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敬虔

 

读经:

 

          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三16)

          只是要弃绝那世俗的言语和老妇荒渺的话,在敬虔上操练自己。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摩太前书四7~8)

 

讲道:

 

     在基督徒中,真正在那里敬虔度日的人,一百个人中不知道有几个?多少时候,你看见许多的弟兄姊妹,腰是放松的,言语是不受约束的,彼此开玩笑、说笑话,里面是没感觉的。私下里抽烟、醉酒、看小说、逛戏院,里面也不受责备。在许多的基督徒中,根本不知道“敬虔”是什么,这样就何从而有敬虔的生活呢?!不但如此,就是今日的讲台,传其它方面真理的不少,但你要听到人在那里传“敬虔”,实在不多。我顶不客气地说,站在讲台上的人在讲道的时候,自己也不够敬虔,不够敬畏神,许多时候的态度、措辞等等,都叫你感觉到他只在人前讲道,忘记了他是神的奴隶,是在神面前说话的。你看见人放松大胆,没受约束,信口说话。哦!我是多不愿意说责备的话,但这是不得已的。

 

【敬虔的来源】有神生命的人,才有敬虔的可能;没有神生命的人,可以有敬虔的外貌,却永远不能有敬虔的实际。所以,没有神的生命而想要真的敬虔,是绝对不可能的。若要有真的敬虔,先决的条件就是必须有神的生命,因为敬虔是根据于神的生命,也是发源于神的生命的。神生命的本性是敬虔的,因为敬虔像爱一样,是神生命里一种基本的性情。信主的人有神的生命,这生命的本性定规是敬虔的,所以敬虔是发源于神的生命的。

 

【敬虔就是像神】按“敬虔”这一个字义来说,就是“像神”。你说一个人是敬虔的,意思就是说“像神”的。一件东西,你说像另一件东西,我想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外貌的相像。好比一只猴子,你给牠戴上帽子、穿上衣服,叫牠学人的样子站起来行走,你可以说:“猴子像人。”其实猴子还是猴子,虽然外面的打扮有点像人,其实一点也不像人。第二种是里面的相像。好比一个儿子的性情、行为、言语、态度,各方面都像他的父亲。这一种才是真的相像,因为儿子的生命是从父亲来的,与父亲有同样的生命,现在在表达这生命的时候像他的父亲,才是真的相像。“像神”(敬虔)的意思,不是前者的相像,而是后者的相像。因为信徒是有神生命的人,神的生命照着神的本性表达祂自己的时候,就是敬虔。所以敬虔不是模仿一种规规矩短的礼貌、恭恭敬敬的态度、谦卑柔和的样子。如果是模仿,那就是猴子模仿作人,是虚假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曾看见过两个化缘的道士,走的是方步,眼睛一直望着前面,绝不左右顾盼,鞠躬时是弯到九十度直角的。看上去真是两位具有敬虔外貌的人。但是,一会儿,两个道士在弄堂里就吵起嘴来了,什么敬虔的外貌都失去了。因为这一种恭敬规矩的模样,都是虚伪的、装作的,而不是实在的。惟有充满神生命的人,在神面前敬虔度日的人,他那一种端正的行为,不是装作的,而是生命在里面自然流露的,才是真实的,在神面前算得数的。因为这一种敬虔的外貌,是发源于敬虔的实意的。“像神”――敬虔――就是这种的像法。这就是神敬虔的生命自然的流露。

 

【敬虔就是今生生命的应许】<提摩太前书>四章8节告诉我们说:“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我们知道,神“所应许我们的就是永生”(约壹二25),“这永生也是在祂儿子里面”(约壹五11),并且“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能“知道自己有永生”(约壹五13)。所以,人一信主就有永生,并且该知道自己有永生。永生――就是神自己的生命――是在信的时候已经有了。那么为什么这里说到今生生命的应许,与操练敬虔发生关系,而不说与信发生关系呢?我的领会是这样:得永生诚然是本于信(弗二8),绝对与操练敬虔无关;但是,信徒若要经历他所得的永生,若要这永生变作他生活上的实际,就非操练敬虔不可。人可以信耶稣而得永生,但仍然可以活在肉体里,彰显亚当的生命,而不活在永生里,彰显神的生命。换一句话说,人可以是基督徒,而不一定作基督徒。惟有活在生命里的人,他不止是基督徒,他也是作基督徒。因为在他身上,你遇得见基督。基督的生命――永生――从他身上活出来。这一个活出永生、经历永生,永生变作生活上的实际,就是操练敬虔。人若操练敬虔,你就要看见基督的生命――永生――要彰显在他的思想里、言语里、动作里以及态度里,他就越过越像主。在这种人身上,永生不是一件抽象的东西,乃是人实际的事实,因为他经历这个、认识这个、也享受这个。他在今生已经得着了生命的应许,将来要更完全地得着。(注:今天人活在肉身里,生命是受了限制的;将来脱去肉身,穿上荣耀的身体时,要更完全地经历这永生。)<提摩太前书>四章7节命令我们“操练敬虔”,8节是与“操练身体”作一个比较,并说“凡事都有益处”,底下就说在今天有生命的“应许”。10节说,“我们劳苦努力,正是为此。”让我再加上一句说,我们一切的追求,也就是为此。多么紧要!

