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篇  如何作好神的工

 

一、两个基本原则

1. 神的工,惟有神能作

我们对神的工有了相当的认识后,接下去要来看如何作神的工,这事第一个要抓住的原则是:神的工,只有神能作。在创世之前,神就在自己里面定规了一个旨意;根据这个旨意,祂就安排了一个计划;然后根据这个计划,用自己的大能大力将它成就。这是以弗所书第一章九到十一节所给我们看到的。神的工作是自己定规的,自己计划的,以自己力量来完成的。

严格说来,如果神不启示,人根本不知道祂的旨意是什么,也不知道祂的计划是什么;所以没有启示,我们就没有办法作神的工。我们若不知道祂要的是什么,祂要怎样来作,我们所作的便是出于自己的认为,用自己力量来作我们所认为神要作的事了。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十一章里,对神的救恩有一段赞叹的话,他说:深哉!神丰富的智能和知识!祂的判断,何其难测!祂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祂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祂,使祂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愿荣耀归给祂,直到永远。

这里告诉我们,神的智能和知识是丰富的,祂的判断、祂的脚踪,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当神在定规祂的旨意和计划时,我们并没有参与,一切都是本于祂,也是靠着祂,也都归于祂;祂定意、祂计划,祂也成就。

神有一个专一的旨意;因为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有一个旨意是单数的。比如罗马书第十二章二节:我们要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这个旨意是单数的。圣经里面这个单数的旨意,就是神在创世之前,在自己里面,照着自己所喜悦的,所定规的那个旨意。所以,这个旨意是专一的,所有所谓神的旨意、多数的旨意,对这个的,对那个的,对这事,对那事,都包括在那个旨意里面。如果能摸着那个旨意,零零碎碎的旨意就很容易明白。如果所寻求的不过是零零碎碎的旨意,而对神的那个专一的旨意不明白的话,也就很难明白那些零碎的旨意。

神的旨意是专一的,计划也是全盘的,祂在永世里确定了一个旨意,祂在时间里安排了一个计划,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Dispensation,在每一个时代里,神全部都安排好了。并不用人作祂的谋士,我们根本不能参与祂的计划,这计划是全盘的、完全的,谁也不能修改或增减。这一点,我们必须清楚,在神的工作上,我们毫无所能、也不知道,一切需要神的启示,一切需要神的驾御。否则,在神的工作上必毫无地位,毫无用处。

我想,这第一个的原则是很简单的,很容易明白的,但我们仍要时常提醒,恐怕有时忘记了,就在那里用自己的聪明智慧来测度神的旨意,替神计划、替神安排,又藉自己的力量来完成,不但令自己从神的工作中流出,而且把神的工作破坏了。

2. 离了主,我们不能作什么

约翰福音第十五章,主明明告诉我们:你们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你们离了我,就不能作什么。凡事奉神的人,都必须被神带到这个地步,看见如果离了主,我们便不能作什么。实在说来,在进入事奉神的过程之前,在开始于主的工作上有份时,就必须先被带到这一个认识之中。我想这一点,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经历。

我们信主之后,第一个心意就是要事奉主。这是很自然的,也是很应当的。摩西对法老说:神说:容我的百姓去,好叫他们事奉我。我想,每一个蒙拯救的人里面都会有这个心意;有的弟兄姊妹觉得是神来呼召他们事奉,所以他们才有这颗事奉的心。感谢主!我自己的感觉说:每一个信主的人,信主之后,就应当有事奉神的心。如果蒙恩以后,没有这心,还需要一个特别的呼召来事奉神,这个得救有问题。

但有事奉的心,不等于就可以作神的工。我们没有得救时,我们承认不能作什么,我们的义行好像破烂的衣服一样,神不喜悦。但如今得救了,就觉得可以事奉神。从前怎样事奉世界、罪恶、鬼魔,现在转过来要事奉神了。这是很自然的事。因此,在事奉神的这第一个阶段,如果不是全部,也大部分是用我们天然的智慧和能力。我们根本不知道神的旨意,就把自己的意思当作神的旨意;根本不知道神的计划,就自己作计划安排事奉的事情;根本不知道神的能力,就倚靠自己天然的能力来作,我想我们都经过了这一段所谓胡涂的热心。

我回想得救后那一段所谓胡涂热心的日子,热心实在是热。那时读高中三年级,得救后心里火热,就在学校内组织祷告会,请外面的弟兄来校园讲道,也组织布道团到乡下传福音。记得有一次到乡下布道,那里有一个人得了脑膜炎,已经死了,但我们都进去,有人按他的头,有人按他的脚,在那里为他祷告,其实他已经死了。记得那时开布道会时,我们这些年青人,都到马路上拉人进来听道。有一个拉洋车的车夫停在那里,我们请他进来,他却不肯,因为拉着洋车等人坐。我就在外面对他讲,他不要听,把两边耳朵摀着,我就拚命大声对他说。这胡涂的热心真得非常之热。但在这一个阶段,我们根本不知道神的旨意是什么,祂的作为是什么,根本不晓得倚靠祂的能力,以为自己能,所以就自己来作。

