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末了一段的道路

 

读经:马可福音六章四十五至五十二节

“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伯赛大去,等祂吋众人散开。祂既辞别了他们,就往山上去祷告。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稣独自在岸上;看见门徒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夜里约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们那里去,意思要走过他们去。但门徒看见祂在海面上走,以为是鬼怪,就喊叫起来;因为他们都看见了祂,且甚惊慌。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于是到他们那里上了船,风就住了;他们心里十分惊奇。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那分饼的事,心里还是愚顽。”

这一段圣经常是我的帮助,也是不断的帮助我。在这一段以前,是说到主耶稣用五饼二鱼叫五千人吃饱。在这一段以后,是说到主耶稣医好了许多病人。这三件事是从主耶稣死在十字架直到设立国度的一个大预表。说到主如何(一)为我们钉死,(二)为我们升天作大祭司,(三)将来要再临,并设立国度。

约翰福音第六章也记载主用五饼二鱼叫五千人吃饱的事,不过那里的话多说一点。那里说主耶稣分了饼鱼以后,就继续讲一顶要紧的道理,就是“我就是天上降下来的粮”。主的意思是:你们今天怎样因吃这饼得饱,照样你们也要因吃我的肉,喝我的血,而得永生。所以主分饼这件事,是预表主替我们死,擘开了祂的身体,流出祂的宝血。

马可福音六章四十六节说祂“往山上去祷告”。这是预表主耶稣升天作大祭司,在神面前替我们祷告。

马可福音六章五十三节至五十六节是预表主再来设立祂的国度,要医治许多病人。

今天所要讲的,是主吩咐门徒渡海这件事。这件事是夹在十字架以后,国度以前的中间的一段事。这是今天的事,就是教会时代中的事。就是说,在十字架以后,国度还没有来之前,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应当有什么态度。我今天不是注重主替我们作什么,乃是注重我们应当如何。

{\Section:TopicID=262}走主所命令的道路

四十五节:“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伯赛大去,等祂叫众人散开。”弟兄姊妹们,这一节告诉我们,我们每一个都有祂的道路。这里的“催”与哥林多后书五章十四节的“激励”是一样的字。主激励门徒上船。主替他们死了,主也催他们走道路。主有一条道路给门徒走,主命令他们走。基督徒一生最要紧的事,就是寻找主所命定的道路,并忠心的行走在其中。今天在信主的人中,有一件很不好的事,就是许多信主的人,并没有找出主为他个人所定规的道路;有的人就是找出来了,也不行走在其中;所以在生活上有这么多属灵的死沉和限制;在神的工作中有这么多的冲突和争执。我们每一个人最要紧的工作,就是安静地、等候地、祷告地、奉献地、顺服地,将自己交在神的手里,专心寻求神的指示,愿意顺服祂,愿意只遵行祂的旨意,求祂将祂为我个人所定规的道路指示我知道;然后出一切的代价,一心一意地行走在其中。

看路加福音九章十节,就知道分饼的地方叫伯赛大。我们看地图,知道有两个伯赛大,一在迦百农的东北,一在迦百农的西南。主是命他们从东北的伯赛大动身,渡到那边(西南)的伯赛大去。

四十六节:“祂既辞别了他们,就往山上去祷告。”这里就是一幅图画,表明我们的主如何离开了祂的门徒们,而升天到父的右边去作代祷的工作。而留祂的门徒们在世上,奔跑祂所分派给他们的道路。

