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篇               光有圣经知识并不就能认识神

 

读经:

 

马太二十二章二十九节:‘耶稣回答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

 

路加二十二章四十一至四十五节:‘于是离开他们,约有扔一块石头那么远,跪下祷告,说,父阿,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撒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加添祂的力量。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祷告完了,就起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因为忧愁都睡着了。’

 

马太二十六章四十二,四十四节:‘第二次又去祷告说,我父阿,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意旨成全。…耶稣又离开他们去了;第三次祷告,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

 

林后十二章七至九节:‘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歌罗西书一章九至十二节:‘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的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多知道神;照祂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好叫你们凡欢欢喜喜的忍耐宽容;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诗篇一百零三篇七节:‘祂使摩西知道祂的法则,叫以色列人晓得祂的作为。’

 

马太二章四至六节:‘他就召齐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问他们说,基督当生在何处。他们回答说,在犹太的伯利琚F因为有先知记着说,犹大地的伯利琲,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君王,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

 

约翰十一章四十九至五十一节:‘内中有一个人,名叫该亚法,本年作大祭司,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什么。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就是你们的益处。他这话不是出于自己,是因他本年作大祭司,所以预言耶稣将要替这一国死。’

 

希伯来八章十,十一节:‘主又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他们不用各人教导自己的乡邻,和自己的弟兄,说,你该认识主;因为他们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

 

今天上午,我在这里读的圣经中,有一处讲到,就是当主耶稣要受死前几,撒都该人来问祂关于复活的事,他们说,从前在我们这里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孩子,撇下妻子给兄弟;第二第三直到第七个,都是如此,末后妇人也死了。这样,当复活时候,她是七个人中那一个妻子呢?主就给他们一个顶清楚的答复说,‘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太二二29)。我今天不是来解释这七个人娶妻的事是如何,我只是从这节圣经中,取出两个顶深的原则,是关乎我们属灵生活的:第一,是明白圣经;第二,是晓得神的大能。这两个原则就是说到,基督人该有两种知识:第一是明白圣经的知识;第二是认识神的知识。

 

现在在神那些非常有追求的儿女中,分成派,一派人认识圣经,却不认识神的大能;另一派不认识圣经,却认识神的大能。很少有基督人是持平的兼有此二者。有一班信徒,圣经的知识很好,可是对于神旨意,神的性情,以及神办事的手续却很不清楚。我今天并非来讲二者如何是同等的紧要,乃是要告诉大家说,光认识圣经还不彀,我们也当认识神的大能。我姑且把你们在座的,都假定为明白圣经的,现在是要你们来注意到怎样认识神。我们单有圣经的知识是不彀的,我们还必须认识神。但是,我们若要认识神,就得对付神,并受神的对付;我们若不对付神,也不受神的对付,我们就不能认识神,因为认识神是从对付神,并受神的对付而学得的,此外并没有别的路径。这是我们每一个所当注意的。

 

光有圣经的知识并不就能认识神

 

我们记得,有一天有几个人来到耶路撒冷,到处问人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那里?’他们一面走,一面这样问。希律王听见了这件事,心里不安,就把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召来问说,基督当生在何处?当时这些祭司和文士听了这问题,有没有一个人说,我不知道,让我回去查查圣经呢?有没有一个人说,圣经我忘记了,让我回去找找呢?不,他们很快的背出来说,在犹太的伯利琚C可见他们圣经的知识很不错,他们被考问时,能立即回答。他们回答错了么?没有。但奇怪的是,回答了之后,却没有一个文士,没有一个长老,动身到怕利琤h。他们知道的是顶通,但是,他们只告诉那从东方来的几个博士该到伯利琤h。他们像马路上的警察一样,只管告诉人从某处到某处是如何走法,自己却拿了警棍站着,一步都不走。他们知识顶好,但是他们并没有去找弥赛亚。这些博士,也许是从但以理的遗书中,知道有一位是生下来作犹太人的王,所以就远千里来找主。这是很希奇的,有一等人,并无圣经的知识,却有热切寻找基督的心;又有一等人,有了圣经的知识,却并不寻找主。反而是东方的人,从远道来找主,结果他们真找到了主。所以,光有圣经知识的人,不一定就是认识神的人。

 

