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章 天国的管教

 

{\Section:TopicID=188}我们在来生还会受神的管教

主告诉我们说,祂因为爱我们的缘故,所以管教我们(来十二6)。人如果爱,人就忽略;神如果爱,神就管教。人如果爱,人就随便;神如果爱,神就认真。神如果不爱我们,神就不会叫祂的儿子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的罪。照样,神如果不爱我们,神就不会管教我们。神管教的爱,与神差遣祂儿子钉在十字架上成功救赎的爱是一样的。是祂的爱来替我们死,也是祂的爱来管教我们。所有的基督徒都知道,神的管教和神的恩典并没有冲突。神的管教是显出神的恩典来。我们看见人得救之后,虽然不能再沉沦,但是绝对不能说,他不会受神的管教。但是问题是:神的管教光是在今世呢,或者也在来生?这问题也许有的人从来没有想过。今天我们要稍微仔细的看一看。

圣经里给我们看见,神的管教不只今生有,来生也有。神的管教,许多人以为仅仅限在今生,但在圣经里找不到这样说法的根据。按着基督徒的经历来看,也有在来世受管教的可能。有许多人不一定在今生受神的管教。有许多人虽然是神的儿女,但是并没有过奉献的生活,一生都是随着自己的意思,作许多不顺服的事,一直到离开世界的时候。有些人曾在外面为主发过热心,作过工,甚至行过一些神迹奇事,但也都是随着自己的意思,违背神的旨意而作的。有些人甚至有明显的罪,有严重的错误。但是在这些人身上,你没有看见神的管教;他们反倒一生平顺,安然去世。这样的人将来在国度里不只要失去赏赐,还要受管教。神的管教在他身上要作积极的工作。所以凭着经历来说,基督徒今天活在地上,如果放纵情欲,贪爱世界,随着己意行事为人,这样的人在来世还得受管教。这件事在圣经里是有够多的凭据的。

{\Section:TopicID=189}管教的目的是为着洁净

凭着神的话看,神的管教是为着洁净。人是污秽的,所以需要洁净。在圣经里面,洁净不只一种。第一种的洁净,是血的洁净,就是蒙主耶稣的宝血洁净。关于血的洁净,在圣经里有三百多次提起。在这里我们只提两节。希伯来书九章二十二节: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这里说,用血来洁净。希伯来书一章三节下半: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祂洗净了人的罪,也可翻作祂洁净了人的罪。所以我们看见,在圣经里有一种洁净,就是主耶稣用祂的血洁净我们的罪。主耶稣洁净了我们人的罪之后,就升到高天,坐在神的右边。这是圣经里的第一种洁净。

许多人虽然得着主耶稣血的洁净,但是他们活在地上还有许多污秽的思想、许多世界的沾染、许多肉礼的罪恶。因为有这些东西,神就用另外的方法来洁净。这一种洁净的方法,就是我们所说的管教和责打。

主在约翰福音十五章二节说: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这里的修理,就是一种洁净。为着叫枝子更多结果子,神将那些不要紧、用不着、拦阻结果子的东西剪去,这就是神的管教。所以神管教的目的,不是要败坏我们,乃是要成全我们,叫我们更配得着荣耀,更配得着圣洁,更配得着摆在我们面前的义。

在这里我们看见,在神的话里有两条线,有两种洁净:第一种是主耶稣血的洁净;第二种是神在环境里、家庭中、健康上,或者事业里所给的洁净。你如果作所不当作的,不断绝所当断绝的,神管教的手就要临到你身上和你的环境里。

{\Section:TopicID=190}来世的洁净

现在的问题是,神这一种洁净的管教,仅仅是在今生有呢,或者在来生也有?你如果读圣经,你就知道死是不会改变人的。全本圣经从来没有给我们看见,死会改变我们。我们都知道,我们将来要永远与神在一起。在永世里,我们要与主一样。我们要圣洁,像主圣洁一样。但是今天我们能不能说,我圣洁像主圣洁一样呢?我们能不能说,我配与主住在永世里呢?不错,主耶稣的血洁净了我们,我们的罪案洁净了,这是事实。但是在主观方面,在我们的经历里,到底基督有没有活在我们里面呢?到底我们有没有让复活的基督从我们里面活出来?我们今天的生活与永世里的生活,可以说是完全两样,是差得太远了。今天我们和主的圣洁、公义、荣耀,太配不上了。今天在许多基督徒的身上,还是充满了罪,充满了污秽。