四十七至四十八节:“到了晚上,船在海中,耶稣独自在岸上;看见门徒,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夜里约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们那里去,意思要走过他们去。”门徒在这条道路上的遭遇如何呢?“到了晚上”,天黑了,船是在海中。基督就是世上的光,但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当祂再来时,那时祂还要作晨星和日头。从基督升天起,一直到基督再来为止,这世界乃是在一个长期的黑夜里。照人的看法,是说世界愈过愈光明,愈过愈进步。照着神的话却是说,黑夜已深(罗十三12)。神没有说世界顶光明,顶进步,乃是说,黑夜已深。我们现在就是在这黑夜中,所以我们感觉到四围都是黑暗的。你感觉到四围是黑暗的么?你如果并不知道什么叫作黑暗,你如果并不觉得四围都是黑暗的,就恐怕你是被世界同化的了。我们如果常在光中行走,常与神亲近,活在基督里,不断的审判肉体的工作,而顺服圣灵的引导,就我们顶天然的要领会,这世界真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船在海中!”我们的路程还未达到终点。虽然,我们永生永死的问题是解决了,不会再发生问题了;然而,我们在世上的历史,到底是忠心的,还是失败的;是忠心到底的,还是半途变节的,是尚未定规的。船尚在海中,尚未入港,所以,尚有危险,尚有变动的可能。我们不能过于自恃,以为我们的结局是定规的了。我们在正当的程途中,固然可喜;然而,我们如何奔跑,并如何结局,也是一个问题。

门徒这样行走,遭遇如何呢?“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弟兄姊妹们,在你这边如果走得不顺风,就在你相反的一边必有人走得顺风。由东北往西南是逆风,就由西南往东北,必定是顺风。许多基督徒所走的道路如果不是逆风,我就怀疑他所走的道路,到底是否主所命定的道路。我们是应当走主所命定的道路。主已经断定了我们在世上的地位。祂说:“世人就恨你们。”我们的道路乃是逆风的。如果我们从来没有受过世人的反对、讥笑或逼迫,就我们所在的地位,必定不是主所给我们的。我们应当遇见逆风,我们不应该走顺风。如果他照着主所命定的走,从东北往西南,就必定有逆风。不然的话,我就疑惑到他所走的路。

“因风不顺,摇橹甚苦!”每一忠心的信徒,都要觉得这件事──因风不顺,摇橹甚苦!近几年来,试探比从前更多,更厉害。属主的人,好像真是多故。身体时常软弱,时常病痛;家庭常有龃龉,常有难处;职业生计都不及从前容易;社会国家越过越给他们以压迫并攻击。撒但邪灵更是尽力兴波作浪,想要苦害信徒,消灭信徒。哦,都是逆风!你如果要站住在主所命定的道途中,你就要觉得风不顺,真是苦!若说到教会的情形,近几年如何呢?没有看见主兴起大用的人来。各种各样的异端,比从前更多。邪灵的迷惑,比从前更多。属世界的光景,比从前更厉害。你在这样的世代中,走在主所命令的道路上,一点不转弯,你就怎能有顺风,怎能不觉得苦呢?

但是,我们宁可苦,总比飘流的好;宁可摇橹苦,总比飘流的好;宁可走艰难的道路,总比走容易的道路而飘流的好。如果我们要顺风,并不必我们回去,只要我们把橹停下不摇,就有风把我们送回原地去。飘流是用不着力的。我们若要站住,就要觉得苦。只要我们肯调和一点,放松一点,退后一点,风就可以把你送回去,并不必花力气。爱世界是不必费力的,跟从世界是不必费力的。为主的缘故站住,为主的缘故忠心,就必定有逆风。就要觉得摇橹真苦。

弟兄姊妹们,要回到老地方是顶容易的。现在是我们拣选的时候,是我们忠心的时候。但愿我们走在主所命令的道路中。

{\Section:TopicID=263}坚持最后半点钟

门徒从晚上一直摇到夜里四更天。犹太人有三更,罗马人有四更,合我们中国的算法,四更天大概是我们早晨三点的时候。他们一直摇。我告诉你们,他们回去是难为情,到迦百农去等一等,歇一下,岂不是好么?但是他们不应当这样。

四更天是全夜顶黑的时候,是黑夜顶末了的时候,也是我们应当维持继续的时候。我知道你们有试探,因我也有试探;我知道你们有试炼,因我也有试炼。现在不是责备的时候,因为试探太大了。现在最大的危险、最大的试探,就是冷淡一点,调和一点,好像打盹一下。现在真是太疲乏了。当初因受爱的激动,还有力量支持,现在好像太久了,太难了,就冷淡下来了。我曾看见多少信徒在前几年有精神的、在战场上有勇敢的,现在冷淡了,退后了。因为风太不顺了。冷淡一下,是比任何试探更难得胜的。胜罪还可以,但是,在这样逆风的程途中行走,太累了,冷淡一点吧。

