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篇  神的创造和恢复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十四12

 

我们的神是作事的神。打开圣经,创世记第一章第一节就说:起初神创造天地。神作事,因为祂是爱,爱在那里流露,工作就在那里现出。所以,今天如果没有爱,便没有工作,也不会要工作;但如果有了爱,定规你就看见那里有工作、有劳苦。我们的神作了许许多多的工作,都是为了爱的缘故。

一、神创造天地的目的和恢复的工作

希伯来书告诉我们:神是用祂的话来创造万有的,神说了话,事情就成全了。神既是完全的,祂的工作也必定是完全的;我们因此相信创世记第一章一节那个创造已经达到一个完全地步了。但到了第二节,经上说:地阿,变成空虚和混沌。空虚表明没有物体,混沌表明荒凉。地成了荒凉,显然已失去创造时的完全。这其间一定发生了某些事,使原先所创造的天地遭受了破坏。

接下去,我们看见神的灵就运行在水面上,这句话更确切的意思是神的灵好像一只母鸡在孵着鸡蛋一样,就是说:神用祂的爱来覆蔽这一个荒凉的光景,运用祂的大能开始了恢复的工作。我们手中的这一本圣经,只有第一节讲神的创造过程,从第二节开始以下,全部经文都包括在神的恢复里面,恢复的工作实在比创造的工作更繁多,也更艰难,要花上更多时间,也要放入更多的劳苦,这是恢复工作的性质。有一件事可以看出恢复总归是超过创造的,就是神在恢复时作了一件在创造时所没有的事,而这件事其实是与祂创作旨意发生关系的,那就是创造了人。

人是照着神自己的形像和样式被造的,因此可见,远在创造天地之前,在神永远的旨意中已经有人在那里了。只是在那个创造里,还没有出现,要留到恢复的时候,到了第六天,等神把大地恢复到一个地步,成为人可以居住的地方之后,才把人创造出来。所以恢复工作不单是为了使天地变得像从前一样,也是为着人。这个人是怎么造出来的呢?是神用地上的泥土作成一个人的形状,然后自己吹气进入人的鼻孔里面,于是,神与祂所创造的人之间有了一种直接的关系,这种关系为其它造物所没有的。人里面有一个灵,人可以藉这灵与是灵的神亲近、交通;而且,这灵乃是一个极其宝贵的器皿,可以承受神自己的生命。这是神的造物中,惟有人独享的,天使虽然是灵体,却不能享用这份尊荣。

人之所以如此,乃出于神创造的目的。我们看,当神把人造出来后,就把整个大地的管理权交在人手里,人可以说是神在地上的代表,要借着人使祂造的地恢复到一个地步,不单是Physically,好像物质方面恢复了,更在实际上把整个地变成可以放在荣耀神的脚下,这是恢复工作的目的。创世记第一章中六天的工作,不过都是物质方面的恢复。物质方面虽然恢复了,但实际方面尚未达到神旨意所定的,叫天地都彰显神的荣耀。这件事,神托付人去作,其实最终是借着那个人完成的,那个人就是基督。

以弗所书第一章十节说:到了日子满足,神要叫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里同归于一。主耶稣在十字架上流下宝血,歌罗西书说:因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叫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都能恢复到祂这个丰满里面。中文圣经的歌罗西书第一章二十节译作:既然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可见十字架的工作是包括了整个宇宙,不单叫人与神和好,也叫全宇宙都与神和好了。这句都与自己和好在原文的翻译上有不同,有人翻作Himself,有人翻作Him,即有的作凡,有的作祂。祂是指神说的,那么凡指什么?是指神的丰满(Fullness)。所以说:耶稣的十字架,非仅关系人的得救,而是影响全地、影响全宇宙,要把宇宙万有都带回神的丰满里去。到了有一天,你会看见整个宇宙都在那里彰显基督、都在那里彰显神的荣耀,那是启示录第二十一章至第二十二章新天新地的光景,是恢复工作的终极。神的恢复工作从圣经创世记第一章二节开始,藉主耶稣的十字架奠定了基础,在启示录的末了就完满成就了,这成就是宇宙性的。

二、神造人的目的和恢复的工作

神造人的目的,是要用人来作恢复宇宙的工作。祂派人来作祂的代表,来管理这地。圣经告诉我们,神要人看守、修理神所造的,并且治服一切归给祂。治服的意思是,宇宙所有的都带到主面前,让主在万有上居首位。对于神的交托,人不但没有完成,而且很快就犯罪堕落了,因着人堕落的缘故,万物进到虚空和败坏里面去了。

