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讲 复活清晨去见耶稣

 

经文:(约二十1-23

  今天晚上,我要先讲关于我家族的第八代。

  二百多年前,戴德生的曾祖父作了个极重要的决定;接受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并且根据约书亚书廿四章15节的经文;“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谢谢主!戴家每一代都有事奉主的人,其中也有许多的困难,失败,但是神的恩典够我们用。

  我和戴师母有三个孩子,他们都生长在台湾,老二老三在台湾读中国学校,老大因年龄稍大,无法转中文学校,后来在美国的大学他选修中文。大女儿名戴美琳,现与丈夫在美国毕兹堡牧养教会。在该地的市中心教会服事主;他们有三个儿女。二女名叫戴美溪,她和丈夫都是读会计,在西雅图开了一间小公司,他们有两个儿女。美溪现在也帮助教会青年人研读圣经,参加全国青年圣经问答比赛。今年比赛的经文是加拉太书,以弗所,腓立比,歌罗西,把这四卷书的经文背熟,比赛结果,他们名列第一。我们的儿子名叫戴继宗,他也是在台湾时认识主的;1976年第一届华福会时他认识主,他属灵的生命和华福会一齐成长。那年台湾艺术团预备演剧庆祝,剧名“庚子年”。本拟请我扮演宣教士的角色,那时我在中华神学院当院长,因院务忙,不敢接受邀请。我提议如果合适,可以用继宗,他的身材比我高大,结果就用他担任西宣教士;就在那几天之中,艺术团的青年带领他认识耶稣。我自己得救是看见中国青年信耶稣,我才接受主;而我儿子得救也是中国青带领。他大学毕业后,有两年时间和艾德理牧师配搭,后来他决定要进神学院。此时他遇到很大考验,他知道经济条件不够;他求主供应他的需要。说:“主啊!你如何供应我元祖戴德生的需要,也照样供应我的需要吧!你供应我生活的需要也可以印证,你拣选我在你的工作上。”祷告之后他就上神学去了。第一学期把自己一点储蓄用了;可是从第二学期到第六学期,他不知怎办;当第二学期注册,他对主说:“主啊!你的时候到了。”他就到注册处,账房先生对他说,“有人打电话来,已经付清你的学费。”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谁人代他缴费;每个学期都按时供应,真是奇妙!亚伯拉罕的神也是我们的神、永不改变。戴德生埋葬在镇江,但是他的神没有埋葬在镇江;祂在我们中间,祂是又真又活的神。祂知道你的需要,祂是我们的天父,祂看顾小麻雀,难道不看顾我们吗?继宗在读神学期间,在李秀全牧师那里学习,住在牧师家里,平时95%的时间讲国语,吃饭用筷子,三年之久在中国牧师家里学习服事主。两年前那个教会差派他到台湾作宣教工作,一方面作学生工作,一方面在讲台湾语的教会事奉主,他用半年时间学会台湾话;学生工作则用国语带领青年们。

  弟兄姊妹!这些见证,如果是高抬人高抬家人,就毫无意义,反而羞辱主名;但如果可以给人得勉励,鼓舞,我认为是有意义的,藉此看见神的信实和荣耀。神不偏待人,并非神特别爱戴雅各和他的后代,神一样的爱你,如果你决志要为主而活,相信我们在香港在中国也要看见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来服事主;我看见在香港,也有几代的基督徒忠心事奉主。谢谢主!

{\Section:TopicID=176}复活清晨去见耶稣

  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祂的门徒受了极大的打击,他们的世界似乎瓦解了;其实,施洗约翰早已说过:“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这话暗示,主耶稣将作代罪羔羊。尼哥底母和主谈话时,主告诉他说:“你必须要重生,人子必被钉在十字架上。主也如此教导门徒,当耶稣带彼得,雅各,约翰三个门徒上山,耶稣改变形像。他们看见主的荣耀,这是符合他们的思想,因他们认为这位弥赛亚是来得荣耀的。但是在荣耀的山上,他们看见耶稣和摩西以利亚说话,论到主耶稣的死;三个门徒都不甚明白。希利尼人渴慕见救世之主,主向他们说明自己将被钉死十字架上,也说出自己的荣耀。主耶稣屡次要帮助门徒明白祂的荣耀;但他们不明白,主所提的是自己的死,祂对门徒说主人怎样,作仆人的也当怎样;意即当明白“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的真理。求主给我们这样的认识,真正明白“一粒麦子”的属灵原则,宁为玉碎,不作瓦全。当主复活向门徒显现,他们完全改变了;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证明,证明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你我的改变,也是证明主复活的大能,彰显在我们这些卑微的人身上。

