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因信而活(因信而活与得真理之过程)

 

读经:希伯来书十章三十八节

只是义人必因信得主;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

希伯来书十章三十八节说,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这话是引自哈巴谷书二章四节。在新约里,还有两卷书曾引用过这话,一在罗马书第一章,一在加拉太书第三章。得生也可译作而活。罗马书是指罪人因信得生,着重在得生,加拉太书是指人得生是因信,着重在信;希伯来书是对信徒说的,所以译作因信而活更好。在这里,我们是要说到一点神如何救我们脱离感觉的生活,领我们进入因信而活的境地,教我们认识什么是真实属灵的经历。

{\Section:TopicID=161}基督徒的生活现象

有不少的弟兄姊妹,常常说起一种属灵的难处,就是:有时候感觉到枯干,没有兴味,有时候又感觉到快乐,非常兴奋;有时候好像在黑暗中,毫无生望,有时候又好像有高山绝顶的经历,自由得很。他们盼望有什么法子能胜过枯干的生活,来保守那种快乐兴奋的光景。他们巴不得在一生中常有川流不息的快乐生活,常有登造极的自由生活。他们以为如果能这样,就可以一生之久高唱阿利路亚了。可是,他们很多时候是过波浪式的生活,高高低低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在感觉上,好像有时在山顶,有时在山谷,有时高,有时低。许多基督徒都感觉到自己的生活是忽高忽低的生活。有时觉得顶快乐,越祷告越有祷告,越作见证越有话讲,听道听得十分有味,读经读得甘甜如蜜,但为时不久,这种情形就改变了。这时候觉得祷告也好,不祷告也好,好像祷告与不祷告没有什么分别;圣经好像不过是白纸与黑字,觉得读也可,不读也可;遇见不信的人,不向他作见证,心里又不安,只好勉强的说几句你信耶稣就有永生的话,心里实在觉得平淡得很,无甚可说;不亲近神觉得不可以,亲近神又不怎样觉得神的同在。有许多基督徒因为常有这样的经历,就说,波浪式的生活是基督徒不可能避免的,平稳的生活是基督徒不可能达到的。另有许多基督徒说,基督徒不必有波浪式的生活,基督徒的生活是可以平稳下去,一线到底的。

但是,按事实来看,说基督徒应当有高高低低波浪式的生活的,不见得全对,说基督徒的生活是平稳到底的,也不见得全对。这怎么说呢?弟兄姊妹,我们要明白这个,就必须把许多基督徒的情形合起来看,然后才能找出一个共同的原则。比方:有许多人都生同一种病,医生在这许多人身上,能找出共同的病源、同的病状,和共同的病的结果,他就能得到一个共同的断案。从同一的病源、的病状、同一的结果中,能得到同一的断案。所以我们要看一般基督的高高低低的生活是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的,然后才能从中得到一个结论。

{\Section:TopicID=162}感觉的生活

基督徒是从得救起步的,所以我们就从得救看起。一个人刚得救时,很忧愁吗?不;是顶快乐的。一个当他第一天找到宝物时,他总是快乐的。弟兄姊妹,当你接受主耶稣作救主的那一天,你知道你有永生,是已经出死入生,不再定罪了,那一天,就是你一生最快乐的一天。这样的快乐能永久不断吗?不。过了一个时候,这种快乐的感觉过去了。这种快乐的感觉过多少日子就过去呢?这没有一定,乃是因人而异的。照我们所知道的,一个人得救后那种快乐的感觉,很少长过几个月之久的,普通说来,一两个月就过去了,也有人在一两个礼拜之后,那种快乐的感觉就过去了。有的人在得救之后有几个月之久的喜乐,可是到了一个时候,虽然他的读经、祷告、与神亲近都没有减少,但是他觉得他的喜乐不像刚得救时那么多,是已经减少了。有的人一得救就受人逼迫,遭人苦待。有的人得救后要对付罪,要向人认罪、赔偿。虽然如此,还是有喜乐。但是过了一个时候,他的喜乐不如从前了,甚至没有了。有的人在得救时,读圣经是他最喜爱的事,虽然有许地方他读不懂,但总觉得很有味道,一天读十几章也不嫌多。对于祷告也顶快乐,虽然不知道神曾听了他几次祷告,但他顶喜欢祷告。但过不多时,不知为什么,他不只不觉得快乐,反而有些忧愁了。这时,撒但要来对他说:你跌倒了,你并没有得救。他以为自己犯了什么罪,所以堕落了,但去找又找不出犯了什么罪。现在,他就是觉得一切都是枯干乏味,远不如刚得救时那样活泼、喜乐了。