 

【敬虔是一个大的奥秘】在全部新约中,我们能够找得出十几个奥秘来;惟独这里敬虔的奥秘和<以弗所书>五章28~32节所说的教会是基督妻子的奥秘,使徒特别说“是大的”。在那么多的奥秘中,这两个是特别大的,敬虔是其中之一。那么什么是奥秘呢?在圣经中,一个奥秘就是说﹐在以前的世代里是隐藏的,是人所不知道的,一切奥秘的事都是属于神的;到了时候,神借着圣灵将隐藏在神里的奥秘启示出来,人才知道。虽然被启示出来,但是那一种超乎平常的性质,仍然是存在的。敬虔是一个奥秘,也是一个被启示出来的大奥秘。

 

【敬虔就是神在肉身显现】敬虔这一个大奥秘,到底是什么种的奥秘呢?底下说“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神会道成肉身,并且在肉身上彰显出神的自己来。这里顶明显地叫我们看出,神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彰显出祂圣洁、荣耀的生命来。祂曾作过人,祂在人的肉身内,曾穿过衣、吃过饭,作过木匠,行走在这块地上。除了没有罪之外,祂一切与世人一样。哦,这是从有世界以来一件最希奇的事,是从来没有的事!神来为人,真是旷古的奇事!哦,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在犹太地,曾活着一个人,是创造的主亲自来到地上投入凡胎,作带着血肉、与我们一样的人。难怪当时有许许多多的人信不过来;就是今天,人若不是蒙怜悯、眼睛被开启,也信不过来。这一位荣耀的“神而人”为着人罪的缘故,死在十字架上,将隐藏在祂里面的生命释放出来(永生在神儿子里面),现在叫我们信的人得着了永生,这就是:

 

【神继续地在肉身显现】当初神的生命如何在主耶稣(教会的头)里面,今天神的生命也如何照样在我们(教会)里面,叫神能继续地在千千万万的肉身上彰显出祂的自己来。所以敬虔在我们的身上,没有别的,就是神的生命在我们的里面,从我们的肉身上彰显出来。我们若真是蒙拯救,以致在我们的思想、言语、行为、态度上,不再是自己而是基督活着的话,这就是敬虔的生活。神在我们身上所要求的就是这个――就是让神继续在我们的肉身上显现。

 

【插进一些话】为着更明白神在肉身显现这一回事,我在这里插进一些话。

    在旧约的时候,神曾向摩西、亚伯拉罕、雅各、许多的先知、士师以及不少的古圣徒显现。那时,神是在天使的形状里向人显现,所以在旧约的时候,耶和华神是被称为“使者”的,这就是主耶稣在道未成肉身之先的显现。本来神是个灵,是没有形状的,也是人的肉眼所看不见的;但是三而一神之中的第二位是有形像的,所以<创世记>第一章里说,神是“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我们信是指主耶稣]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一27)。还有<罗马书>五章14节说,“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耶稣]的预像”,也证明这件事;就是说,亚当是照着耶稣造的。所以,道未成肉身的神,在已往的世代中,也显现给人看,也与人来往,但是行踪飘忽,忽隐忽现,时去时来,因为祂不是肉身,乃是灵体,是在天使的形状里向人显现的。

     在道成了肉身这件事上,神创造了一件新的事,就是祂不再在天使的形状里显现祂的自己,而是在人的肉身里彰显出祂的自己。这一种神的显现,是一个极大的奥秘,这一个奥秘就是敬虔。所以“敬虔”最简单的解释,就是神在人的肉身之内的彰显――天上的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的肉身彰显祂的自己。神成为人,神与人联合,神与人打成一片。所以主耶稣是从有人类以来最奇妙的人。因为你说:“主耶稣是神”,祂的的确确是神;你说:“主耶稣是人”,祂的的确确还是人――一个圣洁无罪的人。就是今天在荣耀的里面,祂还是一位荣耀的人,坐在神宝座的右边。哦,在主耶稣身上,这是一件奥秘的事――神与人联合,神在人的肉身显现;这也是一个荣耀的事实。哦!在神的造物中,你再也找不出类似的人物――非受造的神与受造的人联合而成的一种“神而人”。所以这件事实在太奇妙了!

