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八讲 树上撒该想见耶稣

 

经文:(路十九1-10

  今天晚上要和大家分享一点我母亲的见证,她的中文名字叫戴永和。生长在基督徒家庭、从小认识圣经、她的母亲是位老师,父亲是煤矿炸药的商人,他们在美国某处有煤矿。我母亲年青时就信耶稣,在教会事奉主,一向有个人布道的恩赐。她和我父亲在美国读大学时认识,婚后准备回中国;当时他们在美国华府牧养教会。当头生女儿出世不久,生病进医院、因护士给错了药,我的大姐就被主接去,所以我没见过她。虽然我父母遇到这样悲惨的事,但是他们对主的奉献丝毫不摇动。1926年来中国,开始在河南一个小乡村传福音工作;正当北伐时期,局势不安定,我的二姐因患肺炎也被主接去。我父母共有四女三男,我是长子。从19261946年,我父母都在中国内地事奉,只有一年到美国述职。1939年日本军占领了开封,河南的工作不能顺利进行,我母亲曾数次骑自行车入城,挨日军打。家父拟带全家暂避美国,等抗战结束再回来继续传福音。预定了船票,当时可以说我们门也开了。有一年久全家都在山东烟台;那时我和两个姊姊和弟妹在那里读书,整整一年全家团聚。我永不忘记每天早晨我们都有家庭礼拜。家母有音乐天份,把诗篇91篇和以赛亚书55章配上调,每天早晨念一节唱一节;直到如今、我们兄弟兄姊聚在一起时都齐声同唱这两章圣经。从小背诵圣经得益良多。就在那一年中,我父母决定不要离开中国,虽然当时内地不安定,有战争,有危险;虽然门已开了,届时可以离开中国;但是神对我父母说:“不要走,还有工作。”所以退了预定的船票,双亲到内地去了;经河南到陕西,西安,宝祁一带。五年半我们和父母没有见面,在那五年之中,我们兄弟姊妹们都被日军俘掳,在集中营过了三年。当日军轰炸珍珠港那天,消息传开,我母亲极为关心此事,因为有四个孩子在日军之手,她一看见报上大字标题,日机轰炸珍珠港。她知道孩子们一定给日军俘掳,她带着沉重的心情进卧室跪下,但不能祷告,心极痛苦,不断地哭。忽听见主的声音问:“你为何哭,你是否忘记我的应许?”我们在烟台时,主的话曾临到双亲:“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有位老牧师用他自己话来解释这节经文:“如果你先关心神的事情,神会关心你的事情。”主对家母说:“你能否先关心我的事情,西北一带有千万中国同胞不认识耶稣,你能否关心他们吗?因为他们是我所关心的,你所关心的那四个孩子我都知道,我会关心他们的,只要你关心我的事情。”谢谢主!这话擦干了家母的眼泪,十年多她坚持在陕西继续工作。到了80年,我有机会带家母回去看看,到开封,陕西,西安,她看见许多朋友,有不少人在那一段期间认识耶稣。那次的旅行,给家母极大的安慰;并且给我明白为何那五年半我们和父母分开。

{\Section:TopicID=169}神的应许永不落空

  昨天晚上,我们看见,我们不但有肉身的眼睛,也有心灵的眼睛。撒但把人心灵的眼睛弄瞎了;可是主开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能看见耶稣。

{\Section:TopicID=170}树上撒该想见耶稣

  耶利哥是旧约时代,约书亚攻陷的城,城墙倒塌;主耶稣最后经过耶利哥城,然后到耶路撒冷,朝向祂的十字架走。

  撒该这名是圣洁的意思,可是他毫不圣洁,口袋里充满肮脏污秽的“黑钱”;他是为罗马帝国作事,素为犹太人憎恶,认为他是傀儡,是卖国贼。当耶稣经过耶利哥,他有渴慕有好奇的心;他想见耶稣,因为他听过耶稣的名。可是那时人群拥挤,无法靠近耶稣,所以他向前急走,带着迫切的心,好像那少年的官一样,虔诚渴想见耶稣;撒该身量矮小,只好爬上桑树,要见耶稣;一个税吏官,爬树似乎有失尊严,可是渴慕的心躯使、竟然不顾一切。

