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六章 洗净和承认

 

一个人信了主耶稣之后,他从前所犯一切的罪,因着主耶稣的救赎,就都得着了赦免。但是在他信主得救之后,他又犯了罪该怎么办呢?犯罪是不可以的,但是犯罪却是事实。基督徒犯罪是羞耻的,但是基督徒犯罪乃是事实,是人所不能推翻的。我们明明知道我们不应当失败,不应当作得不好,但是我们只得承认说,我们有失败,有作得不好的时候。那我们对于这些罪怎么办呢?或者说得准确一点,神对于这些罪怎么办呢?前些日子我们说,神要我们受暂时的鞭打。如果我们背道的话,在千年国度里要有刑罚。但是如果我们要对付我们的罪,如果我们要作一个罪得着洁净的人,那我们该怎么作呢?我们的罪怎样才能得着洁净和赦免呢?全部新约和旧约对于这个问题,虽然只有三、四个地方提起,但它们给我们很清楚的亮光;所以,如果我们要对付这一个问题,只要把那三、四个地方读清楚就够了。

{\Section:TopicID=208}宝血的洗净只有一次

本章信息,我们要从起头看起。我们都知道,当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流出血来,洗净我们所有的罪。祂洗净了我们的罪之后,就坐在神的右边。今天的问题是在我们得救之后,我们的罪洗净之后,如果又犯罪了,又弄脏了,又不好了,那怎么办?是不是说,再要主耶稣的血来洗我们的罪?人都以为如果人犯罪,主耶稣的血就得再洗他的罪。但是在圣经里从来没有这样的真理。血洗净罪只有一次,没有两次。从来没有第二次洗人的罪的事。

希伯来书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洗罪只有一次。希伯来书十章一至十四节: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儿,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藉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若不然,献祭的事岂不早已止住了么?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但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神阿,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那时我说,神阿,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以上说,祭物和礼物,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愿意的,也是你不喜欢的(这都是按着律法献的),后又说,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可见祂是除去在先的,为要立定在后的。我们凭这旨意,靠耶稣基督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就得以成圣。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从此等候祂仇敌成了祂的脚凳。因为祂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

我们看见主耶稣一次为我们的罪献上赎罪祭,就成功了永远赎罪的事。祂一次作了,就叫我们永远完全。二节说,真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或者说,再没有有罪的良心了。所以请记得,主耶稣一次献了祭,就没有第二次的献。人如果拒绝这一个赎罪祭,就再没有第二个赎罪祭了。所以说,人如果故意犯罪,就再没有赎罪祭了。罪人的罪,因着主耶稣的十字架,都得着赦免了。基督徒得救之后就是再犯罪,也不能叫主耶稣再来为你的罪死。祂一次成功就永远成功了。祂把一切都包括在祂里面了。

我们再看九章二十五、二十六、二十八节:

也不是多次将自己献上,像那大祭司每年带着牛羊的血进入圣所;如果这样,祂从创世以来,就必多次受苦了;但如今在这末世显现一次,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将来要向那等候祂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

虽然是第二次显现,但与罪没有关系,乃是为拯救他们。十二至十四节: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的献给神,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么?

九节:

那头一层怅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所献的礼物和祭物,就着良心说,都不能叫礼拜的人得以完全。

读了九章和十章之后,我们就看见说,旧约的人和新约的人不同。我若是活在旧约的时候,我犯了罪,我只有一个办法。如果我钱多的话,我就去买一只牛;如果我钱不多,我就去买一只羊;如果牛羊都买不起,我就去买一只斑鸠。然后我就去请一个祭司来为我献祭,用这牛、羊、斑坞来赎我的罪。我看见牛和羊,我心里高兴,因为牠代替了我的刑罚。牛羊的血就像是我的血,所以神赦免了我。当我回去的时候,我心里高兴,我心里快乐。我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我的罪已经赦免了。我不再有罪了,我良心里的黑暗除去了,我的难受没有了。但是过了两天,我会想,如果那天的祭不中用,怎么办呢?如果那天祭司所作的不合式,怎么办呢?我就忧愁难受起来了。最后我想,我再去买一只牛或者一只羊,牵到祭司面前去,说,我那天的罪没有赎得好,请你再给我赎一下。他就把那只牛或者羊宰了献为祭,并且告诉我说,这只牛或者这只羊是为你的罪烧了献上的。