这里就发生一个问题:既然今天不好,来世那么好;今生不完全,来世那么完全;那这一个改变是在什么地力发生的呢?你总得有一个时间来改变。你今天这样不完全,到那一天那样完全,你是在什么地方改变的呢?到了永世,你在新耶路撒冷与神在一起,与羔羊在一起,那时候你要在光中,好像神在光中一样。这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呢?人的思想是说,我在死的时候就改变了。但是我们在圣经里从来没有看见,肉体的死会叫人圣洁的。在五、六百年前,有人传这种道理。但是在圣经里从来没有说,死能改变人。如果死能改变基督徒,那死也能改变没有得救的人。但是死从来不会叫人改变。你看见懒惰的仆人,到复活的时候还是懒惰的;愚拙的童女,爬起来的时候还是愚拙的。他们醒过来,并没有改变他们的懒惰和愚拙(太廿五1-30)。既然人今生不改变,死也不能叫人改变,可是到了新天新地却改变了,那么这一个改变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呢?圣经给我们看见,在来世还有一个管教,那一个管教要把我们修理干净,叫我们洁净。

{\Section:TopicID=191}神的仆人有的在来世要受责打

关于来世的管教,我们稍微看一下路加福音十二章四十五至四十八节:

那仆人若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并且吃喝醉酒;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人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

有一件事要先确定的,就是这里所说的仆人,到底是不是属主的,是不是基督徒,是不是得救的人。这里的仆人必定是得救的人。我怎么能这样说呢?第一,神在新约里从来不将不属乎祂的人,当作祂的仆人。在旧约里,人是先作仆人,后作儿子;所以在旧约里,会有不得救的仆人。但是在新约里,程序相反,人如果不是神的儿子,就没有资格作神的仆人。所有的仆人都是神的儿子。所以这里所说的仆人,必定是得救的。

第二,上文四十二节证明四十五至四十八节的仆人是得救的。四十二至四十六节说:

主说,谁是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仆人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那仆人若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并且吃喝醉酒;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

四十三、四十四节的仆人,和四十五、四十六节的仆人,是同一个人呢,或者是两个人?你看见是同一个人。四十三、四十四节的那一个仆人,就是四十五节的仆人,不过他能作好仆人,也能作坏仆人。这一个仆人可能有两种心理。如果那一个仆人忠心于主人的委派,按时分粮给家里的人,主人来时就要赏赐他,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如果那一个仆人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我可以随便作。他就动手打别的仆人和使女。他这样作,主人来的时候就要定他的罪。这就是证明说,一个已经得救的人,能作一个好仆人,也能作一个坏仆人。

如果一个得救的人,不幸作了一个不好的仆人,他的结局怎么样呢?四十六节: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这一个责打,是今生的呢,或者是来生的?这想不到的时辰,不知道的日子,是指什么时候说的呢?必定是指主人来的时候。这是将来的事。主耶稣说,作仆人的人,能作得忠心,也能作得不忠心。一个不忠心的仆人,当主人来的时候,不只不给他赏赐,并且要定他的罪,还有专一的责打。四十七、四十八节的话,是根据四十六节说的。我们属乎主的人,作主工作的人,将来所要遭遇的事是什么?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人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青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不是说,不知道的人不必受责打,不过是少受责打。责打还是不能逃的。神不饶恕不知道的人,因为神的话在这里。知道的人要在神面前负责,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还得受责打,不过少受而已。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这是神将来责打的原则。路加福音十二章四十七、四十八节,给我们显明了将来基督徒在神面前受责打的问题。