弟兄姊妹们,如果当初主曾有一次激励我们,命令我们走一条路;如果主曾命令我们过海到那边去,就我们怎可停止不向前呢?如果我们停止的话,潮流要送我们到离主更远的地方,顺风也要送我们到离主更远的地方。我们宁可苦,不肯飘流。现在的需要是主动的鼓励。保罗对提摩太说,“使你将神藉我所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挑旺”,在原文是搅一搅的意思。弟兄姊妹们,但愿我们当初的爱,现在搅一搅,让它挑旺起来。也许你跌倒了,请你现在起来。写希伯来书的人,看希伯来的弟兄中间“有人似乎是赶不上了”,当初为主的心,似乎是退落下来了,所以就劝他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

慕尔先生,曾在中国作过工,他有话说:一个人要从神那里得着伟大成功的秘诀,在乎能坚持顶末了的半个钟头。弟兄姊妹们,你曾胜过多少的试探呢?黑暗虽是太黑暗,但是,不会太长了。以赛亚书二十一章十二节怎么说呢?“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现在虽然是黑夜,但是早晨快到了。请你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坚持最后的半点钟。我们的眼睛,不要单看黑夜,不要单看难处。你今天不走太不值得了,你今天放松太不值得了,因为立刻要到那边了。

宾路易师母说:“许多信徒都说他们遇见许多压力。现在的争战,好像一天浓厚过一天,好像撒但唯一的攻击点就是我们。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能不能坚持最后的半点钟。但以理书七章二十五节说:‘他……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折磨,换一句话说,就是‘消磨’。现在消磨圣徒的工作已经起头了。我们认识一消磨信徒的撒但,比认识一吼狮的撒但更难。”当我在牯岭的时候,我常到溪水边去走,常见有如面盆大的石头,中间凹下一洞。这是被许多小粒石子一天过一天所磨成的。

撒但对于神的儿女,也是这样。牠不是一下把你打死,乃是一天过一天来消磨你,叫你不知不觉的,过了一点时候之后,已经受了牠的重伤。弟兄姊妹们,我们虽然难受,能不能坚持片时呢?能不能同主一同坚持这最后的半点钟呢?你们难道不能同主儆醒片刻么?哦,今天是我们的时候,是我们当站住的时候。如果有人从来不觉得有逆风,他就顶可怜!如果有人从来不觉得世界是苦的,世界是坏的,世界是逼迫人的,也就从来没有动过身!惟独当你这样忠心走的时候,你就要觉得难,就要觉得风不顺了。惟独这样的时候,会有一声音对你说,太苦了,放松一下,歇一歇吧!但是我告诉你们,现在歇是顶值不得的,因为已走了不少路了。

{\Section:TopicID=264}主眼在察看

“耶稣独自在岸上,看见门徒因风不顺,摇橹甚苦;夜里约有四更天,就在海面上走,往他们那里去,意思要走过他们去。”主要看我们怎样守贞,怎样变节。主要看我们怎样向前,怎样退后。主的眼睛要看我,也要看你。主要注意我们所走的每一步。主知道我们的试探有多少,遭遇有多难。主不会叫我们难到四更天之外。顶黑夜的时候,祂来了。祂已经替我们死,祂升天为我们祷告,同时祂看见我们的艰难,天顶黑的时候,祂来了。

四十八节有一件顶特别的事,就是主“意思要走过他们去”。许多人读到这里,真是莫名其妙,好像主不是要到门徒那里。照今天看来,就并无难处,主既命令祂的门徒到那边伯赛大去,当然主下山了,主是到伯赛大那里去。主岂肯到别的地方去等他们。主是按着祂所命令门徒走的道路来找他们。他们如果转了弯,主来就碰不着他们了。他们就是走错了,主并不往岔路上去等他们。这是很严肃的!我常想,如果主命令我在上海,我却跑到南京去,当祂来的时候,我就不能被提。因为被提是在主所命令的道中被提。不在此,就要错过被提了。我们每一个都当负自己的责,到底是走在那里。

