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祭司的职事

 

读经:

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十三1~2)

利未的曾孙,哥辖的孙子,以斯哈的儿子可拉,和流便子孙中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与比勒的儿子安,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来。聚集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可拉招聚全会众到会幕门前,要攻击摩西、亚伦,耶和华的荣光就向全会众显现。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你们离开这会众,我好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这样,他们和一切属他们的,都活活的坠落阴间,地口在他们上头照旧合闭,他们就从会中灭亡。(民十六1~319~2133)

后来我所拣选的那人,他的杖必发芽,这样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们所发的怨言止息,不再达到我耳中。第二天,摩西进法柜的帐幕去,谁知利未族亚伦的杖已经发了芽,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凡挨近耶和华帐幕的,是必死的,我们都要死亡么?(民十七5813)

 

      所有服事教会的人要首先事奉并尊荣主,他们有时被称为基督的执事,或是神的执事。先知和教师特别是被称为服事和事奉主的。服事教会或服事人是与服事主不同的,只有第一种服事而没有第二种服事的,在主面前的价值甚小。虽然福音的需要和工人的需要是经常的,但神也有祂自己的需要。如果因看见工作或工人的需要而仅是去满足这个需要,是不能算为与神同工的,因其并非为满足神的需要,也不是照神所要、所呼召的来服事祂,那已经是失败了。

      如果仅有先知的职事,而不能同时具备祭司的职事,这样的工作就没有什么价值,也不能建造教会。比方我的右手受了伤且剧痛,如果我的左手想要帮助它,但发现除非透过大脑,我的左手无法直接帮助右手的,两手之间只有透过大脑才能互相沟通。左手要帮右手的忙,不是为它本身而是为了头的缘故。因此任何职事不是经过元首并为着元首的,都没有什么价值,并且只会带给自己与别的肢体更多的麻烦。

      任何事奉若失去以祭司的职事为主体,就已注定失败。如果一个人没有先进到主的面前,他就不能从主的面前带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或事奉。如果我们不能像祭司侍立在神面前,则我们所有的工作和见证,四处奔波,甚至拚命作出来的事奉,只是一种对人的工作而不能让神满足。

 

{\Section:TopicID=240}祭司的呼召与资格】什么样的人能像祭司进到神的面前呢?旧约时代的祭司与在新约里的是一样的,我们将成为一个祭司的国度──在神面前不仅是众君王,也是众祭司。这原本是神起初的计划,但以色列人却在祂面前失败了。当摩西带着十诫从西乃山下来时,以色列人正在拜金牛犊,所以神说:你们各人把刀跨在腰间,在营中往来,从这门到那门,各人杀他的弟兄与同伴,并邻舍(出卅二27)。然而只有利未的子孙遵从,从那时起祭司的职任就交付他们了。

      在可拉党背叛的事件中。最大的争论乃是谁是圣洁的?谁能事奉神?他们宣称所有神的选民都是圣洁的,并且足以事奉神。但神在他们中间行审判,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那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又有火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烧灭了那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从这里我们看见有一班人是被神拣选来事奉祂的,但另有一些人,他们并不是神所召却也想来服事神,只因为他们想要或是以为如此作是好的,这样的人所得的下场只有灭亡。所以这不是一件小至神可以忽略的事,乃是大至生死攸关的事。

      但神的子民都是祭司,依然是真确的!阿利路亚,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然而我们若不符合一些特定的条件,以致无法担任祭司的职分,这也是真的。我们不能凭天然的人来尽祭司的职任。从属灵一面来说,只有摩西、亚伦和利未人能担任职分。我们从可拉、大坍和亚比兰的事件,就可看见这个原则,当二百五十个首领用自己的香炉献凡火时,他们全都被烧灭了。

      此后,亚伦的杖和代表其它支派的杖都放在会幕里,次日只有亚伦的杖发芽了。这当然预表着复活,由死而生。只有那些经历死而进入复活生命的人才能事奉神。他们必须认识十字架的死。

      你不能把属旧造的事物带进会幕来事奉神,你也不能用天然的心思、旧造的聪明或才智、口才和力量来事奉。这些都要经历死地而进入复活的生命。除非你的杖发了芽,你就不能服事神。简单来说,如果你只知道宝血而不知道十字架,你就不能服事神。

 

{\Section:TopicID=241}经历死亡进入生命】我们就地位而言都是祭司,这是对的,但只有当我们接受十字架主观的工作,天然的生命被彻底对付后,我们才能担任祭司的职分。复活的重大意义,就是一个人经历死亡而获得新生命。我们在腓立比书三章看见的复活是正面的复活,不是一些腐朽了的东西经过死而又活过来。不!复活乃是生命进入死亡而与新的生命联合,不论是在我们里面向善的天然生命,也不管是我们重生后神所赐新鲜纯洁的生命,所有都必须进入死亡,经过死亡,好被死亡再次炼净。三天里三次被洁净(表示完全的死),而带出生命,这才是复活的生命。并且经历死亡的生命是被火烧过的,藉着死,所有的己与世界都不能再摸着我们,在这个生命里再也没有死亡。

      我们天然的恩赐及所有神给我们圣灵的恩赐都必须经过死。如果我们是一个有恩赐的讲道者,我们会发现,经过了死亡,这些都消失了。虽然以往属灵的交通是好的,有帮助的,但却不完全是神的灵,那是一堆混合物;藉着死,这些都要被洁净。我们天然的办法和能力,惟有经过死才不会把搀杂带进事奉中;我们天然的聪明才智,也只有藉着经历死,才能用来事奉神。这并不是罗马书第六章和加拉太书第二章二十节所讲的死,而是另一种更超越的死,而这个死和复活乃是祭司职事的唯一根基。

     感谢神,使我们拒绝所有单单向着人的服事。我们不是服事人,乃是服事神,因为我们首先服事基督,然后才服事人与教会。因着死和复活是所有先服事神再服事人之祭司职事的根基,求主赐下恩典,使所有属己、出于人、搀杂和属地的都被死摧毁,而将那不能朽坏、不能衰残的素质、复活的生命赐给我们,使我们能以进入至圣所来服事祂。―― 倪柝声《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