我在这里是传恩典的福音。人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这是一点不能推翻的。但是我们得救之后,如果在行为上不像基督徒,我们将来就要受责打。我不过是讲道的人,我只传圣经所说的,我不负责圣经该说什么。今天有许多人问,为什么基督徒将来要受责打?这我不知道,你去问主。我只是讲圣经说了什么。这是主的话。

请再看歌罗西书三章二十三至二十五节: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那行不义的,必受不义的报应;主并不偏待人。这里的上下文顶清楚的告诉我们,这一个人是基督徒,并不是不信的人。前面的经节说到基督徒应当怎样作妻子、作丈夫、作父母、作儿女、作主人、作仆人。然后保罗对我们说,如果基督徒行不义,就要得不义的报应。主是不偏待人的。这里顶明显的给我们看见,基督徒的报应是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今天如果行不义,那一天就要受不义的报应。今天如果行义,那一天就要得着义的报应。所以你不能说,基督徒将来不会受相当的处分和责打。

{\Section:TopicID=192}我们将来要按本身所行的受报

再看哥林多后书五章十节: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读圣经的人都知道,基督的审判台是在空中,所以所有站在审判台前的,都是被提的人。什么人会被提?圣经里只有基督徒会被提,非基督徒不会被提。如果一个人没有得救,没有作神的儿女,他还没有资格受这里的审判。这是神家庭里的审判。这里告诉我们,将来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要碰着什么事,乃要按着各人本身所行的受报。在原文里,不是说本身所行的,是说本人在身体里所行的。换句话说,就是按着各人活在地上的时候,在身体里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如果你在身体里行善,就有善的报答;如果你在身体里作恶,就有恶的报答。神的话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在审判台前,作得好的要得着赏赐,作得不好的要失去赏赐,并且要得着恶的报应。

因为将来有审判,所以使徒在圣经中有一个祷告,盼望人将来得着怜悯。提摩太后书一章十八节:愿主使他在那日得主的怜悯;他在以弗所怎样多多的服事我,是你明明知道的。在这里保罗说,但愿阿尼色弗这人,能在那日得怜悯。如果将来基督徒站在审判台前,最多只是不得着赏赐,不会受刑罚,不会受管教,那么这一句话就没有意义了。保罗说,我愿意阿尼色弗这人,在主审判他的时候得主的怜悯,因为他这样帮助我,因为他与我一同兴旺福音;当那日他在审判台前,如果有什么过错,但愿主怜悯他。所以我们看见,基督徒不只今天需要得着赦免,并且在千年国起头的时候,在审判的时候还需要神的怜悯,免得陷在神的责打里。

四章还有一句话。十六节:我初次申诉,没有人前来帮助,竟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十五节保罗说,当他在亚西亚的时候,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他。他到君王面前去受审的时候,许多基督徒因为怕死的缘故,都躲在一边。保罗就祷告说,虽然他们是这样离弃他,但愿这罪不归在他们身上。所以你看见,将来神还要审判我们的罪。保罗在这里愿意这罪不归在他们身上。在圣经里有够多的亮光给我们看见,一个人得救之后,如果今生受了管教不回头;或者今生随便行事却没有受管教,将来到审判的时候,他不只不能得奖赏,并且还有专一的责打。

在马太福音十二章,主耶稣说到亵渎圣灵的事。主说,所有得罪人子的罪都可以得着赦免,惟独亵渎圣灵的罪不能得赦免。不只今世不得赦免,来世也不得赦免(32节)。在圣经里,来世是指着国度说的。在原文,来世的世,是aio{n,不是cosmos。如果是用cosmos,就是指着世界的组织说的,应该翻作世界。如果是用aio{n,就是世界的时间,应该翻作时代。所以来世不是将来的世界,乃是将来的时代。今天是恩典的时代,将来接续的是主来作王一千年的时代。你读马太福音十二章,你看见人的罪得着赦免是分作两段时间,有的是在今生得着赦免,有的是在将来的时代得着赦免。有的人因为受管教的缘故,所以今生就得着赦免。有的人今天虽然不好,但是在国度里还得着赦免。有的人得救的时候得着赦免,以后又犯了罪,并且在国度里不能得着赦免,反而受到严重的责打。这是圣经里对于受责打的教训。基督徒今天要受责打,这是很清楚的。有的基督徒犯了罪,今天没有在神面前解决清楚,将来便要受责打。

