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信心

 

      我们在圣经中看见,神所要求于祂儿女的,就是信心。若没有信心的,就不能得着祂的喜悦。无论那一样属灵的福气,和那一样环境中的安排,都是由着信心得着的。当我们想到神为什么这样的注重信徒的信心,我们真是希奇。几乎全部圣经所表明的完全救法,无一不是藉着信心而得的。一件事是我们所知道的,神恨恶人──无论罪人或圣徒──自己的行为。凡一切从自己出来的,就是一切不必倚靠神,随着自己的意思、利用自己的力量所作的,都是神所恨恶的──虽然其中有许多照着人看来乃是很好的,但是神都恨恶。主耶稣告诉我们说,惟独有一位是好的,就是神;其余没有一个是好的了──这是照着主的眼光。所以一切随从好的而非神的旨意,藉着好的而非神的力量去作的,都是不好,都是罪恶。在神之外再没有好的了。所以,一切在神旨意和能力之外的工作,也都没有好的了。所以信徒一切的行为必须出自神,而藉着神才可以。

 

{\Section:TopicID=157}什么是信心】就是这里,信心的问题就进来了。信心有两个根本原则:一就是停止人自己的工作;二就是等候神来作工。照着平常的看法,我们都是以为相信、倚靠、等候神来作工,就是信心了,岂知在此以前还有停止人自己工作的一步。这一步的停止人自己的工作,就是信心的行为。等候神来作工,乃是在信徒心里的,乃是不可得而见的。但是,停止自己的工作,乃是外面有时所可得而见的。信心所作最大的工夫,还不是在乎来得着神来为信徒作工,乃是停止信徒自己的行为。

      这一步的要紧真是不会过言的。神从来不肯将祂自己的工作,混调在人肉体的行为里。祂所要求于信徒的,就是完全停止一切属乎自己的,不管是主意也好,是能力也好。祂喜欢受信徒的依靠,受信徒的委任。但是,这样相信神的心是从那里表明出来呢?就是从自己完全寂静,完全安息看出来。这就是信心行为的第一步。那里有人已经完全信靠朋友了之后,还是自己劳劳碌碌的打算、作工呢?神如果是可靠的,祂的能力如果是够大的,难道还应当有我们的帮助么?如果我们相信神为我们工作,那么我们还为什么挂虑呢?难道怕祂作得不好么?如果这样,就是说,我们还没相信。信心要求我们有完全的安息:心里安息不忧愁,身上安息不劳碌。如果我们心身尚有不安息的地方,无论是挂虑也好,劳碌也好,都是表明我们没有信心。信心第一个的原则原是停止我们自己的工作。我们如果尚是因注目微小的自己,和艰难的环境而心忧,那就是说,我们还未仰望神过。如果我们还是因利用自己的才干、能力、交情、和手腕而劳力,那就是说,我们还未知道自己的无用,还未将事情完全交在神的手里。信心的生活,乃是舍己的生活。信心的行为,就是舍己的行为。信心需要我们舍去我们自己的微小,和因自己微小所发生的忧虑;并舍去我们自己的能力,和因自己能力所发生的劳碌。完全停止自己的行为,就是信心行为的头一个表显。

 

{\Section:TopicID=158}信心乃是神所赐】说起来也奇妙,这样的信心,并不是信徒自己有的。我们当初得救时的信心,如何是神所赐的(弗二8),我们日常生活的信心也如何是神所赐的。不要说别的证明,信徒自己是怎样无用。只说对于信神的事,信徒自己却连信心都没有,应当从神那里接受。所有的信心都是神所赐给的。使徒说圣灵的恩赐里有信心这一件,也有这样的意思。

      在许多时候,我们岂不是很愿意信神,将事情完全交托给神么?我们听见别的弟兄对我们说,我们应当运用信心来相信神,但是,无论怎么运用,我们都信靠不来么?岂不是在许多时候,我们很用力运用,好像心都要裂开一般,但是我们这样的信心并不发生效力么?我们会萃全身的精神来和疑惑争斗,但是我们还得不着我们的目的。这样的光景是最痛苦的。信徒和疑惑交战的时候,是最难过的时候。

      但是这并不是信心。信心不是人所能鼓动的,所能造作的,所能从他的心里带领出来的。这个信心是神所赐的。乃是这个信心支配信徒,并不是信徒支配这个信心。在许多时候,我们得要着信心以成功一件事,但是,我们没有地方去寻找这个信心。在许多时候,我们自己没有什么意思,但是,神却赐给我们信心,叫我们从祈祷里发表这信心,就得着最大的成功。神并不把信心赐给我们,好让我们成功我们的欲望。我们的正当地位就是死,就是俯伏在灰尘中间。按着神的旨意,圣徒在世活着乃是为祂的旨意和荣耀。信徒从自己定规什么,要什么,作什么,从来不是合法的。神要我们作祂的器皿,但是要我们死。就是在相信神以得事工成就,神也不过只要我们作一个器皿。乃是祂要成功什么,后来才赐给我们信心,叫我们藉着祷告求祂作工,然后祂就作工成功这件事。肉体对着这个自然是很难过的,因为这样肉体就没有活动的可能,并没有欲望的余地。但是,一个真实的信徒乃是为神活着,并非为自己活着,所以也就欢欢喜喜的甘心只作一个死的工具,来成功神至高的旨意。

      你看,神是何等的有智慧呢!如果信心是我们所有的,是从我们里面发出来的,那我们自己就可以作主:当我们要作某件事的时候,只要自己相信一下就可以得着神工作了。但是,事却不然。信心乃是神所赐的,当神还没有赐下信心的时候,我们是没法相信的。许多的信徒都有经历,就是在许多的时候,我们自己真是没法进入安息,因为我们自己造不出信心来。但是忽然神赐给信心了(有时是藉着一二句经言,有时是在祷告之后,叫信徒在直觉里明白了神的旨意),我们就立时安心了,心中自然而然的冷静下来,好像得着一种凭据以为神必定作工了。并不必奋斗,不必急切,也不必操心来运用,乃是自然而然的不招自来。当神这样的赐给信心之后,信徒就会立时发出信心的行为──安息无虑,其它的造作,都不是信心,所以总不会得着安息。

 

{\Section:TopicID=159}两种信心】说到这里,我们应当分别一下。这样说来,并不是说,我们现在什么事都不管了,就是等着这个信心的降临。信心有特别与普通二种。特别的信心就是神对于特别的事情,神所赐给我们的一种信心,相信神必为我们成功这事情。这种特别的信心,不是每一次遇事时所都有的。普通的信心,就是一位老练信徒日常对神的信心;这并不是对于什么特别的事情的,乃是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一样的信心,相信神所作的总不会错。失败和成功都有神的美意在里面。虽然我们不时常有特别的信心,但凡事临到我们总当有普通的信心,相信我们的神一切都作得不错,什么都在祂的手里,祂知道我们是受苦好,还是成功好。这一种普通的信心,无论何时,我们总当有。就是在特别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也不应当失去这一种信心。但是,无论那一种信心,总有行为上的表明:总是叫有信心的人安息,不再劳碌,用血气的力量来帮助神。―― 倪柝声《基督徒的生命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