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向神癫狂

 

{\Section:TopicID=185}向人谨守,向神癫狂】主和保罗在世上时,都有人说他们癫狂了(可三21;徒廿六24)。凡是忠心跟从主的人,也要被称为癫狂的人。让我问你,你在人前谨守,你在神面前有没有癫狂?你如果在神前没有癫狂,你乃是一半的基督徒。基督徒乃是像保罗所说的,在人前谨守,在神前癫狂的人(林后五13)

      基督徒的癫狂,不是神经病的癫狂,乃是规规矩矩的癫狂,不是作事、说话不清楚的癫狂,乃是向神而去的癫狂。这样的人作事、说话是清楚的,他向人尽可以是谨守的,但向神却是癫狂的。圣经上说到主和圣徒,人都看他们为癫狂的。人为保罗可惜,他有才能,有学问,各种事都能作,却跑去跟随一个拿撒勒的死人,并且还宣传说,祂从死里复活。但在神看来,保罗却是祂所最喜悦的,因保罗乃是向神癫狂的人。这样的人才能真正为主作工。主今天也要得着一班这样癫狂的人,来为祂作工;如果没有一班癫狂的人,主的工作就没有结果。主所要的人、主所能用的人,乃是一班向人谨守、向神癫狂的人。只有这种人才能完成神的旨意,荣耀主的名。今天在教会中,有多少人是向神癫狂的?教会中癫狂的人越多,教会就越有前途,教会中的确需要一班向神癫狂的人。

 

{\Section:TopicID=186}在传福音上癫狂】圣经里记戴人是如何向神癫狂的?人在神前癫狂到底是怎样的情形?圣经上所谓癫狂的人,乃是传主从死里复活的人。他们都是抱定决心,死就死,活就活,无论在怎样的情形里,不论是死、是被打、或被囚,他们都要说话,他们都要传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一般人都是想说,别人既不赞成,何必讲,去作些规矩正当的事不好么?当时的罗马帝国乃是世界上最大的帝国,他们处处压制这班加利利人。然而福音在主后三十年至四十年已扩展到犹太全地,八十年后扩展到整个罗马帝国。罗马人对这班加利利人毫无办法。这些人不是有智慧的人,乃是乡愚,但是藉着这些愚拙的人,福音竟能传遍整个罗马帝国。阿利路亚!因着当初有这班癫狂、愚昧的人,他们不爱自己、不管自己、不在自己里,才有今日的教会。主所拣选的那些人,在人看来,乃是癫狂的人,但他们却为主所大用。凡是主所用的人,别人都看他们为癫狂。当保罗被捉拿在官长君王面前,他一点不惧怕,在那里讲起道来。茌外头已经讲了,在里面又讲。感谢神,就因为当初有这些人,教会才能起始,并且延续到今天。但今天有没有这样的人呢?神不要畏首畏尾的人,祂所要的乃是向祂癫狂的人。神今天正在呼召这样癫狂的人。

      当时罗马政府极力压迫基督徒,但这样压迫的结果,乃是教会大大的发达。雅各虽然被杀害,基督徒还是照样讲;耶路撒冷的教会虽然逼迫,门徒都逃命去了,但奇妙的是,他们四散出去,却往各处去传扬主耶稣(徒八1~4)。今天的情形与当初大不相同,今天没有罗马帝国的压迫,但今天也没有当初那样不顾一切传扬福音的人。今天教会需要一班像使徒行传所记那样癫狂的人,不怕羞,不知羞耻是何物,只知不顾一切,拚命去传主。

      我们从使徒行传看见,许多门徒都是癫狂的人。教会历史也给我们看见,许多忠心跟从主的人都是癫狂的人,他们被神使用,传扬福音,拯救罪人。历代以来这样的人从不间断。北美洲有一位很有智慧的传道人,名叫伯纳耳(David Brainerd),他很年轻时就专门向印地安人传道。他是不顾性命的传福音。在五年的时间里,他骑马旅行传道超过三千英哩。由于过度劳累,仅仅三十岁之年就去世了。但他所结的果子无可计数。

      马甸亨利(Henry Martyn)想去印度传道。行前医生检验他的体格之后,对他说:“你的身体太弱,住在印哽,气候不适,恐怕不能久留人世。”马甸说:“照你看,我还能在世几年?”医生对他说,“最多七年。”马甸听了非常喜乐,说:“我有七年时间,还能去作许多善工呢!”于是在一八○六年往印度去传道。一八一一年往波斯布道后,取道小亚细亚回国,于一八一二年病重死在多吉城。

      有一个女人有六个儿子,其中有五个到印度传道,死在那里,别人问她,第六个儿子怎么办?她说,第六个也要奉献上去,为主传道。

      在中国,神也曾兴起这样不顾一切为祂福音摆上的人。在福州、在烟台、在其它各地都有。

 

{\Section:TopicID=187}在奉献上癫狂】圣经也记载,许多人在钱财、房屋上癫狂的奉献。使徒行传四章记载,那时门徒个个都将田产房屋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许多人说,我们要热心,但也要小心,要中庸,不要走极端。但二千年来的教会,真正奉献的人,乃是不顾一切的、拚命的奉献。越爱主的人,越是奉献的人。有一位弟兄对我说,“你那么爱主,为什么我不能爱主?”我说,“你只要把你的钱给主,你就爱主了。因为主说,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就在那里。”心要去主那里,你的钱必须先去主那里。当钱被投下,你说阿们,钱去了,你的心也就跟着去了。

