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讲 先锋引人候见耶稣

 

经文:(约一29-34,三22-30

  我相信有许多人看过戴德生传的电影,如果我在场的话,青年人一定问我说:“你从哪里来的?”因为电影中戴德生的妻子马利亚,小女儿和儿子都死了。其实那电影不完全,我的祖父并没死。今晚我要从我曾祖母马利亚的父亲(也就是我曾祖父戴德生的岳父)作点见证。严格地说,我不是第四代在中国传福音,乃是第五代。我曾祖母马利亚的父亲中文名叫戴尔,他是宣教士,也在华人中传福音,他原在剑桥大学攻读法律,他的妻子是英国圣经公会总干事的女儿。他们结婚后,1827年到马来亚槟城华人中开始福音工作,那时中国福音之门未开;马礼逊能立足中国,是因为他加入东印度公司,戴尔没有加入,所以无法立足中国。他知道东南亚华人很多,有个时期就在那里从事福音工作,他较重要的贡献是福音文字工作,他离开槟城到马六甲,和梁发一起配搭传福音,梁发是华人教会第一位传道人。到了1842年在新加坡,我的曾祖母马利亚就生在马六甲,她幼年时一直在新加坡。戴尔本有四个孩子,有一个很小时回天家,正当孩子病重,他写信说:有时候我看见孩子非常痛苦,就对他说:可爱的baby你回天家吧!你可以成为主耶稣冠冕的一颗珍宝,可是有时我却不舍得。对他说:“留下吧,不要走。”当我站在死荫幽谷,我从这立场来看中国,我的心是敞开的;我的心满溢似乎要爆炸,如果有任何物拦阻我,不为中国殉道,我要拒绝;我只有个愿望,要为中国而活,为中国而死。要帮助许多中国人知道主耶稣的道路。1843年他来香港,到了1883年第一次教会会议。东南亚华人教会的西教士都聚集在香港,伦敦会议安排他在福州,他被选为大会书记;想不到在大会之中有许多人病倒,医生为戴尔诊病。在他病重时,医生问他说:“马礼逊埋葬在澳门,你要不要葬在他的身边?”他说:“不要,要葬在中国。”(因那时澳门属于葡萄牙)他1843年在澳门去世,年39岁,给他埋葬在马礼逊坟墓旁边。(到了1999年澳门回归中国,他的愿望便可以成就了。)

  昨晚,我们看不远千里而来的东方博士,克服许多困难,在神带领之下,大自然的启示,圣经的启示,终于到达耶稣降生的所在拜见他,献上他的礼物。巴不得我们也像他们,把全心奉献给主。昨晚我们也看见些强烈的对比,文士也有圣经,他们却不关心。他们是表面的宗教徒,虽有信仰却毫无渴慕追求;所以当博士前往时,他们仍留在耶路撒冷。今天也有许多人,虽生长在教会,懂得圣经的真理;但信仰限于表面,不渴慕真理,无心要见耶稣,真是可怜!主给我们极大的恩典,我们当像东方博士,追求,寻找,必寻见。

  主自己作见证施洗约翰是他的先锋,说:“妇人所生,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这位约翰看见了耶稣,说:“我看见了,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他曾为耶稣施洗,为耶稣预备道路。圣经告诉我们,施洗约翰在母腹里被圣灵充满。耶稣说妇人所生没有一个大过施洗约翰的。我们从哪里看见他旳伟大呢?也许有人说,看他的种族,家庭背景;他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神的选民,是撒迦利亚以利沙伯的儿子,生长在祭司的家。路加说他的父母是义人,他们遵行主的道遵守主的诫命。可见在日常生活中,他们非常遵从神的旨意;但是施洗约翰的伟大并不在此。他自己曾说,你们“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我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路三8)意即叫他们不要自夸自大,并无可夸之处。保罗也提醒当时的以色列人别以为自己是神的选民,而轻看其它的人;别以为自己比别人高一筹。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说,并非凭着撒玛利亚人或耶路撒冷人,而断定敬拜神是对或不对;乃是要用心灵与诚实敬拜神。人不能因种族或家庭的关系而骄傲,弟兄姊妹!关于我作我们家族见证的事,我经久挣扎;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是神的恩典,无须高举人;如果我们能够在人的身上更清楚地看见耶稣,因着他们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式更应感谢主。

