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我就是”

 

经文——约翰一章一至五节,十二节,十七节,八章五十六至五十八节。

  连日讲如何跑十字架的路,我们的心是愿意跑的,可是没有力量。然而基督教不像别的宗教,别的宗教叫人用自己的力量去行,但基督教知道我们的人不能做得什么,故基督教的神特加给我们力量,使能做能行。保罗在腓立比四章十三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约翰八章伍十八节:“耶稣说能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就有了我”这句原文是“我就是。”我们需要什么,耶稣就是什么。我们需要恩典,他就是恩典,我们需要真理,他就是真理。……

  我们现在所最需要的是认识耶稣自己,同时更要接纳他到我们心里,这样,外体虽日渐朽坏,而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要存满有喜乐平安的心,去走前面的路。

  基督必不叫我们做不能做的事,他将充实我们的力量,使能胜任愉快。一个真正从主的人,心中必大有能力,毫不觉负十字架之苦。保罗难被囚,心中却充满喜乐,这是基督教的特别处,和别的宗教不同,就在于此。

  基督选召我们,不是叫我们在世上享受肉体快乐,也不是像佛教脱离环境独善其身;基督是要我们和环境奋斗,改造环境。

  一次在东北一个聚会里讲道,有一位大学生问我能不能用科学证明耶稣基督,我就告诉他,科学没有能力证明耶稣基督,凡科学哲学所不能知道,所不能证明的,都是耶稣基督。比方科学不能证明光是什么,耶稣基督说,我就是光。哲学不能证明什么是真理,耶稣说,我就是真理。科学家不能解明力的由来,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能力。欧西学界不能解释生命是什么,耶稣屡次说,我就是生命,生命在我。科学哲学不能知道历史的起始与终点,但耶稣说,我是始,我是终——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他是时间的主宰者,创造者,科学不能明白空间有多少大,但耶稣说,“我是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故凡为科学哲学所不能证明,不能知道,不能解释的,耶稣说:我就是。

  科学到今日,还是幼稚,牠不能证明耶稣是神,耶稣是生命,……化学亦不能把耶稣化验出什么来,故科学哲学想证明耶稣,完全是不合逻辑的。

  我认识一位真正的科学家态度很谦卑,他承认神是不能用科学研究出来和用化学分析出来的。他说分子原子那么渺小,我们尚且不能明白,况伟大的神和基督耶稣?他的话是不错的,耶稣就是一切的一切,完全的丰富,万有的主宰,他说的话,是很肯定的,是大有能力的,他说:“我是基督,不信我的,必死在罪中。”他又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又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这些都是非常的话,都是常人所不能说和不敢说的。

  亚伯拉罕的神,多么伟大,这本来是很伟大的神,为什么在信徒身上显出的是那么渺小呢?是因我们信徒对神打了折扣了。我们觉得自己是渺小,贫穷,可怜,软弱,是未能让主在我们身上自由行动的缘故。我们怕讲道没有力量么?耶稣说,我就是力量。我们怕无力负十字架么?耶稣说我就是力量。当牢记耶稣说我就是,无论遇见什么困难,他都能帮助我们解决,通过。我们该倚靠他,感谢他。

  耶稣基督现在虽已复活,升天,坐在神的右边,但仍与我们同在同工,这是基督教的特色。

  作个见证,不是说我能作什么,正表我不能作什么,是主帮助我,才能作。从前有个学界领袖聚会,我得有机会在那里作见证。在个人误道时有位校长问我耶稣是否能救人,我说,一定是能。问,耶稣是无罪的吗,答,是。问,无罪的才能救人,有罪的则不能救人是么?答,是。问,耶稣是童贞女所生么?答,是。问,马利亚有罪没有?答,有。问,马利亚既然有罪,则她所怀的孕,当然也是有罪的,盖罪是有遗传性的,由夏娃起一直传及后世,不是吗?你怎样解答这问题?这个问题,实在不易找到完满的答复,但若不能答复,对于主道是很有关系的,不是为维持自己的脸子,乃是为彰显神的荣耀,不能不有以答复他。我即心中默祷,求神指示,我说,主阿,你就是,请你给我一个完满的启示,荣耀归于你的名,刚刚祷完,圣灵即给我一个经节,回答他。即约翰一章十三节:“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这话虽是指一切重生的信徒说的,然而也合于应用在耶稣的身上。马利亚童女生耶稣,不是从血气情欲乃是由灵感可不能遗传罪性,耶稣是生命的起头,是完全圣洁的主,故只有耶稣无罪,亦只有耶稣能救人,为唯一的救法。这一次的答复,完全根据圣经,然若非圣灵的指示,我亦无从答复他。他亦认为答复得完满。