五十一节:“于是到他们那里,上了船,风就住了……”主一来,什么都好了;感谢赞美主,风虽然逆,却不会永远逆;摇橹虽然苦,却不会永远摇。主也许已在路上了。弟兄姊妹们,我们能在世上吃苦,因为背后主已经替我们死了,前头主还要再来。后头有主的爱激励我,前头有主来的盼望吸引我。有一教士说,“我有主作我的分,所以我能丢下所有的。”主的眼睛正在看我们,我们不要怕苦,如果现在因怕苦而转向的话,就以往的苦都是白吃了。

有一个主里顶深的人说:“我们读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三节,和提摩太后书三章一至十三节,就知道:在主来的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和危险的日子,并且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恶。这些变节的事并非指着教育、宗教活动、能干的牧师、华丽的礼拜堂、属才智和物质的进步而说的,乃是说到关于信心,和对神大能的承认。目前有些著名的公会倾向所谓高等批评学(其实就是下等的不信),否认神超凡的工作,就如:重生、成圣、祈祷的确实答应,藉着圣灵以属神的事启示人等等。”

在主来的日子以前,必有大欺骗和错误的事起来,倘若能行,连选民也要受欺骗。并且“敬虔的外貌”必大增。信心的减少,不仅因着贪爱世界和否认神的话,也因着撒但所造成的假信。有一位弟兄说:“这些撒但的工作要成为一种看不见的作用,在空气中四面环绕我们;要成为一种敬虔的外貌,里面却住满了恶灵,樍载了阴间的抑郁。这些恶灵要竭力伤害,谬领惑乱,压制神的儿女。他们要影响我们的身体,压制我们的心境,蒙蔽我们的思想。各样奇异的感觉,和新奇的试炼要临到我们,使我们出奇的没有心愿和能力倾向神,灵疲弱,心思迟钝,意志昏睡,异常的贪求神所禁止的事物,并且出奇的欢喜世界的娱乐和风俗。难以满有自由和能力的讲道,难以留心听道,并且很难以跪下专诚继续的祈祷。当此日将薄暮,这样的空气是我们必须讨伐的。”哦!让我们在主里刚强!撒但必定要将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来蒙蔽我们的心思和意志,以致我们很难与神亲密的同行,很容易随从肉体活着,很难忠心事奉神,很难专诚祈祷。好像我们里面一切所有的,都一同起来,阻挡我们跟从主耶稣直到路终,并且引诱我们去与世界立和约。

环绕我们的空气要吸引我们离开神,要使我们不热心祷告,要使我们属灵的知觉迟钝,看不见天上的事的真实,也看不见主的荣耀的同在,要使我们容易忽略与神交通,并且难以保持与神继续交通。

我们已经觉得这些事起首要影响我们了。世上的情欲用种种的形式编织它张开的网罗,在许多的信徒身上,并且越编织越坚固,越有能力。有许多在前一代不可行的事,现在非但去行,并且竟然毫无愧色的去行。许多敬拜的地方非但拒绝属灵的事,停止复兴,并且引进各种的宴乐和可疑的事。

按普通的情形说,世界各处都有信心减少、偏离真道的光景。自然,我们承认,也有好些地方是例外的,确是为神祝福的;但是,将全世界教会的光景合起来,就不能不成为一幅悲伤的图画。

看到这些事,无非呼喊神的教会起来,奋发,回转到与神交通,在余下的光阴中讨主的喜悦,预备“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将自己的事说明”。

弟兄姊妹们,这以上所说的是实在的。我不知道你们的感觉如何?我天天觉得全世界都是反对我们的。我们只有两种态度,一是坚持,一是放松。世界还是欢迎你回去,撒但也欢迎你回去,但是,是主命令你渡到那边伯赛大去。如果我们现在不忠心,就永不会忠心了,许多神的儿女为主的缘故受苦,走孤单的路,难道我们要如英国一位弟兄所写的一首诗说,别人是经过流血的海到主那里去,我们要坐花轿到主那边去么!摩西对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说,难道你们的弟兄去打仗,你们竟坐在这里么?弟兄姊妹们,别人忠心受苦,我们岂能安坐不动呢?苦是难受,但总比飘流的好。我们每一个都当忠心事奉主,走主所命令我们的道路,直到那边。──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