不过,这种枯干并不长久,有时一两个礼拜就过去,有时三、五天就过去。枯干的光景一过去,他的快乐又来了。本来他的读经、祷告、作见证等等都是勉勉强强的拖拉着去作,现在他又觉得很自然了。这种快乐怎样会恢复,他不知道。他因着以往的失败,所以现在就更小心的保守这个快乐,尽力抓住他所得的奋兴似的快乐,更小心的读经、祷告、对人作见证。但是,过不久,他的喜乐又失去了。他就想,昨天、今天我同样的祷告、读经、作见证,为什么今天与昨天这么大的分别呢?为什么昨天有快乐,今天没有了呢?他在这种光景中,连神是怎样的一位神,耶稣基督是怎样的一位救主,好像也不知道了。他觉得什么都失去了,他以为他堕落了。但是,过了几天,或者两三个礼拜,那个喜乐又来了。现在他又觉得凡事有兴味,好像没有第三层天的经历,也有山顶的经历。更希奇的,就是过不久他又回到枯燥乏味的生活了。他觉得自己就是这样高一下,低一下,所以若有人问他属灵的生活如何,他就要回答说:我的生活是高高低低的。所谓的高,是说他在读经、祷告、作见证时,觉得有味,有喜乐;他所谓的低,是说他在读经、祷告、作见证时,觉得乏味,觉得枯燥。他所称为高高低低的生活,是指着他在感觉方面觉得的那种情形说的。

{\Section:TopicID=163}神永不改变

弟兄姊妹,请你从你得救以后第一次的喜乐看起,你的高低是如何高低法,你把病的原因找出来了,你就可以得着医治。我们从许多人的经历中找出一个规律,就是:喜乐总是先大后小,枯干总是先小后大,喜乐的浓度(就感觉方面)是越过越淡(但就实际方面,乃是越过越浓、越深),喜乐的时间是越过越短,枯干的浓度是越过越浓(就实际方面;但就感觉方面,乃是越过越淡、越浅),枯干的时间是越过越长。也许第一次的枯干不过是三、五天,第二次的枯干就要有一个礼拜,第三次的枯干就要有两个礼拜,第四次也许要有一月之久了。换句话说,喜乐是一次比一次短而淡,枯干是一次比一次长而浓。枯干的时间是越过越长,枯干的浓度是越过越浓的。所有的信徒都有这种经历。直到今天,我们的枯干是比喜乐更多。有那一个弟兄姊妹说,我今天比得救的那一天更快乐呢?今天我们因为不像得救那么喜乐,我们的心里就难受,觉得自己犯了罪,失败了。我们刚得救时,好像腾云驾雾似的,好像在山顶似的,但是今天这一种快乐没有了,于是我们就以为自己是堕落了。

在这里,弟兄姊妹,我们有一个根本的错误,我们对于属灵的经历有一个大的误会,我们以为有快乐的感觉就是我们属灵生命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实在,枯干的感觉,并非就是属灵的生命退落了。比方:我遗失了我的表,当我找着这个表时,我很喜乐,过了三、五天,我的喜乐并不像我找着表的时候那样喜乐,也许再过几天,这个喜乐简直就没有了。虽然我没有了感觉上的喜乐,但我的表并没有再遗失,我所失去的,不过是找着表的时候那个喜乐的感觉而已。我们属灵的生活也是如此。当你找到了救主,你得救了,你不能不快乐。不只你快乐,神也为你快乐。若有人在得救时没有快乐,就恐怕他还没有找到救主。你在得救时诚然有快乐,过不久那个快乐的感觉没有了,你就以为连你所得的东西也失去了。其实你快乐的感觉虽然失去了,你所得的东西并未失去。请问你,主耶稣基督有没有改变呢?没有。神有没有改变呢?没有。神所赐给我们的永生有没有收回呢?没有。你觉得非常兴奋时,你是如此,你觉得非常枯干时,你仍是如此。无论多兴奋,多枯干,你所得的东西总是在那里。所以,基督徒在感觉上所谓高高低低的生活,那是一种感觉到的情形,并不能以此来判断他灵命的高低。(这不是指那些因罪而堕落跌倒的基督徒说的,那些是例外的,这是指正常的基督徒说的。)

