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三、事奉耶稣

 

经文:徒二十七23-24;王上十七1

  这两个段圣经似乎相差得很远,一段是旧约,一段是新约,一个是以利亚﹐而一个是保罗。虽然如此,但他们二人却有相同的特点:知道“所属”的是谁和所“事奉”的是谁。今天我们要思想这两方面的意义。

  在使徒保罗一生的工作中,我们见到他经历过许多的艰难与痛苦。使徒行传二十七章记载:一次他正乘船往罗马去,船在海中遭风浪的袭击,多日不见太阳与星辰的显露,狂风大浪逼得他们连得救的指望也没有了。搭客们以为这次必定会同遭厄运;所以为人多日不吃不喝。在这样的环境,我相信保罗在他们中间他是最安定的,因为他的眼没有看风浪,没有看人,乃完全注目在他“所属”和所“事奉”的神。一个晚上,主对他说:“不要怕,你必定站在该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都赐给你了。”因此他把从主那里所得来的应许,向众人述说,见证他所事奉的神是可信可靠的。

  “所属”与“所事奉”有不同的意思。

  使徒保罗所写的书信中,开始的时候,很多处他称自己为耶稣基督的仆人,就是属于主的意思。也有很多处他自称耶稣基督的使徒,表明他是事奉主的。

  “主的仆人”这名称很多人爱用,讲惯了往往不加思索就冲口而出,也不明其要义。但在保罗方面,他已充份体验到“仆人”的身份、地位与责任了。在罗马强盛时期,并吞了很多土地,掳掠了不少人民作他们的奴隶。特别是罗马城内,大部份是奴仆,为着少数的主人服务,一切受主人的使唤,没有一点反抗,完全的顺服。保罗将自己比作主的仆人,换言之就是愿意接受主的使唤,指挥,不反抗,完全的顺服祂。在当时很多罗马人怕仆人太多,会起反抗,也会偷偷逃去,所以给每一个仆人留上记号,或椎耳孔,或用烧红的铁刻上字烙在仆人的手臂上,表明是属于那一家的。保罗也说:“我身上带着耶稣基督的印记,”同样在我们身上也有基督的印记,证明我们是属于祂。

  “使徒”的意思是奉差遣出去之意,在罗马国中,有一种专任传达的差役,那时还未有邮政局的设备,消息的传递甚为不便,每有信件或君王之谕旨,通告等,都是差遣使者送去,这责任非常重大,奉差遣的人,为了国家大事,重要公函等往往连生命的安危也置于度外,以达成任务为目的。保罗了解这种使命,也承担了它。无论是仆人或使徒,最要紧的是能够忠心,所以保罗在最危险中却安稳无事,他忠心于主和一切工作上,他更深知所事奉的主是大有能力,胜过一切。因此他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

  以利亚同样知道他所属与所事奉的是谁。以利亚是北国的先知,住在荒僻的旷野,穿的是骆驼毛衣服,吃的是蝗虫野蜜,和新约施洗约翰一样。这种野居的生活,他可能会很黑瘦,然而他深恨罪恶。一次,他走进王宫,在亚哈王面前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也不下雨。”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圣经记载,亚哈的王宫是象牙砌成的,最近又据考古学家的证明,已发掘出亚哈王宫的象牙碎片,雕刻很精致,图案很美丽。可见当时王宫的布置是十分富丽堂皇,光耀夺目了。但以利亚并没有看王宫中的装饰,亦无留连在宫中,更没有忍辱求荣,他的眼睛只仰望他所事奉的永生的神,任何的困苦、逼迫绝不能使他摇动。

  但可惜,今日多少传道人向环境屈服,向世界低头,不能向主尽忠守节。旧约有一件事情讲得非常明白:列王纪上十三章记着,当时以色列分为南北二国,南国京都是耶路撒冷,所罗门之子罗波安作王;北国京都是撒玛利亚,耶罗波安作王。耶罗波安下令禁止自己的百姓南下耶路撒冷去敬拜神,而在伯特利设金牛犊,要子民百姓一律敬拜,这是极大的错误,也可以说是极大的罪,不敬拜真神反跪拜偶像。其实在伯特利向下望也可见耶路撒冷。两地相距很近。但那些人民却甘受耶罗波安的愚弄,背逆神。

  因此神使用一个神人,要他到伯特利去向坛说话,当他到了伯特利的时候,正遇着国王耶罗波安在献祭,他便向坛大声呼喊:“坛哪!坛哪!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家里必生一个儿子,名叫约西亚,他必将邱坛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烧香的,杀在你上面,人的骨头也必烧在你上面。”(王上十三2)。王听见神人所说的话,立刻伸出手来,说:拿住他吧,顷刻之间,王的手枯干了﹐坛也破裂了。在这种情形下王谦卑下来,求神人为他祈祷,经过神人的祷告,手便复原了。后来王很欢喜,邀请神人到王宫吃喝,但当时神人非常忠心,坚决的拒绝了,这样他的工作,可算完成了。

  于是神人就南行,行了不久,觉得又热又饿,行得也困倦了,可能他想:我的工作既已完成,停下来休息一下也无碍吧!于是他就放松了他仍要继续的行程停在橡树下休息了。今天我们很多时候也会这样,工作之前,精神饱满,非常迫切,紧紧靠着主,但工作以后自己便以为满足了,继而松懈怠惰下来。多么可惜。