在旧约的时候,你良心觉得不平安的时候,可以再宰一只牛或者一只羊,叫祭司献上作为赎罪祭。这是希伯来书九章所给我们看见的。它说,牛羊的血没有作好,没有作成完全的事。十章有一句话说,如果作好的话,礼拜之人的良心就不再定罪了。神说,牛羊所作的,凭着良心说并不完全。人每一次良心不平安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罪还没有弄好,还得再来戏祭赎罪。

但是使徒给我们看见,基督徒不是这样。在新约里神所立的挽回祭不是牛羊,乃是祂的儿子。祂的儿子来到地上的时候,明明的对神说,牛羊是你所不喜悦的,你为我预备了一个身体,叫我能够死,叫我能够成功永远赎罪的事。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作了永远赎罪的祭,就叫我们得着了永远赎罪的事。祂献上了永远赎罪的祭,成功了永远赎罪的事,所以我们就永远完全。祂是神的儿子,因为祂一次成功了永远的工作,我们这些人就不能再献赎罪祭了。为着同样的罪,我们不能再献赎罪祭,因为主耶稣已经把工作都作好了。

为此,主耶稣不能为我们的罪重钉十字架,你不能将神儿子的血践踏在脚底下,把它当作平常。无论什么东西,有两个就是平常,只有一个才是希奇。你把神儿子的血当作平常,就是把祂的血与牛羊的血看成一样。你尊重祂,除了祂以外,没有别的,这就是希奇。你看见祂所成功的赎罪祭,祂作好了之后,神说不能第二次再作,神的儿子不能第二次再死。神的工作已经作完了。你要得着,就得靠祂,不能再加上一点。要就得靠祂,不要就什么都没有。人得知真道以后,就再没有赎罪祭了。只有一个赎罪祭,就是今天所传给人听的。人靠着这一个来礼拜,他的真心就得着洁净,就再也不觉得有罪了。所有的罪都已经被洁净了,所以不再觉得有罪,也用不着第二次再洁净。圣经里从来没有第二次洁净的道理。主耶稣的血不能再洁净我们,因为一次洗了,就永远洗了。

{\Section:TopicID=209}得救以后接受继续的洗净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果再犯罪怎么办?我们如果再污秽怎么办?我没有得救之前的罪,靠着祂已经洗净了。我得救之后的罪怎么办呢?我不盼望受责打,我不盼望失去国度,我不要受第二次死的害,我在神面前有什么办法呢?我们来看约翰一书二章一节:我小子们哪,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是要叫你们不犯罪。基督徒的目标是不犯罪。约翰说这些话是盼望我们不犯罪。以基督徒的资格来说,他是可以不犯罪。可惜以基督徒的历史来说,他常常犯罪。在我们的地位上是不应当犯罪,但是在我们的经历上是常常犯罪。犯罪是不需要的,但是犯罪是不可推翻的事实。

若有人犯罪,这里说到基督徒犯罪的问题。这里有一个人,是神的小子,是属乎神的人,他如果犯罪的话,应当怎么办?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这褁不是说在神那里,是说在父那里。这就明显给我们看见,这是指着神的儿女说的,指着已经得救的人说的。在已经得救的人中,在神的儿女中,若有犯罪的,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所以这里不是法庭的问题,乃是家庭的问题。

这里说,我们有一位中保。中保一辞,在原文里是Paracle{tos, Para是平行的意思。什么叫作平行呢?就是你在那里,他也在那里;你在上海,他也在上海;你到广州去,他也到广州去。就像火车的双轨一样,不能一根在四川,一根在南京。Cle{tos的意思是帮助。Paracle{tos的意思就是一直平行着帮助你。你尽管跑,你到那里,他也到那里。有许多帮助顶好,但是时间上来不及。今天也许上海有许多米,但是四川的饥民不能得着,因为不是就在旁边。希腊人把paracle{tos这字用在法庭里。你在法庭里请一个代理律师。你是一个不懂法律的人,人家你,你不懂;人家欺侮你,你没有法子应付。现在有一个paracle{tos来替你应付。人家说你有罪,你的paracle{tos要说你没有罪。他替你回答,像辩护律师一样。这里的意思,就是有一位在你旁边替你说话。基督徒如果犯罪,在父那里有一位替我们说话的。