{\Section:TopicID=193}国度时代是受责打的时候

将来的责打是在什么时候呢?不错,我说过是在来世,在主来的时候。但到底是在什么时期呢?现在我们来看圣经里的三个时代:今天的时代可以称为恩典的时代,也可以称为福音的时代,或者教会的时代。将来的时代,可以称为国度的时代,也可以称为千年国的时代,因为这一个时代只有一千年(做廿6)。这时代之后,还有一个时代,是永远的,就是新天新地。

在圣经里,共有这三个时代。教会时代就是恩典时代,因为神的恩典、神的爱是在这时候显明的。神在这时代拯救一切不义的人,叫人得着主耶稣的恩典。在这一个时代,一切都是恩典。将来的时代,是公义的时代。永远的时代,也是恩典的时期。今天完全讲恩典,新天新地也完全讲恩典,但是国度完全讲公义。如果你对这个不清楚,你的读经,你对圣经的亮光,就要出毛病。教会的时代和新天新地,都是恩典时期。但是千年国度是神特别划出的一个时期,用来赏赐忠心的人,并责打犯罪的人。那一段时期是特别的。

在圣经里,无论是新约或者旧约都告诉我们,那一个时期是神用公义对待人的时候。请你们看诗篇七十二篇二节,八十五篇十至十三节,九十六篇十三节,九十七篇二节;以赛亚书十一章五节,二十六章九节,三十三章五节,六十二章一节;耶利米书三十三章十五节;但以理书七章二十七节。在旧约和新约里,关于在国度里要受公义审判的圣经节,起码可以找出二百节。

国度和新天新地有什么分别呢?这二者在圣经里有非常清楚的分别。我们看启示录十九章六至八节:

我听见好像群众的声音,众水的声音,大雷的声音,说,哈利路亚:因为主我们的神,全能者,作王了。(请注意,这是国度的起头。)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这里说,新妇蒙恩得穿细麻衣。虽然是蒙恩,但是有义。细麻衣就是信徒所行的义。在原文里,这里的义是有行动的义,有主动而行的意思,所以是自己的义。

再看二十章四至六节:

我又看见姆个宝座,也有坐在上面的,并有审判的权柄赐给他们;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神之道被斩者的灵魂,和那没有拜过兽与兽像,也没有在额上和手上受过牠印记之人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这是头一次的复活。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直等那一千年完了。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圣洁了;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这里告诉我们,掌权的是什么人,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的是什么人。国度并不是为着所有的人,国度只是为着殉道者,为着弃绝撒但和敌基督的人。这样的人,才能作王一千年。所以只有殉道者才能作王,只有不接受撒但和敌基督的人才能作王。这就是证明给我们看,人得着千年国,不是因着白白的恩赐,乃是因着在神面前有好行为。虽然在别的地方,我们看见还有别种的人作王,但是启示录给我们看见,必须有专一的义才能卦羔羊的筵席,必须为主殉道才能作王。如果没有专一的义,没有殉道,就与作王没有分。这是千年国。

{\Section:TopicID=194}新天新地的时代

现在再看启示录二十一章一至七节: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坐宝座的说,看哪,我将一切都更新了。又说,你要写上;因这些话是可信的,是真实的。祂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我要作他的神,他要作我的儿子。