罗马书第八章说:万物现在都在那里劳苦叹息,因为它们都落在荒凉里,伏在虚空下。它们一面劳苦叹息,一面切切等候神的众子显明出来,到那时就可以得着释放,因为也得了它们的救赎。所以说:人的堕落不单是人自己的失败,连神交给人的宇宙也因此落在荒凉和虚空里面。

宇宙的荒凉和虚空既是由人而来的,这恢复的工作也就由人开始。本来造天地只有六天的工夫,第七天神就安息了,安息的意思是工作已经完成了。人是第六天才造出来的,人一造出来是马上可以进入神的安息里面。人应当在神的工作里安息,而不应当在神的工作之外还有什么工作,如果在神的工作之外还有什么工作,就会立刻失去安息,不但自己失去,连神的安息也被破坏了。

伊甸园中发生了这样的事后,神就到园中寻找人,你在那里?神来审判了人,审判了天地,也审判了迷惑人的恶者。一面祂有审判,一面祂有应许,应许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蛇要伤他的脚跟。审判、应许的同时又有工作,给人穿上皮的衣服。人一堕落,神就开始在他身上作恢复的工作,这工作显然比创造还要艰难,付出代价也更多。造人时不过吹气而已,恢复时却要把怀中的独生子派到地上,受罪人的凌辱,还要为他们钉死在十字架上。

从创世记第三章起,神一直在人身上作恢复的工作,经过旧约时期的预备,到日子满足的时候,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人所生,生在律法之下,把我们这班落在律法咒诅里的人拯救出来,而且得了儿子的名份,被救赎出来的人实在比起初被造的人更显得荣美、更显得完全。就创造工作来说:神造人的工作是完全的;但就造人的目的来说:那时尚未完成;因为神的目的,是让人与自己有生命的联合,藉这联合的生命去担付成就神托付的工作,这工作,人靠着自己没有办法作。可是人非但没有吃生命树的果子,反而吃了神禁止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断绝了与神生命的联接,也就无法应付神交托的工作了。

我们的主是应当感谢的,因祂带来的救恩,不单在消极方面将人的罪污洗除干净,更在积极方面把祂自己的生命赐给了我们。我们的神是应当赞美的,因祂把人恢复到比创造而成的更荣美、更完全。最近的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交通这件事,就是神把这个生命放在我们里面要长大,叫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成为神的众子。神借着祂儿子在十字架上,打了一个胜仗,立了一个基础,然后借着祂儿子的名,将生命赏赐给我们,又借着这生命的能力在我们里面工作,把我们模成祂儿子的形像,成为众子,又借着基督的爱,把我们联结成一个身体,以基督为元苜,渐渐长成满有基督的身量,配作主的新妇。这是神在我们身上的恢复工作,到了有一天,这工作成就了,神把祂众子显明出来,那时你就看见万物都要得着释放;你就看见那个新耶路撒冷出现了,这是神恢复工作的终极;你就听见了启示录第二十一章里的宝座宣告:都成了。

三、神建立以色列的目的和恢复的工作

荣耀的神在迦勒底的吾珥向亚伯拉罕显现,呼召了这一个人,并从他身上得到一个国度,神把以色列从万国万民中分别出来,对他们说话,也借着他们说话,叫他们在地上作神的见证。神应许他们如果听从命令,遵守律法,不但可以继续居住在所应许赐给他们先祖的土地上,还可以作列国之首,成为祭司的国度,被神使用,服事列国,带领列国归向神。这是神为以色列所定的旨意。结果,虽然他们进入了迦南,也成立了以色列国,但从扫罗到被掳去巴比伦,不过才五百年历史。为什么呢?因为拜偶像,离弃了神。神曾经多次差遣先知去警戒他们、劝勉他们,总未能挽回百姓的硬心,终于被神丢弃亡国了。

七十年之后,因着神的怜悯,部分遗民回到耶路撒冷,重建圣殿,并在尼希米带领下修复了城墙。不过,这样的恢复并不完全,以色列仍在外邦的政权统治下,不是独立国家,先是波斯,后是罗马人手下有四百年之久。从玛拉基到新约的四百年间,神没有启示、没有显现,因为那一种的恢复只属表面,实际的光景不能叫神满意,神不能说话。

