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讲 井旁妇人遇见耶稣

 

经文:(约四27-42

  有本书名戴德生与马利亚,戴马利亚是我的曾祖母,她是戴尔的女儿,生于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戴德生认识马利亚,是很奇妙的见证,今晚讲些他们恋爱的过程;在座许多青年弟兄姊妹也许需要听这方面的见证。戴德生有段时间曾在汕头传福音;因为认识了马利亚,所以没有再回到汕头。戴德生和一位从苏格兰来的宣教士丁威廉同工,这人是有名的布道家;在英国,加拿大,中国,神重用他;他到中国就把天路历程译成中文。1856年和戴德生配搭,从上海南下汕头传福音,后因戴德生病倒,无法逗留,他就送戴德生登船往上海养病。戴德生来到上海,想不到他存放对象的仓库火警,福音单张,圣经,医疗器材全被焚毁;那时差会未寄款来,贫病交集,极其困难;还好有基督徒关心他,接待他。当他接英国女友来信,心中大喜,希望从中得些安慰,不料却是一封哀的美敦书说:“你若不离华回英,我们的婚事就此不谈;我父亲同意我们婚事的唯一条件,就是你必须放弃中国的工作,回英国当牧师事奉主。”次日早晨,他虽然身体软弱,仍上街分发单张劝人信耶稣,他带着沉重心情,他本以为这位女友是神要给他为妻的,但如今他晓得必须遵行差他来者的旨意。他在上海,因为失了医疗仪器,所以决定南下宁波,那里有一位早期在中国做医疗福音工作的医生,可能有多余的器具供他使用。那时在宁波有一个廿岁的女子名马利亚;她六岁时丧父,十岁时丧母,后来有人送她到英国,和她的兄姊在一起读书。她父亲临终曾写封信到新架坡给妻子说:我每逢高兴时有两种想法,第一、巴不得主名在中国得荣耀。第二、盼望你和三个孩子在这神圣的工作上有份,要为基督的名在中国得荣耀而活。弟兄姊妹!未知今天我们的理想是什么?是否沽着为基督,叫基督在众人中得荣耀。

  马利亚16岁时离开英国,本来她没资格当宣教士;但因她姊姊要到宁波教书,她与姊姊同去,比戴德生到中国更早,约在1853年,在宁波基督教第一女子学校任教三年多。戴德生到中国,他们爱情的过程并不顺利;因为宁波女校校长是第一个单身来中国的女宣教师,年纪已大,将近退休,她看马利亚姊妹如同女儿。当她发现戴德生和马利亚有意交往,极为反对;认为这个宣教士穷苦。没有差会背景,没有完成医科学位。而且个子很矮,穿的又是中国服装,为了这些理由,教马利亚别理他;其实马利亚毫不知道戴德生对自己有意思的,她早已钟情于他了。她的哥哥曾对她说:“如果戴德生真正爱你,他应该回英国完成学业。”她回答说:“如果为了工作更有效进行,我甘心乐意等候:若非为工作效果而是为了荣耀,我觉得不对;如果他爱我过于爱主,他不配作我的丈夫,我也不要他。”这两位青年,真是以基督的工作为首任。到了1858年,马利亚21岁,反对者终告失败,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他们结婚只有2年,他们在英国得到中国内地会的异象,夫妇站在一阵线,共同奋斗,几经苦难,成立中国内地会,于1866年带领第一批内地会的宣教士到中国开始工作,当扬州发生困难时,马利亚险被打死,她在1870年因病回天家,那时她的女儿和两个儿子都死了;她以主的工作为首任,她遵行差她来者的旨意。

  我们愿意见耶稣,我们已经从不同的角度思想这句话;今晚我们继续看约翰福音第四章,这段记载我们都很熟悉。耶稣走路累了,坐在井旁;一个撒玛利亚妇人来了,耶稣竟然和她谈话,使她非常惊奇;因为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素不来往。当主耶稣题到活水时,她想减轻生活上的困难,向耶稣要活水;当主说到她生活情形时,她认为耶稣是位先知,就问祂一些神学的问题。这些事我们都很熟悉;但今晚让我们来看下半章。当门徒从叙迦回来,他们看见耶稣正和撒玛利亚妇人讲话,觉得很惊奇,使他们更惊奇的是“耶稣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门徒就彼此对问说,莫非有人拿什么给他吃么。”“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32-34)弟兄姊妹!是否学会这个功课?我们晓得吃饭维持身体的力量,但是我们身为基督徒,当知道,遵行神的旨意供应我们属灵的能力;虽有许多困难,挑战,阻碍;可是遵行天父旨意,确是能力的来源。求主帮助我们学习这方面的功课:“遵行神的旨意”且“作成祂的工”。

