,真理的圣灵往往借用别的肢体提供新意义以纠偏,发现新亮光以补漏。那个时候,坚而不僵的指导思想就变得重要了。让我们承认自己的局限性,紧记众光之父一语的丰实含意,随时准备接受新亮光,新认识,以补自己之不足。

在《圣经》里我们看见一件事:大先知没有看见、没有说到的事,小先知却看见了,指明了。例如阿摩司说:耶和华说,以色列人啊!我岂不是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领非利士人出迦斐地,领亚兰人出吉珥么?这件事实真如我国古人所言: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呀!

[九]、真理有绝对、相对之分,不变、可变之别。若不看到这一点,就会把活的《圣经》读死而不自觉。[请读马太福音第5章耶稣口中的话:古人的话说如何如何,只是我告诉你们。再读罗马书2章28节和加拉太书6章15节保罗关于割礼的话]。

真理又有广义狭义之分,深浅层次之辨,人、事、时、地、制宜之别(例如管教、责备、报应等)。若不区分这些,也无法按正意分解真道,无法按时按需分粮。

此外,还要看出《圣经》记载历史事例,有些是大体上的口气,有些是具体化的口气。懂得这些之后,读到某些记载有出入,就可减少难处或消除难处。

[十]、神是智慧与能力的源头。他既是理性的神,又是超越理性的神。因此我们看见,神的真理与旨意有时在理智、常识、平凡之中通行出来,有时却在超理智、超自然、超常识之中通行出来。所以,相信神的人无法(也不应当)对神秘性的灵性经验抱怀疑的心态。

天地之间,人所莫测的奥秘事例,多得无法计数,我们有限的头脑能够理解多少?!承认理智和超理智的并存,正是理智者必要的理智态度。

[十一]、历代教会的危机在于效法世俗和自我膨胀。前者导致心灵麻木,后者引向自我淘汰。

[十二]、与宋尚节先生有关的几件事:

神的仆人宋尚节(19011944)对中国教会有很大的影响。他是一位心灵燃烧着烈火的福音使者。在他身上,可以看出神对人的旨意、愿望和造就。略提数事:

一次,美以美会(后改称卫理公会)牧师丢雷(H.E.Dewley)对宋尚节博士说:你不必去注意那些只能动身却不能动心的事工。现在教会,外面看看堂皇,里面却很枯干。你要做一个充满圣灵能力的布道者,去把沉睡着的教会一个一个唤醒。

另一次,宋尚节被另一项事工所吸引,神却拦阻他。神对他说:美丽的花朵往往不能结果实!你却要谨慎自守,要从无花果树学习光华的榜样。宋听后,大受教益。

再一次,1931年的3月,宋在江西省南昌城讲道。在某个深更半夜,他忽然听见舒邦铎牧师的祷告声,有时还有轻轻的哭泣声。他听见舒牧师祈祷说:神啊,你今天不复兴南昌教会尚待何时!你若不施恩怜悯,我留在南昌又有何益?你不复兴教会,有违我奉献心身的初志,那就不如让我回国去宋听后,大受感动,立刻起身披衣祷告。就在那时刻,神对宋说话:你要向罪恶进攻!它,是蒙蔽人心不得见光的黑色幕布。揭开幕布,福音的大光才能照入人心,孕育生命。

到1935年7月,宋博士受浙江杭州教会的邀请,在湖山堂查经讲道,整整一个月,每日讲三场。当时的盛况十分感动我心。除了国内许多渴求真理者以外,北起朝鲜半岛,南到香港、菲律宾,都有信徒前来参加。有一件事使我特别难忘,在某次讲道时,他公然对听众说:我在祷告中有个感动,二年以后,我们国家将发生重大的事情听完道,回到宿舍,我在日记中郑重记下他的这个预言。我当时的目的是要看一看,二年以后国家究竟要发生什么重大事件。结果是,不多不少,二年之后,1937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发生了,震动全国和全球的八年抗日战争爆发了。

上述几件事情给我们看见:神按照其智慧的旨意通过一个人又一个人,一件事又一件事,逐步感动,逐事造就他所要用的人。神指教宋尚节明白属灵工作的重心所在,核心所在,关键所在。神今天教导、造就我们,岂不一理?

[十三]、让我们相信,一切与人有益的教导,一切能推动人向前、造就人向上、启发人改过的话语,都是神乐意使用的,都是符合他旨意的。正如经上所记: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你们都要思念,都要去行(腓4∶89)请听以下的真言:

不怕力小与孤单,同心协力金不换。(中国古话)

护羊犬彼此打架,狼就趁机钻进来。(俄国名言)

蚊子若一齐冲锋,大象也会被征服。(伊朗谚语)

不怕虎生两翼,只怕人生二心。(中国古训)

[十四]、要在《圣经》真理所指教的善行上用心、用力,以此见证福音的光辉。又要在《圣经》真理所命令的美意中与主相亲相近,以此求得心清眼明。为此,我们温习以下的经训:

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雅4∶8)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2∶21)。

竭力行各样善事(提前5∶10)。

要嘱咐他们行善,在好事上富足(提前6∶18)。

神实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诗73∶1)。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5∶8)。

谁敬畏耶和华,耶和华必指示他当选择的道路(诗25∶12)。

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25∶14)。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神的话显明神的心。他喜悦两件大事:人内心的干净和人外面的善行。前者重在灵交,后者重在美德;前者由爱神而得,后者借爱人而发。神一切的旨意,都以此为总纲。

[十五]、我们的谈心就要结束。让我们自勉,昼夜思慕一切高尚的事,追求那具有永恒价值的事。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星球正在叹息,发出呼声,要求其上的居民速速清醒过来,弃所当弃,爱所当爱。作为基督徒,最大的使命在于把又真又活的神见证出来,把恩惠的福音介绍给四周和远方的人们。

为要适应这个大使命,就要在圣至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圣灵里祷告竭力追求

爱慕神的旨意!明白神的旨意!遵行神的旨意!

爱慕与明白的目的则在于遵行!

所以,要将我们的双脚栽种在真理的田地里,终究必得美好的收成。── 盛足风《如何明白神的旨意》

1995//27于浙江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