神始终不改变,主耶稣也没有改变,圣灵也没有改变。你所得的永生,仍然在那里;你所失去的,不过是当初得着永生时的那一个喜乐的感觉而已。有一个小孩看见天下雨,以为太阳不见了,就问他父亲说:太阳到那里去了呢?他站在椅子上去找,找不到它;他登楼去找,也找不到它。是不是真的没有太阳了呢?太阳仍旧在那里,不过暂时被黑云所遮蔽而已。我们属灵的经历也是如此。不是我们所信的神有什么改变了,乃是我们的感觉改变了。不是我们天空的太阳有了改变,乃是我们的天空有了黑云,掩蔽了阳光而已。一个基督徒若活在感觉里,他的天空就常有改变,常有云雾的遮蔽。他若不活在感觉里,他的天空就并无改变。弟兄姊妹,我们该生活在感觉的云雾上面,不该生活在感觉的云雾里面。

喜乐的浓度是越过越淡,时间是越过越短,枯干的浓度是越过越浓,时间是越过越长;这是在基督徒经历中一种共同的现象,并非出于偶然的。既然不是出于偶然,就必有手在那里安排。这手到底是谁的手呢?是神的手。神叫我们喜乐的浓度越过越淡,时间越过越短;是神叫我们枯干的浓度越过越浓,时间越过越长。这是指正常的,普通的基督徒的经历说的,不是指反常的或者突出的基督徒的经历说的。反常的基督徒,就是那些犯罪跌倒的基督徒,他们当然没有喜乐。突出的基督徒,他们一起头就专一的放下自己,专一的追求神;每当他们有一个特别的经过,他们就有特别的喜乐。这些特出的或者反常的基督徒都是例外。我们在这里是指一般正常的、普通的基督徒说的。

{\Section:TopicID=164}神的安排

是神的手在那里叫我们的喜乐减少,叫我们的枯干增加,神这样作,有什么目的呢?有以下的目的:

{\Section:TopicID=165}不为着自己

你兴奋时、喜乐时的读经、祷告,你觉得有味道。你是因为有味道而读经呢,或者是因为圣经是神的话而读经?你是照着神的旨意而祷告呢,还是为要得着你所需要的而祷告?如果你读经是为着有味道,你祷告不过是为着自己的需要,那么你的目的就并不是为着神的荣耀了。虽然你的实际情形是如此,但你还以为你是属灵的。你因为有喜乐,你就以为你是为神而作的,你以为你是在山顶,是很属灵的了。因此神就把你的喜乐拿去,把你放在枯干中。这时候你属灵的情形如何呢?你的祷告、读经、作见证都是很勉强的,都吃力得很。神在这里教训你一个功课,要你知道你所觉得的山顶的最属灵的经历,并非真实属灵的,乃是出乎你的肉体的。本来你是表现出你肉体坏的一方面,现在你是表现出你肉体好的一方面。神现在把你喜乐的感觉拿去,让你活在枯干的感觉里,看你祷告不祷告,读经不读经,作见证不作见证。神怕你因枯干太久而受压,就又一次给你快乐的感觉,你又以为你的灵性到了最高点,所以神又把你快乐的感觉拿去。神又怕你因枯干而灰心,因灰心而不愿作一个基督徒,就再给你一点喜乐,叫你再尝一尝属天的滋味。

当第二次的枯干又来到时,神要问你找出什么来了没有。你以为又是自己错了,其实神的目的是要你看见,你现在是为着神而作呢,或是因着有喜乐而作。也许有人要经历五、六次,也许有人要经历七、八次,差不多都是喜乐了一时又枯干一时,枯干了一时又喜乐一时,如此循环,直到神达到了祂的目的,就是要你一切都是为着神,不是为着自己。这是神以快乐和枯干对待我们的第一个原因。