  正在这时候,一个伯特利的老先知使人骑驴追上来,欺骗他说:“耶和华要你回去吃喝呀,”很可能那神人在此饿倦交迫之下,就快快地答应了。岂料吃喝完毕,神藉着老先知对神人说:“你既违背耶和华的话,不遵守耶和华你神的命令,反倒回来,在耶和华禁止你吃饭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尸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坟墓。”(王上十三21-23)。果然当那神人回去的时候,在途中被狮子咬死了,这是何等悲惨的结局。我们不能单怪老先知欺骗了他,其实那神人也要负很大责任,因为他在最后一段路程,没有忠心于神,放松了自己。盼望各位以此作为鉴戒。我们在小事上忽略,在大事上也必定失败。我们每日的生活亦然,如早上不注重灵修,下午又贪睡,让宝贵的光阴空空溜去。或有时遭遇困难时,只看别人,又看环境,很容易生出自怜的心,千万个“难”字,灰心了,这样一切都流于失败而无可补救了。

  我回忆起来几十年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使我万分惭愧。就是我初到中国,在乡村工作,没有一人会讲英语,我只有迫着要学听,也迫着要学讲。一天晚上,聚会完了,很多人和我谈话,我只能听但不能讲,只好唯唯以应。忽然有一位青年带着怜恤的口吻说:“何二姑真是可怜了,能听不能讲。”因着这句话,我就生了自怜的心,众人走后,我的眼流不禁泉涌而出。我忆起了父母临别的话,那时他们恐怕我太年轻,未清楚奉献又不能捱苦,而且我不是受任何差会的差派,一切费用都是父母自己负责,所以他们说:“若果你不能抵受,可以随时回来。”但当我再仔细深思,我便忆起我到中国是主的差遣,也因为祂的爱所激励。我更听到一个柔声对我说:“你不要惧怕,我爱你,我与你谈话,我必安慰你……”那一夜,我深深领会到与主同在的甘甜。一切的困难解决了,感谢主,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出于祂的怜悯。

  各位,今天到底你属谁呢?你所事奉的是那一位呢?事实证明了,有很多人属世界,所事奉的是“玛门”。当然,并非所有基督徒都如此。然而有些以为属自己,这更不应该,因为我们的生命是主用重价买赎回来的,我们不再是自己的人,乃是完全属于主了,特别是亲爱的青年们,你当拒绝一切世界化的应酬和无谓的交际,这一切虚浮的享受却会给你带来无限的苦恼,我再强调说,属世的人可以做,而你却不能,因为你属爱你的主,你身上有了基督耶稣的印记。

  以利亚当时对亚哈王所说的话,果然应验了,经过三年零六个月,神要他亲自去见亚哈王,照人看来,以利亚一定非常害怕,因亚哈王绝不会饶恕他的,但是以利亚却相反,丝毫不畏惧,只完全顺服神的命令。以至在迦密山上,使神大得荣耀。(王上十八章)。

  保罗也是一样,当他遇到大马色途中的经验后,主给他一个极大的托付:“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徒二十六18)。

  他作神的大使,把福音的大好信息传到外邦,虽然备尝千辛万苦,受尽种种冤辱,遭遇不少艰难逼迫,但他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自己为宝贵,只有忠心作成主交付他的工作,拼命的事奉祂。

  各位,你有主给你的托付吗?你今天要如何呢?你不要以为传福音单单是传道人,牧师的专责,有他们就够了,而自己却马马虎虎,幽幽闲闲的逍遥道外,不以天上的事为念。当记得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我们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9)。

  我们既然有这么大的重任,就必须要负起。“宣”就是在言语上宣讲主的大爱,你有否经验主的爱呢?否则你就无所“宣”了。“扬”就是在生活上以行动来表扬主的美德,叫人在我们的身上看见主的荣美,使荣耀给祂。你是否真正属主?事奉主呢?否则你就无可“扬”了。正如昔日主要医治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先用唾沫和泥抹在他眼上然后叫他到西罗亚池子去洗,并非没有意思,当那瞎子一洗后,眼睛立即明亮,看见了一切,他那种欢喜快乐的情怀,真是难以形容。相信他必定趁此机会,在城中周围行走,四处观看,以偿他多年渴望之心,使凡认识的人,知道他蒙耶稣医治,更想人见到在他身上的这神迹,多认识主的慈爱,这不是“宣扬”了主吗?

  最后讲一件事情作为结束:在美国有一个作家,他的著作很得读者的好评,在他作品中有一部是他幻想之作,是这样记着:‘当主升天后不久,一日主和天使长迦玛列同行,迦玛列因好奇心的驱使,(因他不明白救赎的道理)问主说:“主啊!你降世为人,又受尽人间一切的辛酸苦痛,究竟你为谁呢?”主回答说:“是关乎万民的。”迦玛列又问:“那么在地上有多少人知道呢?”主说:“大约百余人吧。”“这百余人是很有智慧,很有口才的吗?”主又答:“未必,他们之中有些是渔夫,有些是税史……有些是妇女。”当时天使长迦玛很急切的再问:“主啊!你为什么不差我们去呢?我们只要在天空中宣传一下,全世界人类都知道了。”但主很温和的说:“这是不能的,因为你们还没有尝过赦罪,蒙恩得救滋味,你们那有讯息传出呢?”最后迦玛列面有难色,担心地说:“那么,若果他们不肯去,你又怎么办呢?”主的脸显露了微笑,似乎是很有把握地答他:“会的,会的,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去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主是盼望着你啊!祂临升天时曾经吩咐过门徒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祂的见证。(徒一8)。传福音的工作,主明明的托付了你和我,我肯定讲,主没有预备别的方法了,只是要你我出去传扬这极大的福份。使人相信耶稣得永生。弟兄姊妹,难道你得了救恩喜乐,而让别人沉沦灭亡吗?以利亚,保罗都作了我们的好榜样。求主帮助我们,加我们足够的力量,以致合乎祂用。既然我们清楚自己是属主的,那么我们宣扬祂,事奉祂乃是理所当然了。──  何义思《仰望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