撒但永远不肯停止控告基督徒。启示录十二章十节说,牠昼夜控告我们。我们是昼夜被告,牠是昼夜一直在控告。但是我们有一位辩护的人,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这里说祂是中保。祂不是施恩者,是义者。为什么不说祂是施恩者呢?因为在天上的法庭里是不讲恩典的,好像在地上的法庭里是不讲恩典的一样。凡想赦免的法官都是不义的。讲公义的才是法官。神也是讲公义的。祂赦免我们的罪不是不义的。祂不是不看我们的罪,忽略我们的罪,马虎的对待我们的罪,而是用公义审判我们的罪。

所以主耶稣为我们辩护的方法不是说,这试探实在是太大了,这些小孩子对付不了,所以我们要施恩给他们。主耶稣不是说,这些基督徒,力量是何等的小,知识是何等的少,肉体是多软弱,世界的引诱是多强烈,撒但的诡计是多厉害,他们怎么能拒绝呢?主耶稣不是这样的辩护,祂不是在那里求恩。祂不是作一个施恩者。这里说,主耶稣是义者。祂乃是对神说,因为祂自己的缘故,因为祂已经成功工作的缘故,神不能不赦免他们。

这位中保如何为我们辩护呢?下面告诉我们说:祂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单为我们,也是为普天下人。(约壹二2原文)主耶稣是凭着自己所成功的工作,就是祂在十字架上所作挽回祭的工作,为我们辩护,叫我们能到神的面前。这是一个完全的挽回祭,是包括中外古今基督徒所有的罪。祂把这一个挽回祭摆给神看,神就没有理由可以再刑罚基督徒。主耶稣的挽回祭,不只是为着已往所有的罪,也是为着今天甚至今后所有的罪。这里的动词是现在式,不是过去式。神不能因撒但的控告定我们的罪,因为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功救赎的工作,包括了今天所有的罪,和一直到主来那一天所犯的罪。我们所有的罪都包括在祂的工作里,在那里神必定赦免我们,没有法子不赦免我们,因为这赦免是有根据的。

{\Section:TopicID=210}主耶稣对基督徒是作中保

主耶稣作救主的工作,是对罪人的;主耶稣作中保的工作,是对基督徒的。主耶稣作救主,是成功十字架的工作;主耶稣作中保,是应用十字架的工作。罪人的罪得着赦免,是因为十字架的救赎;基督徒的罪得着赦免,是因着根据于十字架救赎的辩护。主耶稣把十字架的工作摆在神面前,给神看祂已经作了什么,叫神没有法子刑罚人的罪。我们有一位中保在神的面前,有祂的死摆在神的面前。

主耶稣早已替每一位犯罪的基督徒作中保,好像主耶稣早已替每一位犯罪的人作救主一样。不是我们悔改了,相信了,重生了,主耶稣才替我们死;乃是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祂已经作了救主(罗五8)。同样的,不是到我们悔改了,祂才来作中保;乃是当我们犯罪的时候,祂就作了中保。不是当我们在神面前认罪的时候,祂才作我们的中保;乃是当我们犯罪的时候,祂就已经作我们的中保了。所以约翰说,若有人犯罪,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不是说我们悔改了,认罪了,祷告求神赦免了,祂才作我们的中保;乃是说若有人犯罪,我们在父那里就有一位中保。什么时候你犯罪,什么时候主耶稣就在神面前作你的中保,那时候主耶稣就在神面前把祂十字架的工作给神看,叫神让你的罪过去。

基督徒会认罪悔改,是因为主耶稣作中保。我们犯罪的时候,因为有主耶稣作中保,替我们辩护,替我们说话,所以后来我们才会懊悔、认罪、求赦免。所以主耶稣作中保的工作,不是发生在你悔改的那一分钟。主耶稣作中保的工作,乃是在你犯罪的时候。什么时候你犯罪,什么时候主耶稣就作中保,那时候你才会悔改、认罪。主耶稣在那一天作成了所有的工作,一切都已经包括在里面了。今天主耶稣可以把那一个工作摆在神面前,神就不能再刑罚我们,因为我们所有的债都已经还清了。已往的债和将来一切所要欠的债,都已经还清了。我们所有的罪,在主耶稣的血里都已经洗干净了。

{\Section:TopicID=211}我们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

主作中保,那我们这一边作什么呢?我们要回头去看约翰一书一章七节: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什么叫作在光明中?人是想不犯罪、圣洁,就是在光明中。但这不是这里的意思。这里不是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行。这里没有说神行,如果这样说,意思就完全两样了。这里是说,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