{\Section:TopicID=166}运用意志的能力

当你有山顶喜乐的感觉时你作事觉得吃力吗?一点不觉得。你无论是读经,是祷告,是作见证,都觉得轻松自然。你本是多话,喜欢显露的人,当你觉得神顶亲近你,好像你都能摸得着神的时候,你想最好终日关在房间里不见人。这时,你顶自然的能胜过你天然的弱点,你喜乐得很。本来你是脾气急的人,平日最容易冒火爆裂的人,现在你好像顶忍耐,也顶容易赦免人了。过不久,你的喜乐好像飞去了,你就像刺猬一样,任何人不能碰你一下,一碰你,你就要动怒。当你觉得兴奋时,对于生活工作,都不吃力。当你觉得枯干时,对于生活工作,都觉得非常吃力。当你觉得枯干时,你若要读经、祷告、作见证,就非用你意志的能力不行。此时,你就用意志读经,用意志祷告,用意志作见证,来尽你的本分;虽然吃力得很,你却坚持下去。当你感觉兴奋时去作这些事,并不觉得吃力;当你感觉枯干时去作这些事,是非常的吃力,你若不是真要,你就不能坚持下去。弟兄姊妹,你想什么时候经历才是你实在属灵的经历呢?你要知道,乃是你经过枯干而有的那个经历才是属灵的经历。当你兴奋的时候那种情形,并非你真实属灵的经历,不过是你情感的一种力量而已。当你枯干时,是用你意志的力量,是你的真我作的。神所以让你枯干,就是要训练你在枯干时运用你意志的能力。

比如:我们乘一只小船到某地去,定规好什么时候到达那里。开船时是顺风,我们张帆而行,快乐得很。不久风停了,我们是鼓桨摇橹的往前去呢,还是抛下锚来,等有第二天的顺风再张帆前行?我们必定是用力摇橹,盼望快快到达目的地。这时,我们是运用自己的真力量了。这不过是一个比喻。当我们的情感兴奋时,就像顺风送船往前去,我们并不必劳力。我们盼望整年都是走顺风,并且也只会驾驶顺风的船。一遇逆风,就要抛锚不前了。弟兄姊妹,你要知道,神有时会给你顺风,叫你不费力前行,但是,神有时也要给你逆风,要你运用祂已赐给你的复活大能。神让我们枯干,是要我们在没有喜乐兴奋时,仍会运用我们得重生时所得的力量。这样,你就是遇见逆风,也能前行。复活的能力是在死亡的包围中更为显明的。

神可以给我们情感的帮助,但这并不是神的目的,不过是神对付我们的手续。神的目的,是要训练我们的意志,使我们在感觉枯干的时候仍能运用我们的意志来读经,来祷告,来作见证。这样,我们运用意志的力量就越过越刚强了。你若在一生中只凭着情感的力量往前行,你就永远不会长进。所以,神叫你喜乐的感觉渐淡,时间渐短,叫你枯干的感觉渐浓,时间渐长,叫你运用你意志的能力到越过越刚强的地步。

我们察看我们以往的经历,看见我们的喜乐和枯干是波浪式的,并且找出:我们觉得喜乐的时候,并没有大进步;我们觉得枯干的时候,进步反比觉得喜乐的时候更多。我们看见,我们在枯干的那段时期中是进步了。我们本来都是想,我们在顶难受、顶枯干的时候,我们就是跌倒了。但你若把你的经历对照一下,你要看见:在你觉得软弱的时候,你进步了;在你觉得喜乐的时候,你并没有多少进步。当一路顺风时,会不会帮助你使用你两臂的力量呢?不会。乃是当你遇见逆风时,你两臂的力量才能越过越大。我们的长进,需要我们运用我们意志的力量。当你感觉枯干时,你运用你意志的力量说,我要进步,你就进步了。可惜许多基督徒的眼睛只注目在快乐那一点上,以为快乐就是他属灵经历的最高点。岂知是他运用他意志的能力向前时,才有实在的属灵的进步。

{\Section:TopicID=167}能胜过环境

枯干的感觉是最难胜过的;你若能胜过枯干的感觉,你就能胜过你的环境。最容易受环境影响的就是你的情感。你能胜过你的情感,你才能胜过你的环境。你若运用你的意志的力量说,我要读经,我要祷告,我要作见证,你就能胜过你枯干的感觉。弟兄姊妹,你要记得,凡不能胜过环境的人,就是没有胜过情感的人;凡能胜过环境的人,必是先胜过自己情感的人。

{\Section:TopicID=168}因信而活

快乐的时间是越过越短的,枯干的时间是越过越长的;快乐的浓度是越过越淡的,枯干的浓度是越过越浓的;结果到有一天,二者好像水流汇合在一起了,你的快乐和枯干好像没有什么分别了,换句话说,你能在最枯干中度最快乐的生活,在最快乐中度最枯干的生活。这话似乎是矛盾的,但是,在属灵的生活中实在是如此。神要带领我们到因信而活的境地里。许多人往往强烈的趋向情感的生活,什么时候没有了快乐的感觉,他也就什么都没有了。当神把你从感觉里带出来的时候,你就看见,快乐的感觉不能影响你,枯干的感觉也不能影响你。我们若因信而活,就不会受感觉的影响。我们并非麻木的人,我们有快乐和枯干的感觉,但这些外面的感觉不会影响到我们里面去。当我们能够管理外面的感觉的时候,我们里面就能享受主里的喜乐,那一个喜乐是顶深的,不能摇动的。