  施洗约翰生活简朴,圣经说他常在旷野生活,穿的是骆驼毛的衣服,吃的是蝗虫和野蜜,他常禁食,克苦己身,真是过修道主义的生活!他最后被希律斩头,为主殉道。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发现教会中有一种如同中世纪教会的观念,也和佛教及其它宗教的观念一样,靠修行立功。我读大学时,有个同学告诉我,修行者有时深夜起来鞭打自已,以为这样可以立功。当马丁路得未醒悟之前,他到罗马,用膝盖跪在石级上,逐层而上,上到一半,突然圣灵光照亮他的心;神的话语临到他,知道得救不是靠行为,乃是因信称义。保罗说:“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梵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十三3)如果没爱没信,一切都算不得什么。

  施洗约翰讲道言辞并厉,不怕得罪人,他责备说“毒蛇的种类,你们要悔改!”他公然责备宗教领袖和尊贵的人,甚至希律王他也不怕;他责备希律王娶了弟妇为妻,以致因此坐牢并惹上斩头之祸。他是许多人的老师,他为许多人施洗;有次耶稣的门徒来找耶稣,要耶稣教导他们祷告,如同约翰教导他的门徒祷告一样。他不但向众人讲道,他也教导门徒们学习祷告,所以他死后,他的工作仍然延续下去;多年后,保罗到以弗所,发现有些门徒,就问他们“懂不懂圣灵的事”他们说:“未听过。”他们因为受施洗约翰工作的影响,可能受过他的洗。可见施洗约翰当日的工作延伸到那里。

  施洗约翰之伟大,不在于种族背景,家庭背景,简朴生活,工作有能力;最重要的,他不单自我认识,且对主耶稣有认识。他知道自己不过是旷野的人声;耶稣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他说他不是基督,连给主解鞋带也不配;他是有名的布道家,很多人听他讲道,悔改,接受洗礼。但他并非叫他们信他跟从他,乃是指着耶稣对他们说:“看哪!神的羔羊。”且对众人说:若非从神那里来的,我们毫无所有。保罗责备哥林多教会,太过重视属灵的恩赐,甚至为此分门结党,彼此较量属灵的恩赐;保罗说明,恩赐是从神来的,否则我们一无所有。今天教会需要听这样的信息,如果我们有骄傲的心,因着自己的事奉,恩赐,而轻看别人;这样就是夺取神的荣耀,求主怜悯!让我们像施洗约翰一样、让我们常常用主祷文说:“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主说:“要谦卑祷告”。“虚心的人有福了”。有天,施洗约翰的门徒来找他说:你以前为祂作见证,现在众人都往祂那里去了。他回答说:“我原不是新郎,新娘非属于我。”圣经中,新娘是指教会说的,施洗约翰有真正的看见,他知道新娘是属于新郎的,他不是新郎。他不过是新郎的朋友,他看见婚事成就,非常欢喜;听见新郎的声音,心里喜乐满足。巴不得有许多弟兄姊妹真正听见主的声音,不单是肉身的耳朵听见;从神的话,圣灵的感动,我们听主的声音,能得满足我们的心,施洗约翰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我们是否也有这样的心,看见主耶稣兴旺,主得荣耀,更多人归向主;只要自己能促成这样的结果,便心里满足了。