到了主耶稣来,首先是向着以色列,要作恢复的工作。主差遣祂的门徒往犹太各城乡去传道时,吩咐他们不要去外邦人的城镇,因为祂是奉差遣往以色列迷失的羊那里去。但以色列人不接受这位神差来的弥赛亚,他们的弥赛亚观念是要能够带领人民摆脱罗马人的辖制,而且让民族复兴强盛,成为天下第一强国。他们不明白,神恢复以色列的工作是先从里面而不是先从外面作起的,主耶稣的工作,是将以色列人带回神面前,是属灵的工作,根本不是那些只需要外面复兴的人所想望的,所以他们就弃绝了祂。

甚至主的门徒,也脱离不了这传统观念,直到主升天前还在追问主,这是不是你恢复以色列的时候。所以主对他们说:你们所要知道的,或者说:你们所最关心的那种复兴的日子,只有父才知道;意思是,那日子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要作的事乃是传福音,叫万民归向主。主原是要恢复以色列,只是以色列人拒绝接受神要作的恢复工作,所以,到了主后七十年,犹太人就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在各处受各种无理的迫害,近二千年来,尝尽背逆神的苦果。

但这不是说:神已永远弃绝了以色列。我们看罗马书第九章至第十一章,以色列被丢弃只是暂时的,因为神的拣选和恩召是没有后悔的,有一天神的看顾还会临到他们身上。我们相信,一九四八年以色列复国的事是与此有关的,这应验了主的话: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就知道夏天近了,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就知道人子近了,神的国近了,日子已经到了。

今天,复国的以色列,还只是一个政治上的、外表的复国,而不是神心意中那个以色列,神审判的手仍在她身上,她仍要遭受许多患难;因为神要藉患难来炼净他们。

以色列最大的问题是安全,为了换取安全,他们可以牺牲任何事,但总无法得到这个保证。到了有一天,有一个人出来保证他们,这个人就是敌基督,以色列人就与他立了一个约。到了一七的一半,这个敌基督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了,那时以色列人要受极大的逼迫。这是耶利米书中所提的雅各的灾难。雅各的灾难是对以色列人说的,大灾难是对基督徒说的,是同时发生的。神为什么要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因为要炼净他们,炼到有一天,以色列全国都要得救。这全国得救,不是说身为以色列人就一定得救,当主降临时,他们看到这位曾被他们弃绝的主耶稣,原来就是他们的弥赛亚,他们就同日悔改而得救了。

撒迦利亚书第十二章至十四章记着,那些不承认主的人、作恶的人,在以色列中都被剪除了,剩下的悔改信靠主,这样全国就都得救了。到那时,神恢复以色列的工作还未停止,要到千年国度里,叫神对亚当、对大卫一切所应许的都应验在这个国家身上,那时,全国成为祭司的国度,在地上万国中为首,他们要去教训地上的列国,叫他们归向神。

四、神建造教会的目的和恢复的工作

马太福音第十六章,主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主来地上不光要恢复以色列国,也是要来得着一个教会,从各方各族各国各民中得一班人归祂自己,成为祂的身体,作祂的新妇,与祂同劳、与祂同荣,这是神对教会的心意。主在地上的时候,是在作准备工作。祂说我要,这是心愿,实际的建造尚未开始。祂呼召人,一个一个地带来又造就他们,是在准备材料,好像大卫为神的殿预备材料一样。这些材料都是在祂救赎工作中作成的。

主钉十字架时,约翰见证说:我看见枪刺在祂肋旁的时候,就有血和水流了出来。约翰一再地说这话,为什么呢?因为这流出来的血和水就是教会的材料,宝血洗净我们的罪,主的命如水倒出,叫我们得祂的生命,这就是教会的材料。有了材料,才有建造。到了五旬节,圣灵降下来,把他们浸成一个身体,不论犹太人、外邦人,都在灵里被浸成一个身体,这是教会实际建造的开始。主耶稣在世上三十三年预备材料,使徒行传的历史也差不多是三十三年,是教会建造的时期,福音从耶路撒冷传到犹太全地,传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那时的地极指罗马城。

使徒行传的后期,约主后六十年,教会已经出现一些衰败的情形,彼得后书、提摩太后书,都叫人看见教会渐渐落进荒凉光景里面,之后又过了三十年,到了第一世纪末,十二门徒只剩下一个老约翰了。我们从他的福音书和书信中可以看出,他的知识是恢复的知识,他的工作是恢复的工作。

