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四、灵性的仇敌

 

【经文】创卅六9,廿五2229-39,诗一三七7、民廿一4

  雅各家有三个很厉害的仇敌,就是巴比伦,亚述和以东。哈巴谷书专论巴比伦,那鸿书专论亚述,俄巴底亚书专论以东。这三个仇敌,以东最可怕。何以见得呢?

  以东的历史,从(创三六9)可知。以扫是雅各的最近亲,是双胞胎。今天我们的最近亲非父母,也非妻子,乃是自己,即是肉体。信徒的三大仇敌──魔鬼、世界、和肉体;肉体是最可怕的,肉体何以可怕?我们从以扫的历史可以看出来。

  (一)相争。(创廿五22)他们在母亲的腹中便相争。

  1. 从社会看,到处都有相争。为着利益,两个黄包车夫打得皮破血流,你死我活;他们都是为争生意,为争顾客。有人为争父亲的遗?,两个兄弟,本是骨肉之亲,结果变成不共戴天的仇人。有人为着争一口气,结果变成终身遗憾。有一次有个妇人坐黄包车,被车夫调戏,回家告诉丈夫,丈夫设计想惩戒一下车夫,那知失手把车夫打死。结果身系囹圄,气死狱中。

  有人为争面子,把丧事铺张,棺材要大,乐队要多。有人结婚充排场,嫁妆要上乘,筵席要上等。许多人明明力量不够,但是也得打肿面孔充胖子。结果这个社会变成虚?,没有真实。

  肉体喜欢相争,争到这个社会乌烟瘴气,争到你死我活。

  2. 不但肉体造成社会相争,也造成教会相争。彼此有看法不同的相争,有的为意见相争,也有为读经所得的亮光而相争。人人都要我好,你不好;我对,你不对。结果不是明中冲突,就是暗中相恨。

  也有为着地位相争,盼望连选连任,拉拢巴结,变成结党,惹起纷争。

  社会上的人可以用口头相争,你骂一句,我还一口。用拳头相争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教会不好意思这样相争,所以就转到地下去,以文字来相争,你登报来攻击,我印单张来征伐;所以社会相争得乌烟瘴气,教会也相争得乌烟瘴气。

  3. 肉体好相争,社会有问题,教会也有问题。相争出问题,不但个人灵性受伤,团体也受伤。别人受伤,连主的名也受伤。

  (二)出卖长子的名分(创廿五2229-39)以扫为红豆汤出卖长子的名分。

  1. 肉体好虚荣安逸,为着满足其需要,什么都可以出卖,祖宗产业可以出卖,属灵的福气也可以出卖。

  金钱是满足肉体所需的工具,可以给人有形享受,可以解决上等最好衣食住行问题。也可以给人惟无形的享受。只要有钱,进到饭店,如果是某某董事长,总经理到,走堂就来了一大堆;一人脱帽,一个拿大衣,一个请上座,别人投上羡慕的眼光,那时你真是天之骄子,不可一世。做伙计的出卖劳力、脑力,日以继夜,不眠不休,盼望多赚两个钱来过舒服的日子。做官的出卖国家,把秘密泄漏给敌人。做生意的出卖道德,不好货物充当好的货物,假的当作真的。做歹徒的出卖生命,杀人劫货,无恶不作。做妓女的出卖肉体,迎新送旧,人尽可夫,这样来满足肉体的需要。

  2. 从属灵光景去看也是如此,以扫为红豆汤出卖长子名分。

  A、红豆汤是肉体的享受,长子名份是属灵的福气。以扫出卖长子的名分来换取红豆汤,表明以扫为着肉体的享受,牺牲属灵的福气。当时以扫面临到拣选的地步,以扫拣肉体的享受,牺牲了属灵的福气。

  B、我们在属灵的道路上,常常会面临到拣选的地步。一位弟兄失业,突然有两份工作请他,其一,是作导游,其二,是作教员。但他说,我知道作导游工作不易,因为人客要找妓,也得导游带去。我问他拣选那一样?他没说那一样,只说导游钱多。我试试他说,那么你就拣导游。他说,这职业不好。我就说,那么,你就拣教员。他说,教员钱少。他面临到拣选的关头,多谢主!这位弟兄灵性有根基,他没有拣不好的职业,来出卖属灵的福气。

  C、但有许多人,他拣选肉体的享受,来出卖属灵的福气。为着肉体的安逸,早晨贪睡不起,出卖晨更属灵的福气。为着肉体的享受,一场宴会、球赛、电影、出卖聚会属灵的福气。为多赚一点钱,把时间精神完全给世界,没有多余的时间,精神来为神为教会,出卖了事奉的福气。

  3. 刚才说为着肉体的好处,什么都可以出卖,国家、道德、生命、廉耻,没有一样不可以出卖。照样为着肉体的好处,什么属灵福气都可以出卖。灵交、聚会、事奉的福气、没有一样属灵的福气,不可以出卖的。