不仅关乎基督的降生是如此,连关乎基督的死也是如此。曾预言说,‘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祂死就是你们的益处’的,是该亚法;但是定主耶稣死罪的是谁呢?岂不也是该亚法翁婿二人么?所以我们看见,光有圣经知识,却不认识神,这是无用的。所以神一再借着先知耶利米预言说,‘我要把我的律法,放在他们心里,他们不必教导自己的邻舍说,你当认识神,因为从最小的到至大的,都必认识我。’因为单有外面的圣经知识是不彀的,这些知识还得写在人的里面。写在里面的结果,就是认识神。所以盼望弟兄姊妹们从这里看见,单有圣经知识是不彀的,我们同时还当追求认识神。

 

今天在各地,有一种最可惜的现象,就是认识神的人太少了。弟兄姊妹们,我们可以常听得这些圣经的知识,而我们还不认识神。人如果光得了一些圣经知识,他就是用芦苇当作兵器,遇风就倒,毫无作战的能力。我要问,今天谁能说我知道神的目的,神的心意,神的旨意,和神办事的手续呢?我常说,认识神,是比什么都宝贝的,没有一桩事,能比认识神更宝贝。有人能把圣经打开,把一段讲得顶好,但是,他可以一点不认识神。他尽管那么说,但对于认识神却是莫名其妙的。本来圣经的知识,是为带领人到认识神的地步,今天却不然了。

 

如何认识神

 

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是要知道什么是神的旨意。‘客西马尼’的本意,就是榨出油来。主知道祂当在这里把油榨出来。祂跪下祷告说,‘父阿,你若愿意,就把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你的意思’。圣经告诉我们说,祂第二次还是这样祷告。圣经又告诉我们说,祂第三次祷告,所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祂不是祷告了一次,就胡涂过去,乃是祷告了三次。当祂第三次祷告完了以后,圣经记着说,‘祷告完了。’祷告完了,祂就走了。祂来到门徒那里对门徒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罢;时候到了,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起来,我们走罢!…’当祂在客西马尼祷告时,祂说,‘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当彼得拔刀砍掉大祭司仆人的耳朵时,祂就说,‘我父所给我的这杯,我岂可不喝呢?’,当祂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好像这杯尚是可疑的;当祂走在路上,这杯是无可疑惑了,所以祂情愿喝。三次的祷告叫祂认识神了。祂不肯假定一件事是如何,祂要从祷告里来对付神,来认识神。祂对付了神,也受神的对付。

 

使徒保罗身上,有一根刺。这刺究竟是什么,我姑且不说。我只说,既是刺,就必定是叫他难受的一件东西,必是像刺那样时常刺他的东西。并且他也说,有撒但的差役攻击我,所以这刺必是叫他难过的。这刺,若无基督的能力覆庇,他是不能过去的。他祷告了三次,求主叫这刺离开他,但主对他说,‘我的恩典是彀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他清楚了。他有没有祷告四次呢?没有。在第三次的时候,主说话了,他就过去了。所以保罗也是一样的不肯凭着自己的知识定规,乃是要在祷告里对付神,以致能认识神,能清楚神对于某件事有如何的旨意。

 

从我们的主和使徒的经历,我们找出一个原则来,就是人若要认识神,就必须学习与神办交涉,换一句话说,就是对付神,并受神的对付。许多基督人遇见难处或者问题时,总是随便把牠放过,从未受神的对付。到底神为什么给他这个难处呢?他不知道。当别人遇到同样的事时,他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样的人,也许他天天读经,有知识,有亮光,但他却不知道神的意思。这是非常不彀的。所以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必须对付神,并受神的对付,好叫我们真认识神。

 

实行方面

 

比方:我们各人都有各人不能过去的特别的罪。有的人叫他跌倒的是这个罪,有的人叫他跌倒的是那个罪,各人常是不相同的。有的人胜不过骄傲,有的人胜不过嫉妒,有的人胜不过脾气,有的人胜不过世界,有的人胜不过情欲,各人常有一个特别的罪,是自己知道的,却又老不能胜过的。有人读圣经,知道罗马六章十四节是说,‘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罗马八章一至二节是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他这些圣经的知识是有了,可是他还不能胜过他的罪恶,他所得的真理,并不能见于实行。我怕今天在我们中间,也有弟兄姊妹是这样罢!若有另一个胜不过罪的信徒来问他时,他可以告诉他一大篇如何胜过罪的大道理;但事实上,连他自己都还被罪捆绑,无法胜过。结果来请教他的弟兄,回家去也不过知道了些胜罪的知识,在经历上仍是胜不过。这就是说,他们都只有圣经的知识,却未经过神的对付,不知道神的大能。

 

