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在今时代的工作

 

读经:以弗所书四章七、十一至十六节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赐恩赐的度量祂曾赐好些使徒、好些先知、好些传福音者、好些牧人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目的为着那职事的工作,目的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在信仰上,在认识神的儿子上,同归于一;直等到长大成人;直等到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原文另译)

 

      我们要再往下看神在今时代的工作。从以上的经节可见,神在今时代的工作是要建立基督的身体,因此教会的工作也需完全一致──为建造基督的身体: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看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没有一个差会、圣经学校或布道团等能取代教会或从事教会的工作。

 

{\Section:TopicID=220}为要成全圣徒】今日一般的教会都着重在拯救灵魂,但在新约中──在以弗所书里──却不是这样。基督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者,有牧人和教师,是为什么?是为着成全圣徒。今日教会似乎只注意救人免入地狱受刑罚,免去悲伤与损失,这是好的,但这不是神对教会的心意,也不是祂向教会的工作。祂指明教会的职任是成全圣徒。因为祂的工作和所定规教会的功用是为着建立及建造身体。有人说从主耶稣道成肉身来看,神给祂预备了一个身体,既是如此,神今天也正为祂预备一个身体,将使徒、先知、传福音者、牧师和教师赐给教会,都是为着建造这个身体。他们既是身体上的肢体,理当是为着建造身体的。身上的肢体都该是为着身体;赏赐给教会的恩赐,仍是身上的肢体,自然也是为着身体的。身体的本身是为着身体的长大成熟。

 

{\Section:TopicID=221}不是教训而是生命】如果要为神作工,能够在教会之外另立差会、布道团或其它机构吗?不能!因为那必须是出自教会本身──就是身体──来作身体的工作。同时也因为那样作,反而会产生一些或小或大,颇具组织的或倚靠信心的单独工人、个人工作,或独立的差会。什么时候离开了身体,就是离开了神的命令。这不是一个原则或一个教训,而是一项生命的问题,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启示,你就不会再作只和个人有关而无分于身体的事。你会体会并知道那是错的,即使是一件小事。单独与个人主义在主面前是站不住的,因为那是自己,是你,不是基督。

      你是否把这当成一种教训?你认为这是一种教训吗?如果你没有身体的感觉,你就仍然停留在头脑里而不是在启示中。若是如此,你只有外表的了解而没有真正的进入,那就顶不自然,对你也不是生命,只是在你头脑和心思里的一样东西而不是一种启示,否则你必定会有身体的感觉。如果那是一件你能推诿、逃避或搁置的事,你就还没有身体的启示。

      若是你真藉着启示体验到你是在身体里,从此就无法逃避了。你没有办法,毫无选择,只有一心走上这条路。如果你不肯这样走,就无路可走,因为你已经藉着启示看见了身体。只要那是启示,就定规成为里面的──是在你的灵里;绝非外面的──只在你的心思里。

      在教会即祂的身体之外,神不可能工作。如果你去一个地方,在那儿有一个真实的教会,是基督身体的彰显,你就不可能与教会分开而另有工作。不要认为只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者和教师是神为建造身体所设立的工人;并不尽然,每个身体上的肢体也都是为神所用来作神的工,为着身体以致得以建立身体的。不是说有些是工人,而有些只是身体上的肢体。所有的信徒都是工人。基督的身体为建造身体的,一切必须从身体而出也必须是为着身体。

      我们不是来创设或建立一个组织,或主张一种敬拜的方式,更不是推动一项新的运动。我们乃是要在基督的身体里作祂生命的彰显。比方在上海,只要有一个事奉是归于主的,只要有一个人是属于主的,则都具有基督生命的一个度量,因此我们拥有他们,他们也是属于我们的。不在乎他们承认或不承认,他们永远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也是他们的一部分,除非是活的,否则就不是教会,死的东西不能是祂的身体。

      往往维系一个差会或一个工作的都是一些教义、教训,或是几位本身很属灵的创办人。主必定要把我们从这些当中释放出来,因着那都是死的规条。圣灵不能支持或供应这些组织,因为那仅是一件件的事而已,圣灵只能使用一个活的有机体──基督的身体,即是教会。所有的事奉必须是出自教会且是为着教会的,好使教会得着建立与造就。

 

{\Section:TopicID=222}如同一个身子】所有的目标是奠立在以弗所书四章十三节上: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这绝不可能实现在个人身上,只有在一个身体里才能实现与达到。因此我们恳求主对付我们,除去所有的个人主义、一切出于自己的想法和定规,以及个人的工作和运动。我们所有的生活必须在身体里,求主教导我们如何在其中生活。身体的生活并不是我们可以研究出来的,只有当我们得着启示而活在身体里,它就成为一种顶自然的生活。―― 倪柝声《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