启示录十九章和二十章所讲的国度,和二十一章所讲的新天新地,讲法完全不一样。讲到国度的时候,你看见人作了什么。但是讲到新天新地的时候,你没有听见人作了什么。从二十一章一节念下去,是看见都是神作的。神说,我将一切都更新了。神说,先前的天地都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这一切都是神作的。神的帐幕来到人的中间,祂要与我们同住,我们是祂的子民。神亲自来与我们同在,作我们的神。神来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叫我们不再有死亡,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这一切事都过去了,一切都更新了。神说,这一切的话,都是可信的。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在这里人根本没有地位。讲了半天,都是说,神作了什么,神作了什么;在这里没有条件,没有要求。你说,这么好的新天新地,我怎么得着呢?请听祂的话:祂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一切都是神作的。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说了这么多话之后,就用一句话来代表──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只要口里觉得渴,有需要喝的人,神就要白白的将生命水赐给他。这就是恩典。恩典就是白白的给你生命水喝。新天新地是属于恩典的。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新天新地完全是祂给你的。

下面说:得胜的,必承受这些为业。约翰在这里所说得胜的,是什么人?这里得胜的人,与启示录写给七个教会的书信所说得胜的人不同。这里的得胜者是指不同于世人的基督徒,不是指不同于一般基督徒的基督徒。启示录头三章里的得胜者是基督徒,是在其它基督徒中间的得胜;但启示录二十一章的得胜者,乃是基督徒在世界里的得胜。怎么能得着生命的水喝呢?是藉着信,信的人就能得着。你要白白的喝生命水,你就要信。叫我们胜过世界的,乃是我们的信心(约壹五4)。每一个基督徒与世人比起来都是得胜者。但是基督徒与基督徒比较起来,就有许多失败者。与世人比起来,我们都是得胜者,因为我们在神面前的信心,是他们所没有的。凡得胜的,凡接受生命之水的,这样的人必定承受这些为业;神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神的儿子。

二十二章又提到新天新地。一至五节: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在新耶路撒冷城里,有一件主要的东西,就是一道生命水的河,这一道生命水的河是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的。因为是生命的水,所以有生命的树,并有生命的果子长出来。到启示录二十二章把什么都讲过之后,就把一件东西高举起来,就是生命水的河。那一道生命水的河是跟着城一直绕的。我们怎么能享受这生命水的河呢?启示录到末了,国度过去了,教会结束了,十七节就提起:圣灵和新妇都说来。听见的人也该说来。口渴的人也当来;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换句话说,欢迎每一个人到新天新地里去。在新天新地里有一个宝座,宝座下有一条河,河是从神出来的,以宝座作为根源,这是新天新地的中心。

在国度里从来没有提羔羊的名字,但是在新天新地里多次提羔羊的名字:神和羔羊的宝座(廿二1),主神全能者和羔羊是城的殿(廿一22),羔羊是城的灯(廿一23)。新天新地提到羔羊,证明它是恩典时代。启示录到末了,不提教会的问题,也不提国度的问题,也不提灾难的问题,只说口渴的人都可以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请人进入新天新地。什么都是白白的,白白的就是恩典。我们看见新天新地和国度完全是两件事,新天新地是白白给我们的。凭着启示录这些教训,我们能说,新天新地是用恩典待人的,国度是用公义待基督徒的。所以我们不能不承认,神如果责打我们,必定是在国度的时代。到新天新地的时候,一切都是白白的了。

在这里我们看见,今天的问题和将来的问题的关系。今天我们如果爱世界,随着肉体而行,随便生活,在将来的时期就要受神的责打。但是今天我们如果爱主,为主撇下一切,将来就要得着神的恩典,得着神的赏赐。这是圣经里关于这三个时期所给我们的教训。我在这里不负责我所讲的话,我不过是传神的话。神的话说,来世要有这些事。凡神说的话,神自己要负责。我只知道神的儿子曾讲过这些话。不错,今天人能享受永生,但是国度是神对付祂儿女的时候。你今天如果随便生活,你将来要受管教。所以我们有永世的稳妥,但是有暂时的危险。我们有新天新地的稳固,但是有国度的危险。你在国度里面要受更重的刑罚,更重的责打。得救的问题是因着主耶稣的工作,得赏赐的问题是因着你的行为。得救是因着主耶稣的行为,得赏赐是因看你的行为。因为你在祂面前遵行祂的旨意,不随着自己的意思而作,所以你要得着赏赐。求神叫我们宝贝所得的恩典,也叫我们得警告,追求国度的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