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因主跌倒

 

{\Section:TopicID=352}施洗约翰对主反感

在一个跟施洗约翰有密切关系的时刻,主说:“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太十一6)在达秘译本里译作“凡不因我起反感的人有福了”。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反感的意思是说主所做的事情我们不喜欢,并且从我们的观点看,我们的不喜欢还是有充分理由的,在我们自己的眼光中,我们的反感是应该的,这就是主叫人反感。无论是主作了的或者是主不作的,都叫施洗约翰反感。约翰并没有因着法利赛人或是税吏起反感而是因着主起反感,并且从他的立场来看,他对主反感是有理由的。

他为什么要反感呢?他曾盼望以色列国能恢复──使国度因公平和公义而重新建立,他曾盼望主带进一个大复兴。第一个以利亚曾上到迦密山上,行了大能的事,以色列复兴了,以利亚的职事也被证实了。但是我施洗约翰这位第二个以利亚(太十七9-13),现在已经下监而且即将被杀,却还看不见国家的恢复。所以约翰打发一个使者到主那里去,因为他已经大大的见怪主了。他想,如果我一事无成,那末主你也一定会这样!你应该作出一番事业来。约翰给耶稣的口信是,“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这是一句隐含着带刺的责备的话。他要主作一些事来表明他约翰是什么人。照约翰的观点:到现在为止耶稣没有作一点什么事来显明他约翰确实是何等人,这就是说主没有作什么事来证明他约翰的职事,而这职事现在由于他的下监已到尽头了。

“不因我反感”,就是不因主作了的事和没有作的事而反感。我们觉得主没有作我们要祂作的,和我们感到祂该当为我们作的──那就是祂没有为我们的正确作证明。我们喜欢主为我们定的道路么?这并不是一件明白了神的旨意并且去行的事,而是一件我们到底喜欢不喜欢祂作事的方式的事。我们常是肯行神的旨意,虽然是哭泣着去行;但是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会因着祂作事的道路而反感,我们是因祂的道路、祂的路径、祂的方法等等诸如此类的事而生厌而反感,并且我们生主的气还似乎是有合法的理由似的。

{\Section:TopicID=353}主最深的管治

这件事跟主对付我们的肉体,处理我们的奉献等等无关,因为那种对付是在很低的程度上。我在这里讲的乃是那些已经被带到全心为神的地步,就好像施洗约翰那样的人。我们曾寻求明白祂的旨意,我们不为自己寻求什么,我们单要神得荣耀,然而,在许多神为我们所定的道路上,我们却失望了。例如,我们踫到了大困难而主还没有给我们打开出路;我们生病并且盼望祂医治我们,而我们都仍然未得医治;我们软弱而力量还没有赐下:我们缺乏金钱,而金钱还没有来。这就好像是神跟我们所期望于祂的不相符合。当这种光景一再发生时,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因主起反感”。许多人还不够资格来因主起反感,相反地,他们的跌倒不是因着主,而是由于肉体和世界。当主看来像是叫他们失望时,乃是他们那些已经错了的叫他们失望。对这一点,他们知道并且至终也承认了。

不对主起反感,乃是神最高最深的管治的,我们常常觉得主必须因着祂的见证,因着祂的尊贵和信实处在危险中而出来,可是祂还不来。神领以色列人刚出埃及就立即被法老的军兵所追赶,他们到了被从后面追来的仇敌,和左右两旁的高山,以及横在前面的红海四面困住的地步。那时神为他们从海里开出一条路来。这样,无论何时,当我们也处在这种四面受困的地步时,我们常是盼望神为我们开出一条路来,可是神却时常不这样作:监狱的门还是没有打开,钱还是不来,困难的情况还没有处理好。然而,在这里正摆着我们的试验。那些喜爱主道路的人会向天举目仰望说:“你不喜欢我们死在埃及,你却喜欢我们死在红海边。不管红海开不开,我们满足,我们快乐。”

盖恩夫人曾说过:“我信神过于信祂的话。”即或神似乎不遵守祂的应许,我们却不管那些而仍然相信祂。这就是不因主而起反感。

{\Section:TopicID=354}有福的人

当我们有过一个比我们刚得救时,比我们把自己交出来服事祂时更进一步的完全的奉献──当我们向祂有一个强的奉献,有一个厉害的永远的奉献──乃是当我们到了那个地步,然后我们才会期望神为我们作一些事。若是我们向着主有了这么一种绝对,然后我们才会对主有一个大的期望。(当然,若是我们还未达到那个阶段,我们会以我们自己的软弱为根据,为我们所踫见的各样事情的大部分作辩解──说那是因为我们不好或是我们错了等等。)但是,若我们达到了我们刚才所述说的对主绝对的地步,那时我们切望看见神的拯救而祂还仍然不来,那时我们觉得我们有权利要神做这样做那样,而祂还是不作,那就是我们说的因主而引起的反感。然而那些不因主而反感的人有福了。所以我们需要达到一个我们能够对祂的道路有喜爱的地步,在那个地步上我们能说:“主,你若愿意,(我在这里恭敬地说)照你的应许行事,那是好的;如果不照你的应许行事,那也是好的。”

那一天必定要来,那时万事都会得到解释,并且我们也将看见神从来都是对的。然而在此时,祂的道路远远高过我们的道路,所以我们常常不能看到,也不明白。但是当我们站在祂审判台前的时候,这不但是我们要受到审判的时刻,而且也是神(我再一次恭敬的说)要向我们作解释的时刻。那时许多我曾认为是我对的事情而我却是错了,然而也会有别的一些事情,对于那些事情,神要说:“我是对的而你也是对的。”──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