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劝你献身为活祭

 

──以斯拉三章二节六节──

  当以色列人自巴比伦回国的时候,城邑荒芜,房屋倾倒,市面萧条,百废待举。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建设如何开始?先建设什么?次建设什么?那时他们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头一件事,是建筑一祭坛,在坛上献燔祭。大学有这么一句话: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主耶稣亦说过: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人的祸患,就是不知先后,颠倒本末。把世界的需要放在先,把神的国和他的义放在后。结果两件皆失。比方一个人想将一根大树拉入屋里,他要怎样办呢?先把枝叶向先入么?不行!因为枝叶必会撑住门框。必要先将树头向先人,才可以连枝带叶都拉进去。我们先要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就是这个道理。可惜许多青年不是这样!他先要求衣食,把神的国和他的义放在末后;终归,连衣食也弄不到手。人生许多罪恶,就是从此而起。

  以色列人建祭坛,是要献燔祭,把一只羊放在坛上焚烧。这是教训我们要牺牲;将身与灵一切都献于上主。如想我们中国的同胞归主,就非我们中国的基督徒牺牲不可。查考世界各国的教会奋兴史,都必有其本国的基督徒的牺牲作代价。

  前两年,兄弟到罗马城,这城就是保罗被囚为主牺牲的地方。城中有一座全用石头建筑的大戏院,可以容纳数千人;内有一间石室,是安置野兽的;隔壁又有一间房子,是囚禁基督徒的。野兽饿了,就将基督徒给牠们果腹。当时罗马人就以此为游戏,取乐。基督徒遭遇这样惨杀的,不知凡几。然而他们并没有一些惧怕,而且歌诗,祈祷,乐意为主舍命,那里又有个洞,我也曾入去游过。这洞从前是基督徒隐藏着读经,祈祷的。因为当时罗马政府压迫基督教,不准作礼拜,所以基督徒就潜踪匿迹的走到这个洞来,暗暗地读经,祈祷。洞中又有个小池,是用来施洗的。并且有许多坟墓,是葬基督徒的。内有一墓,是一个少女的。墓前刻有他的石像。他为道舍命。临刑时,迫害者以刀架在他顶上;对他说:你不信耶稣则生,信耶稣则死。这个女子宁愿死,都不愿不信耶稣。他的像涂满了红色,好像血一般。一见便知他是为道舍身了。

  又有一间礼拜堂,是纪念一个兵士为道舍命的。堂之旁有他的墓;墓旁刻有他的像,像身上插着许多箭,每枝都有血流出。他当临难的时候,被人捆绑在木架上对他说:你如愿背教,就释放你;不然,就乱箭射死你。他因不愿背教他就牺牲了性命。

  罗马城,在三百五十路中有一间礼拜堂,名叫圣保罗堂。门前有尊大铜像,即是保罗的像;手执一本圣经,眼望住罗马城。我站在像前看他,心中大受感动。看他的神情,他似乎这样说:你们罗马人啊!你们可以斩我的头,但我所传的主耶稣终必得胜。福音是神的大能,到底有一天你们罗马人必要个个都屈膝于主的足前。保罗的信德没有落空,罗马国早已归主,他的名胜古迹,无一不是属基督教的。

  保罗与尼罗王同时。那时尼罗极尊贵,极荣耀;保罗只是一个囚犯。尼罗王一发怒即可以杀保罗。但现在尼罗如何?保罗如何?保罗,则有许多人纪念他,读他的书;又有礼拜堂称为保罗堂。世人以保罗之名为荣耀,所以现今有许多李保罗,张保罗,林保罗,却没有一个人愿叫做尼罗。外国入则有把他的狗叫做尼罗的。

  罗马人之所以信耶稣,乃因当日罗马信徒的牺牲。不论哪一国,都必要有其本国信徒牺牲之后,福音才能够兴旺。英国如是,瑞典国也如是,无国不如是。我中国不能例外,故欲求中国同胞信主,就少不了中国信徒要牺牲,或捐钱,或出汗,或流血。除此之外,没有别个便宜方法。凡欲得一件宝贝,先要出这件宝贝的代价。我们信徒牺牲,就是出同胞归主的代价了。