  清晨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到耶稣的坟墓。发现坟墓空了,马利亚速找彼得和约翰,他们来看,果然坟墓空了。马利亚,彼得,约翰看见坟墓空了,都很惊奇。当时耶稣被埋葬,犹太人的领袖请求彼拉多加派兵丁把守坟墓,门徒根本就无法可以搬走尸体;也没有理由门徒为此撒谎,把事实长久隐瞒。门徒为了见证耶稣复活,受了极大的逼迫,犹太人的宗教领袖严禁他们为耶稣复活作见证;但是也们却顺服神而不听从人的禁令,他们宁受迫害,绝不胆怯。如果说耶稣的尸体是被犹太人的宗教领袖偷偷搬走,但是当耶稣的门徒为耶稣复活作见证时,他们大可搬出耶稣的尸体,来证实耶稣复活的见证是假的。所以解经家告诉我们,那些敌人默默无声,这成为最有效的重要见证。

  约翰福音廿章清楚记载,约翰到了坟墓门口,墓门的大石已经辊开,他胆小不敢进去;当彼得蹒跚来到,他却胆大冲入墓中,约翰跟着也进去,看见缠裹的细麻布仍然按原来的各部位留着,但耶稣的身体不见了,他们相信耶稣已经复活了。马利亚是个爱主的姊妹,她是第一个到耶稣坟墓的,她发现坟墓的大石头挪开,立即去告知彼得和约翰,他们进去看见了事实的真像,相信耶稣复活了;他们走了之后,马利亚却站在坟墓外面哭……天使对她说:妇人,你为什么哭?她说,因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说了这话,就转过身来,看见耶稣却不知道是耶稣。耶稣问她说,妇人、为什么哭,你找谁呢?耶稣用希伯来话叫马利亚的名,她才知道是耶稣。她信耶稣复活了。七日之头一日晚上,门徒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复活的主向他们显现,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门徒看见主,也都信了。当他们告诉多马说:“我们已经看见主了。”“多马却说,我非看见祂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又用手探乞祂的肋旁,我总不信。”过了一礼拜,主耶稣再次向门徒显现说:“愿你们平安。”他们听见主的声音,主就对多马说:伸过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这福可以说是第九福。谢谢主,我们这群相信耶稣复活的弟兄姊妹,我们是有福的。这是复活主亲自讲的话。

  主的差遣,在变形山上,彼得说要搭三座棚,一为主,一为摩西,一为以利亚;就在此时,“有一朵云彩来遮盖他们,也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耶稣对他们说,我们不能一直停留在这荣耀的山上,要下山,因为山下有工作等待。他们下山,有一个为父的带他被鬼附的儿子来求医治。复活的主对门徒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他们接受了。四福音结束时,有个共同的大使命,就是复活之主的差遣。门徒奉使命出去,真是震动耶路撒冷:福音传开了,为了传福音,他们为主受极大的迫害:但他们感到,配为主受苦是无比的荣耀。门徒不顾自己的性命,雅各被希律杀死,他们一一为主殉道:可能彼得在罗马,为主被倒钉在十字架上。他们把福音传开,认为这是复活主给他们的神圣使命;从使徒时代至今时代,一代又一代都负起这个大使命;有许多主的忠心仆人,在自己的耶路撒冷,撒玛利亚(是个近文化之地)直到地极(是较远文化差距较大之地)他们都去了,他们尚未完成大使命;我们这时代的基督徒;主的门徒,我们相信主的复活,祂今晚再次对我们说:“父怎样差遣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主道成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祂何等虚己!祂的认同,爱心,忍耐,一切都摆上了。求主帮助我们效法祂的榜样。

  据说全球1/4的人口是基督徒;我想这是最乐观的统计,可能香港不足5%是基督徒,可见我们的责任极重。当年戴德生来中国,他知道内地没有福音,所以他在神带领下,到未得之民没有福音的地方。我们肯吗?

  第一,全球约有一万个群体尚未得着福音的好处,这些群体集中在华人之间,在香港,在中国内地,少数民族,东南亚,华人之中有许多未得之民,有些少数民族几乎完全未得福音的好处,同胞中有许多不认识耶稣。

  第二,在印度人中有许多群体等待主的福音传到。求主兴起宣教士进入他们中间。两年前我有机会到印度,和杜伟力牧师在一起,他两年前曾来香港带领培灵聚会。他在印度组织一差会,有300多位宣教士,致力于未得福音的群体,我心大受感动,我参加他们廿五周年庆祝大会。他介绍有位爱主姊妹带着两个小孩子,她丈夫是社会计划工程师,他们全家到偏僻处要帮助该地人发展事业和生活。姊妹是个语言家,专在偏僻处翻译地方语言的圣经;有天她丈夫突发高烧,不到一礼拜被主接去。我问她以后计划怎样,她说回工场完成主的使命,因为当地还没有圣经。今天在印度人当中有很大的需要。