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如现在会所里有许多电灯在发光,这就叫光明。我们这些人坐在这里,就是坐在光明中。我们聚会的时候,隔壁的楼梯上常常有人坐着,他们是在黑暗中。他们在外面并没有犯罪。他们在外面也没有偷东西。也许他们比你更好,比你更圣洁。但是坐在光中的人看得见东西,坐在黑暗里的人看不见东西。神在光明中,意思就是神是能够看见的。

在旧约的时候,神是在幽暗中。神在至圣所里,人看不见祂。在圣所里有灯光,在外院子里有日光,但是在至圣所里一点光都没有。神在那里是不可知的,人只能用思想去推测。但是感谢神,今天在拿撒勒人耶稣的身上,神已经显出来了。神今天是在光明中,神今天不是在幽暗里。神今天是人所能知的,是被启示出来的。今天你看见祂,你就知道祂是神。拿撒勒人耶稣的福音就是神的启示。福音的光照出来,就把神照出来。福音的光照出来,就叫我们看见神(林后四4)。

我不是说,我们不应当圣洁;我不是说,我们不应当远离罪恶;我是说,这一节圣经告诉我们,因为神在光明中,所以我们应当行在光明中。因为神在福音的光中显出来,所以我们应当在福音的光中去看神。我不是再到旧约里去看神。今天神已经显出来了。如果祂不出来,我们没有办法。如果祂不出来,我们莫名其妙,我们不知道神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还要在心里推想、推测。感谢神,神今天显出来了。今天神不是在幕后的神,今天神是在台前的神,是启示出来的神。Apocalypsis就是中文的启示。Apo的意思就是打开。Calypsis就是幔子。Apocalypsis就是把幔子打开。我从前看过戏。在台上有一重的幔子挂在那里,你不知道它里面有什么故事。Apocalypsis就是把幔子打开来。

今天神是在光明中,今天神是打开来的一位。那我要怎么作呢?我要行在光明中。我要在光明中看见神,认识神。我今天认识神,不像人在旧约里推想神一样。今天神已经显出来了,人不必再推想了。神今天已经在光中了。祂已经在福音里启示出祂自己了。我若在这个启示里行,结果就有交通。基督徒与基督徒之间有交通,基督徒与神之间也有交通。

因为我在这一个福音里,神也在这一个福音里,祂儿子耶稣的血也就洗净我一切的罪。如果你真在福音里认识神,你就看见说,祂儿子耶稣的血继续的洗净你一切的罪。在原文里,这里的意思是永久的洗我们的罪,一直继续不断的洗净我们。圣经里从来没有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血再一次洗净我们的罪。它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血是一直的洗我们的罪。主耶稣的血洗我们不是重复的。主耶稣的血洗我们乃是继续的。圣经从来没有重复的洗的思想。圣经里的真理,是纆续的洗。

神儿子耶稣的血一直洗我们的罪,这就是祂作中保的工作。十字架上的工作只有一次,但是祂的血,祂洗罪的功用,是一直继续的。十字架对付我们的罪,洁净我们的罪,只有一次;但是它的功效,是永远的。为什么它的功效是永远的呢?为什么它一直洗我们的罪呢?因为神的儿子一直把祂所成功的工作摆在神面前。不是祂一再的洗我们,乃是祂一直的给神看祂已经死了,这些人的罪已经过去了。今天祂继续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一切的罪都已经包括在里面了。因为主耶稣在天上一直作中保,所以血的功效是继续到永远的。祂作中保的工作是继续祂作救主的工作,祂中保的工作是延长祂救主的工作。救主的工作只有一次;但是这工作藉着中保的工作得以一直延长下去。这是在神的一面。

{\Section:TopicID=212}基督徒藉认罪得着赦免

我们不可忽略神的一面,但是也不要忘记我们的一面。不错,主耶稣一直的将祂自己的血,将祂所成功的工作,摆在神面前给神看,但是我们如果故意犯罪,继续的犯罪,一直不悔改、不对付;主

耶稣宝血的工作在我们身上就失去了效力,失去了功用。这就如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工作,不只是为着我们,也是为着全世界的人。主耶稣那一次的工作是把所有的人都包括在祂里面。但是只有信祂的人,主耶稣的工作才实现在他们身上。基督作中保的工作也是这样,是一直继续的作着。基督徒不认罪也好,不悔改也好,基督洗罪的工作是一直继续有效的。但是这工作怎么实现在他们身上,却是一个问题。