     但是神因为爱人的缘故,祂竟然乐意降卑祂的自己,与人联合,祂乐意将祂自己的生命组织到人的里面去,叫“人子”变作“神子”,叫堕落的人变作荣耀的人。哦,神的作为多奇妙!神的奥秘多难测!真使人五体投地赞美祂、敬畏祂、敬拜祂。

    岂知这就是新造。我不知道弟兄姊妹有没有想过“创造”(Creation)与“新造”(New Creation)的分别?这二者不同的地方在哪里?我相信分别在这里:“创造”是神造出了一些从来没有的东西,无论是在天上的、在地上的,有形的、或无形的,有生命的(被造的生命)、或无生命的,神借着那使无变有的大能,叫祂的宇宙充满了万有。但是在这里,神是神,万物是万物,创造的主是创造的主,被造的物是被造的物。彼此之间是有很清楚的界限的,是分开而不是合一的;彼此之间是没有生命的联系的。简单地说,神的自己没有组织在万物的里面。万物是在神自己之外的,不过是神手里的出产品。后来“创造”[“本是好的”(<创世记>一章)]遭遇了败坏,“创造”就变作旧了、衰了,我们可以称它为“旧造”(圣经里并无此称呼,但为着站在“新造”对面的缘故,可以称堕落的创造为“旧造”)。在这里,基督来道成肉身,这肉身就是圣殿中的幔子(里面包括神的创造)所预表的。基督的肉身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圣殿里的幔子裂开),就是除去旧造。(在旧造里有旧人――亚当的族类,在旧人里我有一份。编注:幔子上绣有基路伯,代表受造之物;幔子裂开,代表旧造被除去。)旧造被除去,旧人已钉死,在旧人里,我的一份也钉死了,这些都到坟墓里去。在复活的基督里,没有旧造,一切都是新的。一切信复活基督的人,就是在基督里的人,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

     在这里,我们知道什么是“新造”――新造就是神与被造之物的联合,就是神自己的生命进入到被造之物的里面,就是造物的主与受造之物的合一,就是神的自己要充满万有。这个创造与已往的创造绝不相同,因为在这里,你看见神的自己调和在祂的造物里。在造物的里面有神的自己。在已往的创造里,你只能看见神奇妙伟大的作为;在新造里,你能遇见神的自己。在已往的创造里,造物是可能背叛神、可能与神冲突、与神脱节――撒但与亚当的背叛,就是事实的例子。但在新造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新造的生命就是神自己的生命;既是同一生命,也就无法背乎生命的自己。所以你要看见,一切在新造里的,都是与神和谐的、与神合一的,并且服在神的权下、受神支配的。

    所说的“新造”,真是新的创造,因为你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一种“神人合一”的创造,这是从有创造以来没有的创造,所以这是新造――新的创造。新造的元首(第一位)就是主耶稣,其次就是我们――教会。有一天,整个宇宙里的万有充满着神的自己,彰显出神的荣耀,完成了新的创造。

    让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宇宙中最尊贵的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相信是“神自己的生命”。让我再问你们:“地上最下贱的是什么东西?”我相信是“泥土”。现在我们都知道,人的肉身,就是身体,是泥土作的。神在人的肉身彰显,就是宇宙中最尊贵的神与最下贱的泥土联合为一,结果你就看见:最尊贵的神的生命,能从最下贱的泥土作的肉身上彰显。这就表明神的能力多伟大,多荣耀,多高超!神竟然从最下贱的人身上彰显出祂的自己!难怪<以弗所书>说,神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神没有与天上的天使(力量、权能比人大)联合,却与地上较弱的人联合,藉此叫人升高,作宇宙的主人翁(来二7)。这是多大的怜悯,多深的恩典!哦,我们真是要敬拜祂!

