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德

 

  今天兄弟十分喜欢,得与诸君讨论信德这个问题。我们常常喜欢讲信德和爱慕信德,但能够真正把信德实行出来的,却是很少!现在兄弟要提出关于信德的三级工夫与诸君研究。我们若能澈底明白,就不论处在什么时候,什么境地,都得平安。因为经上说:信德可以胜过世界。

  信德的第一级是有知识的。有人说:宗教只要信,不要知。这话便大错了!不知而信即是迷信。信德要有凭据才可以立定牠的根基。认识主的言语就是凭据。罗马十章十七节说: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信德的第二级是信主的应许。现在我们作主工的人都是辛苦劬劳,若不信主给我们的应许,很难站立不倒。

  一天,我讲道之后,接到一张单,是向我讨一百十六元的账的。那时我没有银,只得求主供给,祈祷时得主应允了,心里十分喜欢,以为晚上开捐,必能得到这笔款了。不料那晚下了大雨,我底信德好像给雨淋湿了,很怕主的应许不能实现。又想设法推辞讨债的人。我的妻安慰我说:你何必这样小信?难道雨可以阻住神的应许么?那晚果然捐得一百二十余元,应验了主的应许。这事很教训我要深信主的应许。

  主应许亚伯拉罕后裔繁多,虽然当时未即实现,但到底必得成就。现在他的子孙,竟然满布地上。

  信德的第三级就是信靠神。希伯来四章三节所说的安息即信靠之意。我们既认识主的言语,和信主的应许,就当完全信靠主,把重担放在主之下,不要取回。今试将我一件事的经历告诉你们:

  在美国有一个朋友请我坐飞机。我虽然坐过几次,但未试过长途飞行。今次换了一个新的机师,我的心很不平安,怕会遇险。飞到一千尺高左右,机师就把机飞下了。我的心才得安定。后来轮到旧的机师驾机,我就很安心的飞行,虽然飞上七千余尺,却没有一些惧怕,因为我很信靠他。

  许多人在灵程上有苦闷与忧虑,就是因为对主不肯完全信靠,若能信主到底,即使天大事情,都不必惧怕。

  以色列人遵照神的吩咐,环绕耶利哥城,大声呼喊,那城就倾跌了。可知人之成功在信靠主之后,非在信靠主之前。我们若不先有信德,什么都不会成就。昔日彼得行水面,望住主不惧怕,转过望水便慌到要沉,今日我们行走灵程也是一样,一刻不望主便要跌倒了。

  感谢主!我们已经得了福音;这福音是叫我们得满足。我未信主那时,是一个商人。有金钱,有好家庭。但还觉得有欠缺,不快乐。因此想得着真福,就研究圣经,看见其中有主的应许,我就信了,并且迎接主入我的心里作王。自此以后我的生活才有兴趣。

  可是在灵中程中难免遇着风浪。昔日主的门徒,夜里在船上遇大风,十分可怕,又不知主在哪里。那时主正在山上祷告,看见他们,便下到海面搭救他们。我们有时遇着艰难危险,也不要惧怕。因为主看见我们,搭救我们,叫我们不至绝望。

  世人在这个不安宁的世代,无人不追求一个明确的信仰。世界虽有许多主义,信德却是一个。我们若走这唯一的门径,──信德之路──就必不会失败。

  我起初作主工,年纪尚轻,在一间堂传道,没有一定的薪金。除我之外,还有几个同劳,在此作工。一天城里的教友请我往他们那里讲道,那时我只有一角银,作车费,到了城叙集后,以为必有人送钱给我。临行时与教友们握别,但没有一个人送钱。我又去探一个很熟的朋友,希望他送钱,坐了许久,也不见钱到手,那时我想质问主为什么叫我这样失望?幸而仍然靠主。取帽出门,心中打算如无钱搭车,就步行十五咪路。那知心中这样想之时,即送我出门的朋友,便给我二角银。此数虽少,在我那时却看得很宝贵。从那时起,我更明白主必看顾他的仆人。不论到什么地位都不要失望,只要靠主。主既应许了我们,我们就当站在应许之上。我们想得着主的应许,必要注重密室中的祷告,盖祷告是应许的锁匙,缺少祷告,便不能得到应许。

  我深信主现今已预备全世界的非常的大奋兴了。又相信以前的人没有今日的人这样渴慕得救,因为世界的一切都不能满足人的心。世人看见我们得福音的喜乐他们亦必追求。我们总要在行为上显出信德以吸引人归主。

  兄弟感谢主,得有机会与诸君讲究圣道,但我明天回国了。我祈祷主加力于各同劳,使诸君奋勇前进。我们现今在战场上,胜败不能逆料,恳望诸君为我祈祷,使我在美国的工作能够荣耀主。──  C. H. Erickson姚力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