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五、玛拉基书(教会光景)

 

【经文】玛一章全、二7、三1-2

  玛拉基书是旧约末后一本书,也是耶稣降生前的一本书。在第一章内可见到犹太人当日灵性的光景,以之比较现在教会信徒灵性光景,是十分类似的。

  (一)玛拉基(一7、三1

  1. 是耶和华的使者,或我的使者之意。

  A、使者的使命:为着时代的需要,神要改换时代,就兴起人来。如兴起撒母耳把士师时代带进君王时代;又兴起但以理把被掳时代,带进回国时代。今天是冷淡时代,巴不得神兴起来带进火热时代。

  B、每个时代神子民被仇敌辖制,被外邦掳掠,都是因为他们罪恶的缘故。使者怎样负起从受辖制时代,带进到释放时代;将被掳时代,带进归国时代的使命呢?

  三章二节之:炼金瀑布,这是神兴起人替祂做除罪,对付罪的工作;因为罪除了,才能把辖制时代,带进释放时代,把被掳时代带进归回时代。

  2. 使者怎有能力做这工作?

  A、本书用万军之耶和华说,在一章说过十次,二章有五次,三章八次,四章也有二次。神拣选他做祂的使者,任奉差遣的使命,所以神的话临到他。如旧约先知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但以理书等,都是说神的话临到他。

  B、神的话如火,能做炼金的工作,要把渣滓烧去。神的话如碱,能做漂布的工作,把污秽除去。神的话临到,才是信息;有信息,才有灵力,来对付这黑暗背逆的时代。

  C、所以神的使者,是神拣选差遣的,才有神的话临到他;才有能力来做炼金、漂布的工作,把时代转移过来。

  (二)犹太人昔日灵性的光景如何: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耶和华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么?我爱雅各,恶以扫。

  A、爱雅各,雅各有什么可爱?哥哥向他要一碗红豆汤,他要哥哥把长子的名份卖给他;可见他的心是何等的狭窄,度量多么小,没有骨肉之情,有何可爱?利百加叫他骗取父亲的祝福,他说,爸爸虽然看不见,但他可以用手来摸我;哥哥的身上是有毛的,我是没有毛的,父亲摸出来,定说我欺骗他。他犯罪只怕得罪人,不怕得罪神,有什么可爱?

  B、恶以扫,他有什么可恶?他把长子的名份换取红豆汤,预表看重属肉体的,轻看属灵的。为属肉体的好处,出卖属灵的福气,所以神恶他。

  C、神说,我曾爱你们。到底我们有什么可爱?神爱雅各,恶以扫。我们像雅各一样不可爱,但神爱我们。我们像以扫那样可恶,但神恶以扫,没有恶我们,这是爱的凭据。

  犹太人对神的爱不知道,这是灵性麻木的光景。

  本书四章圣经共说到犹大人问神八次,可见他们的灵性的麻木。

  这八次问号,表明他们灵性完全麻木了。神爱他们,他们不知道,也不尊敬神不知道神,不敬畏神是不知道,污秽神是不知道,夺取神的物是不知道,用话顶撞神也是不知道。

  一个人如骂他也不知道,打他也不知道,用冷水淋他,他也不知道,滚水浇也不知道,这是麻木到极点,危险到极点。

  照样我们的灵性,如对主的爱不知道,得罪人,亏负人也不知道,读经没有亮光,没有启示也不知道,祷告灵里也不通也不知道,这是灵性麻木到极点,危险到极点了。

  (三)灵性麻木的结果

  1. 以神的爱为烦琐。(一13)乃失了爱的缘故。没有爱,而就觉得神的事是重、麻烦、讨厌。雅各因爱拉结的缘故,服事拉班七年,也不觉得重,麻烦,讨厌。可见有爱才有服事,没有爱,便没有服事。

  2. 爱真重要,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对门徒说: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软弱了。这话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心灵,常常不能胜过肉体。保罗被人用棍打,上了木狗,被囚在监里,仍能祈祷,不住赞美。这是什么缘故呢?他说因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有爱,就能胜过肉体的软弱。

  A、没有爱,若遇到一点人来的打击,一点环境来的不如意事,就算我们知道万事互相效力,也知道若不是主的许可,事情不会临到;但心灵总胜不过肉体的软弱,不但不会祷告赞美,反怨声叹气!

  亚伯拉罕有爱,能将以撒献上;以撒是他所有的,独生的,都可以献上。如果没有,恐怕所余所剩的,也舍不得献上。有爱才不觉得神的事为重,因能得胜,而且得胜得很轻松,很愉快。

  B、麻烦──没有爱就觉得麻烦,以神的工作为麻烦。献祭的事,反正都是烧,为何要剥皮,切块,用水洗,太麻烦了。原来神吩咐剥皮,表示神不要这张皮,外面的东西神不要;神不要那种只有口的敬拜,没有心的敬拜。神不要只有仪式的敬拜,而没有生活的敬拜。神不要那张皮,看得见就有敬拜;看不见,就没有敬拜;看得见就有属灵样子,看不见,就没有属灵样子。

  切块,表示没有原来的样子,神造人的目的是按着自己的形象样式造的,亚当吃了禁果,看见自己赤身露体,他把神的形象样式失去了。神今天要在人身上。恢复祂荣耀的形像和样式,但必须我们没有自己的样式,才能彰显祂的形像来。