  耶稣经过时,撒该在树上没有作声,耶稣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耶稣关心撒玛利亚妇人;关心巴底买;也关心这个财主,知道他的需要,知道他心里的光景;耶稣主动地对撒该说:“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这是耶稣第一次主动地说这样的话;伯大尼的马利亚和马大,她们常请耶稣到家里住;可是主耶稣这次主动要到撒该家里。我们的主有时主动要帮助我们,我们未曾渴慕,而祂的恩典已摆在我们身上;我们还未寻找,祂已知道我们的需要。当主耶稣说要住在撒该的家,众人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可见众人都认为撒该是个可憎恶的人,伟大的耶稣怎可到他家里住呢。我们的主不是看人的外表,乃是看人的内心;祂知道撒该的渴慕,主动地说:“我来了。”撒该看见耶稣,甚至到他的家里,这是何等大的荣耀!耶稣是世界的光,我们若在光明中行,我们彼此相交、主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撒该愿意在光明中行、他欢欢喜喜接待耶稣在他家里住;但是这样还不够,因为在心里,家里,有许多应当对付清楚的东西;必须悔改,与罪恶一刀两断;他必须偿还从前讹诈人的钱。耶稣在撒该家里,有许多旁观者,撒该站起来,神的时刻来到了,世界的光照亮他的心,从此他的一生完全改变了。正如保罗说:“我们在基督里成了新造的人。”撒该对耶稣说,主阿,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以往他不关心穷人,如今要把所有的一半赒济穷人。并且说:“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他对付罪多么澈底!难怪主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

  各位弟兄姊妹!我们身为基督徒,需要在神面前求主来鉴察我们的心。大·在诗篇祷告说:“神阿,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我们也需要主来鉴察我们的心,照亮我们的心思。”我们也需要主来鉴察我们的心,照亮我们的心,有没有应对付的罪;有没隐而未现的罪,人所不知道的罪,隐藏在自己的心里。”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我们能否“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十二1-2

  我17岁才清楚认识耶稣,那时刚从日本集中营出来,我们全家准备离开中国,我父母在开封收到从安徽来信,邀请他们领布道聚会,大概那是在国内最后一次领布道会。我父母带我同去,主的灵光照我;我知道必须对付罪,我就写信给校长,承认我在校作弊,不诚实,偷东西;我请他饶恕,同时附上一些钱作偿还。后来我们到美国,我在大学一年攻读,暑期作油漆匠。有一天,我们在一农夫家里工作,中午休息时、有只小鸡走过;我对同事说,这块小石头我可以打死牠;其实平时我不一定瞄得那么准确,可是那次正对准打死小鸡。我不敢告诉别人,因我是基督徒,过了数星期,教会举行奋兴会、神的灵在我心里作工,主说:“农夫的鸡你肯对付吗?”我为了面子不肯去对付,又不舍得赔偿;但是我想、若不对付罪就得不到主的平安、一定要给魔鬼留地步。

  关于对付罪,兹题出三方面:

  第一对付从前不正确的宗教信仰,可能我们从前拜偶像,不认识耶稣,或生长于拜偶像的家庭。信主之后,没有与罪恶一刀两断;可能偶像已经除掉,然而还有部份留在家里。还有迷信留在心中;你必须除掉,必须对付清楚。

  保罗有迷信留在心中,在帖撒罗尼迦,带领那些拜偶像者认识耶稣,他们见了耶稣以后,改变了,离弃偶像归向神。但以理第一章论到但以理的见证,他在拜偶像的环境中,他不肯妥协“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沾污自己。”因为王的膳和酒经过献祭给偶像。

  数年前我在新加坡,有位姊妹已经信了耶稣,可是把从前异教的信仰带入基督教。她相信邪教于是她的家人死了,连续就是要死三个;当时她家里已经死了两个人,家里只剩下她和母亲。母亲还未信耶稣,她想此次轮到死的人是她和母亲二者之一,她想以自杀来救她母亲。迷信就是给魔鬼留地步。耶稣曾设比喻,一个身上有许多鬼附的人,鬼都除干净了,可是没有请新的主人进来作主,以致后来的情况比前更坏。耶稣用此比喻提醒我们,对付罪必须对付清楚,共且要尊主为大。