约翰一书一章七节告诉我们,基督徒在神面前是因为基督的工作得着赦罪,另一方面九节给我们看见,在我们这边应当怎么作: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二章一节告诉我们说,主耶稣作我们的中保;这里说,我们这一边还要认我们的罪。这不是说,认罪能得着赦免。若是认罪的本身能叫我们得着赦免,那这个赦免是不义的。比方我偷了马弟兄一百块钱,我偷了之后又到他那里去,承认我偷了他的钱。他因为我承认的缘故,就赦免我。这是义么?那下次我还可以去偷他一百块钱,再同样的去承认。如果光是认罪,就能得着赦免的话,你立刻看见,这是顶不义的事;这就不能说,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你只能说,神是不义的神,是马虎的神,是忽略我们的罪的神。

为什么说这赦免是公义的赦免呢?因为主耶稣作了中保,祂的血已经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的罪在基督的身上已经受了审判。所以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公义的,是信实的,祂必要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偷马弗兄的钱,有人替我还了,所以我一承认祂就赦免。如果没有神儿子的血,神的赦免就是不义的。今天因为神儿子的血已经流了,神的儿子在神面前已经作了中保,所以神不能不赦免,如果不赦免反而是不义。今天我承认我的罪,神就要信实的、公义的赦免我的罪。神的话告诉我们说,主耶稣已经死了,祂对于祂的话必须信实,祂对于主耶稣的工作必须公义,所以祂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神赦免我们的罪,完全是因着主耶稣的血。罪人的罪得着赦免,必须根据于主耶稣的血;基督徒的罪得着赦免,也必须根据于主耶稣的血。因为主耶稣是救主,所以神赦免罪人的罪;因为主耶稣是中保,所以神赦免信徒的罪。不管是救主也好,中保也好,都是因着主耶稣的血,我们的罪才得着赦免,我们才得着称义。

那什么叫作认罪呢?使徒没有对我们说,认罪是祷告求神赦免我们的罪。多少在神面前求神赦免的祷告,并不是认罪。使徒不是说,只要我们口里说一下,就是认罪。使徒是说,要认这一个罪,要把它当作罪。认罪就是与神站在同样的地位上,在神的面前承认,你那一个实在是罪。你什么时候认你的罪,你什么时候就得着赦免。承认不是求赦免,赦免不赦免是主耶稣的事,你所需要作的是审判那个罪;你审判,你断定,你也承认说,那个是不对的。你以罪为罪,你把罪当作罪,你在神面前承认这是罪。你若认你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你的罪,赦免你一切的不义。一个罪人怎样因着主耶稣的工作,罪得着赦免。一个基督徒也怎样因着审判那个罪是罪,得着主耶稣基督的工作临到他身上,而叫神赦免他。简单说来,认罪就是神说它是罪,我也说它是罪。

比方说,马弟兄的一个小孩到马路上去,与外边不好的小孩在一起讲不好的话,作不好的事。马弟兄把引诱他小孩去作不好的事的几个孩子找来,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作不好,你们下次不应当再带他去玩。然后马弟兄转过来对他的小孩说,你不可以再同他们出去玩。他的小孩说,我承认我错了,我求你赦免。他口里虽然这样说,但他心里却想,等一下怎样把后门弄开,再出去同他们玩。他没有与父亲站在一边。所以在这里不是赦免的问题,乃是说他究竟认不认为这是罪。

认罪就是神说这是罪,我也说这是罪;神怎么说,我也怎么说。神说这是错的,我也说这是错的。认罪就是你认定,你宣告说这是罪;当你这样作的时候,神就赦免你的罪,洗净你一切的不义。不是因为你认罪赦免你,是因为主耶稣的工作赦免你。所有的根据是祂的血,但这血是藉着承认而产生赦免的。得救是凭着血,藉着信;现在赦免是凭着血,藉着承认。就像自来水是凭着自来水厂的源头,藉着管子而来。照样,赦免是凭着血,藉着承认而来的。

{\Section:TopicID=213}旧约红母牛灰的预表

旧约里有一种的洗净,是预表新约信徒的罪如何得着赦免。新约约翰一书一、二章的话,在旧约里已经有预表了。我们现在读的一段圣经,可以说是旧约里唯一说到基督徒的罪得赦免的地方。民数记十九章一至十三节:

