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我们干犯职事的罪

 

读经:

到了拿艮的禾场,因为牛失前蹄,乌撒就伸手扶住神的约柜,神耶和华向乌撒发怒,因这错误击杀他,他就死在神的约柜旁。那日大惧怕耶和华,说:耶和华的约柜怎可运到我这里来。(撒下六6~79)

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阿,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神必不使你得荣耀。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痳疯。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痳疯,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代下廿六18~20)

耶和华对亚伦说;你和你的儿子,并你本族的人,要一同担当干犯圣所的罪孽;你和你的儿子,也要一同担当干犯祭司职任的罪孽。你要带你弟兄利未人,就是你祖宗支派的人前来,使他们与你联合,服事你,只是你和你的儿子,要一同在法柜的帐幕前供职。他们要守所吩咐你的,并守全帐幕,只是不可挨近圣所的器其和坛,免得他们和你们都死亡。他们要与你联合,也要看守会幕,办理帐幕一切的事,只是外人不可挨近你们。你们要看守圣所和坛,免得忿怒再临到以色列人。你和你的儿子要为一切属坛和幔子内的事,一同守祭司的职任,你们要这样供职,我将祭司的职任给你们当作赏赐,事奉我。凡挨近的外人必被治死。耶和华晓谕亚伦说:我已将归我的举祭,就是以色列人一切分别为圣的物,交给你经管,因你受过膏,把这些都赐给你和你的子孙,当作永得的分。(民十八1~57~8)

 

      祭司的职事在旧约中常常意味着事奉主,这个职事是所有其它职事的根基,因此任何人若没有这个职事,其它职事就是虚空而无用的,既不能讨神喜悦,也非神所悦纳。在新约圣经中,我们发现先知的职事是最大的职事,然而同时也看见这个职事必须根据祭司的职事,若非如此,先知的职事会变成外表的与虚空的,只是对着人而不是向着神的。我们需注意服事有两种:一种是为神作工,另一种是事奉神。请记得只有后者是神所悦纳的。

 

{\Section:TopicID=243}干犯圣所的罪孽】神对亚伦说:()你和你的儿子,并你本族的人要一同担当干犯圣所的罪孽。()对利未说:他们要守所吩咐你的,并守全帐幕,只是不可挨近圣所的器具和坛。再次,()只是外人不可挨近你们。神很清楚地列举出那些是得罪了祂,但还不致于死的罪。而干犯圣所的罪──干犯圣职的罪──是单独列出,需判死罪,且绝无逃脱或赦免的可能。这种罪──干犯圣职的罪──是不能原谅的。这样的过犯是不可容让、轻忽及赦免的,其它的罪都可以被洁净赦免,惟独这个罪不行。

      什么是干犯圣所的罪呢?我们必须回过头来看什么是职事。我们已经看过所有的职事都是从死和复活而来,亚伦的枯杖必须被放在神面前经历死亡,这个杖本身并没有生命,是一件死的东西,我们需要明白自己就像那个杖,是死的东西──没有用,完全的无用,没有什么可供应的,没有任何希望,没有一丝一毫可以供给世界的需要,在神手中没有一点价值可让祂使用的。但当神带这根枯杖经过死地,它竟开出花来,它只要被放在神面前,让神把生命灌输到它里面。主乃是把宝贝──就是祂那经过死亡而复活的生命,放在瓦器里。祂将腓立比书第三章的经历,就是祂的死和祂的复活赐给我们。举例来说,一个聪明的人想用他的聪明来服事神,这样的事奉不是从生命来的,相反的,他所碰的事物都会带来死亡,因为他自己并没有经历腓立比书第三章的死。

      然而什么是干犯圣所的罪呢?就是带着不属于复活生命的事物来事奉主。许多人本着天然为主的热心,把自己的热忱带进主的事工,这就是干犯圣所的罪。很多神的仆人凭他们坚强的意志来服事主,这也是干犯圣所的事。还有一些人是活在头脑里,他们以敏锐清晰的思维,快速地处理事务,他们喜爱和较属灵的人生活在属灵的圈子里,他们喜欢听属灵的道,但他们好像是隔窗观望,这些道从来没有变成他们的生命,神也从未踫到过他们的灵而将启示给他们。这些人所有一切的长处、刚强和个性都未经历过死亡。反而他们以天然的才干来事奉神,这是神所憎恶的,这就干犯圣所的罪。

      除非我们的职事能为神所悦纳,否则就会遭受死亡。就如乌撒伸手扶神的约柜,由于牛失了前蹄,他立刻用不洁的手来碰属神圣洁的物,他竟当场被击杀。表面上看这是顶自然的反应,但却不是出于神的命令,是在服事神却与神的方法背道而驰,乃是用人的办法,就是出于人的力量和想法。

      许多时候,我们用属肉体的手想来作只有神能作的事,我们在神的时间未到之前就说了,我们并没有等候祂的灵所定规的时候与方法,我们想要替祂做事却换得死亡,神以击杀来惩戒。乌西雅王擅自作主而行了神指定只有祭司才能作的事──烧香给神,神马上叫他长了大痳疯而死。

      同样地,许多人现今要在祂的殿里为祂作工,却是作神此刻并没有指派他的事工,他们有强的欲望要服事主,他们喜欢基督教的工作,以之作为极大的享受,他们马不停蹄地举办各样活动,甚至为主牺牲,吃各样的苦头,这能算错吗?但神说这是干犯圣所的罪,因为不是祂所要的。祂并未呼召他们来作这些,这类的工作若不是出于人的干才,就是从未遇见过十字架并经历过死亡。只要还信赖属旧造的任何事物或将属旧造的带进神的工作里──例如口才、聪明、良善和能力等,都是构成干犯圣所的罪,任何依赖人自己的力量来事奉主的,都是干犯圣职的罪。

 

{\Section:TopicID=244}出于神并为神】我们只能用出于神的来服事神,没有别的,只有出于神的才能被用来事奉主,你可能主领一个很热烈的聚会,在那里人的感情被激动了,但这出于天然的,有一天将被证明只是草木禾秸的工作,无法耐火。我们也可能为神以往所赐的祝福而赞美祂,但这些的祝福若非经历死与复活而产生的,总有一天也将如烟消逝,而不能持久。

      你必须像一根枯杖放在神面前经过一夜,是一夜而不是十分钟,我们常常露出得太快。神贮藏我们不用,叫我们等到早晨才显出来。事奉主的人必须经历死亡,这个阶段可能是好几个月或更久,在这段死亡期中,无力事奉,我们属灵的财富被夺走,每样我们曾拥有过、得以喜乐的知识与经历都被缴了械,祷告生活失去了,我们的见证也被埋没了。一切的事看上去似乎都是黯淡和死寂,然而我们仍在神的手里,被放在圣所内祂的面前。我们要拒绝看自己或反省自己到底如何?那些是出于己,那些是出于神?什么是属魂的,什么是属灵的?因为这些在我们里头都成了前所未有的黑暗。我们只要定睛在主身上,相信复活的早晨会来到,但我们必须禁住自己的手,让神在这死亡的黑夜里亲自作成祂完美的工。

     所有的工作都必须是服事神。如果我们真是服事神的,如果我们是单一事奉主的,我们就实在是祂的祭司了。―― 倪柝声《神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