弟兄姊妹,你要知道,感觉的生活是靠不住的,改变的是你的感觉,不是你的存心,那你就不必管你那个感觉。例如:你读经不觉得有什么滋味,祷告也祷告不好,作工也觉得没有力量,这一切都不像从前那样兴奋了,你就以为你已经堕落了。但是,我们要问你,你的存心到底如何呢?如果你的存心有了改变,那没有话说,你真是堕落了。如果你的存心并没有改,你就并没有落下来。你向着神的心意如果还存在,你只要因信而活好了,不要管你的感觉是怎样。

富乐斯脱先生,与戴德生先生同工多年。有一天戴先生来到他的面前对他说,我现在非常忧愁,我想我现在比初来中国大两样了。我刚到中国,看见人没有得救,我心里火热,昼夜用力祷告,求神从英国、从美国派人来作工。这多年,我还是爱人的灵魂,还是用力祷告,还是殷勤作工,但是,有一样没有了,就是当初那种兴奋的感觉没有了。我跌倒了,怎么办呢?富先生听了这一番话,就心里说,这可糟了。戴先生是内地会的领袖,如果跌倒了,那可糟了。他就去祷告,大约有两礼拜之久,他一直求神指示他,怎样可以帮助戴先生。有一天,神顶清楚指示了他。他就去问戴先生说,你从英国动身到中国来,你有没有把你自己奉献给神呢?回答说,当然把自己奉献给神了。这几十年,你有没有把你所奉献的拿一点回来呢?回答说,没有。你爱人灵魂心有没有减少呢?没有。你爱主的心有没有改变呢?没有。你有没有变作属世界的呢?没有。你对于救人灵魂的工作有没有减少呢?没有。富先生就说,你的东西都在这里,管它什么感觉。你的感觉有什么问题呢。富先生说,从戴德生先生那次以为自己失败了,学得一功课,就是如果心意还在,就不顾感觉如何。

你觉得不喜欢读经,觉得读经没有味道,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你有没有要读的心。你觉得祷告三句五句,一点没有味道,这也不要紧,要紧的你要不要祷告。如果你不要祷告,你为什么跪下去呢?你觉得祷告好不好是一件事,你要不要祷告又是一件事。你向人作见证,说了几句,就感觉不大好,这个你不必管它,你只要问你里面的存心要不要作见证。你有没有改变你要作见证的心呢?你有没有爱世界呢?你有没有改变爱神的心呢?如果你的存心没有改变,就无论你如何感觉,都不要紧。请你记牢,所谓的高高低低的生活,都是在感觉方面的。你里面的实在情形,高就是高,低就是低,并不是像波浪那样忽高忽低的。实在的跌倒,是因你的里面改变了,是因你的存心改变了。你的存心有了改变,那你真是跌倒了,真是堕落了。你起来就是起来,不起来就是不起来,并不像平常所说的什么高高低低的波浪式的生活。

神要我们学习因信而活。义人并非因情感而活的。情感总不能叫你得着什么。有的基督徒也许经过神训练到十次二十次,神叫他不用情感的力量,叫他的枯干越过越浓,时间越过越长,就是要他到这一个地步──因信而活。

一个人若没有得救,我们就不说他,若是得救了,他的经历必定是枯干的时间越长,喜乐的时候越短。许多基督徒,都是过枯干的生活。有的一年中只有三、五天的喜乐;有的度过三年五年,也许只感觉枯干,并无一点喜乐;这没有别的,就是要训练他,叫他看见他情感的力量是没有用的,叫他看见义人是因信而活。

{\Section:TopicID=169}属灵进步法

因信而活,是基督徒生活的原则。神必须把我们从感觉中带出来,进入到因信而活的里面去。神要我们得着祂的真理,但祂不是要我们在感觉里得着,乃是要我们在信心里得着。在得着真理的过程上,神是要把我们带到因信而活的里面去。有很多的基督徒,对于属灵的经历,总有一个大的难处,就是有许多所谓高高低低的经历,不易解决。例如:刚听得一个新的真理,就顶快乐,那知两三天以后,或者两三个月以后,那个真理好像失掉了,好像那次所得着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们觉得这是很大的难处。所以,有好多弟兄姊妹就问,到底属灵经历的过程是怎样的?换句话说,属灵的进步法是怎样的?