      在上海有两位护士姊妹,每月工资数十元,把积蓄存于银行,她们听见主的话以后,受主感动,先后将她们的积蓄全部奉献。

      今天人为自己打算许多,不肯完全奉献,为自己保留许多,以致福音失去能力。历史上每次大复兴以后,都有一班人癫狂的爱主,不顾一切的奉献。我在这里不是劝你把一切都给主,但你必须是将自己奉献给主的人。

      一位老姊妹有一次到慕勒先生跟前,对他说,“我七十岁生日快到了,到时候我将会积够钱买一件外套,这是我多年的盼望,自我四十二岁开始,我一直积钱,盼望能买这件大衣。一直等了二十八年,今天终于可以买到了。但主现在在我里面感动我,要我把这十五英磅全数奉献。”慕勒听了这话,觉得这位老姊妹出的代价太大,恐怕她会懊悔,不太敢收那笔钱。但那姊妹态度坚决,定意要奉献。慕勒后来见证说,他以前有一个观念,以为穷人很难爱主,但主替所有的人死,人被主的爱摸着,就是积了二十八年的钱也不在乎。

      前数年我到南洋作工四个月,将要回来时,有一个聚会,会后喝茶的时候,有两个孩子到我跟前来,一个八岁,一个十二岁,他们告诉我,他们要奉献,一个交给我六元,另一个交给我八元,这钱是他们一个暑假赚来的钱,本来准备用来买皮鞋,今天他们打算为主的缘故奉献。我不知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作什么,所以跑去问他们的叔叔,究竟他们是否认真要奉献?他们的叔叔告诉我,他们是认真的。我收钱的时候,觉得十分为难,这是小孩子的血汗钱,是他们花了许多代价赚来的。但他们既然奉献给主,我不能还他们,必须收下,但我对主说,“这是孩子们的血汗钱,我若错用此钱,在主面前,我就有罪了。”

      今天我们要青少年人把时间拿来为着主,同时还要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有人也许去赚钱为主,这一班人要尽量赚钱,也要尽量捐。(当然赚钱必须用义的方法。)另有人也许全时间事奉主,这两班人都需要。我们有没有福音要传?教会的道路有没有错?如果福音不需要传,如果教会的道路错了,这样你自己赚钱,可以自己用。反之,如果福音需要传,如果教会的道路没有错,你就必须癫狂为主。我们必须将我们生活的中心改一改,从前赚钱是为自己,今天一切都要为主。今天神的工作在中国,不应仅限于沿海、两广等地。广大的内地都没有听到福音,我们必须起来为神癫狂,在传福音上癫狂,在奉献上癫狂。

 

{\Section:TopicID=188}在受苦上癫狂】不只以上所说,我们要在传福音上癫狂、在奉献上癫狂,我们还需要在受苦上癫狂。司提反被石头打死,保罗、西拉被囚在监里,我们却从使徒行传看见,门徒们虽然那样受苦,却又快乐。他们被囚释放后,不觉羞耻,反而大大喜乐。他们是真正为主癫狂的人。没有一件事为主是太大、太难、太苦的。

      士每拿教会的监督坡旅甲被捉拿时,他已经八十六岁,所以人不忍处死他,特别宽恕他,只要他说一声,“我不认识拿撒勒人耶稣,”就可以得到释放。但他回答说,“我不能否认祂。我已经服事祂八十六年,在这八十六年中,祂从来没有亏待我,我怎能爱惜这身体而否认祂呢?”他们把他抬到火里去烧。当他下半身已经烧枯了的时候,他还能说话,他说,“感谢神!我今天有机会能够被人烧在这里,用我的性命来作见证。”他真是一个在受苦上为神癫狂的人。

      有个姊妹在受逼害时,逼迫她的人说,只要她向亚底米偶像鞠躬,就可释放她。但她说,“你们叫我拣选基督呢,还是拣选亚底米?我告诉你们,第一次我拣选了基督,现在你们要我再拣选,我还是拣选基督。”结果她被杀了。另有两个姊妹在那里说,“许多神的儿女都已经被拖去殉道了,我们为什么还留下呢?”后来,牠们也被拖去关在监里。她们看见许多人都被丢给野兽吃了,那些人并没有后悔。这两个姊妹又说,“许多人用血作见证,为什么我们只能用口作见证?”这两个姊妹中,有一个已经出嫁,另一个也已订婚了,她们的父母、丈夫、未婚夫都来苦劝她们,甚至把已出嫁那姊妹亲生的孩子抱来,求她们否认主。但是她们说,“你们想拿什么来和基督比较呢?”结果她们也被拉去,丢给狮子吃。临刑前,她们一面走,一面唱诗,直到被狮子撕得粉碎。

      吉朋(Edward Gibbon)在他的《罗马帝国衰亡史》(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Fmpire)一书里说到,有一个罗马的军长传话给该撒说,罗马的基督徒如果都给狮子吃了,罗马帝国的人口就要灭了。当时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不是用口作见证,乃是用血作见证。他们中间只要一有人殉道死了,立刻又多出几个基督徒来。他们一点不怕死,他们虽受极力的逼迫,仍是刚强的为主作见证。人看他们一个一个轮流为主流血殉道,都看他们是癫狂了!这乃是福音的大能力,主今天也在拣选这样不顾自己的人,勇于殉道的人。主在问,癫狂的人在那里?你能否回答说,“我在这里,我要绝对为你”?―― 倪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