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篇  合神旨意的同工

 

一、主耶稣的榜样父怎样作,子也照样作

在约翰福音第五章十七节,主耶稣在那个节期里医治了一个三十八年瘫痪的病人,因为是安息日,犹太人就责备祂怎么在安息日作这事。主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接下来,我们还听见主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

创世记第三章记载人一犯罪,神的安息就没有了,父从那时就开始作工,一直作到今天。主的意思说:我不是凭自己今天作了一件事,而是父一直作事到今天,我因为看见父今天在作这一件事,所以也照著作;我不是在作自己的工,你们所看见的乃是父的工。也可以这样说:是父在祂里面作的。我说的话,不是我说的,是父在我里面说的;我作的事,不是我作的,是父在我里面作的,子与父原为一。

因此,犹太人要用石头打祂,因祂不但在安息日作了事,还说了僭妄的话。但这是事实。主一生的工作,没有私事,没有一件是在父的事情以外,祂把一切都奉献上来完成父神的旨意,甚至于喝苦杯、钉十字架。主知道,祂到地上就是为了这苦杯、这十字架;但我们看见在客西马尼园,祂还在那里祷告:不要照我的意思,要照你的意思。十字架不是祂的目的,父神的旨意才是祂的目的。背十字架,是神的旨意,祂就背;若不是,就不背。祂的整个人生都是为着神旨意的。他对门徒说:这是父所给我的杯,我岂可不喝吗?祂的一生都在作父的事,父作,祂也照样作,是让父在祂里面作,这就是主工作的原则。

二、主耶稣的教导用信来作神的工

那么,我们的工作呢?我们的工作是什么呢?约翰福音第十四章二十一节主告诉门徒:我所作的事,你们也要作。我们当作的就是主所作的事;主怎样照着父作的去作,我们也应当照着主所作的,这是我们的工作。在我们的感觉里,一提到神的工作,就立刻联想到各方面的事务,如怎样传福音、怎样造就圣徒、怎样建造教会、怎样医病赶鬼、怎样作这个作那个,我们很自然会往这些方面想。但圣经却告诉我们,神的工作是单数的,不是多数的。

我们记得在约翰福音第六章里,当主藉五饼二鱼叫五千人吃饱后,有许多人因此紧紧跟随了主,他们急切地问主,要作什么才是作神的工呢?在他们的问题里,我们要作什么中心是作。提到工作,人自然会想到作,那有工作不是要作的呢?人的观念总是这样。还有在他们那个问题里,神的工是多数的,因为他们看见主耶稣在那里分饼分鱼,在那里医病赶鬼,在那里作这作那,辛苦劳碌为神作许多事情。

但主的回答十分叫人稀奇,主说:你们信,这就是作神的工。主回答中的那个神的工是单数的,这实在让我们看见,神的工只有一个,并非像人们所想象的有许许多多的工;而且,这一个神的工不是要我们去作,而是要我们去信。为什么这一个工对人来说要信,而不是要作呢?因为那一个工只有神自己能作,人所能作的只有信。信的意思就是相信接受神自己的工作,先把自己放在主的手里,让祂来工作,如果我们让祂来工作,就会在我们身上产生出祂的工作来。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

如果我们不抓住这原则,工作的出发点放在作上而不是放在信上,只凭着自己的意思去作、凭着自己的力量去作,我们就不能说是作神的工,只能说是作自己的工,最多也只能说是为神作事。我们在为神作事,而不是与神合作,称不上与神同工。与神同工才是作神所作的工,这工只有一个,不是多数的。

我们里面实在需要这一个启示,神的工作只有一个。不管我们在那里作什么,传福音也好、造就人也好、探望也好、赶鬼医病也好、作任何的圣工也好,都必须和神的那个单数的工连系在一起;否则,我们就从神的工作里流出去了。传福音等等的工作,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什么时候,把这些当作我们的目的,我们就要从神的工作里流出去了,变成作我们的工作了。

也许我们会觉得,上述我们所作的那许许多多的圣工,正是神的工作。我们实在需要看清楚,神作的那个工,也就是主说的,我父作事到如今,我也作事,那事究竟是什么?神在永世之前就立定了一个旨意,这旨意在以弗所书、歌罗西书中说出:是要叫祂的儿子在万有上居首位,叫天上地下一切所有的在祂儿子里同归于一。神的旨意就是要把人赐给祂的儿子,教会成为祂的配偶,作祂的新妇,与祂同荣。因着这个旨意,产生了神的工作,神在地上的工作就是指着这件事。如果有人在这件事以外,还有其它的工作,使之脱节成为单独的东西,这人就从神的工作里流出去了。他们只能说为神工作而不能说作神的工。这个原则,我想是需要我们常常到主面前来省察的。

三、先拆毁而后建造,拆毁比建造的工作更多

人如何鉴定自己是在作神的工?如何明白那些真是神的工?如果我们真的在这个工作中,都会发现同样的光景:创造的工作少,恢复的工作多;消极的工作多于积极的工作。你会发现许许多多的事,都是先要拆毁,然后才把它建造。记得神呼召耶利米时,就对他说:你的工作是拆毁、毁坏,然后才是建造;而拆毁的工作比毁坏的还要多。我们在做神工作的时候,也常常碰到这样情形,发现许多光景不在神心意之内,这些东西若不拆毁,就不能建造。好像一个罪人,如果不悔改,就没办法接受主的生命一样。

今天,我们也看见在教会里有许多情形,不是出于神,而是出于人,如果这些东西一直放在那里,就永远不能作建造的工作。你在那里建造,别人就把金银宝石草木禾禾皆一齐合起来建造,这是没办法造起来的。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在弟兄姊妹们的身上,我们都感觉到同样的情形。如果真是神的工作,你将看到许多拆毁的工作,如果我们不接受拆毁的工作,便不能接受建造,这是恢复路上必有的光景。感谢神!祂是创始成终的,祂作了工,必定要完成,祂不会半途而废。── 江守道《神的工作反思与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