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乃是这样说,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交给祭司以利亚撒,他必牵到营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向会幕前面弹七次。人要在他跟前把这母牛焚烧,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羊、朱红色线,都去在烧牛的火中。祭司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用水洗身,然后可以进营。烧牛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也要洗衣服,用水洗身。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收起母牛灰的人,必不洁净到晚上,要洗衣服;这要给以色列人和寄居在他们中间的外人,作为永远的定例。摸了人死尸的,就必七天不洁净。那人到第三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第七天就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第七天就不洁净了。凡摸了人死尸,不洁净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帐幕,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就为不洁净,污秽还在他身上。

民数记十九章所提的这一个祭,是旧约里最特别的祭。民数记不是一卷说到祭的书。说到祭的书是利未记。但是这个祭在利未记里没有提,反而在民数记里提。我们知道,逾越节的羊羔是在埃及宰杀的,这代表主耶稣已经为我们的罪死了。等到了西乃山,神又给我们看见,逾越节的羊羔是怎么一回事。利未记的那五个祭,就是逾越节的羊羔,不过是把它分析开了,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几方面,怎样满足神的要求,怎样赎人的罪。这都是为着罪人的,这是在西乃山那里所给我们看见的。民数记是一卷旷野的书,告诉我们以色列人飘流在巴兰旷野的历史。他们在旷野作客旅、作寄居的;他们是飘流在世界上的民族。在那里神给他们一个祭,就是纯红母牛的祭。

所有献给神的祭,血都是倒出来的;只有这一个祭,血是拿出一点来弹在会幕面前,然后把其余的烧了。所有的祭都是公牛、公羊;只有这一个祭是母牛。所有的祭都是不讲颜色的;只有这一个祭是讲颜色的,牠必须是纯红的母牛。所有的祭都是献在祭坛上的;只有这一个祭是要在营外烧的。所有的祭都是为着罪得赦免的;只有这一个祭下一半是为着洁净的。利未记的五个祭,是说到逾越节的羊羔,是为着罪人预备的,所以记在出埃及记和利未记里。这一个祭是为着神的子民预备的,所以记在民数记里。这是神的子民在旷野走路的时候,在路上所经历的一个祭。所有的祭都是为着罪的;只有这一个祭是为着旷野里的污秽的。所有的祭都是公的;这一个祭是母的。为着罪人都是公的;为着神的子民就是母的(参申廿一3-9)。利未记五章六节说可以把母羊献上。赎愆祭不只是为着罪人,许多时候也是为着信徒;它不像赎罪祭是专为罪人的。赎愆祭是为着罪人和信徒的。为着神的子民献的时候,可以用母的,这是旧约的规矩。

在这里有一个祭,虽然是为着应付得罪神而有的,但它是为着信徒献的。纯红色说明在神面前的赎罪。这不是献在祭坛上的,因为这不是罪人的问题。罪人要经过祭坛,才能来到神面前。这一个祭乃是在营外烧的。营是神的子民所在的地方,等于教会。到营外去,就是被革除失去交通。你如果失去交通,那就有一个祭等着你,这是为着基督徒的罪而有的,它的目的是要恢复交通。

我们现在来看这一个祭是什么。这一个祭有两段:第一段是献上这祭的血;第二段是把这祭烧了。第一段是从第二节下半开始:你要吩吋以色列人,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凡懂得圣经的人都知道,这是指主耶稣。希伯来书十章说,这一只母牛是指着主耶稣说的。主耶稣用什么资格作这个祭呢?这里说,祂没有残疾,祂未曾负轭。没有残疾是指祂的生命说的,未曾负轭是指祂的工作说的。没有残疾是生命的,未曾负轭是行为的。主耶稣在祂的生命中,在祂的身位里,是没有残疾的。祂不只没有残疾,并且在经历上是清洁的,是未曾负轭的。祂是个清洁的人,祂有清洁的经历。有许多人没有残疾,但是曾负过轭。但是主耶稣的经历是未曾负过轭的。祂没有碰过罪的事实,没有受过罪的压迫,没有受过罪的支配,没有受过罪的鼓动,祂是完全自由的。今天晚上我们不能这样说,因为我们不是自由的人,我们受过罪的压迫,受过罪的支配,受过罪的鼓动,我们不能自己作主。但是主耶稣是没有斑点的,惟有主耶稣对于罪是未曾负轭的。

这是一只母牛,说出这是为着信徒献的。牠是纯红的,说明牠是为着赎罪而献的。圣经里红是指着赎罪说的。凡在圣经里说到朱红色,都是指着罪说的。启示录十七章里的那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穿着朱红色的袍子,这都是指着罪说的。