倪弟兄的《这人将来如何》(What Shall the men do?)这本书详细告诉我们:当约翰蒙召时,他在那里补网。彼得是撒网人,约翰是补网人,网用了多次,会有破损,需要修补,这是补网人的工作。约翰福音与其它福音书有不同性质,它是一本恢复的福音书,是针对当时教会的破口,约翰要人认识这位基督是一位怎样的基督,就是要把教会恢复到神荣耀的旨意里面,所以它比其它三本福音书要更近一些,更深一些。如果再看约翰的启示录,就会更清楚看到,神已经在那里开始对教会作恢复工作了。

我们翻阅教会历史,不难看见在每一个时代,神都在作恢复的工作。何时教会偏差了,总会兴起一些人来作恢复工作。表面看来荒凉不堪,若留心往里面看,总看到神大能的手没有停止。到了第十六世纪,出现了一个真真正正的恢复。当时的天主教会已经堕落到一个地步,所有的真理都被埋没,一切都落在遗传里面,可以说:已经堕落到不能再堕落的光景。那时,神就来作了极大的工作,这工作一直持续到今天,祂要恢复到一个地步,得着一个荣耀的教会。

有一次,倪弟兄去英国和史百克弟兄在一起,史弟兄问他一个问题:在圣经里哪一章是最难应验的。倪弟兄回答是以弗所书第四章,什么时候我们能在真道和认识神儿子上同归于一,这是最难应验的。但连着的第五章,什么时候教会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没有瑕疵、没有皱纹等类的病,可以献给基督作新妇,这也是最难应验的。倪弟兄曾说过,他读罗马书的时候很有安息、很有把握;但读到以弗所书,他便担心,不知神如何把这件事应验。但神的恢复就是要达到这个地步,叫神的众儿女、众圣徒在神的真道和认识神儿子上同归于一。

今天,我们已经在圣灵里面合一了,但可惜许多时候,我们并没有竭力去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在认识神儿子上,我们根本没有所谓的真道,这真道就是犹大书里所说的,神一次交给众圣徒的那一个真道,这是我们的整个信仰、整个真理、整个圣经;我们并未在这上面达到合一。我们说认识神的儿子,是指着经历来说,在经历神儿子上,也没有合一。你有你的是,我有我的是,因着彼此不认同,就彼此相争,彼此为敌。看今日的环境,要在真道和认识神儿子上达到合一,简直毫无希望,而且越看越不像,越看越远。所以,倪弟兄和史弟兄都同意以弗所书第四章最难应验。

但我们相信,神是信实的,祂是阿拉法、祂是俄梅戛。祂开了头,断不会有无法完成的事,也许我们不知道祂要怎样去作,但我们知道祂所定下的都必成就。我们怎能相信,因为在启示录第二十一至二十二章,我们看见了神恢复工作所成就的那个被恢复的教会、那个新妇。多年前,我曾问过倪弟兄一个问题,我问的是以弗所书第五章荣耀的教会,没有斑点、没有瑕疵,这个怎能应验呢?在我看来,这个不成,那个不对,越看斑点越多,瑕疵越多。倪弟兄回答我一句话,他说是得胜者的原则。这句话在我里面给我一个开启,这就是启示录第二章至第三章中的原则,圣灵向众圣徒所说的,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得胜,得胜!今天也许你看不见神的那个恢复,而且越看越荒凉,但里面却有人听见圣灵的声音,凡听见而响应的,在神面前就是得胜者。

这些得胜者,都是种在身体上的,是为全体而得胜。如果你看见一块田地有了初熟的果子,就可以保证这块田有收成。得胜者是全体的代表,神看见他们如同看到全体一样。在这个我们看为荒凉的教会里,神的恢复工作可能先落在得胜者的身上,要借着他们达到全体。好像当年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回到耶路撒冷的不过很少数,但他们在耶路撒冷建造祭坛时,用了十二块石头代表全体以色列人,所以他们在那里是代表全体以色列人归回到神面前。得胜者的原则就在这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整体,神从他们身上接受了整体。

所以面对荒凉,我们不灰心丧胆,因为在荒凉中,神进行着祂的恢复工作,我们要作的事,就是把自己交托在神大能手中,让祂的工作在我们身上有所成就。在启示录中,你看见新妇有两次被提到,一次在第十九章,一次在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是在千年国度的时候,第二十一章是在永世里。我个人看法,第十九章的新妇是得胜者所代表,第二十一章的新妇是全体,这是一个被恢复到完全的教会,是神建造教会的成全。── 江守道《神的工作反思与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