我们具体一点的说吧。比如:你听见一个新的真理,就是怎样能胜过你的脾气,胜过你的急躁。你听了罗马书六章六节的真理,知道你的旧人已经和主同钉十字架,叫你的罪身灭绝了,叫你不再作罪的奴仆了。你听了之后,真是快乐,回到家里就告诉人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发脾气了,我已经得着一个得胜的真理了。你好像爬到山顶上去了。你以为你有了高的经历。这种经历能持久吗?不能。不到几天,你的急躁的脾气又发作了。你若是一个作丈夫的,也许回到家里看看妻子所作的事,这也不对,那也不好,头两次你没有发脾气,后来,你到底忍不住了。你就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以为那次明白了这个真理,就永不会再发脾气了。但是,现在又发了,难道是这个真理靠不住吗?这时候,你好像一只船被你的环境撞了一个洞,真理从你身上一起漏光了。你就求神再一次把祂的话成功在你身上,再一次使你得胜。下次你又碰见叫你急躁的事,你一次一次的忍受,到底不能再忍了,你又失败了。你真不懂,那一次觉得最快乐的真理,怎么今天都漏光了。这样的试炼越过越厉害,你就要以为罗马书六章六节的话对于你没有什么用处,你就灰心了。这个时候,一点亮光都没有,完全是黑暗。当你那一天站在山顶上的时候,你好像一件一件都会讲,可是到了今天,那些真理对于你好像不过是芦苇舞起来,一点力量都没有。

这种情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告诉你,这像是从山下来,追到漆黑的山洞里去了。事情是这样:你觉得你有了山顶的经历时,神就把你从那里带下来,把你放在一种环境里,一切都是黑暗,你就好像进入了山洞里面。等一等,神要领你从山洞里出来,你就好像到了第二座山的山顶,你又有了山顶的快乐。每一次属灵经历进步的规律,总是从山顶下到山洞,然后从山洞出来再上到山顶。比如我们听到马太福音五至七章主在山上的教训,说到基督徒应当如何行。你听见了,也接受了,你就以为你真的到了山顶了。但是,请你记得,这真理并不是你的,你不过在感觉上觉得你是那样,在神看,你还没有得着。神怎么作昵?神有一个顶好的办法,就是把你从山顶带到平原,带进山洞,神把你放在顶为难的光景中,使你受试炼。神把你从你理想的山的经历带下来,进入到一个黑暗的山洞里。这个时候,你那次所得的教训、真理、感觉,好像一起都没有了,你叹息的对神说:神阿,我不会抓住你的真理,求你用你的真理抓住我。你刚听得一个真理,你以为这是你的,你以为已经抓住一大堆的真理。于是神就把你放在一种环境里,让你的家人来搅扰你,让你的同事来难为你,让许多事情来围困你。这个时候,你看见你所抓住的真理好像芦苇,好像飞光了,你好像被缴了械,一点力量都没有了。你也许要说,罗马书六章六节的话没有什么用处,马太福音五至七章的教训太理想了,你渐渐把你抓住真理的手放松,终至于放下了。这种在山洞里的光景,你不要以为三天两天,三个月五个月就可以过去,有时往往要经过一年两年呢,有时三年五年也难说。

你在这种试炼里,你以为什么都没有了。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你的真理忘记了,你的手放下了。这个时候,神又要叫你想起你那次所听见的真理,就是你当初觉得使你顶有威风的真理。这个时候,好像有一点点微小的声音对你说,罗马书六章六节岂不是说我们的旧人已经和主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吗?这个时候,神把你带到能信的地步。起先也许你要想:这是真的吗?恐怕我没有得着,恐怕我还没有懂。你不敢再次那样威风了,你安安静静过去,你好像什么都没有。但是,那句话又来提醒你,又来找你。这个时候,神叫你想起这是神的话,一步过一步的来想起。你就要说:虽然我还会失败,但是,神的话是靠得住的。现在你能信了。你这样一信的结果,你就出了山洞,上到第二个山了。黑暗是过去了,试炼还是有,难处还是有,但是你得胜了。你这次所得的真理,真是你的了。你在第一个山上所有的真理,不过是你在感觉方面觉得是你的。因此,神就在山洞里解除了你自恃的武装。神是要救你脱离感觉的生活,带你进入因信而活的境地里。