我们怎样经过神的对付来认识神呢?假定说,你顶会发脾气,你就到神面前为这事祷告,同时还去请教人,怎样能胜过这罪。有一个弟兄就告诉你说,你应当求神拔出你发脾气的罪根,像拔牙一样的拔出来。(我们盼望能有这事,但是已经讲过多次,这是不可能的,不但不能拔出来,反而越拔越牢呢!这就是未经过对付,没有经历的外行话,一点不能帮助人。)你听了以后,就照样去向神祷告。但是,往后你觉得,罪根不只没有拔出,反而扎得更深了。你若是敬畏神的,你对于不能得胜的罪,就不肯轻易放过,你必定要对付神。你应当来到神的面前,一次祷告,二次祷告,三次祷告,求神告诉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若是这样,神就要给你看见罗马六章六节的真理,神所对付的,不是罪的身体,乃是旧人;神不是要把罪根从肉体拔出,乃是借着十字架把旧人钉死。

 

但过了不久,你又看见自己仍会发脾气,你就又去问一位弟兄,这是怎么回事。他也许要告诉你说,主耶稣死的时候,我们的旧人已经和祂同钉十字架,现在你应当算你已经死了,你就能得胜。你又得着一个新的知识了,因此当试探来时,你就算自己是死了。但那知道你千算万算,仍归无用,你的脾气还是发作了出来,所以这法子又不行了。虽然圣经明明说,这样算就可得胜,但是,你仍过不去。你若是一个敬畏神的人,你就得再求问神。那时你才知道,不是当试探来时,你才算你已与基督同死,乃是一千九百多年前,你已经与基督同死了。你的心,当安息在基督所已经成功的工作上。所以当试探一来,你就知道你的旧人在一千九百多年前已经死了,你用不着去抓什么话,只要安息在神已经作的工作里就彀了。

 

但是,不久,当试探又来的时候,你仍旧要发脾气。你若是一个不敬畏神的,你就要在此止步。你若是一个敬畏神的,就不能以为有了圣经的知识就彀,就又要求问神说,神阿,你的话是说,我的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死了,为什么我仍不能胜过我的罪呢?你再和神办交涉。神也许要告诉你,你在某点上有错。也许神告诉你说,你不认识你肉体败坏,你是倚靠自己,所以让你错误,让你跌一跤,叫你知道肉体的败坏。你又学了一个功课,认识了你的自己,认识了你肉体的败坏,所以不敢不谦卑的求神保守你,也不敢再倚靠你的肉体了。

 

但是,过不多时,你又跌了一跤。你若是一个敬畏神的人,你就再到神面前对付神说,为什么我还是不能胜过我的罪呢?我已经算我的旧人死了,我也认识的肉体了,为什么我还是跌跤呢?你祷告一次,两次,三次,或者四次至五次,你一直问神求神对你说话。结果神给你启示,你就知道,罪是一棵树上的果子。生命树虽然每月都结果子,并且结十二样果子,但是,罪根会生出千百种的果子。罪根只有一个,果子却日多一日。神说,你一直对付某一个罪,而忽略了其余的罪,其余的罪就必长起来,恢复你以前犯罪的旧习惯。你若只对付脾气,忽略对付别的事,你身上别的罪的表现仍然很多,不久脾气的罪定规就要追踪而来。你忘记了对付你的骄傲和嫉妒,你忘记了对付你污秽的思想,你忘记了对付其它的罪,因此过去的罪又要回来。凡忘了对付根本的罪的,局部的罪就要来。如果你只注意对付你的脾气,你越对付越失败。如果你注意对付所有的罪,神要祝福你。

 

当你有了这一些认识,你就以为得胜了,已经走在得胜的大路上了,你可以度平坦的生活了。但是,也许不久,罪又来了,你又跌倒了。这时候,是很可怕的,你切不可放松让牠过去。你要再到神的面前,求神对付你。你祷告一次,祷告二次,神又要给你一个新的启示,叫你看见,你得胜了以后,你的生活是如何。神让你看见,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只能在与神的交通里维持。神说,你的祷告,你的读经都落下来了,你每天起得太迟了,你与神的交通出事了。这并非说,基督在十字架的工作落了空,乃是说,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只能养活在你与神交通的空气里。

 