  中国革命,先由广东发起,今其势力,已伸张到全国。回忆过去,为革命而牺牲都不知凡几。基督教入中国,最先入到广东,如欲推行全国,必要我们为主牺牲。

  美国有许多地方,未能建全间礼拜堂,他就先建一层,以便聚会。后来教友多了。金钱足了,便加高扩大,而成一间大礼拜堂。正如当时以色列人回国,无力建圣殿,就先筑祭坛一样。他们并没有等待有力量建造圣殿的时候,才筑祭坛。他们不能做大的,先做小的。我们志向不可不大,眼光不可不远,然而此中有一危险,就是:我们不能做大事时,就袖手不做事,就不肯做眼前的本分,殊不知欲登高,必自卑;欲远行,必自迩。忽略手中本分的人,决不能做大事。小事做不好的人,决没有大事要他来做。你在小事上忠心。人才会交大事你管理。可惜教会中许多人把他的一千银埋藏在地下,弄到没有一点用处。

  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世界许多误会了。可惜我们中国人总以升官,发财,杀人,为大事。杀人总要杀得多为英雄;抢银总要抢得多为本领。能招一千土匪的,可以做团长;能招一万土匪的,可以做师长。中国近来,就是这种现象!

  从前法王拿破仑,杀了数十万人,人皆说他能干大事。与他同时代有一个小姑娘,是英国人。家甚贫,衣服褴褛,没有鞋穿。但她爱读圣经。那时不是家家都有圣经,只是礼拜堂有罢了。她每礼拜要行数十里路,到礼拜堂去,向牧师借读。读熟一章,就回家去背给人听。她如此爱读圣经,就感动了一位牧师开办圣书公会。大英圣书公会,乃因此而成立。我们今日这么容易得着圣经,都要感谢她。我在伦敦时,得见她所读的圣经,写有她的名字。这样,试问杀人的拿破仑与这个姑娘比较,他俩所作的事,孰大?孰小?

  耶稣来世,不是做小事。他要把天国建立于地上,这事何等大!但他每天干的什么?我曾在加利利登山远望,见加利利各城各乡,因此联想到耶稣当日往各城各乡传道的情形。试问他这样往来传道,是作大事?抑或作小事?他有时在井边与妇人谈道;有时给小孩子祝福;有时疗治病人。以世俗人看来,必以为小事。殊不知这事才是真大事。

  耶稣不做王而传道,他以为做王是小事传道是大事。我们当明白何为大事,何为小事。能做耶稣与保罗所未做完的事,就是大事。

  今再说到以色列人筑祭坛的事。他们筑的时候,没有忘记将来建殿的计划。祭坛不过是圣殿计划中的一部分。所以现在的坛,须与将来的殿相称。没有圣殿则无祭坛,我们每日的生活,亦然。虽然要尽力做眼前的本分,忙碌许多琐屑的事,然而不可忘记:我们所做的事,是天国计划的一部分。我们是继续做救主耶稣,和彼得保罗没有做完的工作。我们是续写使徒行传。我们虽在小处下手,却不可不在大处着眼,总理固要密微,规模却要远大,二者缺一不可。

  某女士为英国宰相麦克唐诺的秘书,她自述说:她每日自早至晚,忙碌些琐碎信件,公文,她心里非常高兴,她很欢欣鼓舞。因为她想到,自己也是英国政治计划中的一部分。英国政治如同一大机器,她虽然不过是一小螺丝钉,亦是不可少的。救主耶稣对于世界建立天国的大计划,大机器,我们得占一部分,得做一小钉,亦是莫大荣幸;我们该当怎样欢喜快乐,存着感谢的心,去过我们每日简单的生活。

  末了,我要问诸君,有未决心献身,灵于主者,我就奉主的命;劝你将身,灵献上作活祭,任主使用,归荣耀于主。──  陈崇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