  那条牛原来的样子失去了,不是一刀便行;乃要一刀又一刀的切,神一次是用人来对付你,又一次用环境来对付你,乃要切去你原来的样子。

  水洗──腿要洗,脏腑也要洗。腿表行为,脏表心思;不但行为要神的约束,心思也要受神的约束。

  没有爱,我们觉得神的事真麻烦,又要剥皮,又要切块,又要水洗,真是麻烦了。

  C、爱真是重要,心中有主爱的人,时常纪念主的爱,思想怎样才能报答主的爱;这爱成为我们奔跑灵程的力量,服事主的力量,和奉献的力量,只有向前,不会退后。心中没有主的爱,就算领受了真道,也没有力量去行,工作没有力量去做。心中所想的是世界,人生目标是自己;所以一切打算也是自己,与有名无实没有两样,因虽名是肢体,但没有功用。

  最后嗤之以鼻,因觉得重,麻烦,对属灵的事慢慢平淡无味,慢慢就讨厌起来;所以嗤之以鼻,索性对神的事,不当一回事了,也不以为要紧。

  2. 藐视神的名。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那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那里呢?(玛一6

  A、儿女应当尊敬父亲,听父亲的话。这里说,我既为父,尊敬我的在那里呢?听我话的人在那里?

  例如,神的话要反复思想,平时听了信息,听的人是听了,有人反复思想吗?但人听戏,过后还在脑中盘旋,想他的做工怎样?唱工怎样?但听了道,传道人下工夫,讲章组织清楚,内容预备丰富,比喻运用恰当,大家听了觉得够味就点点头,不够味就摇摇头。究竟有几人让神的道向他如镜子,看见自己的亏欠,赶紧去对付,神的道向他命令,他领受了马上去遵行。

  儿女尊敬父亲是听话,今日听话的人在那里?

  B、仆主敬畏主人,怕得罪主人,怕主人不喜悦。敬畏我的在那里呢?就是说怕得罪我的人在那里呢?怕我不喜悦的人在那里呢?

  什么使我们得罪神?罪恶、世界、血气、肉体,这些东西都会叫我们得罪神。仆人如果怕得罪主人,他一定要明白主人的心意如何。知道主人憎恶污秽,就一定除去污秽,衣裳清洁,食物也要清洁。知道主人憎恶懒惰,就一定要殷勤。

  C、藐视神的结果,是将残废的祭牲献在坛上,他们献的是瞎眼的,是瘸腿的。不敬畏的,让罪恶,世界,血气去弄瞎心眼的,这是属灵的瞎子和瘸子。(太廿一14)提到圣殿里有许多瘸子瞎子,照样今天在教会里也有许多不尊敬,不敬畏神的瘸子,瞎子。

  (四)关上殿的门(玛一10)。这里讲到神要关上殿门的原因,是因为人徒然烧火。故神的坛必须有两样东西,一是祭物,一是烧火,必须两样兼有才完全。

  1. 现在的情形。

  A、坛上虽有供物,但是污秽的。好像教会有祷告,但那祷告的心是不洁净的。马太五章主说到: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因为不和好,那供物是不洁净的。

  有人献帮助穷人的供物,但那供物是不洁净的;因他不但要得神的赏物,也要得人的赏赐。他所做的不是在暗中做,乃是在光中做。行善应该左手不让右手知道,但他盼望人人都知道;好叫人认识他的爱心怎样多,怎样大。

  B、坛上没有供物,像以赛亚书五十六章指责看守人是哑巴狗,是没有嘴唇的供物;对神不开口,主给他恩赐,领受了,从不说一声谢谢。对人也不开口,从来不对人为主作见证。

  C、当时祭坛有供物,但是污秽的供物,不然就是没有供物。今天教会的情形也如此,不是献上污秽的供物,就是无供物可献上。

  故神痛心的说,甚愿有人把殿门关上,因为有这样的教会,不如没有教会。

  2. 火。坛上不但要有供物,也要有火。这节经文说没有火,所以徒然烧火。没有火的坛不能做什么,无灵的殿也不能作什么。

  A、传道人无火。即没有圣灵的启示,光照,对神的话,看不见亮光,结果只有道理在讲台敷衍应付,没有信息在讲台供应。

  传道人有口才学问,但没有火。所传的道,没有能力,不能打动人的心,叫人为罪、为义、自责。没有启示,没有亮光,不能传出什么,人也听不出什么。

  B、教会没有火,就没有对付罪的力。五旬节时代的教会有火,亚拿尼亚的诡诈站不住。如果没有对付罪的能力,神的殿原是祷告的殿,却变成贼窝了。

  没有火,工作就没有推动的能力。五旬节时代的教会有火,就能将工作由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推到地极。没有火,今年那些人,明年也是那些人;十年前那一处聚会,十年后也是那一处聚会。

  没有火,没有工人产生。五旬节时代的教会,有火,除了信徒外,产生了许多人才,如保罗,司提反,百居拉,亚居拉,提摩太等。没有火,老的一直衰败下去,新的制造不出来。

  C、摩西在旷野看见火在荆棘里,荆棘遍地都是,极平常极普通。但火在荆棘里,就不平常,不普通了。照样信徒很平常,但有火在他们身上,就变为不平常。

  3. 神伤心的说,甚愿有人关上殿门,因为没有供物,也没有火,这样的殿等于没有殿,这样的教会,等于没有教会。

  但神的爱,不可测度,雅各虽不可爱 ,神爱他。雅各与以扫一样可恶,但神没有恶他。

  我们属灵的光景并不可爱,但神爱我们,我们与以扫一样可恶,但神没有恶我们,这爱真不可测度。我们好像浪子,饥饿,破烂,多么可怜!但当他转回,父亲正等待着他,为他预备上好的袍子,鞋子,戒子和肥牛犊,一切齐备,在等待着赏赐给他。── 吴勇《神在人身上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