所以,神使我们得着真理的程序是这样:神先将真理传给你,无论是藉着祂的仆人的话,藉着属灵的书籍,或者是在你读经的时候直接给你明白的。神将真理传给你之后,神就立刻作工,使你对于那个真理感觉需要。意思就是神立即在环境中作工,叫你在里面不能过去,除非你得着那个真理的拯救。你起初以为你所听见的真理是你的,但是,你在受试炼的时候,觉得那个真理并不是你的,过后,你逐渐把那个真理忘记了。主就在你忘记的这一段作工,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主把那个真理组织在你的生命中,等你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你就要看见你在黑暗中所忘记的真理已经是你的了。

有的弟兄姊妹,以为大快乐,大兴奋就是能力。他们不知道感觉上的兴奋反而是妨碍信心的生活的。所以,弟兄姊妹,神必须把你那一次从感觉得来的除光了,留下的只有神,只有神的话语。神使你现在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相信,一点感觉没有,一点兴奋没有,好像冷静似的相信。这样一来,你又上到山顶了。这一次你也有快乐,不过与第一次的快乐完全不同。因为这一次神叫你真的得胜,不像上一次那种理想的得胜,你已经经过山洞登上第二个山了。

无论那一个真理,无论那一个信徒,要得一次属灵的经历,都是先在感觉上得着,经过了山洞的试炼,然后才真有所得着。当你听见一个新的真理,你顶快乐时,你立刻要注意,底下就有山洞等着你进去。当你进入山洞的时候,如果不知道这是神的带领,反以为神的话靠不住的,你就危险了。恐怕有许多基督徒,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个原则,就闷在山洞里没有出来。神的目的是要除去你外面的感觉,外面的拐杖,让祂的话抓住你,使你因信而有能力。我们每一次得着一个属灵的真理,都得经过山洞里的经历才是靠得住的。第一次你是听见真理而接受了。教师的用处就是在此,他把真理分给我们。但是,我们不要以为听见了,懂了,就是我们的了。神总是把你从山顶带到平原,让你进入山洞,然后你才能上到第二个山,那个真理才真是你的了。危险的,特别是传道人,刚到第一个山,就以为有所得着,就像吹号似的吹出去。听见的人,也以为就这样得着了真理。当他们被神带到平原,进入山洞时,就以为所听见、所传开的真理是错了。所以,当你在第一个山时,你不必急于告诉人,因为你必定要落到山洞里,在山洞里时间的长短也不一定,必须等到你经过了山洞,真理才是你的。你有了山洞的经历以后,你才知道那个真理是怎么一回事。神这样带领你,是要你知道义人是因信而活,并不是因感觉而活。你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你才知道,若不是神的话救你,你就无法过去。惟有神的话算得数,什么感觉都算不得数。有的弟兄姊妹,被神带领到山洞里,就以为他所得的真理完全失去了。岂知神是藉着山洞的试炼,使我们在感觉方面所得的真理变成我们实在的经历。换句话说,我们在山洞里的时候,正是我们在实际上得着真理的时候。