  从耶稣,撒玛利亚妇人,和门徒的角度,看“作成祂的工”。第四章开头题到耶稣离开犹太。耶稣的工作日见成功,耶路撒冷成群的人跟随耶稣。祂为何要离开呢?主耶稣要我们在此学习功课,人多未必是成功的标准;世纪的人常以为人多是成功的见证。要决定在何处工作,这对传道人和神学生来说是很大的考验。许多人常会如此,神学毕业后,看那教会人数多,奉献多,就接受那里的聘书。耶稣却不是这样,祂不因人多就附从,祂有自己的立场,祂从不因怕困难而放弃神的工作。我们从四福音看见耶稣不断面对耶路撒冷前往,明知那里有十字架等待;但是祂知道神的时候还未临到。另一方面,耶稣工作的原则是隐藏的,祂医愈病者,常吩咐他们不要宣扬;因为有时宣扬出去,反使祂不逗留继续工作。

  耶稣离开耶路撒冷,也许祂以为留在那里会给施洗约翰带来很大的压力;因为约翰的门徒前来见约翰说,拉比,从前同你在约但河外,你所见证的那位,现在施洗,众人都往他那里去了。(三26)主耶稣实在很关心同工!还有一重要原因,必须经过撒玛利亚。(4)这条路并非一般犹太人所愿意走的;因为他们怀恨撒玛利亚人,种族歧视互不往来,他们宁愿过约但河而后北上,拿撒勒或加利利绕道而不走快捷方式。由此可见,基督不存种族优越感,为对付这个问题,耶稣“必须”经过撒玛利亚。更重要的是爱的“必须”;因为在那里有个极其需要耶稣的妇人,虽此路有危险,但祂必须前往。这给我们很大的提醒,耶稣甘心离开众多人群,去帮助一个在病苦中的妇人。

  在座的朋友!有哪位感到心灵受创伤,充满了压力,无人关心,无人明白分担你的痛苦;请你见耶稣,祂离开众人去帮助一个在痛苦中的撒玛利亚妇人。主耶稣工作一向如此。

  主耶稣十二岁时,父母带他上耶路撒冷,当他们回去,耶稣仍私自留下,后来他的父母发现他不在同行的人中间。过了三天才找到他在殿里,母亲问他为何这样行?耶稣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路二49)当主死在十架上,祂宣告“成了”,祂已作成了祂的工。

  耶稣离开耶路撒冷,必须经过撒玛利亚,我们再从撒玛利亚妇人的角度来看,她真能够作成主的工吗?她的背景太复离,曾经有过五个丈夫。在中东地方都是女人打水,都是早晨和傍晚时分打水;因中午炎日当空实在太热,这妇人却在正午无人打水的时候打水;因其它的女人轻看她,咒骂她,迫得她无法过正常生活。可是她在井旁遇见耶稣,与耶稣谈话之后;“为耶稣作见证说,他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自此以后,这撒玛利亚妇人不再有罪咎感;因她遇见了耶稣,她得了释放;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她不再害怕,因耶稣基督帮助她,对付已往的罪。谢谢主!我们在基督耶稣里也可得到同样的恩典,已往的失败,对不起良心之处,不可告人的失败秘密;来到耶稣基督面前,认识了祂,祂要帮助我们对付这些问题。若有人在基督里,就不再定罪,保罗,奥古斯丁都有这样的经历;你,我都可有;我们的主没有改变,祂不但把过去的都说出来,祂也对付了,解决了。保罗说:“忘记背后,努力面前。”