  我觉得华人教会也有类似施洗约翰者。再过两年,是宋尚节博士去世50周年,他在1944818日在北京因癌病去世。你或者希奇神使用宋尚节,或许你会怀疑他在教会中能蒙神重用;他个性倔强,固执,脾气暴躁,有时似乎很不礼貌很不客气。他原是个学者,在美国学成,得博士学位,他想象力极强,他的寓意解经法,不一定为传道人所欣赏;而且他其貌不扬,头发蓬乱;可是神重用他,他传道十五年。内地会的来因杨宣教士在宋尚节传记中,称他为中国教会最伟大的布道家。他在国内,在东南亚带领很多人认识主。我发现有很多今日教会的领袖,都是宋博士40年前所结的果子。神怎会重用他,我想他和施洗约翰的原则是一样的。司徒德牧师特别提到:宋尚节是个懂得委身的人,他懂得奉献自己。有个基督教的作者说:“如果没有伟大的舍己,就没有伟大的事奉。”其实,宋尚节不必离美回国,有些学校留他,他可以继续深造;但他决意回国,船航行在太平洋,他把文凭丢下海里,他并非看不起学问,而作出破釜沉舟之举。他那时心中挣扎,大学请他当教授,尽可带职事奉;有许多教授不认识耶稣,然而他清楚明白主在他身上有特别的宣召。并非说基督徒不可带职事奉主,在大学,我们需要更多基督徒的教授;但是他知道神在他身上的旨意不是这样,他绝不妥协,毅然舍己委身。

  再过十天,我将到温哥华参加个重要会议,绝大多数参加者是去自香港。今天在此美洲,不见更多人献身,乃因他们的出发点不在委身;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然是一粒。很人到那边不是为主,乃是为己;应当转步回来!在香港,在宣教地区事奉主。让我们抚心自问,我们到底为主还是为自己呢?有时好像宋尚节,神要我们放弃自己的职业,自己的专长。我认识一些医生,在中国多年事奉,现在不能在中国,他们原是宣教士,是医生,如果留在英国或美国;他们医学的专长,能不断进步。他们到云南少数民族处,到四川,新疆这些偏僻处,专长怎能进步呢?可是他们为主而舍己。宋尚节就是这样。当然要清楚所选择的是出于主,而不是出于自己。

  宋尚节工作能力的来源,请注意四方面:第一,神的话,他在美国已得博士衔,准备献身,在美国的神学院读神学,那神学院很可怜!他称那神学院是鬼学院,根本不信神的话,不信耶稣是藉童贞女马利亚怀孕而生,不信耶稣复活。他深觉没有意义,人以为他患神经病,把他关起来四十天,他藉此读圣经数遍,他知道神的话是力量的源头。第二,祷告,他禁食祷告,直到他临终时,他说句极重要的话:“祷告是未来最重要的工作。”第三,十字架他知道十字架是他的力量。保罗就是这样说:“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第四,他懂得圣灵的能力。

  宋尚节是个十分真实的人,对自己很严格,他懂得自律,对别人也相当严格,不怕得罪人,他讲道能助人醒觉,免得在日常生活中得罪主。据说,他讲道时随身带着一个小棺材,从中抽出许多罪来,给听众生动的信息。有次他到河南的开封,我父母正在那里和他一起配搭,当地有位医生姓“上官”还未信主,我父亲常去劝他信耶稣,他没接受;当宋尚节来讲道,我父亲请他赴会;本拟悄悄入坐最后边,但那时后座已满,招待员请他坐前座。那天由始至终讲论“罪”,会毕,他找我父亲提出抗议;为何把他的事告诉宋尚节,从头至末针对讲他的事。其实,讲员一无所知。

  亲爱的弟兄姊妹!神重用他的仆人。我们对神要十分真实,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我们必须在神面前作诚实人,我们彼此间也要真诚。

  宋尚节的工作是透过教会,一直和当地的教会联合,配搭;虽教会有许多问题,有的传道人属于新派,根本不信神的话;有时他责备宣教士,还问他们重生了没有;来中国传福音,自己还没有重生。虽然他是个有才干有恩赐的人,但他的工作完全为主为中国教会,并非要独创自己的天下。我们看见今日国内外的教会,因他的事奉得到很大的帮助。巴不得今时代神在香港兴起施洗约翰,在华人教会兴起宋尚节;神如何感动这些人,今日也加倍感动我们;使我们委身,知道能力的来源,做个诚实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施洗约翰作耶稣的先锋,事实上,你我也是耶稣的先锋。在家庭,在学校,在工作地方,在香港;在中国,在东南亚,在全世界,主在寻找先锋为祂开路。

  你见过耶稣吗?你愿意站起来说:“看哪,神的羔羊。”你认识祂,愿为祂而活,像施洗约翰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戴绍曾《我们愿意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