  第二我们处于淫乱的社会 当保罗向以弗所传福音,那时该地是有名的贸易中心,是中西文化交流地,是个淫乱的都市,是大港口。许多人听福音悔改信了耶稣,他们的价值观改变为基督徒的人生观,道德标准和从前不同了;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徒十九17-20)以弗所的信徒肯对付罪,他们听福音,知道耶稣是谁;他们觉得应该把家里的肮脏,心里的东西对付清楚。我们在香港,也是生活在淫乱的都市,败坏人的杂志,黄色的书籍,图片,录像带,这些都是败坏人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应当有不同的道德标准。你虽然没有直接犯淫乱的罪,但是看淫乱的书;若心里动了淫念就是犯罪;约伯说:“我与眼睛立约……”这话很美,荣神益人的,我可以看;败坏人的我不看,我与眼睛立约。我们是一群愿意见耶稣的弟兄姊妹,难道还容许眼睛看犯罪的东西吗?主耶稣要我们过圣洁的生活,心里的意念如不对付清楚将会变成行动。今日美国有个口号“完全的性行为”根本不讲是否合乎圣经,把人看作动物一样。

  神的话给我们清楚的标准,我们是属于神的人,是祂的选民,应当过祂所喜悦的生活。

  约瑟实在是今日基督徒最好的榜样;波提乏的妻子引诱他犯罪,他屡次拒绝,后来他说:“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神呢?”约瑟怕对不起他的主人,更怕得罪他的主,一个敬畏神的人一定怕得罪神。约瑟受试探时,四周是淫乱的社会,但他不肯同流合污,他持守圣洁;虽然他家里的人犯罪,他不明白神为何让他在埃及,但是他始终不肯犯罪。

  保罗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这话多么宝贝!巴不得我们抓住神的应许。虽然我们生活在这污秽淫乱社会之中,主与我们同在,我们倚靠祂,活在祂里面,主必帮助我们过圣洁的生活。“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二21)今天许多人没有成为合乎主用的贵重器皿,因为给世界给社会牵着鼻子走;我们不肯站起,不愿舍己,不肯对付罪,不求主为我们开一条出路。

  第三,撒该是在商业世界之中,成为不诚实的社会人物。过的是贪污,不诚实。收的是黑钱,撒谎也算不得什么的生活。当他认识耶稣后,毅然与已往的罪一刀两断;开始新的道德准则,他的价值观改变了,因他见了耶稣。

  我们这一群人,可以改变香港,震动中国,只要肯为真理站起来,无论担任任何职,在同一阵线齐站起来,过主所喜悦的生活。主耶稣已经为我们付了生命的代价;我们必须愿意为祂,澈底对付罪。撒该肯付代价,肯对付罪,救恩就临到他的家,他充满了喜乐。

  当我们走向公元2000年之时,全世界的基督徒面对着最大的挑战。无神主义原是很高无私的理想;但是当否认神的存在时,就无法过无私的生活。弟兄姊妹!我们认识神,认识耶稣;我们可以摆出一个新的见证给世人看,好像新约教会,看见在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便认出他们是跟随耶稣的。主耶稣到撒该的家,祂今天也来到我们里面。

  多年前有个传道人,傍晚时骑马进村庄,向某家叩门,问说:“主耶稣是否住在这里?”屋子里的妇人不晓得如何回答,置之不理;传道人再三地问:“耶稣是否住在这里?”妇人仍然不晓得回答,于是传道人转身骑上马去了。妇人的丈夫回家,她向丈夫提及刚才的事,她的丈夫听了,说:“你为何不告诉他,我们是本村教会的会友,丈夫是教会的执事。”妇人说那人没有问这个问题,只是问耶稣是否住在这里。

  各位弟兄姊妹!耶稣是否住在你心里?你是否过着主所喜悦的生活?你该对付的对付了吗?该放弃的放弃了吗?该遵行的是否遵行了?弟兄姊妹!主等待着要把大的祝福赐给我们,你是否渴慕见耶稣?──  戴绍曾《我们愿意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