感谢神!慢慢地给我们看见了,离了主,我们不能作什么。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发现,如果没有这个发现,事奉就没有路。当然,这个发现愈早愈好,也愈发明白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我们的才能,乃是倚靠祂的灵方能成事。我们记得摩西四十岁的时候,有心要事奉神,但他倚靠的是自己的智慧、勇力和口才,结果,不但不能完成神要他拯救以色列人的目的,反而延迟了四十年之久。神要把他带到旷野,用四十年时间把他天然的口才、能力消耗殆尽。他写诗篇说:一个人一生是七十岁,如果强壮,可到八十岁。现在八十岁了,按着自己的估计已经完了,什么也不能了。所以,当神呼召他的时候,他说:我不能,不能说话,没有资格,也不配去见法老。这个时候,他才看到自己不能,但是主能。

二、神与人同工福音的奥妙

如果明白了事奉神工作上的两个基本原则,即神的工作,只有神能作;我们离了祂,就不能作什么,可能叫我们的心产生另一个问题:如果这样,何必要我们来帮忙,既然我们会愈帮愈忙,倒不如全由神自己去作好了。这样,我们就站在一个完全被动消极的地位上对神说:神阿!你既然有了旨意,有了全盘计划,你是大能大力,没什么可以阻挡你,你的旨意一定会成功的,那么,就请你去作吧,至于我们,坐享其成好了。

但奇妙的事就在这里,神是说,祂的工作只有祂能作,你们不能作;但祂却又要我们与神一同来作。我想这就是福音的奥妙。为何如此?是因祂爱我们的缘故,为着这爱,竟然拣选呼召我们这班无用的,不但无用,还会给祂增添许多麻烦的人在祂的工作上有分。我想,如果神单独作事,事情会作得更快更完美,但如今召了我们来与祂同工,就生出许多麻烦,要拖延祂的许多时间。但奇妙的是,祂是这样作,这是祂的旨意。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五章说:不是你们拣选我,是我拣选你们,派你们去结果子,叫父能得着荣耀。可见,神要人来作祂的工,但不是出于人自己意思的拣选,乃是神拣选、神呼召我们。

三、在作神的工上的几点提醒和勉励

每一个圣徒都是被神拣选,被神呼召出来事奉神的,尽管各人的事奉职分不一样,但事奉的性质都一样,就是与神同工,作神的工。保罗在加拉太书说:那在母腹中把我分别出来的,又用祂的恩召来召我的神,祂把祂的儿子启示在我里面,好叫我把祂传给外邦人。

我们在这里也是这样,因着神的恩召,因着主耶稣在里面的启示,我们就把我们的主传给世上的人;我们的工作,就是基督耶稣和祂的十字架,我们的工作就是让神的旨意成就,基督成为万有之首,我们伏在元首之下,我们要被神使用,把万有都带到神的脚前。这是神要我们作的工。有了这基本的认识后,我想我可以谈谈几件对事奉神的人来说,需要提醒、需要彼此勉励的事。

1. 需要交通

我们必须与主有交通。我们的工作是结果子,结果子的枝子必须是连在会结果子的树上,这树就是基督。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这是联合,是神作的,哥林多前书第一章三十节说:你们得在基督里,是本于神。对于已经被神联合在基督里的人,主说: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里说出了交通,这交通我们是要负责的。联合开了交通之路,但若不实行交通,就好像枝子外面看来还在那里,实际上里面已经断了,或已经被折断了,就不能结果子。许多弟兄姊妹的家里都挂了这幅字,我家也有:

神注意我们所是的,过于我们所作的,真实的工作乃生命的流露。算得数的事奉,总是基督的活出。将自己献给神,不是为神作工,乃是让神作工;凡不让神作工的,就不能为神作工。

真正的工作乃生命的流露,算得数的事奉是基督的活出。圣经开了我们的眼,叫我们看见奉献不是替神作工,乃是让神在你里面作工。如果我不是与主在里面有交通,就根本不知道祂的旨意、祂的计划,也不知道祂要在我们身上作的那一份。交通不仅叫我们可以晓得,而且也叫我们时刻从祂接受生命的丰富,靠着这生命把工作活出来,同时也把基督流露出来了。这是葡萄枝结葡萄的道理,不在乎枝子自己的用力勉强,只在于里面的生命交通。