 

【敬虔是一种生命的知觉(Consciousness)神的生命本来是敬虔的,因为敬虔是神生命的一种天性,像神的生命是慈爱的,是圣洁的,是公义的一样。所以,以生命的本身来说,它是不能不敬虔的。它若彰显,就定规敬虔,因为敬虔是它本来的面目。今天的难处是,人的成分太多。像哥林多的信徒,人还是属肉体的(fleshly),以致神敬虔的生命受了拦阻,不能自由地彰显。如果一个基督徒在里面一点没有敬虔的知觉,我怕他若不是没有生命,就是落在黑暗中。只要是活在亮光里的基督徒,纵然知觉的程度可以不同,但多少总有知觉。那些操练敬虔度日的人,只要思想里稍微放松了一点――话语上带着一点嬉笑,眼睛有一点斜视――在他里面的敬虔的生命就不舒服,就要起来审判与敬虔不相合的一切。这知觉越敏锐的人,在他身上的审判也越深刻,同时在别人身上看别人到底敬虔不敬虔的那一种鉴别能力也越强。所以,若能跟随里面敬虔的知觉而思想、说话、动作,他就是敬虔的人。

 

【操练敬虔的方法】我们看<提摩太前书>四章7节,先说到“弃绝那世俗的言语和老妇荒渺的话”,后来说“在敬虔上操练自己”。所以,操练敬虔与话语受约束,定规发生极大的关系。随便的话语定规是不敬虔的表示。但是话语是心思里产生的;“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太十二34)。所以若要约束口里的话语,就必先约束心里的思念;思念若受约束,话语就不至于随便。我以为,约束心思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学习与神同在――把一切的思念都带到神的同在里,你会看见许多不正当的思想――与神生命不相称的思想――顶自然地会显明出来,并且会被里面的生命拒绝出去。这样,在不久的时候,无益的杂念、游荡的思想,就会渐渐地减少,心思要变作安静,结果话语也变作稀少了;不止如此,并且渐渐地纯洁了。

     在实行方面,我想有两个方法:

     第一个就是<简易祈祷法>里所说的:你可以从圣经里选择一段有益于灵性的经文,例如主所教的祷告文。你可以慢慢地读它,一面对着神,一面对着自己,同时可以从心的深处发出感谢、赞美并敬拜。这样,你的思想就会被神的同在与神的话所占有,你就可以脱离一切世上无益的杂念。这好像什么呢?这好像一匹乱跑的野马,你并不禁止牠跑,但将牠放在轨道上跑。本来人的思想好像无羁之马,现在是放在一个正当的路上跑了。跑还是跑,但是有规则地跑。我想在起初学习的时候,这是最好的办法,对于身体与灵性都有很大的益处。但是在这里要防备一件事,就是过分用心思的力量去思念神的话,以致心思疲劳,有时甚至失眠,这就已经堕入错误的里面。当我们在神的面前思念神的话的时候,不错,我们是用心思在那里思念神的话,但是绝对不要太用力,应该多用心与爱去亲近神的自己过于思念神的话,或者说,过于用心思的力量。因为目的是要心思安静,并不是要劳累心思。实在说,若能在爱的里面摸着神的时候,尽可以停住你心思的思念。

    第二个方法,就是不用圣经的话,也不大用心思的力量,而是直接地以敬畏神与爱神的态度去亲近神,自己越少用心思越好。但是心思是受意志的管理停留在神的面前的,并不让它落到空白里去。在这里,爱神的态度是重过于心思的动作的,越安静越好。初学时,最好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在思想太乱的人身上,学习第一个方法更合适;思想受了相当约束的人,第二个方法是可以实行的。

    人若是这样地将自己放在神的面前,学习与神同在,心思的思想定规减少,变作简单而纯洁,言语也自然减少而不敢随便(当然不是说绝对不会错)。外面的五官,特别是眼睛与耳朵,也受约束了,敬虔的生活也从此彰显出了。

 

【操练敬虔的路线】神作工的原则,总是从里面作到外面的,或者说是从中心作到圆周的。神从来不粉饰坟墓的外面而里面是死人骨头的。所以人若注重敬虔的外貌,而不是出于敬虔的生命的,这种操练就等于伪装。这是法利赛人的敬虔,是没有敬虔的实际的。但是,因着里面是敬虔的缘故,敬虔的生命在那里知觉,或者说在那里起作用――在那里反对、拒绝、定罪一切不敬虔的思想、言语、动作、态度,以致外面不得不受约束。不受约束是过不去的,是会受责备的,会不平安的。这一种敬虔的外貌,才是真的,因为是出于里面生命的。所以,什么是真的敬虔的外貌呢?真的敬虔的外貌,没有别的,就是在外面彰显出来的言语、动作、态度,与里面敬虔的生命是和谐的。

    有一些关于敬虔的经节,可以一读,也许更有益处:

<提摩太前书>16,7~8,3,6,11;

<提摩太后书>5,12;

<提多书>1,12;

<彼得后书>3,6,9,11

―― 俞成华《与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