或者,再过几天,你又有一次发脾气了,你又有同样的祷告,求神对付你。也许神要说,你什么都好,但是,你对于我某个专一的命令没有遵守。这也许是神特别对于你,向你要求的命令,你已经受了感动,你却推辞一下,迟慢一下,所以神就让你失去你的得胜。你不顺服,你的老罪又发现了。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只要一次的不顺服,就不能胜过罪。我在已往的年日中,常讲到信而顺服,这就是得胜的秘诀,顺服有差,信心就要软弱了。

 

认识神的人

 

你若认识神,经过神的对付,你就知道别人是到了什么关头不能过去。因为你也许已经经过了五十多次的对付,所以你能帮助他。你不是光对人讲圣经,你也是对人讲到神。

 

去年夏天,有一次很出名的灵修会,有好些很有名的人物领会。有人对我说,你也应当去听听,因为某人这几天讲得很好。我就去听了一次。那次他所讲的题目,是圣灵的充满。他所引的圣经很恰当,比喻也合式,条理也顶好。可是他只讲了十分钟,我就自问说,这就叫被圣灵充满么?他讲得虽好,但是,只要他口中有几外行话,人就知道他在这个问题上并不认识神。他一点不知道什么是圣灵的充满。所以只有圣经知识,并不会认识神,也不会讲到神。我们必须学习走十字架的道路,必须是经过神的对付。主并不是说,我是神的儿子,就不管神的旨意如何,祂是一次,二次,三次祷告父,直到祷告完了,就说,我父所赐我的这杯,我岂可不喝呢?

 

使徒保罗,也是一次过一次祷告主,直到主对他说,我的恩典是彀你用的。后来他被哥林多人误会。哥林多书是表现保罗的悲伤,腓立比书是表现保罗的喜乐。保罗的书信中,只有这两本书是富于表情的书信。但我爱读哥林多书胜于腓立比书。哥林多人完全误会他,说他不光明;神又让他生病。但是,保罗并没有祷告求神除掉他的刺,免得哥林多人来讥笑他。他说,‘我曾三次求主,叫这刺离开我;但是,他对我说,我的恩典是彀你用的。’因为神说了,他就不求神改变了。他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没有一个人不和神办交涉,而能认识神。我曾对几位弟兄说,若有人要进步,只有一条路,就是受神的对付。你若不受神的对付,你就永远不能进步。你若要得圣经的知识,只要你尽力去读,并有圣经知识的人帮助你一点,你就可以得着。但是,你若要认识神,就除非你亲自和神办交涉,受神的对付不可。

 

我常常宝贵的,就是那些认识神的人的经历,从他们的话中,就可知道他们对于认识神是内行的,他们真是认识神的人。西国某姊妹,真是等候基督再来的人。(有多少预言的学者,还不知什么叫等候主的再来呢!)当我到她面前,我知道我不能碰她一下,因为只要她说一两句话,就知道她真是内行。我记得当一九二五年年底的那日,我同她一同祷告,她祷告说,神阿,难道你真的要让一九二五年过去么?难道你真的要等到一九二六年再来么?但是,在这末了一天,我要求主在今天就来。我知道她所祷告的是什么。几个月后,我在路上遇见她,她拉着我的手说,弟兄,真希奇,为何等到今天,祂还没有来!这些话语表明她不光是一个预言的学者,她是与神有交通的人,是真等候主的人。她认识神,她对于主再临的事,真是内行。

 

有一次,我见到另一位姊妹,我以为她在属灵的事上不大内行,那知和她谈了两三句话以后,我就知道她真是内行。她是一个经过神的对付,也对付过神的人。

 

这次我在北平,遇见一位年老的信徒,他并没有什么圣经的知识,在行为方面也有我不佩服的,但是,他真认识神。当我与他谈话时,他说,‘什么事情都是基督负责。’他的一家很贫穷,但他和他的妻子都很快乐。他说,虽然有多少的难题临到他,但一切都是基督负责。我问他说,‘你负什么责?’他说,‘我负唱诗的责。’这正如乌西亚王打仗时,命一班唱诗的人,在阵前唱歌一样。我说,‘你已往为主丢弃一切的东西,有什么懊悔么?’他就顶直的回答说,‘你不懂,这些都是基督负责,不是我负责。’对于主负责这件事,你看见他在你前头,你在他面前只能作学生。对于主负责这件事,他真是内行。他所有的不只是圣经的知识,乃是从神学来的知识。哦!有的人在神面前被神对付过,他知道什么叫作受神的对付。

 

不受神的对付不止

 