有一个弟兄很会写诗。有一天,他到户那里,看他们怎样烧磁器。他看见他们作成了好多花瓶,他们在花瓶上面画上花,写上字,就放到里去烧。他想,这些花瓶经过火是很痛苦的吧,不烧可以不可以呢?可是,没有经过火的花瓶,上面的彩色是不牢靠的。它必须放到火里去烧一烧。不烧是不可以的。放到里去烧的花瓶,有一部分成功了完好的花瓶,有一部分却因经不起火而成了废品。这个弟兄从这件事受了感动,回来就用彼得所说火的试炼为题,写了一首诗。诗的寓意是把自己当作一个花瓶,大意是说:主在我的身上,已经画上花,写上字,着上彩色,美丽已经是美丽了。但是,还经不起手的一摸,水的一洗。如果我不经过火,这些都是不牢固的。哦,我只好进到里去。在里,有哭的,有怨的。但我为要获得长存的美丽,就只得忍受。时候够了,我出来了。除了我外观的秀美,我的里面也很坚实。所有的字画,都牢固的和我合而为一了,乃是我的了,是不能擦去,不能洗去的了。现在,摆在君王面前也好,摆在任何人面前都好。我们得着真理的经历,正和那花瓶一样,刚画上花,写上字,还没有经过火,碰一碰就不行,洗一洗就完了,那些真理并不是我们的,我们不过在心思里明白,在感觉上兴奋。我们要记得,每一个真理都得经过试炼。你刚听见忍耐的真理,你所遇见的事情就是使你急躁。你所受的试炼与你在感觉上所得着的真理总是相对的。神要把你放到里去烧。许多人进了,再不出来了。经过了火而出来,就牢靠了。你现在又到山的高了。从前在感觉上得着的真理是不能用的,现在有用了;从前是芦苇,现在是利剑了;从前不过外观好看,现在是里面牢靠了;从前不过在心思情感里,现在实在是你的了。你刚听见一个新的真理,就欢欢喜喜的回去,但是,跟着来的,就是试炼。你必须经过火。忠心与不忠心就在此分别。一个花瓶,不是画好了颜色,外观不错就可以,乃是要经过火而存在的才有用处。我们在感觉上所得着的,不能算数,必须经过火,才在实际上有所得着。所以,当我们刚听见一个新的真理,觉得顶快乐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是得着了这个真理;当我们在山洞里,一切都是黑暗,一点亮光都没有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是失去了你当初所得的真理。要知道,在山洞里的时候,正是在实际上得着的时候。神的目的就是要除去你情感的生活,要你因信而活。义人因信而活,不是凭着感觉而活,这是基督徒生活的原则。每一个属灵的经历,过程总是这样:先有感觉上的快乐(第一个山),随即有山洞的经历,然后有实在的快乐(第二个山),现在才是真得着了。

为什么属灵经历的初步,神总先给我们感觉上快乐?这也有神的用意。如果你头一步不觉得那个真理的滋味,你就不肯接受了。盖恩夫人说:每一个新的真理,神都是先把那真理的快乐滋味给我们尝一口。我们尝了一口,当然舍不得。我们在山洞里,还是舍不得。等到我们受了试炼,出了山洞,就要完全享受那个真理的快乐。先是尝到一口,经了试炼以后,乃是丰富的,无穷的享受了。

这样看来,就可以知道基督徒的道路是如何走法了。没有一个真理你可以不经过山洞的试炼而得着它。信心是生活的原则,感觉是靠不住的。神要缴你感觉的械,使你有机会信神,你如果不从感觉里走出来,你就还不能信神。

有的弟兄问,为什么第一山所以为得着的真理,就是在感觉方面所得着的真理算不得数,必须要经过山洞的经历才算得数?这和感觉有什么关系?事情是这样:当我们对于某种真理有感觉上的快乐时,就以为什么都得着了,什么都是我们的了。但是,在实际上,我们还是无所得着。神所以把我们拖到山洞里,就是要真理实在成为我们的。当我们进到山洞时,在里头完全是黑暗的,一点扶持都没有,好像神的话语一起都落了空,到底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神的话语,神的应许,神的事实,好像都不过如此,一点效力都没有。在感觉方面,好像这些一起都失掉了。但是,过一些时,那个真理好像来找你了。虽然在感觉方面一点都没有,但是现在那些真理都显为实在,我们能信了。神就是要救我们脱离在感觉方面所以为得着的,好叫我们在实际上有所得着。慕安得烈先生说,神的话语是圣灵替我们解释的。但是,我要加上一句话,就惟独圣灵替我们解释。例如:每晚我们查经,虽然一节一节的查过了,解释了,但是,这还算不得数。我们必须在山洞里,把什么都忘了,落空了,才是信心的起头。必须圣灵第二次替我们解释。我们自己以为明白了的,还不过是在感觉方面的,必须经过山洞,在山洞里所得的经历,才是实在的经历。

弟兄姊妹,你要记得,我们是因信而活,不是凭着外面的感觉而活。因信而活,是能在枯干中度最快乐的生活,在最快乐中度最枯干的生活。虽然落到山谷,进入山洞,却仍能仰望神,等候神,直等到从山洞出来,登上高。这就是因信而活。只是义人必因信而活;他若退后,我心里就不喜欢他。这是神说的话。所以,弟兄姊妹,你如果因信而活,就必定有一个态度;一心求神的喜欢,决不肯退后。你读经,有时觉得没有滋味,但是不退后;你祷告,有时觉得没有果效,但是不退后;你作见证,有时觉得没有力量,但是不退后;你有时好像处在山洞里,黑暗无光,但是不肯退后。不管你外面的感觉如何,你总不肯退后。这样,你不只能活,并且也能得着神的喜欢。弟兄姊妹,请记得,义人是因信而活,不是凭着感觉而活。── 倪柝声