举个例子,我们都知道在事奉的事情上需要祷告。我们许多时候,在那里开会,计划怎么作神的工作,开始的时候,不错也作一个祷告,我们在那里求神指示祂的旨意,但这一个祷告可以说只是一个开场白,祷告过后,就在那里商量、计划、定规,最后再作一个祷告,就是求神在我们的定规上盖一个印,那么,我们就可以去作了。我们实在要明白祷告是为了交通,交通才能明白神的旨意、神的计划,明白才能倚靠神,否则,我们就会倚靠自己,甚至变成作自己的工。因此,事奉的第一重要原则是交通,必须在灵里与主有交通;借着交通让活水流出来,这活水就是主的生命,是从祂腹中流出来的活水江河。

2. 需要启示

人要作神的工作,就必须先从神那里得着启示。在新约里,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保罗。他没有启示的时候,是法利赛人扫罗,他说自己在服事神,而且发热心,结果大大地逼迫信主耶稣的人。那时,他的服事是照着犹太教的遗传,在当时人的眼中是最好的,但这样的服事是瞎眼的,愈事奉,神的工作就愈受亏损,因为祂没有启示。等到在大马色的路上得见真光后,才开始能照着神的旨意来事奉。在我们的身上也是这样,当我们没有启示时,事奉实在是胡涂的,还认为这些事奉一定是神喜欢的,但到了有一天,神开了我们心眼,才知道原来过去那一段时间是在黑暗中摸索,不知道自己作了些什么。

事奉神需要工作,但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许多时候,我们工作、工作,就活到工作里面去了。我看过一本小册子,里头有一句话:我们不能活在工作里头,我们要活在基督的生命里头。在我们的工作起头的时候,很可能是为着神的旨意,也有一点启示,但工作、工作,工作到后来,好像已经相当老成了,不觉得需要交通,不觉得需要从交通中去得着启示,我们就是作、作、作,没有时间好好等候在主面前、没有时间好好祷告、没有时间寻求主心意、没有等候主的光照和能力,我们实际上是活在工作里头,这是许多事奉神的人事奉长久时候容易犯的毛病。所以,常常要记住:活在基督的生命里头,与主有不间断的交通,接受主的生命、主的启示。

今天许多所谓作神工作的都是根据遗传,很少根据启示。遗传是从人来的,可能很准确,但大部分是偏离了。主耶稣对文士和法利赛人说:你们遵守古人的遗传,把神的诫命,不但是埋没了,并且是违背了。犹太人的遗传本来是从神的诫命来的,这传给摩西的诫命原是活的信息,只是到了后来,历代的文士给了许多的解说;当时目的旨在把律法的原则化为具体细则,用来指导以色列民的生活。这些出于人意的解说愈到后来,与神的心意偏差就愈大了。

比如圣经叫人要守安息日,他们就对什么是安息日里作工下了许多定义,就如折麦秆不算作工,把秆折了再用手磨碎穗子就算作了不当作的工,这就埋没了安息日的真义。圣经叫人要孝顺父母,但他们的解说却到了这样的地步,你只要说已把孝敬父母的奉献给神了,就可以不必奉养父母了,也不必去管他了。这就是遗传,不但埋没了神的诫命,而且违背了。今天基督教在事奉神的事上,遗传实在太多了,二千年来,积留下来太多的遗传。开始的时候可能会帮助人,但这些出于人的东西渐渐把我们带到神的生命和启示以外去了。我们必须求主给我们里面有启示,好叫我们清楚知道自己在作些什么,免得跟着人的遗传,被瞎子带到坑里去。

3. 需要十字架

有一句话说:事奉的基础是生命,事奉的方法是十字架。作神的工,基础是生命,而不是人的知识、才能。作世上的事,有知识才干就可以了,但在事奉神的事情上,却不但作不来,往往还会毁坏神的工。因为最拦阻神工作的,乃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天然、肉体,我们自以为是的才能。

在我们普遍的经历中,当神怜悯光照的时候,就会发现我们的事奉是很掺杂的,其中自己的成份比主的成份更多,天然的比属灵的更多,倚靠自己口才、知识比倚靠圣灵能力更多。我们经常也会如此劝勉弟兄说:你如今得救了,要奉献给神了,如果你有音乐天赋,要把这才干奉献出来,在教会领唱诗歌;如果你是一间大公司的经理,信了主就应当把才能献出来,到教会来作长老,管理这个家,把自己的才能献出来给神,就可以在神的工作上被神大大使用。我们这样作法,反而害了神的工作,因为神根本用不着这些东西。

你看摩西,他四十岁盛年就学了埃及一切的知识,很有口才、很有能力,但他的能力只能打死一个埃及人,他的口才连一个弟兄也说服不了;还啝误了神的工作四十年。不是说,摩西的口才、学问、才能神不用,我们看到以后神用了;只是要用之前,必须先把这些东西经过十字架的对付,带到死地,然后在复活的里面,神才使用。换句话说:不是人自己在用,是神来用,所以荣耀不归于他,荣耀归于神。