不只你的罪需要对付,需要认识神,连你的环境,也需要对付。例如你的家庭中所发生的一切事,你是否都让牠自来自去,自生自灭呢?如果你只祷告了一次,因为没有得着神的答应,就不祷告了,你就不能盼望认识神。这不是保罗的作法。保罗一次,二次,三次,祷告主,直到主答应了他。你若只肯祷告一次,就请你不必祷告。你应当祷告一次,二次,三次,如果仍未蒙神垂听,你就该祷告十次,百次,直到神对你说话了。让我们记得,所有的急促都不是信心和祷告中该有的。信心是最耐久的。神若还不给我们,可以等到一百岁。亚伯拉罕是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以利沙叫约阿施王用箭打地,他打了三次;以利沙说,他只能打胜亚兰人三次,若多打几次,就能灭绝亚兰人。我们的祷告,也是如此,不能祷告两三下就停下了。

 

亚察尔先生说,祷告是像人把名片放在天秤上。你把一两的砝码放在一边,然后把名片一张一张的放在另外一边。第一张名片放下去,不能把那一两的重量压起来,一张一张的加上去,还没有动;也许当你正加末了一张的时候,就把那边的重量提起来了。祷告也是如此,一次,二次,三次,再祷告一次,也许这是你末次的祷告,答应就来到了。

 

所以我们要学习对付神。在我们的身体上,在我们的事工上,在我们的家庭里以及环境中,在所遇见的一切事上,都得求神对付。我认得一位姊妹,年已六十余,她说,她在环境中所遇见的事故,没有一件不是与她身上发生关系的。我问她说,你所说的是真的吗?她说,真的。我想也许她讲道时是如此讲,事实上未必尽然罢。有一次,一位弟兄伤风,她写信问那位弟兄说,你这次伤风,得了什么教训呢?我想人若生肠热病,你去问他从神得何教训,尚有可说的,难道伤风也得问人从神得教训没有么?但是,这位弟兄,果然受了她的帮助,回信说,我本来不在意,因你这一问,我倒想起来了,我受了神的对付,我已改过来了。

 

又有一弟兄,家中有人患病,她又去信对他说,你家里有人病了,你要负责祷告,不应当让牠随便过去。果然那位弟兄,也得了她的帮助。有一次她自己病在床上,她的同工离开她到别的地方去了,钱也没有了,她的厨子也因事回家去了。她在床上一直祷告,问神说,为什么她这次会生病?神就给她看见说,这不是出乎神的,这乃是仇敌的攻击。她说,如果是我错了,就可以病下去;如果是撒但的攻击,就病不得。她已发了四天的热,并且热度顶高,但是她就立刻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写了‘我对撒但总是说不,我对父神就说是’的那首诗。这首诗,我们诗歌本里也有。她写完了,就出去作事,她的病也好了。

 

她无论在那里,都有神的手在里头。她顶懂得什么叫基督的得胜。有一次她对我说,你如果懂得基督的得胜就好了。我能从圣经中找出歌罗西二章十四,十五节,说到基督如何仗着十字架夸胜;或者找出希伯来二章十四节,说到主耶稣借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或者找出约翰一书三章八节,说到主曾显现,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或者找出启示录十二章十一节,说到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要找出这些圣经节都顶容易。但我总觉得每一次听见她说到基督得胜时,在她口里,在她身上,好像有一个特别的意义。这是我所不懂得,所莫名其妙的。有一次我住在她家,忽然患了重病。当时我不只身体不适,还因为有几件事情弄不好,心里也顶难受。她来看我,我就把我的情形告诉她。但我说了一句,她总是注目对我说一句,‘基督得胜。’我说,外面的病我不怕,但里面的事没有弄好,叫我想起就发冷汁,实在过不去了。她还是说,‘基督得胜。’我说,不是这么说,对仇敌,可以说基督得胜;对于罪,是因靠主的血洗净了;对于疾病,是因基督担当了,这些也都可以说基督得胜。但我自己出了事,没有同神弄好,怎能说基督得胜?但她还是说,,‘基督得胜。’她又读了两节圣经。到了这时候,我里外才都清楚了。我那天才知道基督得胜的意义。从前对于基督得胜,我只有圣经的知识,那时我才有从神学来的知识。我才看出我以前所知道的得胜,不过是芦苇作的兵器,毫无用处;我才知道基督得胜所包含的有多大,无论对仇敌,对罪,对病,对事务,都包括在内。她因一次过一次经过神的对付,所以她知道什么叫基督的得胜。她认识神,她才会帮助人。

 