  第三方面,回教徒回教世界,在亚洲中东,可能是基督徒最大的挑战,菲律宾的南岛,泰国南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中东地区,巴基斯坦,这许多地方,等待耶稣基督的福音。数年来香港华人教会中,兴起人来关心回教徒的工作,这是非常艰难的工作;但这是复活的主给我们使命──“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以上三方面是最大的需要,另有一方面,日本需要耶稣基督的福音。也许有人说,日本是个工商业发达的先进国家,何必关心呢?弟兄姊妹!我们不是看人民所得税来厘定宣教的工场,我们看的是属灵的情形,日本像个灵性方面的旷野,极其需要福音的使者。在华人教会谈日本福音的需要,是不大受欢迎的;听说有位青年奉献要到日本传福音,他所属的教会不肯支持。认为任何地方都以去,日本不能去;因为日本是我们的仇敌。我了解,其实我也是过来人,我们的家庭五年半分开,乃因战争之故,我三年被困于日本集中营,如果我不认识耶稣,我不会关心;可是我们这群认识基督的人,我们不得不关心,因为这是主给我们的大使命,主不但给门徒这重大的使命,祂也对他们说:“我要把圣灵赐给你们。”祂吹一口气把圣灵赐给他们。祂的灵就是复活之主与我们同在的表现,有了圣灵,我们就有能力完成祂的使命,我们可以过得胜的生活;圣灵的恩赐,美德,同在,能帮助我们在这艰难的路上。弟兄姊妹!我们要下山,因主的大使命等着我们去完成,我们肯否起来摆上?

  我的长女在美国匹兹堡,实在是个宣教的工场,他们在宣道会五年多,约在三年前,他们来信:“我们的礼拜堂在市区,是相当大的,聚会人数很多,都是从郊外开车来的;邻近反而少人来,四周是穷苦黑暗的地区,酗酒醉汉吸毒者贫穷者很多,种族竞争的事情也多。神要我们把郊外的住所卖掉,搬到市中心居住。”当我们收到此信,真是提心吊胆;我自己是宣教士,还要关心我女儿做宣教工作。可是主给他们有此感动,我们为父母者用祷告和他们站一阵线。后来他们搬到市中心住,第一礼拜,当女婿从礼拜堂步行回家的途中,忽有人声喊叫:“傍晚时提手袋走回来,人以为你有钱,会把你打死。”于是他们学会了一门功课。过了几个月,女儿又来信,说他们住的那条街忽然出名了,隔壁相连接的房子,有三户火警,消防队来灭火。调查结果,原来有两个男人住在那里,其中一个在月前死了。活的那人已被警逮捕控告他虐待尸体罪,因他天天虐待那个尸体,死者和活者两人都是艾滋病患者。当我读完信,我跪下祷告,说:“主啊!我在新加坡生活太舒服,不像宣教士,我的女儿女婿才是宣教士,我三个外孙在这样黑暗地方,求主保守。”他们肯离开安全的地方,进入危险黑暗的地方,福音的门就开了,附近小学的校长,请我的女婿到学校开家长课,教导学生家长如何作负责任的家长。我为此高兴极了,因为这门课程能帮助那些家长认识耶稣,长女美琳也有机会领小黑朋友参加主日学。

  现在重题戴德生一件事,来结束今年的培灵聚会。戴德生在浙江省之时,有次在船上向人传福音,有个青年人很想学医,他俩倾谈完毕;我曾祖父下到船舱,突然听见甲板处有呼救声,他急忙折回原处。发现那青年跌下水里,他不会游水,且泥泞很黏,没法上来。戴德生跳下水要救他,可是捉不到,力量有限只好回船上;船上的人都无动于衷,他喊叫岸上的渔夫说:“有个青年掉下水,请把鱼网撒到水里救他。”渔夫回应:“我们不方便,我们很忙没有时间”戴德生继续喊叫,他们问说:“给多少钱?”经过讨价还价,他倾倒出全所有的钱给了,他们还嫌太少,很不高兴,慢吞吞地动手撒网,才把青年人拉上来,可惜耽延太久,青年已经断气。为了太忙!为了贪钱!

  当宣教士讲钱吗?信实的主对我们说:“我负责,我与你们同在,圣灵的能力会托住你们。”主说:“父怎样差遣我,我照样差遣你们。”主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去呢?”

  我们见主,我们肯去吗?──  戴绍曾《我们愿意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