我们身上那些天然东西,不但不能事奉神,反而会极大地拦阻神的工作,神要使用我们这个人,那些天然的东西一定得经过死,其中有的死了不能复活,就让它过去;有的死了又复活了,神就可以用。这是十字架的工作。如果看今天的事奉,凡不肯学这十字架功课的,在神的工作上就会拦阻多而成就少。表面上也许作了很大的工作,很有成就,但在神的面前是草木禾禾皆,不是金银宝石。草木禾禾皆是出于人的,人的性情、人的才干、人的能力、人的工作;金银宝石才是出于神的。

要作神的工,十字架是必须的。宝贝放在瓦器里,瓦器若是完整,或者经过修饰的,里面宝贝的能力就彰显不出来。瓦器一定要破碎,破碎之后,宝贝的能力就出来了,是莫大的能力。这是执事的一个秘诀,保罗说:我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治死,好让耶稣的生,也在我的身上,也在你们的身上。我们必须要接受十字架的治死,把我们的能、我们的会、自己的倚靠、自信、智慧全交出来,让耶稣的死来治死我们。耶稣的死有治死的能力,这样耶稣的生就能在我们的身上发动出来了。所以说:我们没办法逃避十字架,不然,事奉定规会出问题。

4. 要忠心

我想忠心在事奉神的事情上是很重要的。哥林多前书第四章一至二节说: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这忠心是指着什么说的呢?这忠心不是指一件事说的,不是有一件事就忠于这一件事,认为对这件事忠心去作就成了;也不是忠于一段道理,有人因忠于一段道理的缘故,就与弟兄相争甚至闹分裂;也不是忠于制度、组织,我们为了一个制度、一个组织,常常可以忠心到一个地步,比对主的忠心还要忠心;保罗算是一个忠心的人,神也没有要我们不论他是否对错,都铁定跟从他。神所要的忠心,就是忠于我们的主,也就是忠于祂所给我们的异象。所以保罗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天上来的异象。保罗忠于主给他的异象,这是他对主的忠心。

我们的主在论到仆人的比喻时,都是重在忠心这件事上面,你这有忠心有见识的仆人,见识是明白神的旨意,忠心是忠于神的旨意。主看重我们有没有忠心,当祂回来时,要以忠心和见识来评价我们一生的事奉。在启示录中,你看见那时有一班人跟着主同来,那一班人是蒙召、被拣选和忠心的人。当我们在作神工作的时候,会发现许许多多的挫折、许许多多的艰难,我们很容易因此而灰心、很容易采取妥协的办法,还可能很容易就放弃了。所以,我想在这一点上提醒一下,尤其那些处在磨难日子里的弟兄,要记住主对士每拿教会所说的话:你们要忠心至死,就要得着生命的冠冕。

5. 要配搭

神的工作只有神能作,但神呼召我们来与祂同工,我们不但与神同工,且因着与神同工,我们就彼此同工。这就是一个身体的原则。歌罗西书第二章十九节,从正面看,第一句是持定元首,第二句跟着是全身肢体的相助联络,也是说:若持定元首,全身就会联络的合式。我们全身靠什么来联络呢?就是靠持定元首;若不持定元首,这身体就分散,散掉了。神把我们配搭在基督的身体里,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给我们看见,这个配搭是神作的,叫我们以基督为元首,我们彼此为肢体,肢体之间总要彼此相顾,互相配搭,免得身上分门别类。

所以在神的工作上,我们不能单枪匹马。不但要紧紧倚靠元首我们的主,也要注意彼此肢体的配搭,因为没有一个人,他有全备的恩赐。保罗虽然是大使徒,但我们仍看见他常常有配搭,有时与提摩太配搭、有时与西拉配搭。可见他事奉神并不是单枪匹马的,他需要提摩太;当然,提摩太更需要他。对他来说,不但这些亲近的同工不能或缺,并且他寄给各教会的书信中,常常在神的工作上借着信心和爱心将自己交通与众圣徒,他显然与众肢体在基督里配搭在一起了。

所以关于配搭这一点,我们要注意,也要被提醒,免得你去作你的事,我去作我的事,各人只顾作自己的事。那样,很容易变成你作你的工,我作我的工,而不是一起配搭作神的工了。这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如果我们只是单枪匹马地在那里作,很容易落到自己的工作里头;要是能与弟兄姊妹们配搭在一起作,就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帮助我们避开那个危险。

一九九六年八月五至六日在西雅图同工们所释放的信息

── 江守道《神的工作反思与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