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认识神作工的原则

 

诗歌:

一. 主,你得胜,我今服矣;    恩典强迫我的心意,奉献一切于你。

你的可怕我能久排,    但谁能抗你的大爱?爱大,我无能力。

二. 你若命你万钧雷霆,    轰我灵魂向我施刑,我仍固执不悔;

但是怜悯征服我心,    以往抵挡销化凈尽,现今我恨我罪!

三. 我今羡慕单独归你;    主,来,占领这个陋器,作为你的所有。

我既脱离撒但暴手,    就愿全人毫无保留,服事祚到永久。

 

      这是牛顿(John Newton)的悔改诗歌。虽然也有些人把这首诗歌当作福音诗歌用,然而它仍是一首在圣徒聚会中极有用的诗歌。

      牛顿于一七二五年生在英国伦敦,他父亲常年在外,从事航海事业,教养的责任全落于他敬虔爱主的慈母身上。她常带着牛顿屈膝在神面前祷告奉献,并教他读圣经,牢记诗歌。但他七岁时,慈母因操劳成疾而病逝。这打击使他步入歧途,十岁起就跟随父亲在海上,在异乡过了二十多年流荡的浪子生涯。他少年时就学水手的放浪形骸、酗酒赌博,多次听福音,每次听,就忆及儿时慈母的容颜与教导,倍感扎心,但始终无法自拔,仍旧沉溺在罪恶之中。之后他在非洲从事贩卖黑奴的勾当。结果却闹出事情,反被卖为奴隶,遭遇苦待、折磨。肉体与精神的痛苦曾使他企图逃亡,却换得剥衣鞭挞之苦。几年后才由其父探知下落,用钱赎回。

      就在他坐船返乡途中,有一天忽遇暴风,眼见小船就要倾覆,但主就在这时答应慈母在他幼时将他奉献给主的祷告──暴风猛烈的吹袭,竟吹热了他冰冷的心;那激浪的摇撼,摇醒了他死沉的灵。也想到自己过去的犯罪作恶,想到年幼时慈母对他所讲述恩主爱他的故事,就是主是神的爱子,却为他流血受死!这恩是如何的大!他不觉大声的呼求主名,向主祷告,悔改认罪而信主,接受主耶稣作他的救主。日后,他将自己完全奉献,事奉主一直忠心至死。

      牛顿写了许多很好的诗歌。我们选择这首诗,是他悔改时的诗。这首诗是关于悔改写得最好的诗歌。这里说,人虽然说地狱可怕,神的刑罚多可怕;但我不怕,你将奈我何?但神不是用祂的刑罚来威吓人,乃用祂的恩典、大爱强迫人悔改。许多人信主进来,不过就是信主而进来,但牛顿乃是顺服而进来。保罗的悔改乃是被打倒了,顺服而进来。牛顿也是这样。我们现在唱上面这首诗歌,是应用在难以奉献之时。

 

读经:出埃及记四章二至九节、十七节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是什么?他说,是杖。耶和华说,丢在地上,他一去下去,就变作蛇,摩西便跑开。耶和华对摩西说,伸出手来拿住牠的尾巴,牠必在你手中仍变为杖。如此好叫他们信耶和华他们祖宗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是向你显现了。耶和华又对他说,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不料,手长了大痳疯,有雪那样白。耶和华说,再把手放在怀里,他就再把手放在怀里,及至从怀里抽出来,不料,手已经复原,与周身的肉一样。又说,倘或他们不听你的话,也不信头一个神迹,他们必信第二个神迹。这两个神迹若都不信,也不听你的话,你就从河里取些水,倒在旱地上,你从河里取的水必在早地上变作血。你手里要拿这杖,好行神迹。

 

{\Section:TopicID=324}有启示才能作工】以上经文有三个基本的功课(编注:杖变蛇──将倚靠的丢下;手长大痲疯──认识自己;水变血──认识世界),只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就是看见了与没有看见。你看见了,自然就与人分别出来。没有神的启示时,你看见的不过是杖,你看见自己的手是清洁的,你看见供应埃及的是河水。但你一得着神的启示,就不再这样觉得了;你会看见手中的枚乃是蛇,你的手是不洁的,而世界是充满了死亡。

      出埃及记四章是神的启示与人的看法作对比的一章。有许多人问我:如何知道有神的启示?问题在于你是否看见杖是蛇,看见手所生的是大痳疯,看见水是血。年轻人有雄心美梦,我盼望神能叫你从这美梦中醒悟过来。神不只叫摩西如此作、如此看见,神也要摩西到以色列民那里去照样作,要别人也看见。本来神叫他去拯救以色列人,在摩西来说,那是顶大的难处。但神的启示一赐给他,他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比方说,如果有一条蚯蚓在这杯中,我今晚因着渴就喝了这杯水。喝到底时,我才发现这条蚯蚓,等到明天晚上我在这里,再渴时看见这杯,我有什么感觉?恐怕天天都有蚯蚓的感觉。这乃是启示所给我们看见的事。本来我们没有感觉,像摩西天天拿杖没有感觉一般;但经过如此一变过蛇后,摩西对枚的感觉就不同了。

      对肉体的感觉也是这愫。我们要知道,罪不在世界里面,乃在我里面。凶恶的事也不在世界里面,乃在我里面;但从前我没有感觉。直到有一次,我从怀里伸出手,发现是大痳疯时,以后每次我只要用手一摸,自然就想起大痲疯。有人装怍谦卑、软弱、顺服,但装得一点也不像。人如果没有得着启示,装作时是谦卑的样子,一忘了就不谦卑了,每次作事都还得有戒心。我们今天对弟兄姊妹说劝戒的话,或严厉的话,都必须有感觉,你由胸里拿出来的,也许是把痳疯拿出来。请你记得,神不是根据你交出来的东西有多少,呼召你作工,乃在乎你得的启示有多少。曾有一位弟兄对我说,我就是再软弱些,都比那两个弟兄刚强。我想这人恐怕一生从未看见自己的败坏和污秽。

      事奉的人对世界的水也要有感觉。止渴乃是要满足我们的要求。也许我们有人多年祷告,要得什么属世的地位或福分。盼望你们今后需看透,能从神得着厉害的启示,知道凡一切由世界来的满足,实在都是血。在得启示的人所看见的,水其实乃是血。即使在买毛巾、短袜的事上,都有水变血的可能。我们要事奉神,就不该留在埃及喝尼罗河的水,乃要到旷野去喝盘石所流出的水。

     在此我们都必须看见以往未曾看见的。凡有所示的人都要说,这些东西真是莫名其妙,在人看是杖,是胸怀的肉,是尼罗河的水。一旦你看见神所给的启示、异象,看清它们的真相乃是蛇、肉体和血,你自己就会逃走,你会害怕,你会离开。惟有神的启示,能叫我们认识我们所倚靠之东西的真相,认识最大的罪乃是己,也认识世界的可怕。在世界上,杖是可靠的,出于己的是好的,水是可喝的。但我在此请求你们,要在神面前求得清楚的启示,必须看见世界、自己、环境一切的真相。这样你才能作神的工,才能蒙神悦纳。――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