牛宰了之后怎么作呢?四节: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向会幕前面弹七次。他没有作别的,只把血蘸一点拿到神的面前,弹在会幕面前。这就给我们看见,主耶稣的死满足了神的要求。血没有弹在以色列人身上,血是弹在会幕面前。会幕是神与以色列人同住的地方,会幕是神与人交通的表记。神的会幕在那里,神就在那里。基督就是会幕,是神住在人中间。祂充满了神的恩典和真理,祂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约一14)。所以在那里就有了交通。怎样能有交通呢?必须有血,必须罪受审判。如果没有血,人就不能到神面前来。

人能到神面前来,只有两个方法:如果不是没有罪,就必须有血。若是你没有罪,你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到神面前来,神对你没有办法。若是你有了罪,就得流血(来九22),因为神必须审判罪。罪如果不经过审判,人就不能与神有交通。神不能随便忽略人的罪,神不能让人的罪过去,所以人如果有罪,就得带着血到神面前来。神是审判罪的神,非经过审判,罪就不能过去。审判要求血,所以必须有血,会幕的交通才能恢复。这里七次是完全的数目,指明主耶稣的死已经满足了神,祂的血足够洁净我们的罪。在这里,所有的问题都完全解决了。神公义的要求已经满足了。神说,工作已经成功了;这是主耶稣十字架的工作,一次作了就永远成功了。所以用不着第二只纯红的母牛再来死。只要有一只纯红的母牛死了,就够了。我们看见弹血是证明罪人的问题解决了。这是第一段,这与旧约里其它的祭是一样的,这就是等于逾越节的羊羔。

现在我们要来看第二段。第二段给我们看见,对于信徒的罪怎么办?五节:人要在他跟前把这母牛焚烧。这是一个顶特别的地方,他不只是烧,并且是把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羊,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神审判罪。刚才的血用来弹了一点之后,其余的都倒在火里。祭司要把牛完全烧了,皮、肉、血、粪,一起都烧了。不只如此,还要把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线也烧了。烧了之后,九节: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这一只牛被杀的时候,用的是牠的血,但是这一只牛杀死烧成灰之后,用的是这个灰。

什么叫作灰?全世界各种的物质,到最末了就成为灰。我不是从化学方面来看,我是从人方面来看,物质的最末了一步就是灰。你把这个桌子败坏了,到最末了它就成灰了。所以灰是代表最末了的地步。一个东西变到底了,再也不能变下去了,就是灰。

现在这一只母牛,一切都烧了。我们要特别注意的就是血。在这灰里面,有皮、有血、有肉,意思就是在这灰里面有基督的赎罪,和赎罪的永远的功效。基督在神面前是一直有效力的,祂已经烧成灰了。祂流血的工作是永远有效力的。在这里,血已经成功作灰。赎罪的工作已经成功了;纯红的母牛,就是主耶稣救赎的工作,已经变成灰了。

这褁还加进三件东西,就是香帕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线。在圣经里,把香柏木和牛膝草摆在一起的时候,就是指着整个受造的宇宙。列王纪上四章三十三节说,所罗门的智慧顶大,把所有的树都讲了,从香柏木讲到牛膝草,从阿拉法讲到俄梅戛,把整个世界都讲完了。所以在圣经里,香柏木和牛膝草代表整个的世界。把香柏木和牛膝草都摆在火里烧,意思就是说,当主耶稣受罪的审判时,不只祂被烧了,连你和我所有的也都被烧了。神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审判了所有的人。当祂经过火的时候,你和我,香柏木和牛膝草,都经过了火。无论是大的、小的;香的、臭的;富的、穷的;整个世界都被神摆在祂身上受了审判。这里也把朱红色线摆在火里面。以赛亚书一章十八节说,我们的罪如朱红。所以朱红是代表罪。这里神不只把我们审判了,也把我们的罪审判了。所有的罪都包括在主耶稣里面了。当神审判祂的时候,我们的罪也受到了审判,我们所有罪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所以把香柏木、牛膝草,和朱红色线丢在火里烧,意思就是使全世界的人,和所有罪的问题,都在主耶稣里面经过烧而变成灰。灰包括了主耶稣所有的工作,灰也包括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罪。灰是永远有效力的东西。所以这个工作有功效,在神面前能满足神所有的要求。这灰被摆在营外洁净的地方。