今天有多少的信徒,就是对于圣经的知识,也多是不注意的。我问你们,全圣经六十六卷中,那一卷是你顶懂得的?很可惜,今天好多基督人,对于圣经,懂不得一卷。但更可惜的,是对于认识神,更莫名其妙。我们如果要认识神,就在身体上,在家庭里,在环境里,都不能让事情随便过去,总要和神办交涉,总得祷告到一个地步,得着了神的答应。你若如此作法,你就学得一个圣经所不能给你的功课,你若如此,你下次就知道,凡所遇见的事,都当学习对付神。你一次过一次的学,到后来,就真认识神了。

 

认识神与工作

 

让我也对作工的弟兄姊妹们说几句话。没有一个不认识神的人,而能为神作工。许多相信圣品制度的人,以为人只要先到神学去读读圣经,就能作传道了。我要问,我们出去传福音是对人解经呢,或是把救主告诉人呢?是对人解经呢,还是把一种消息告诉人呢?请大家记得,就是神学有理想那么好,也不过是叫人懂得圣经,并不能叫人认识神。今天有很多人懂得圣经,有很多人能把圣经的条理分得顶好,但是,有多少人会讲到神,认识神?我们如果要为神作工,就必须学习认识神。有人说,我喜欢作个人布道的工作,我盼望对人讲,但当我到了人面前,就无话可说了,我当讲什么呢?是的,一个人传道,只能传自己所受感的道,就是自己被神所摸着的那一点,这才能帮助人,如果你没有认识神,你有什么可讲呢?

 

比方?你有某种罪未除去,神的手总是摸你这一点。你求神,神总指着你这罪说话,你这罪没有弄好,祂总不能让你过去。下次你若遇见某弟兄与你有同样的光景,你就知道他单有圣经的知识不能过去,他的罪必须经过对付。如果你平日对于罪是轻易放过的,就你若遇见另一弟兄也犯与你同样的罪,你心中必赦免他,因为你是赦免自己,这样你就不能帮助他。

 

若有一位弟兄是不肯早起的,他在这件事上,经过了神的对付,被神抓住了,后来他见别的弟兄不肯早起,他也会抓住这位弟兄对他说,弟兄,快些起来,再迟,吗哪要溶化了。因他经过了神的对付,所以他就会帮助人。

 

传道,就是传神在你身上所对付的一切,不然,你就是传了,也不能带领人到那一点。今天有这么多的讲道却只有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人根本未经过神的对付没有受神的教训。我们所讲的,若不过是用两三小时预备的圣经讲台,就不过是些教训,还不如不讲的好。我们必须有三年五年的经过神对付的经历,才能有所讲。因为新酒陈酒都是有用的,并且陈酒的味道更好,是多人所喜爱的。你每一天都遇见几件事,你若一一将牠对付了,以后就能对付与你有同样遭遇的人。许多人不会对付少年信徒和罪人,因他还不知道他们的心境如何,他们的背景如何,自然他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你们知道义和论的不同么?义是不能帮助人的,论是能帮助人的。你所找出来的义─条理,固然能叫人说,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不能叫人走道路,因你所义的,没有立足点。这好像小学生作游记,记他们所未曾亲历其境的山水。论呢?这就好比是你拿着一件东西,把牠实在的事实情形,一件一件说出来,你只会讲得不彀好,不会讲得不确实。因你所说的,是形容一件实物,是能叫人摸得着看得见的。所以我们无论在信徒中,或外教人中作工,最紧要的,就是要在神面前经过对付;我们经过了对付,所讲的才是实际的,才叫人能摸得着。

 

弟兄姊妹们,千百的事情,都得在今天对付好。可惜一直到今天,不知有多少应当受神对付的事,被我们忽略过去了。你若一天过一天学习受神的对付,长久了,你就能认识神。许多信徒东去听人,西去问人,自己却不追求认识神,所以得救到现在好多年了,还不认识神,这是多可怜的光景!我们应当问神,这件事当如何作,那件事当如何作,那件事当如何作,我们当求到懂得神,不是祷告一次就完了。我再说,凡只祷告一次的,就请你不必祷告。

 

末了,我要说,一切懒惰的人,不要想能懂得神。我也对作工的人说,凡你自己不觉得痛的,你也不能叫别人觉得痛。盼望我们天天学习和神对付,也受神的对付,这种经历,这种光景,是最宝贵的。认识神,是比光有圣经的知识更宝贵的。愿神祝福我们﹗── 倪柝声《如何认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