  当撒玛利亚妇人遇见耶稣时,却把她原预备打水的罐忘得一乾二净;她原来的目的在于打水,如今放弃这个工作。她感到有更重要的事要作,把村中同胞带到耶稣的面前;这是新爱的爆炸力,她认识耶稣爱耶稣;她知道耶稣的伟大,必须趁早帮助同胞也认识耶稣。原来轻看她弃绝她的村人,听了她的声音,知道她改邪归正,都跟她来就耶稣。奇妙得很,这个撒玛利亚妇人竟然带领他们来到耶稣跟前,她成了布道家、宣教士,作成了祂的工。她认识耶稣,内在的问题解决,有力量带领别人也认识耶稣。

  我在1955年底,第一次来到香港,听了个故事,一直不忘记。有一主日牧师讲道题到古时中国某处有个基督徒,他年老生活困难而且是个哑吧;但他领人归主比他本堂讲道的传道人还多。每天早晨,他灵修,早餐后,带了福音单张出去,站在河边;因为没有桥梁,来往的人必须脱鞋涉水;他免费服务往返背人过河,还奉送福音单张,这样带了许多人信耶稣。新爱爆炸的力量,胜过千言万语的劝勉。

  撒玛利亚妇人为领人信耶稣,把自己的水罐也忘记了,弟兄姊妹!你为主忘记了自己什么事情?你自己水桶愿否暂时弃置,优先带领你的家人,亲友到主前。不久之前,我在中国,有位医生对我说了动人的见证;也是位颇有名的医生,工作责任很重。他很爱主,有一天他进病房巡视一个病人,主感动他向这病人传福音。他对主说:“不可能,因我在医院有很重的责任,若我在自己的单位传福音,如果院方知道,别的病人知道,问题就来了;如果我到别的医院,我可以为你作见证。”主说:“你向这个病人传福音。”后来,他顺服了,他就向这病人传福音,这病人说:“医生,你信耶稣吗?我年青时听福音,到礼拜堂;但是放弃多年了。”医生带领这个病人信耶稣了,过了两天,这病人回天家了。

  当主拣选门徒时,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这是主耶稣的呼召,这些门徒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得人。为耶稣去买食物,不是更好吗?有时我们认为所作的是好的,可是没有作到最好的;好的就成为最好的敌人,我们为了做好的而放弃做最好的。门徒进城之间,撒玛利亚妇人出来了,他们没有和她说话,他们到商店买食物,也没有对那些商人谈及救世的主经过你们的地方,他们错过良机;当他们回来,看见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谈话;他们还惊奇,门徒请主吃。“耶稣说:我有食物……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弟兄姊妹!我们应该明白这句话,并非我们信了耶稣以后就不必吃饭。(好像在座有许多人,觉得今晚优先的事是听道、听道以后才吃饭)基督徒当然也要注意身体的健康,不要作胡涂人;但是主耶稣说:“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祂看见撒玛利亚妇人出来,祂认为此时此地该传福音。感谢主!门徒并非一直这样下去,他们改变了,复活的主给他们大使命,圣灵给他们能力,声势震动罗马帝国,他们在耶路撒冷,撒玛利亚,到处为主作见证。彼得说,我们必须听从神,不能不作见证。巴不得今天主给我们有这样的心志。撒玛利亚妇人有这样的心,巴不得我们像那位哑吧弟兄。我们有口说话,可是有没有基督的爱在我们心里,有没有“必须经过撒玛利亚”那种催迫呢?谢谢主!我看见香港青年站起来为主作见证,在香港,中国、日本、泰国,回教徒地方传福音,我看见医生放弃香港的工作,到偏僻有需要地方事奉主。这是爱的必须“作成祂的工。”

  各位弟兄姊妹!今晚我讲我曾祖母的见证,她的父亲有个愿望,虽他在世日子不多,也写信给他的妻儿,他有两个愿望:“基督在中国人中得荣耀”“你们也在这工作上有份。”

  今晚我有很重要的负担,第一、基督在中国人中,在世人中,在万民中得祂当得的荣耀。第二、盼望在座青年在这神圣的工作上有份。

  各位!这几晚和大家分享我家的见证,不是高抬一家的人和谁人,我真是盼望弟兄姊妹知道,这样事奉主是何等荣耀的事,盼望有更多香港青年有心要荣耀主,作成祂的工。──  戴绍曾《我们愿意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