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深识主

 

  各位,以色列人归神后还有什么事当做呢?有么,有什么呢?归不过如屋有基础。所以既归耶和华,跟着就务要认识耶和华。归是即刻可能的事,如浪子离家所去的路则甚长,惟是归家的路则甚短;故归主的事甚易,时亦甚短;惟是归后则时甚长,这因要‘生于其前’。生于其前学什么呢?就是学认识主。这认识神的认识,是须竭力追求的。惟惜以色列人最大的蔽病是不识耶和华!或说,‘他们是神的选民,识怎样拜神,与异邦人不同,为什么说他们不识耶和华呢?’这话我可回答说,‘他们对于神的认识,是在识与不识间;因为他们虽识怎样拜神,如以赛亚书一章所说,但他们实在不识神。故何西阿四章一节说:‘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耶和华的话,耶和华与这地的居民争辨,因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这里看来,可知以色列人虽有种种仪式,但这些仪式不是认识神的证据。又何西阿五章四节说:‘他们所行的使他们不能归向神,因有淫心在他们里面,他们也不认识耶和华。’这样看来,可知以色列人一方拜神,一方又拜巴力。他们的心已经向神不贞,因此不能认识神。主说:‘我喜爱认识神,胜于燔祭。’我们知神固然是喜爱祭祀,但因这样有口无心的以色列人,神就不愿他们来献祭了。神在以赛亚一章三节责备以色列人说:‘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在这话想来,就可知以色列人比牛驴还不及呢!

  各位,你我若把现在的教会,和这里所说的以色列人比较一下,就知我们的教会,和昔日以色列人有许多相同的处呢!经说:‘以利二子不识耶和华。’这以利的二子为亲近神的祭司,常入圣所服事神。然他们虽常亲近神,惟是他们却不识神。或以为此二人不识神是例外的,因为他们是恶人。这样说么,待我在旧约中找一好人,这人就是约伯,他怎样说呢?他说,‘我从前风闻有你,现今亲眼看见你。’由此可知,前的约伯也算是识神的,惟前后的识大有分别。他是好人,为人所重。他从前也以为已是深识主的;岂知‘风闻’不是深识,惟今亲眼看见神,这‘亲眼’才是深识。又如以赛亚,当他未得启示前也本是一圣洁的先知;但他得启示后,就说,‘祸哉,我灭亡了,因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人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由此可见他未得启示前对神是浅识,惟见后则深识。又主耶稣在世时曾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惜那时的人虽常常跟随主,惟不识主;或以为是施洗约翰;或以为是以利亚;或以为是耶利米;或以为是先知里的一位。他们这样的说,就可知他们是料想,不是深识。这样的料想,不能满足主的心。故主又说,‘你们说我是谁?’那时西门彼得就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阿!惟有彼得能识主;惟有彼得的答话,才能满足主心。各位,彼得为什么能识主呢?彼得也是犹太人;且是没有学问的小民;为何他能识人所不能的呢?你若问尼哥底母,他会答你说,‘主是天来的教师。’各位,彼得对主的认识,能够胜过其它的人,这就因他得天父的指示。主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

  我想你若问昔日的人识不识主,他们必会答说识。故你们若问拿撒勒人,他们必答说,‘他是木匠之子;’若问主之弟弟,他亦必答说,‘他是我的哥哥。’试问他们都说识主,到底你信他们识主否?我信他不识。因为我们读到约翰七章,就知到主之弟兄怎样的不信服主。读到马太十三章,就知拿撒勒人怎样的厌弃主。呵!他们所谓识主,不过是识他是狂人,常人而已,其实他们全不识主。说到这里,也许有人问说,为何主之同胞与兄弟反不识主?这话的答说,就是因他们未得天父之指示。今再说到与主同食,同行,同居三年半之门生,他们都是不识主的。有次腓力对主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他说这话,就证明他是不识主的。故主回答他说,‘腓力,我和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人看了我,就是看见了天父;你怎样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你看,他们与主同在这么长久,还是不识主;无怪今日教会中许多信耶稣的人不识耶稣!所以我们要深识主,就要求得更深更切的启示。保罗在加拉太一章十六节说:‘神乐意把他的儿子启示在我心里,’这心里的启示,就是更深更切的启示。查当时彼得在该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虽认识主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但他后来在大祭司的园里,却三次不认主。这是什么呢?就因为他还未得神把主启示在他的心里。今我们可由彼得而想到今日的信徒,我以为今日信徒对于认识主的程度实有分别。最可惜的,就是在深识主的地位没有多人!各位,你识主的程度怎样呢?你深识主还是浅识主?或在识与不识之间呢?你勿以为我是牧师,传道,职员是一生事主的人。但你我要知,这些不是识主的保证。我们且看浪子的哥哥,由他就可得一个忠心事主的人,未必就是识主的人的教训。圣经纪着,‘浪子的哥哥怪怨父亲说,“我服事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各位,他这样怨父厚弟薄己,这样的怨,该不该呢?定然不该。故他的父亲回答他说,‘儿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说到这里,请各位想想,浪子的哥哥,识他的父亲否?忠心事他的父亲否?我们倘若细想一下,就知他是一个忠心事父而不识父的人。各位,你虽然一生忠心事主,但到底你识主否?我恐怕你的答话是识,而不是深识。若问你愿不愿深识,我知你必说愿。你愿识么?那末那识主的代价,不知你愿不愿缴纳?保罗说:‘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各位,你要识主,就不免要将万事当作有损的;此‘损’就是识主的代价。各位,你若深识主,就很容易为主的名到天涯海角去传道。保罗所以能为主名受如此多苦,就因为他深识主。

  主说:‘识人子者是永生’,故信徒最要的,是深识主。所以我们务要深识主;既深识主,就务要尽归于主,琤秅_主前,而完全顺服主。──  程文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