  答复别人的问题,有时即刻可以办得到,有时却须慢慢方能答复。这次真是希奇,我本没有预备,主的灵忽然感动我,使我忆起那经文。我常常遇见这事,主常常是这样帮助我。

  一次,在杭州的一个聚会里,有一先生给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从前我曾思想过,可是得不着解决。我亦曾把这个问题问过许多人,到底亦不曾得到完满的答复。这问题是什么?就是所谓国家的问题。就是说日本侵占了我们的东三省,我们可不可以抵抗?可不可以和他开战?照圣经是反对战争的,是爱仇敌的,耶稣说: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然则敌人抢了我们的东三省,我们也把江苏,浙江也一并送奉给敌人了。你将怎样答复?若说要抵抗敌人,和敌人宣战,则不合耶稣爱敌拿外衣送里衣的道理,若不赞成抵抗,则说你们基督教是不合时宜——至少是不合中国所需的宗教了。我早知这问题由于自己是不能答复的,我即祈祷,心里异常镇定,因知“主就是”。我们需要什么,他就是什么。所以等到那先生一说完,主即赐我一个经节,即马太九章十六至十七节:“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反带坏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惟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但这两节圣经,怎样可以答复这严重的问题?当初我亦不知道。感谢主,他不止赐我这经文,也给我加上解释。世界就是旧衣服,皮袋旧,耶稣的道理,就是新布和新酒,新布不可补旧衣服,新酒不可装在旧皮袋里。耶稣来不是改良社会,乃是使人重生,赐人以新生命,他尝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们得着重生后,主自己的话,自然可以带领我们走十字架之路。有新生命的人,乃可以“转左脸”,“送外衣”“走二里。”这样,才是新酒装在新皮袋里;新布补在新衣服上。可是现在的世界,无论是政治,军事,经济……都是个旧皮袋,旧衣服,怎能容纳得这新道理?试问现在世界那一个国家能真正以基督的道理治国治民?既然如此,只应用基督道理在片面上,是不相宜的。所以要全世界的人都得着基督的新生命,然后一切困难问题,可以迎刃而解。现在的问题,不是抵抗与不抵抗的问题,也不是宣战与不宣战的问题,乃是新生命与不新生命问题。所以要救这个世界人类即将生命福音推广使许多人出死入生,耶稣来不是改良社会,乃是赐人新生命这点我们不可不深彻认识的。惜我词不达意,不能明白说出圣灵所指示我的,然幸他们皆默认我所答中肯,没有反辩。这也是给主做见证,我们需要什么,他就是。

  又一次,在牯岭聚会中,有许多新信仰的大学学生,合拢起来要和我讨论许多圣经问题,我事前自然要多多为此事祈祷,求主指示我能答复他们的问题。主当时就给我两节圣经,在约翰五章四十六至四十七节:“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这节经文,我本识念,但忘记在那书那章那节。后圣灵指示我找着这经文,读了完全不知怎样应用它。他们向我发出问题了,他们说:神原是进化的,旧约的神不很好,因此常叫人打仗,然由此演进而为新约的神时,就不同了,新约时神是和平的神,可爱的神。这样看来,神不是进化的吗?我就问他们,你们信耶稣么?他们齐声应道,这还消你问。我说,你们佩服耶稣的榜样和尊重耶稣的言论么?他们答佩服。既然如此,当必信耶稣所信的,但耶稣对于旧约的圣经和摩西的著作,是绝对相信的,你们却不很相信旧约的神,而说是信耶稣的,恐不是真信的罢?他们说你从何说耶稣是相信摩西的著作和旧约的圣经?我实时叫他们开圣经念约翰五章四十六至四十七节,他们听了面面相觑,不出一言,他们最后对人说,她的圣经很熟,实在无法问难,其实不是我能熟圣经,完全圣灵的帮助,因为主知道我需要什么,他就是什么。我们有这样的主,还怕什么,而不敢直行主之路呢?以弗所一章十七节保罗祈祷说: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知道他。保罗知我们的需要甚多,故求主赐给我们以智慧和启示的灵。其实这类的祷告,是每个信徒应有的祷告。望各位散会回到工场后,多多追求这件。不是将主的道强记在头脑里,乃是将主的道溶化在生命中。耶稣道成肉身,使我们肉身成道,使一切荣耀尽归于主,阿们!── 何守瑛《守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