  (三)以扫助雅各家仇敌为患(诗一三七7

  1. 国家最痛恨自己的国民,帮助仇敌。这等人被称为间谍,为奸细。以东是雅各弟兄,但他助仇敌攻自己的弟兄,也可称为奸细。可见肉体不但可恨,而且可恶。

  刚才说到我们有许多仇敌,世界、魔鬼、肉体。魔鬼要攻击我们,需利用肉体作工具。以东助雅各家仇敌为患,照样肉体也助魔鬼为患。

  2. 今天魔鬼攻击的对象。

  A、神的计划,要一个身体,藉着这身体彰显祂的荣耀,推行祂的工作,所以造了亚当。魔鬼攻击对象,就是这个身体,所以引诱亚当犯罪。因为没有身体,神的计划不能实现,不能彰显祂的荣耀,不能推行祂的工作。亚当被破坏,到新约,神拣选马利亚生耶稣的身体,魔鬼要破坏这身体;耸动希律杀婴孩,希律还未杀婴孩,神便把约瑟等引下埃及。以后耶稣出来工作,魔鬼又耸动文士祭司犹太人来钉死耶稣,没有想到,人的忿怒,成就了神的美旨,完成了神的救赎计划。主复活升天,拣选教会做身体,使神继续彰显祂的荣耀,推行祂的工作,但魔鬼还是要破坏这身体──教会。

  B、魔鬼破坏身体的方法,一是同化,使教会效法社会;一是分化,利用人的肉体,制造许多误会、猜忌、疑惑、不满。使人与人之间发生问题,彼此争闹起来,以致?生结党纷争,彼此攻击,彼此毁谤,用这样毒辣的手毁来破坏基督的身体,使神的荣耀不能彰显,工作不能推行。

  C、魔鬼计谋能成功,就是肉体接受魔鬼的计谋。

  一次我讲道论到何谓属灵的基督徒。晚饭后,一弟兄问我何谓属灵?我说,我讽刺你一句,你脸不改色。我说刚才我们吃饭的这饭馆很不错,他说是三等的饭馆;以致令请我吃饭的那个弟兄听了,心中不舒服。后来我们谈到中国人在此地的生活时,请我吃饭的弟兄就说有些人逐家去卖货物,这是下流的工作;其实这话是讽刺刚才说话的弟兄的。这样你攻击我,我攻击你,是因为肉体存在的缘故。

  教会本是羊的牧场,因肉体的缘故,竟成了狼的战场。

  3. 所以以东助雅各家的仇敌,肉体助灵性的仇敌,可怕而且可恨。

  (四)希律也是以东人,也是代表肉体。

  1. 希律叫博士找着耶稣之后,回来报信,让他也好去拜他(太二8

  A、其实他是口拜,心不拜。正如神说,你口亲近我,心远离我。心口不一,就是这种人。外面有敬虔,里面没有敬虔。看得见是一样,看不见又是一样,变成了宗教与生活完全脱节。正如法利赛人,宗教气氛非常浓厚,实际的生活非常卑鄙;他们穿长衣服,经文挂在身上,其实里面充满勒索欺骗诡诈。

  B、肉体与圣灵相争。属肉体的向着世界,为着世界;属灵的向着神,为着神。属肉体的喜欢称颂,属灵的喜欢责备。属肉体的看自己比别人强,属灵的看人比自己强。属肉体的是虚假,属灵的是真实。

  我得罪人时,肉体找许多理由替自己解释;这样饶恕自己,原谅自己。人得罪时,觉得受委屈,真是岂有此理;若不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怎能甘心。属灵的,人得罪我,找许多理由替人解释。饶恕人,原谅人。自己得罪人,坐立不安,羞容满面,若得不到人的饶恕,心总不舒畅。

  C、我们若容许肉体存在,实在是心口不一,活出双重生活,在人前是一样,在人后又是另一样。

  2. 希律很狡猾(可六),他欢喜约翰,乐意听约翰讲道,但是把约翰下在监里,甚至把约翰的头杀掉。原因是约翰责他把兄弟的妻子娶过来,约翰干涉他的私生活。今天许多人也乐意听道,但一干涉他的私生活,就不乐意听,以致许多传道人也不敢讲干涉人私生活的道,可见肉体多么可怕。

  (五)结论

  最后在民数记廿一章,说到以色列人出埃及,经旷野,进迦南;他们原本可以走直路,但因为以东人的拦阻,所以以色列人要绕道而行。本来很快便可以入迦南,结果绕了几十年。

  我们容许肉体存在,好像我曾见过小孩子游戏,把两个小孩绑起来,这个小孩子的右手和那个小孩子的左手绑在一起;这个小孩子的右脚又和那个小孩子的左脚绑在一起,这样向前走;不能快,甚至倒下来,完全停下来。如果容许肉体存在,在属灵的路上,绕来绕去,还是在那里,甚至跌下来。

  今天是我们的近亲拦阻我们,这肉体的拦阻,不但个人灵性不能长进,教会也不能长进。从埃及到迦南,很快便可到,但以色列人走了四十年;我们从称义到成义,本来很快便可以完成;结果三年五年,或八年十年还不能完成,甚至绕来绕去,还得从起初开始。

  保罗在罗马书七章喊:我真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但许多人不觉苦,这是生命未开始。保罗在第七章喊苦,在第八章写圣灵,圣灵能释放我们。当挪亚在方舟过了许多日子,他把一只鸽子放出去,又飞回来,因为遍地是洪水,找不到落脚之处。但又过了几天再放鸽子出去,这次牠不飞回来,因为地已经干了,可以找到落脚之处。洪水表罪恶,洪水干了表罪恶已对付了,圣灵就可以找到落脚之处。圣灵满有能力,能治服肉体。肉体发动,不是靠人力可以治服他,乃是靠圣灵的能力来治服他。肉体被治服,魔鬼找不到机会作工,不但在个人身上找不到机会作工,在教会也找不到机会作工。个人与教会,教会与神都没有问题,所以我们今晚应求神的火,在我们身上作工,对付肉体。── 吴勇《神在人身上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