从十一节起告诉我们这灰的用法。摸了人死尸的,就必七天不洁净。那人到第三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九节告诉我们什么是除污秽的水: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这本是除罪的。这里说的污秽是指摸了死尸的污秽。为什么摸死尸是污秽的呢?死是罪的凭据,没有罪就没有死,有死就证明有罪。死尸就是罪作了工,罪作工的结局就是叫人死。所以在旧约里,大历疯预表可得医治的罪,死尸预表不能医治的罪。人死在罪恶过犯之中,人在肉体中死了,他就是死尸。主耶稣说这样的人乃是死人。祂说,任凭死人埋葬死人(太八22)。你接触死人,你与世界来往,你与世界有交情,你活在世人中间,你就是摸着死尸。你摸着死尸,难免不受传染。你摸着死尸,你就污秽了。基督徒就是因为与世界接触的缘故,所以犯罪失败了。在这时候,这灰就有用处。

这里说把这灰,就是十字架的工作,和活水调在一起(17节),就成功作除污秽的水。活水是指着圣灵说的。以色列人在路上的时候,有一次击打盘石,就有活水流出来(出十七6)。哥林多前书十章四节说,这盘石就是基督,所以活水就是指自基督流出来的东西,就是圣灵。把这活水调作除污秽的水,意思就是有圣灵的能力,加上我们身上。没有圣灵的工作,主耶稣的工作就白作了。光有母牛犊的灰,而没有活水,就没有用处。有了主耶稣的工作,再需要圣灵来,二者相调,才能使我们得着洁净。不是主耶稣再来死一次,乃是应用主耶稣那一次工作的效力来洁净。纯红母牛的灰代表主耶稣十字架的工作,永远常存不变的效力。是那个效力洁净我。因为主耶稣死了,祂死的效力存到永远;现在藉着圣灵,把那效力应用在我们身上。我们每一次犯罪,不需要再牵一只牛到神面前来。二千年前主耶稣那一次工作的效力,一直继续到今天。凭着那灰,我们就能得着洁净。

人如果不洁净,怎么办呢?十二节:那人到第二天,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第七天就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第七天就不洁净了。为什么要到第七天才洁净呢?这里说,人在第三天要洁净自己,但是要到第七天才洁净。目的不是第王天,目的是第七天。第三天是主耶稣复活的日子,主耶稣复活后,将赦罪的道赐给我们。什么是第七天?圣经里的第七天就是安息日。希伯来书四章九节说,还有一个安息日的安息。这是说到世界的大安息,就是千年国的时候。这就是说,人在主复活的时候不洁净的,在国度的时侯也不洁净。人在主复活的时侯洁净了,在今天洁净了,就到第七天,国度的时候也得着了洁净。第三天是为着第七天。今天的问题是第七天。永远的问题过去了,作神儿女的问题也解决了,其余的问题都解决了,今天所有的问题,就是在国度的时候洁净不洁净。

到最末了,十三节说:凡摸了人死尸,不洁净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华的怅幕。什么是耶和华的帐幕?今天耶和华的帐幕不是聚会的房子,不是礼拜堂;今天耶和华的帐幕乃是你的身体。人如果败坏他的身体,神也败坏他(林前三17)。人如果污秽他的身体,结局神说,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你要从以色列中被弃绝。不是说从埃及被弃绝,乃是从以色列中被弃绝。意思就是当神的儿女在国度里掌权的时候,你要被关在外面。你今天不洁净,将来在国度里就要被关在外面。

下面说: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他就为不洁净,污秽还在他身上。所有没有承认的罪,所有没有摆在主耶稣宝血之下的罪,那个污秽还存在你身上,那个污秽要叫你在将来的时候,在国度里没有分。反过来说,被除污秽的水洁净了的,在国度里就洁净了。所以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所有悔改过的罪,所有承认过的罪,所有摆在主耶稣宝血底下的罪,所有用过灰的罪,永远不能在审判台前再起来。除污秽的灰,所以能除去污秽,就是因为有血的力量在里面,也就是有赎罪的能力在里面。所有没有应用主耶稣赎罪功效的罪,到第七天那一个污秽还在你身上。所以不要把从前的罪留在那里,要靠着主耶稣的灰除去污秽。感谢神,神的儿子不必再为我死,我靠着祂的灰就能够洁净了。但是你如果把污秽留着,这是愚昧的,也是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